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96章 众神贺天婚,齐聚灵霄殿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镇元子提到五行山上的生长有五针松,明玉还想着亲自走上一趟。却没想到这五针松才生长四千年,还要六千成熟之后才可移植,便息了去往五行的念头。安心在五庄观中住着,直到道祖再次开讲大道。

    当年道祖三千讲道,传下各种道法神通无数。明玉与镇元子闲来无事,便一一讨论参悟,不想这些年就这么在玩乐中过去。每日里不是静坐感悟道法,便是自万寿山上乱转胡逛,也没个安生。这般折腾了数十年,二人都觉无聊,便想到要去火云洞去散散心。

    一提到去火云洞,明玉也来了兴趣。说起来自从镇元子离开火云洞在万寿山上立五庄观,无论是明玉还是镇元子再去了的次数不多。二人想到便走,不过数日光景就到了火云洞地界。

    红云道长自从上次不周山得到一个红葫芦,便回到洞府之中一心祭炼,想让其成为自己本命法宝。明玉与镇元子上门这才出关相迎,三人见面又是一番光景。

    火云洞明玉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此次来做客,才见到这里变化实在太大。红云道人一个居住也是寂寞,空闲时间便打理起洞府。青山绿水,小亭楼阁,还点化了二个道童打理一应杂务。

    从镇元子那里出来后,明玉心里便宽敞不少。三人在火云洞中谈天说地,好不开心。让明玉心中暗爽,修道人却是不能太过清闲,要么一闭山门,坐关千年;要么出去走走逛逛,这日子才显的不难过。所谓的云游四海,看来都是闲着闹出来的。

    沏一壶淡茶,明玉三人对立而坐。相互论证各自道法,正觉大兴的时,童了前来禀报说山门之外有人送来一副贴子。明玉与镇元子见状相视而笑,也不与红云说破。红云接过贴子一看,正是天庭送来的婚贴。见明玉二人一脸平常色,对他二人问道:“二位道兄是否也接到这么一副贴子,怎的毫无异色?”

    红云道人这么一问,明玉与镇元子哈哈哈大笑起来。“此事原与明玉道兄有些关系,那天帝成婚,倒是有一半是明玉道兄牵的线。还为帝俊在天庭之中张罗了一段时间,最后无聊便去了贫道五庄观。想来这些年,天庭正给天下各洞府送贴子呢!天帝成婚非一小事可比,不知道友准备那些贺礼?”

    红云道人看着镇元子与明玉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指着二人有些无语。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贴子,对身边的童子说道:“此间无事,你玩耍去吧!”童子躬身行礼就了一声“是”,便出了楼阁。

    “这帝俊怎么想起要成婚,这位天后倒与他般配,竟然在太阴星上修行。倒是从未听说过,想来也是一直隐居不出。这婚期定在五百年后,二位道兄又打算送些什么贺礼,不如我等一同参谋参谋?”镇元子提到要送贺礼,红云一时还真不知要送些什么。便是明玉与镇元子也有些为难,天庭怕是天底下最富裕的地方了,好东西一时间没有,差一点儿的又显的拿不出手。三人对视一眼,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镇元子道兄的人参果不成了气候吗,不如送于天庭二个,以示庆贺!”红云忽然想到镇元子有说过他树上的果子数万年竟然生出灵性,让果树元气大伤。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镇元子有上贺礼,不代表他也有。

    明玉看红云当真为贺礼操起心来,轻笑着对他说道:“此事不急,离帝俊成婚还有四百多年。还怕寻不到合适的礼物不成,且放宽心就是。那帝俊成婚又不是为收礼,送一些小玩意,权做意思就可!”

    四百年时间对修道人来说,不过一眨眼即过。明玉镇元子红云道人一同离开火药味云洞向不周山而去。

    此时三山五岳炼气士,天下各大神通齐入南天门,来到天庭为帝俊庆贺。明玉三人云光特别,一路上凡遇到三人的炼气士全部远远避开。这些人道行不入天数,只能驾御法宝飞行,便是有人能驾起云光者,也多为特殊法宝。不像明玉等挥手便可招来云光,以神通显化,就可腾云驾雾。

    洪荒之中,有二个交际圈子。其中一个乃是太乙道行以下者相互交际而成。这些修士传承自先天大神魔殒落后留下的道法,也有些神通在身,炼化天地元气,凝结不灭元神。头顶庆云者为仙,有三花虚结;无庆云者为凡,只结一婴儿。此婴以精气神而成,成仙者化而为元神,故又称元婴。

    另一个圈子,便是以大罗金仙为依附,各洞府弟子出世历练。相互结识,以道行身份论地位,此类修士很多都有师门宗派。乃是**一类,道行高深,大罗金仙者也不在少数。

    不论哪一类,这些神仙还有一个称呼便是炼气士。入太乙境,首先要凝炼体内一口先天之气,以先天之气沟通天地,感悟天道,最后突破以达到太乙道行。

    “帝俊成婚弄出好大声势,竟然连这些小辈都请来了。天庭虽大,怕是还容不下这么多炼气士同堂庆贺吧?”红云道人进入南天门后,转身望去,只见满天云光宝华,到处飞舞。有些惊讶的对明玉镇元子说道。

    “天庭亿万妖族都容得,怎么会容不下这些炼气士。再说道行低一些者,连九重天罡风都穿不过,你道这三十三天内随便入内吗?”听到镇元子的话后,红云道人低低自语,被镇元子呛着了。

    明玉不由好笑,这红云道人与镇元子在一起的时候,老是被喷的很是无语。明玉也回头看了一眼南天门外,果如红云道人所言。转身向红云道人说道:“这天庭有一仙籍,有名者便是道行不足以穿过九重天,也有天庭接引仙光护体,来去自如。我等手中请贴上面便有一道仙光,可轻易入得南天门,不过另有一处地方安置。与我等无关,我们只管去灵霄宝殿即可!”

    原来还分好个地方安置,红云道人这才明白。三人正在南天门逗留交谈,数道神光落下。明玉凝神一看却是几位老相好,三清与西方二道。

    “三位道友来好早,怎的在南天门停留?”通天道人拱手作揖,对明玉三人问道。太清等一一与明玉镇元子作揖。明玉见状与众道还礼笑道:“我等也是刚刚到来,看到前来天庭者多不胜数,这才停下片刻。没想到竟把几位给等来了。”

    “哦,如此我等便一同前入灵霄殿,诸位意下如何?”准提道人看了一眼南天门外,果然云光宝华四起,好不热闹。“道友此言正是,我等一同入内!”红云道人向五人拱手说道。准提道人看到红云后,极为热情。上前与他拜谢,以谢当日紫霄宫让座之情。这准提不谢还好,一谢之后,红云道人脸色微变,有些发红。看来已经后悔当日自己鲁莽之举,不仅了失了座位,也得罪了北海鲲鹏道人。

    明玉见状,连忙向众道做出邀请手势。“站在这里怎好,挡住了后来者入内。我等还是前去灵霄宫再做详谈,贫道先行一步!”说完向天庭内走去。众道相互抱拳谦让一番,鱼贯而入。

    此时灵霄殿早有同道前来,当年紫霄宫听道者大半集于宫中。有相识者互攀交情,三五一卓,两两成双。正在高声相谈,显的极为热闹。明玉等在司礼官带领下,寻一个座位坐下,也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道友怎的不去西方界一游,贫道与师兄常说起道友。此次天庭事毕,不如随贫道师兄弟入西方一游,畅论道法,不知道友以为如何?”准提道人坐下后,忽然对明玉提出邀请。听到准提道人的话后,明玉微微一笑:“尝闻二位道友神通广大,上次东海一聚。让贫道每每想起,受益良多。只怕打扰道友清修故一直不曾去过,此次定前去一观!”

    明玉这话也不是恭维之语,这二人道法另辟途径,确是乃一等一道法。天庭之事后,明玉倒是没想过去往哪里,准提道人既然提出邀请,就顺势答应下来。

    明玉这一角落,要么都是交情极好,要么便是同为紫霄宫有座位者。相互都有心结交,一时你情我愿,相谈甚欢。你一言我一句,各有妙语,倒是热闹的很。

    诸人正谈的忘兴之时,突然一声高唱自宫门口响起:“恭迎天帝,天帝御临灵霄宝殿!”在站在宫门口的众神齐齐转身向帝俊见礼,“见过天帝,恭贺天帝大婚!”帝俊自宫外走近,在宫门口向内拱手作揖,“帝俊见过众位道友,诸同道免此虚礼。今日乃朕大婚之日,帝俊多谢众道友前来相贺,以做见证礼,请受帝俊一拜!”这帝俊说完后,还真的躬身向众多道人行一谢礼。

    “天帝怎可如此,我等同为紫霄宫听道。怎么说也有一丝香火之情,前来贺礼份属应当,万万不可受此大礼!”众道齐齐避开,不愿受帝俊之礼。

    此时帝俊头戴冕冠,身着帝服,显的富丽堂皇。一股威严之势隐而不露,与灵霄殿中众道言笑晏晏,极为和蔼。天帝气派尽显于外,雍容华贵,众道见之不由为之心折。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