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314章 折节交六友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一阵好杀,只见枪来戟往,棍影无双。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梅山六怪虽各个不凡,却又怎敌得过孔宣这位圣人弟子。不多时便被杀的汗流浃背,手足酸软。

    六怪之首常昊悄声对五位兄弟说道:“各位兄弟,这泼道厉害,我兄弟六人联手尚且不能胜之,看来你我兄弟须得使出各自绝招。”

    众妖互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惧意,想到此人不除,自己兄弟就算能逃得性命,也是声名尽丧,以后在梅山也无法再落足,便发起狠来。

    只听六怪齐声大吼一声,现出各自的原形。孔宣见状却是不惧,只说道:“哈哈哈,要拼命了吗?”

    只见梅山六怪先前所立之地现出一条数十丈长的白蛇;一头青面獠牙、背上鬃毛似箭的野猪;一头洁白的山羊;一只巨大无匹的山狗;一头从头到尾毛色光滑的水牛;一只千足百结长达数丈的蜈蚣,六怪各自使出神通向孔宣扑去。

    六怪也是各使神通,只见白蛇口吐毒雾,白羊射出白光,山狗口吐红珠,水牛吐出一块牛黄,蜈蚣也是吐出一片片毒雾,野猪不但将背后的鬃毛向袁洪射去,自己更是冲上前向孔宣咬去。

    孔宣也非是起了歹心,见这六怪心性纯厚,头顶隐有红光,似乎蕴有血光,又带有吉光,便要结交一番。不过想要与他们结交,少不得要打服了他们才行。

    此时见六怪攻来,也只使出三分实力,故做恼怒与六怪争斗起来。

    孔宣除对白蛇和蜈蚣喷出的毒雾有所顾忌之外,对其他人的攻击直接视而不见。就见那野猪的鬃毛落在孔宣身上却是不能伤孔宣分毫,自己扑在孔宣身上一口咬下去,不但未曾伤得孔宣,反而将它口中一口钢牙崩断。其他如山狗的红珠,水牛的牛黄等均未曾击伤袁洪,打在孔宣身上,一时间光华四起,被孔宣护体神光挡住。

    孔宣立在原地一阵哈哈大笑。笑毕之后,说道:“若你等就只有如此本事的话,那你们太让贫道失望了。”说完便提着长剑向六怪打去。

    六怪见自己压轴的本事并不能伤得孔宣,顿时几位丧气,此刻见孔宣打来,不敢抵挡,纷纷欲化光逃走。可是孔宣是何等人,若他不是有心有放他们离去,哪里能让六怪这么轻易的就逃走。

    只见孔宣袍袖一展,使出袖里乾坤的神通向六怪罩去,这袖里乾坤的本事乃是孔宣得自明玉传授的神通,盖因他喜欢长袍甩袖,觉悟的极有雅性。这神通虽不及地仙之祖——镇元子的神通精妙,却也是极为不凡,梅山六怪不过是得了上古妖族的修炼之法的一点皮毛,自己苦修而成,却是从未见过如此神通,又那里逃得出去。

    六怪只见天空一暗,自己六人便被困在一处如同囚牢的地方,可若说是囚牢却又不像,自己六人脚下却是软的。

    六怪中蛇妖常昊得道时间最长,见识也最广。苦思片刻说道:“各位兄弟,为兄得道时间最久,却是听过一些大神通者,听得在远离此地的西牛贺洲,有一位大神通者——镇元大仙,人称地仙之祖,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神通者。”

    说道此处常昊看了众位兄弟一眼,咽了一口唾沫,又接着说道:“听说那镇元大仙有一门神通名为袖里乾坤,大修一展可装天地。”

    牛精金大升说道:“大哥,我等此时被困在此地,你还有闲心说这些。”那山狗戴礼却是一机灵之人,闻听大哥常昊在此时提起镇元大仙,不由得脸色一变,说道:“五弟,大哥的意思是说,刚才和我们交手之人可能就是那位大神通者——镇元大仙。”

    众妖闻言脸色均是一变。

    常昊咽了一口唾液说道:“那道人困住我们的手段,确实和传说中的袖里乾坤很像,但不可能是镇元大仙,若是镇元大仙你我兄弟早就身死,以镇元大仙的道行,杀死你我不过伸出一根手指而已。”

    众妖闻言心中一定,常昊看了几位兄弟一眼说道:“可是就算那道人不是镇元大仙,能使出袖里乾坤也当是镇元大仙的弟子门人。”

    这时就听外面传来一阵笑声,“没想到你这小妖还有些见识。”话音刚落梅山六怪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一推,不由的滚倒在地。再一看,已然身在外面,六怪正待逃走,却见那道人手中飞出几道绳索将自己兄弟几人捆住。

    六怪欲将绳索挣断,不料一身神通却是尽皆无法使出,而且越挣扎困的越紧,这时就听那道人说道:“此乃吾师所炼之两仪索,就是大罗金仙修为,被捆住也是逃脱不得,何况你等。而且这两仪索你越挣扎他就捆的越紧,直到将你等勒死。”

    六怪闻言不由面色一变,不管这道人说的是不是真人,它们可没兴趣拿自己的小命来验证,顿是不敢再挣扎。

    原来六怪在孔宣袖中所说之话,孔宣却是全部听在耳中,本还想听听六怪会说什么,可是听到常昊说出袖里乾坤之时,便忍不住说出声来。

    原来明玉见孔宣除了五色神光再没有困敌的神通,便传下了这袖里乾坤之术和两仪索。在传艺之时孔宣便听老师说过这袖里乾坤并不完善,乃是明玉录入太玄阴阳神鉴的一种简化神通。镇元子与明玉乃是好友,故而才让明玉学得,正宗神通还在万寿山五庄观地仙之祖镇元子那里。

    不过孔宣入门后,却是没有见过镇元子。这位大佬也一直过着深居浅出的日子,让孔宣极为可惜,不能一见。此时听见常昊说出镇元大仙和袖里乾坤几字却是极为惊讶。

    孔宣见梅山六怪不在挣扎便对常昊说道:“刚才认出我袖里乾坤之术的便是你吧?以你的道行想来也接触不到什么高明之士,又怎么会知道袖里乾坤之术。”

    常昊从孔宣口中得知,困住自己兄弟六人的正是传说中的袖里乾坤,便知此人不是自己兄弟所能惹得起的,就算此人不是镇元大仙的弟子门人,只听他说这两仪索连大罗金仙都能捆住,想必他身后之人也是极为不凡,他问什么自己还是乖乖告诉他,说不定还能有活命的可能。

    想到此处便开口说道:“小妖自化形成功之后便在洪荒四处游荡,却也见识过不少同辈,听他们说起过天下的一些大神通者。无意间曾得闻这袖里乾坤之术。“

    说完看了孔宣一眼说道:“前辈同为我妖族之人,又是镇元大仙的弟子又何必与我等为难,今日是我兄弟几人无礼,得罪了前辈,还请前辈看在同属妖族的份上放过我兄弟六人。”

    孔宣闻言笑道:“谁说贫道是五庄观弟子?你怎么看出我与你一般都是妖族?”

    常昊心中想道:“原来镇元大仙的道场在五庄观。”口中说道:“这袖里乾坤乃是镇元大仙的独门绝技,前辈法力又如此之高,不是镇元大仙的弟子还能出自何门?”

    孔宣听到他的话后,不由哈哈大笑着说道:“镇元子的袖里乾坤却是精妙,但谁告诉你袖里乾坤是镇元子的独门绝技?”

    常昊闻听他口中直呼镇元大仙之名,便知他不是镇元大仙的弟子门人,可是敢于直呼镇元大仙之名想来其师门更是不凡。

    于是开口说道:“就算前辈不是镇元大仙的弟子,想来也是出身名门大教,又何必为难我等。”

    孔宣故意装作怒意,向他说道:“如今摆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

    金大升问道:“你这道人忒不爽快,要杀要剐,痛快一句话,还弄这么多事。”其他几人一听金大升之言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生怕金大升之言得罪这位道人,将自己兄弟几人千年苦修交代在这里。

    常昊闻言却是一阵苦笑“自己这兄弟却是太直爽了一些。”忙向孔宣说道:“我这兄弟是一直人,还请前辈莫要怪罪。前辈说有两条路,不知是那两条路,还请前辈明

    孔宣看了金大升一眼说道:“一条路就是贫道将你们打杀于此,想来你们霸占梅山也没少杀人,杀了你们也是一场功德。”

    常昊听到不由倒吸一股凉气,自己六兄弟流年不利,莫不是遇到一件杀神吧!咽了一口唾沫向孔宣说道:“那第二条路呢?”

    孔宣道:“第二条路就是你们日后与我做个跟随。”原来孔宣却是看这梅山六怪还有些神通,且兄弟之间关系甚好,便想到自己得到的几只道兵,若是交给他们,以后给瀛台山看守山门,到也不错。更何况,他还有一位妖族太子师弟,两位妖圣师弟,故而对生性不坏的妖族也有一份好感。

    金大升闻言说道:“我兄弟在这梅山,上不服天管,下不归地辖,何等逍遥自在。若是你将我等当作奴隶来用,还不如直接将我等杀掉。”

    常昊闻言却是一阵苦笑,想道“兄弟啊,你怎么就如此直言不讳,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我等完全可先答应下来,然后在找机会逃走。此时却是什么都晚了。”

    孔宣闻言不由高看金大升一眼说道:“哦,你是宁可死也不愿随侍与我?”又看着其他几人说道:“你们也是相同的想法吗?”

    其他几人虽然对金大升一口将话说死暗暗叫苦,可如今听孔宣问起却是说道:“我兄弟结义之时便许下同患难,共富贵的誓言,五弟(哥)所言便是我等心中所想。”

    孔宣轻笑道:“哦,都是如此,那好,我就成全你们。”说完便举起手中金刚剑,六怪都闭上双眼等着那宝剑落在自己头上。良久却不见剑落下,也不曾听见自己兄弟的叫声。不禁睁开双眼看去。

    只见那道人双手抚着宝剑笑眯眯的说道:“贫道突然又想起,这上天有好生之德,将你们全部打死却也不好,这样吧,你们谁将这老牛杀死,贫道便放谁一条生路。”

    常昊闻言却是一口唾沫向孔宣吐去,大骂道:“泼道!我兄弟义结金兰,又怎会为偷生而杀死自己兄弟,泼道速速动手,麽在聒噪。”其余几怪也是大声喊道:“速速动手,麽在聒噪。”

    金大升更是双眼含泪,对几位兄弟说道:“我金大升此生有几位兄弟却是死而无憾,若有来生,我还愿和几位兄弟结为兄弟。”

    其他几人闻言顿时将刚才对金大升的不满抛到九霄之外,大笑道:“好!若有来生,我等还结为兄弟。”

    此时就听孔宣一阵哈哈大笑,将困在六怪身上的两仪索收回。这几位虽身为妖族,脾性却是极为少见,孔宣也只在一些妖圣身上见到过。难怪他们头顶虽有凶气,却凶中带吉,看来也是大福之士。更加决定要把他们收入身边,以后若是开宗立派也有了帮手。

    常昊对孔宣言道:“泼道,要杀就杀,不要耍什么花招。”

    孔宣说道:“我欲与几位结一善缘,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金大升闻言说道:“你这泼道又要耍什么花招?”

    孔宣道:“贫道却是见几位兄弟情深,被你兄弟之间的情意所感,想与你们结交一番,也来体会一下这兄弟之情。”

    没想到必死之局,到头来峰回路转。六怪知道终于保住性命,不由大喜,又听得孔宣想和他们结交一番,直觉这人是不是脑袋坏了。刚才与孔宣打斗时,他们便知道孔宣道行高深莫测。六怪已经是金仙实力,可却被孔宣玩一般。又听到孔宣竟然还有师门,便想到孔宣定然来历不凡。这等人要与自己兄弟结交,他们可从没见过这种事情。

    如今的世间不好混,如他们这般妖族出身,被很多修士称为左道妖邪,日后都不好过,平白在修行界低了一头,不管孔宣是否真心,能说出这番话,就让梅山六怪心中无比感动了。

    常昊闻言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前辈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以后你们也不要叫什么前辈、前辈的,叫一声道友足矣。”

    常昊想到“这道人修为如此之高,想来我兄弟也没有什么让他贪图的。就算他别有他想,我等兄弟也是平白得了一个大援。”想到此处便拜倒在地,说道:“道兄看的起我兄弟几人,我等自当从命。”说完便对其他几人说道:“几位兄弟还不前来拜见道兄。”

    其他五怪迟疑了一下,又想到大哥向来是自己几人中智谋最为出众的,听大哥的想来没错,便都拜到在袁洪面前说道:“见过道兄!”

    孔宣笑道:“各位道友请起,贫道名为孔宣不知几位兄弟姓甚名谁?”

    六怪忙各自报上姓名。

    待几人报过名姓之后,金大升对袁洪说道:“孔兄,我金大升是个直性子,什么话都藏不住,想问孔兄,若是刚才有人愿意杀我保命……,不知兄长将如何?”

    孔宣看了几人一眼说道:“自然是杀之了事。这等人已是妖邪一类,为求活命,连一丝灵性都铭灭了,存于世上还有何用。”

    常昊几人闻言后背又是一阵发冷。

    金大升又道:“说不定此人是想留下命来替我等死去的几人报仇,你就不怕杀错人了?”

    孔宣道:“如此之人毕竟极少,要遇上极为不易,为了避免放过小人,只好杀之了事。”六怪闻言都是一阵脊背发凉。

    常昊见已然互相结识,便将刚才藏在心中的问题提了出来。“孔兄,我等既然已经结为兄弟,兄弟有一言不知当问不当问?”

    孔宣看了其一眼说道:“几位兄弟有何疑问都可问来,为兄知无不言。”

    常昊闻言便说道:“既然如此,兄弟我就问了。”请了一清喉咙之后常昊开口问道:“刚才孔兄使出袖里乾坤之术时,兄弟我以为兄长乃是镇元大仙的门人,不过兄长却是否认了。不知兄长现在可否告知我等兄弟,大哥到底是出自何门?”

    孔宣笑道:“你们毕竟法力不是甚高,好些大神通者你们都还不知道,那镇元子确实厉害,而且他的袖里乾坤之术却也精妙,但是世间会使这袖里乾坤之术的却不是仅有他一家。”

    常昊说道:“兄长直呼那镇元大仙之名难道不怕那镇元大仙知道后怪罪?我曾听闻那镇元大仙乃是这世间最厉害的仙人。”

    孔宣洪笑道:“那镇元子虽然厉害,可要称为世间最厉害的仙人之一倒也可以这么说,不过他却不是最厉害的。在他之上便有数位大神通,如混元……”说到此处孔宣却是声音小了下来,常昊等几人却是未曾听清。

    金大升不耐烦的问道:“说了半天孔兄还是未曾告诉我等,到底那位大神通是你老师!”

    孔宣微微一笑说道:“贫道出来历练,老师的名讳却是不敢提及,等有机会,贫道的师门以后会告诉几位兄弟,不过此时还不是时候。我家老师当年与镇元子大仙乃是好友,不过自从我入门,也没有见过镇元子大仙的面。我在背后能称其为镇元子,可当着他的面,却是不敢。”

    听到孔宣这般说后,六怪心中暗骇,能与镇元子成为好友的是何等身份。他们六兄弟不入教门,只占一片山头逍遥自乐,乃是地仙散修一流,只听说过镇元子的名头,其它的就都有当是传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本以为镇元子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仙人,没想到今日又遇到一个与镇元子身份一般的高手门下,让梅山六怪只觉今日这一架没有白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