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88章 红云让座,鲲鹏丢尊位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此时紫霄宫中仅有七个座位都有人坐下。之后来到的众神见状各自寻个地方,一一坐好,等待鸿钧。等到宫殿坐满这后,明玉与三清神魂感应各自回归,这才发现紫霄宫另有玄机。区区几十人的空间,却坐下数千人,一点儿也不显的拥挤。明玉由下感叹,圣人手段当真不凡,空间运用神通,望尘莫及。

    明玉也看出了紫霄宫一丝奥妙,鸿钧以空间折叠之术,硬生生在数十丈宫内再次扩展。如同宫殿有弹性一般,来多少人便有多大空间。明玉神识扫描宫中空间应用之道,自行感悟。也不理前后左右诸多同道,他身后更是坐满了来此听道的众神。其中镇元子,帝俊太一便在他身后端坐。

    众神正等着不耐烦的时候,忽然从宫外走进二个道人。看到宫中已经坐满,最前排更有七个坐位,被七个人占据。其中一人脸色发苦的对另一人说道:“我等西方离此路途遥远,一路风尘仆仆才来,哪想却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没看到我师兄二人一心求道,被拒之门外,不如就此回返西方!”

    这二位道人正是西方界接引准提二道,却是最后来到紫霄宫。一看宫内坐满前来听道之人,连落脚之地都没有,准提便在门口一脸苦色寻接引道人说道。接引道人见状,正是脸有悲色,叹了一口气对准提道人相劝:“看来你我二人机缘不够,如此便在门口坐下。想我二人一心求道,如今得此机会,怎能说返就返。”说着便真的就要坐在门口。

    准提道人见状忽然拉住接此道人,“师兄万万不可,宫门之口怎以安坐,此乃大不敬。我等来到紫霄宫不易,怕是要被老师赶回西方界。”准提道人面露哭相,对接引道人泣声说道,伸手指向宫外,“宫外地方宽大,不如与我师兄一同出去,就坐在外面。老师讲道之时,我二人隔门而听,也算是不负辛辛苦苦来到紫霄宫。”

    “师弟所言有理,为兄这便在外面对个坐处。”还没等准提道人反应过来,接引道人就迈步向宫外走去。这二人一番对话都被宫中众神听到,不由转身看去。见到接引道人当真听从准提的话向宫外走去。

    “且慢,道友且慢。贫道红云有理,二位道友来此不易,便坐于贫道之位,稍微休息片刻。此乃紫霄宫老师讲道之处,不可喧哗,免的老师怪罪。”红云见接引道人就要走出宫外,突然站起身向他喊道。众神听到此言后,纷纷向他看去,眼中俱是敬佩。

    已经一脚迈出宫门的接引道人收回脚步,对红云拱手作揖,感激涕零的说道:“道友怎可如此,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之理。我兄弟二人迟到,怎可让道友让出座位。贫道在宫外也一样,多谢道友厚情!”说完后便再次向宫外走去。“师兄不可!”没想到准提道人一把拉住接引,向红云深深一躬,“道友如此大方,贫道准提受邻了。”说话着推着接引走向红云面前。

    “道友请坐,贫道便坐于道友身后。”红云让出座位,接引看了看地上的蒲团。脸色更加悲苦,都要滴出水来了。“师弟坐下即可,我兄弟二人好不容易来到此地,怎可为兄坐着,师弟都站着。师弟便坐于此位,为兄与红云道友一同坐于你身后即可。”

    “道友如此恩惠,还要受贫道一礼!”接引道人没有坐下,向起身离座的红云躬身行礼,言语诚恳。红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连摆手不肯受也大礼。“道友不可如此,区区座位,让于道友便是。我等来到此地便是求教大道,坐在哪里都可。道友还请坐下,稍事休息!”

    “师兄请坐,红云道友如此热情,不好抚了人家之情!”准提一现相说,接引道人为难的坐在红云的位子上。这红云看接引道人坐下,便向他身后走去。刚走到鲲鹏身边,见这位道友一脸不以为然,还面带讥诮之色,便觉此人不该。再想到自己刚来紫霄宫中时与他招呼,此人更是不冷不热,失礼之极。

    红云道人走过鲲鹏身后,突然对他说道:“道友先来贫道一步,在此坐了好此时候。准提道友一路风尘仆仆,不如让个位子于准提道友可好?”

    鲲鹏对于红云把位子让给接引,心中极为不屑,觉的此人太过愚腐。所谓先来后到,这二人最后到达紫霄宫,却叫别人让出位子,好没道理。这红云也真是把自己位子让出便罢了,还想让自己也一同让出。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却一言不发,仿佛没有听到红云的话一般。

    帝俊太一听到红云的话后不由心里舒爽,想自己堂堂天帝之尊,来到紫霄宫也个座位都没有。这位鲲鹏尊不及自己,天庭之中更是位居自己之下,却坐于自己面前。此人不尊天庭法令,常常听宣不听调,着实让帝俊心生怒气。此时正好当着众多神前,落一落他的面皮。

    “鲲鹏尔堂堂天庭妖师,更为妖族祖师。怎可如此心胸狭窄,失我天庭礼仪,丢我妖族脸面。不过区区座位,让于这位准提道友,正显我妖族辉辉,大气之风!”帝俊这话紧随红云,好像鲲鹏不让座位就成了十恶不郝之辈。把鲲鹏听的面红耳赤,心中怒气冲顶。只是身在紫霄宫,却不敢放肆,只能在心中暗暗记恨。其中那个红云更是可恶,如不是他多管闲事,帝俊怎么可能抓住由头,对自己一凡喝斥。

    “正是如此,鲲鹏乃天庭妖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更是妖族祖师,为师做祖,要有大气,怎可因一座位而失天庭之仪,妖族之礼。”东皇太一见鲲鹏被说了这么半天也没有动静,扫了自家兄长脸面,语气颇为生气的对他斥责道。

    “道友此言正合吾意,此座竟是有道真修。这位鲲鹏道友不过披毛带甲之辈,怎么可与我等同坐。快快离去,免的丢了面皮,被殿中无数同道耻笑!”这次出言的玉清元始,众人好一般相说,此人却不发一言。更是暗生恨意,不为他喜,便出言相助众人。说完后,衣袖向后一挥,扫过身后。

    鲲鹏见元始衣袖挥出,还以为要打他呢。身子一动,向一旁躲去。哪知元始不过虚晃一下,帝俊见状,学着元始衣袖挥出。不想鲲鹏一个躲避不及,被衣袖挥在身上,当即大怒。

    指着帝俊一声大喝:“尔等欺人太甚,贫道坐于此处,与汝何干?”没想到一时口快,吼完之后,才发现这里是紫霄宫。心中一惊,有些后悔,便站起身对虚空一礼,要与鸿钧行礼道谦。

    哪知红云正站在他身后,这鲲鹏一起身,踩在红云脚上。一个不稳,跌坐在地面上。准提道人见机迅速走到鲲鹏身前,挡住他再要坐于座位之上,拱手弯腰,脸上更是一片欢喜。“道友让位之情,准提便受下了。还请道友受贫道一礼,天庭妖师当真不凡,好教贫道佩服。”准提道人也不等鲲鹏反应,马上坐了下来,闭目不语。

    红云这才把被鲲鹏踩了一下的脚挪开,就看到刚才一幕,有些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形容自己心情。这位准提道人与他师兄相差极大。远没有接引道人那般仙风道骨,谦和知礼。

    明玉从头到尾看过来,也有些张口结舌,不知怎么形容。在场众神全都看到如里是鲲鹏要让位与准提,这鲲鹏道人紫霄宫中咆哮,起身乃是要与鸿钧告罪赔礼。谁知却因此失了尊位,世事之奇,让明玉有些接受不了。无缘便是无缘,既便再争,也是无用。如有机缘,终然不争,机缘所至,也推之不却。

    看到这里,明玉便觉的没什么意思。除了他自己不知何,有了一个座位,其它该有的都有,没有的争了也没有。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身后发生事情,心中对自己得到尊位很不平静。

    “如有机会定要向鸿钧老祖问上一问,洪荒之中成圣者几何?”明玉心里暗暗想到。要知盘古开天地,众神想出。道行达到大罗成道之境,便明悟无极生太极,一为元始,三为生,五为全,七为盛,九为极这番道理。自己占去一尊位,哪就要别人失去一位,还不知日后有何事端发生。

    明玉倒是不担心自己占了一尊位与别人生出因果。要知道他也是开天之初便出世,当时地水风火演世界,天道才显。占去这尊位,便是自己机缘。如那鲲鹏红云,他二人不让坐位,自有一番机缘。也不会影响到西方二道,尊位有限,乃天数所定。可却没有定下尊位属谁,此时鸿钧不出,任由众神相争,便是等待尊位之主。

    混沌之上那座金桥也有玄机,先来后到之序,鸿钧道人早做了安排。接引准提二人后到而先,此举正应天数,日后当有一番机缘应在他二人身人。

    正所谓后来者居上者,不为如是!

    见众人分配好座位,昊天童子突然从虚空显出,立于众神身前。口中高喝:“众神不得喧哗,道祖已至!”昊天童子说完之后,转身背对众神,躬身行礼,以待鸿钧出现。

    正举首以待的众神,突然心神被一股气息所压。宫殿之中无名而出这阵威压,虚空一位道人显出身形。三千大神通者竟不能知此道是如何出现,就似此道一直便端坐于虚空之中。心中极为别扭,更是震憾无语。

    “见过老师,恭祝老师万寿无疆!”殿中所有听道者齐齐向鸿钧行礼,口中唱喝。

    鸿钧道人面无表情,身着一袭紫金道袍,盘坐于正前虚空之上。看着殿中诸多听道者,又注视前七尊位众人,看到明玉时,眼中更是诧异。鸿钧道人成就混元天道,天机所显,立紫霄宫传法天地,有六尊位。可明玉来到紫霄宫中,天数又变,显出七尊位。其中一尊正应在明玉身上,鸿钧道人有所诧异也是理所当然。

    “平身吧,以后便按今日这般坐法,不得更改!”

    “是!”众神行弟子之礼,再次坐了下来。此时鸿钧说出不得更改座位,就是再脑残的人也知道首排七个座位大有玄机。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