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242章 各有所好,三清分家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通天讲道五百年的时候,他就准备离开,可是这个...群众太热情了...一群妖怪好不容易等到,有个大法力的人给他们讲道,却是哭的哭,闹的闹,寻死觅活,通天一看却是心有不忍,想到他们也不容易!便又生收徒之念,再一想昆仑山上众多弟子,不为原始道人所喜,通天突然生出自己不如便把道场搬来东海的想法。

    却说三清自人族走了一圈后,再次返回昆仑山,各论收获,此行人族行走,于道法上又有突破。

    太清道人对于成圣机缘隐隐约约感到,应该与人族相关,言罢不现与二位师弟论道,回到三清宫开始闭关参悟,希望推算出成圣机缘与人族的关系。

    云中子在人族行走千年,得了大功德,看到人族已经可以自立根生,再不需自己照看,生出了返回瀛台山之念。

    站在山崖上,看着人族许多武士正在教习各自徒弟习武,云中子暗自叹息道:“是时候离开了,如今人族已经能够自立,多待反而对他们不好。自强不息,方才有大成就,老师叫我行走人族,却了送我一场功德。此间所得,还要回到瀛台山闭关好生参悟,不如就此离去!”

    想到这里,云中子也不打算与人族告辞,一道神光冲天,云中子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人族。

    却是三清回到昆仑山后,论道数年,太清道人感应到自己成圣机缘与人族有关,便闭关参悟不出。原始道人也开始花大力气指点门下几位弟子,如今入他门下的弟子广成子已经到了得道巅峰,玉鼎太乙清虚赤精子,也都全部铸成道基,原始倒是希望他们这一劫运后,全部突破到成道之境,如此一来,他门下五位弟子便可传他道统。

    通天道人门下的收的众多弟子,皆是异类得道,只一多宝道人品性极佳,其余皆性情暴燥,与原始门下多有冲突。这才回来昆仑山几日,众弟子就在在山中打斗起来,太清道人被扰,还以为有恶道寻上昆仑山,怒气冲冲的出了静室,飞向昆仑山后,见众道人分作二方各使法宝,打出了真火。

    再一细看竟然是原始和通天二人的弟子。连忙上去喝止,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同门师兄弟动起手来了。原来是原始通天两人所领悟的道不同,所以收徒时的条件也有所不同,原始讲究的是出身,通天讲究的是有教无类,所以二人的弟子经常发生争执,这次更是直接动起手来。太清道人喝令众弟子散去后,回了三清宫。

    被太清道人喝斥,众弟齐回三清宫,打各自老师理论。三清道人觉得此回滋事太大,要好生商议一个法子,不然天长日久,门下弟子就要生出仇怨来了。

    原始道人寻上通天道人一同去找太清道人拼理。对通天道人抱怨道:“师弟,你却是好生不明道理。收徒也罢了,怎的胡乱一气,收下万人弟子,最不该地却是人妖掺杂,想那妖族多为飞禽走兽。天道有序,收徒讲究资质与机缘,怎似你这般。”

    原始道人的话,让通天听了心中大为不满,对元始说道:“大道三千,条条可以证道,天圆地方,凡有九窍者皆可成仙,我招收何人为徒,与你何干,你却以此常常编排与我。当年老师自紫霄宫讲道,三千神魔皆去。那女娲也是妖族中人,却被老师收入门下,如今更是早我等证道混元,可见异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有教无类,方称的上教化。师兄何故为难我门下弟子。不过是几位小辈打闹而已经,却与我抱怨一通,好没道理。”

    本来只是与通天道抱怨一番,没想到通天道人竟然这般与他说话,元始一听心中更气:“你之弟子尽是披毛挂角、湿生卵化之辈,在外俱言为我三清之徒。我等于昆仑山中修行,外人不知,岂为我昆仑俱是披毛挂角的畜牲,如何不损我之颜面。况且你看这昆仑山中,鸡飞狗跳,满山牲畜,俱是你之弟子,天天吵闹不已,哪有修行人之德行。”

    “原始,你骂我之弟子俱是披毛挂角的畜牲,岂不是骂我也是畜生,你我皆是盘古元神所化拜得一师,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通天教主怒道。

    “你牵强附会!我所说全是正理,你此般言语,却是欺我。”原始道人生硬的对通天道人说了一句。

    太清道人端坐在蒲团上,听着原始和通天在那唇枪舌箭。不由得微微皱眉,他是喜欢清静的人。奈何自己的两位师弟教义不同,各自有理,他也不好阻拦的。这昆仑山上的乌烟瘴气,他还是知道的。原始和通天对弟子的根本看法,太清道人不说不出谁对谁错,不过通天道人诛仙四体剑不善镇压气运,可他又好收徒,日后定然生出祸事。

    “静静,你们哪里还像是师兄弟。”老子开口劝道。“我等同为盘古元神所化,又拜得同师,师兄弟之间正好守望相助,怎可因门下之事生出龌龊。”

    “我没有这样整天和鸟兽为伍的师弟。”原始正在气头上,因为通天刚刚嘲笑他的弟子还不如一群他嘴里所说的“卵出胎生之辈”。一时不查,却是说了一句重话。要知道这三清自出生就在一起,同为盘古元神所化,气运相连。原始说他没有通天这样的师弟,却是有些过火了,“师弟,你过了。”太清止住冲动的通天向原始冷喝道。

    原始自知失言,连忙向老子道罪。老子挥挥手,“罢了,我们三人,三清一体,应以和气为重,以后切莫如此。”然后就沉默了许久,老子身为大师兄,威严自然是有的。原始、通天看大师兄在深思,也不敢打扰,只好在一旁默坐。

    “我等道理分立,各人对天道领悟不同,教义也自不同,些许小事不值如此,二们师弟切莫动怒。只是这许多人,倒是不好安排,昆仑山怕是无了清宁!”此话说完后,原始与通天俱不说话。

    过了良久,太清道人再次开口说道,“两位师弟所悟的道不同,门下有些冲突是很自然的。天道所趋,这昆仑山我们三个是不能全住了,还需另外找个府邸。”原始、通天惶恐,毕竟是他们两个人挑起来的事端,如今严重到要分家的底部,却不是他们能够相见的。但是听老子说是天道所趋,两位准圣连忙演算天机,在道基的牵引下,天机显现三清分家势在必行。

    “大师兄,既然你如此言语,那我便带门下另寻安身,也不占你这区区昆仑山。”说罢,通天挥袖径自离去。多宝道人刚要上前相劝,想到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性格相悖,三清分家是早晚的事,就绝了这个念头。

    看见通天离去,元始有心阻拦,又不好拦,毕竟这还在气头上呢,况且他也拉不下来这脸来。到了此时,分离已经难免,原始道人向太清道人说道:“既然如此,师弟我也自领门人另寻宝地。”原始道人不在多言,转身就去招呼自己的弟子了,倒是走的潇洒痛快。

    原始其实是不愿意离开的,这昆仑山经营了多年,洞天福地。但是通天已走,按道理来说自然是老子大师兄留在这昆仑山,原始正要期期艾艾的说出要走的时候,老子却是深深的看了原始一眼,看的原始心里咯噔一下,“二师弟,你弟子众多,为兄就一个人,还是你留在这昆仑山吧,我另寻地。”原始赶紧开口,“这怎么使得,还是师兄留下吧,师弟我出去找福地才是正理。”

    “师兄切切不可,如此一来,像是师弟我无容人之量。”元始听太清所言,心中也后悔了,知道二人误会了,但元始不可能去拉通天回来,只得相留太清。太清然无为,但决定一下,却十分拗执,任元始怎么说也不改变主意。

    对原始说道:“我也离了此地,再寻一处,去开一道场,修无为大道。师弟好生经营昆仑山,我等虽说分离,也不能堕了三清之名。”说完后一声长叹,便径自去了。

    太清道人离开昆仑山后,便去了当初在人族行走时的首阳山,建立了八景宫,挥手点化了两块炼丹剩下的废料,取名金角、银角,然后开始炼丹,再也不问世事。

    突这一日有人在山前长跪不起,不知何故。老子遂化成一樵夫,上前问讯。原来这人乃是人族,名为玄都,曾见有修士之人腾云驾雾,多方打听后方知是仙家手段。从此以后便对仙家道法上了心,一心想要拜一神仙跟随其修行。可他一介凡人,哪里晓的神仙之道,离了部落后,才发现自己有些鲁莽。也不不知何处有得道之人,便见山就跪,一跪三月、三月之后不见有道之士,便再寻一处。

    这一日却是来到了阳山,便跪于山前数月。这才为太清道人所知,此人虽为后天所生,又为凡人,但具有大毅力,又有大智慧,正合自己的无为之道,故将这玄都收录山门,做了弟子,称玄都大法师,日日为其讲道说法。(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