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洪荒之明玉 > 章节目录 第46章 明玉细说事非,种地也生因果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驾起云光,明玉也没有远行,在千里附近寻一座山头落下。本来在巫族指点黎初大长老种地,明玉也只是想着只要巫族了他足够的食物,少造杀业。与妖族之间的间隙也会少一点儿,此乃功德之举。没想到还能有意外收获,进入成道之境之后,明玉也没有好好参悟过。这次数月之间,看着黍米从种下,到成熟。让明玉感悟多多,省去他万千年苦修。

    数月感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明玉没打算来个千八百年闭关,只要把一应感悟与自己的入道之境相互调理,奠定自己的成道之基,彻底稳固刚刚突破的境界。

    冥冥之中感应到十多年过去。明玉再次赶往巫族,飞在云光之上,三五百里。眼底之下,就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田地,长着三尺高的黍米。平原,山头全被种的满满的。不时看到一道芒飞起,从这头落到那头,数百位巫族武士散落在田地之中,看护着这些田地。

    “不过才十年,千里之内就全被巫族种上了黍米。都有些认不出来了,只是这般无止境的种植,绝了其它生灵的生机,倒是我之过了。还要与黎初大长老与刑天交代一二,天生万物各有造化,不能因己忘彼啊!”

    邓老爷的可持续发展理论,放在洪荒也是很适用的法门。真要被巫族这么搞下去,万年之后就不知要绝了多少生灵的机缘,倒是就是巫妖没有大战,巫族也不会好过。明玉心里很是感叹,说白了巫族就是一群乡把老,没有太长久的远见。

    一朵金色云朵飞过千里田地,便看到一个很大的部落。部落中的巫人看到天上突然飞来一朵金云,对其指指点点。忽然一声高吼自部落中响起,一道流光飞入空中,迎向金云。

    “是明玉道友吗,咱家可是一直等着道友归来。”听到这个声音,明玉就知道是刑天。落下云头,一道流光也跟着落地。一位丈高的大汉走到明玉面前,双手抱拳行礼。哈哈大笑道“道友可曾看到部落之外千里黍田?”再次见到明玉的刑天极为高兴的问道,指着一望无际的田地,“哈哈哈哈……,当初大长老回到部落之后,就带着族众开辟田地。十年下来,千里之尽成良田。咱家早已告于后土祖巫,道友你看这千里之地的黍米,全是为我巫族其它部落指供种子才种下的。成熟之后,便以物换物,数十年之后,千成巫人就再也不用为食物发愁了。这全是道友之功,我巫族上下铭记于心,以后定与报答!”

    明玉外表有些不以为然,对刑天的话拱了拱手,“黍米一年收获一二季就要,却不可太过,绝了万物生机。此等大因果,实在无法承受,道友还要多多注意方寸,凡事不可太过。无边天威还要留有一线生机,巫族千万部众,更要体天心,不可太绝啊!”明玉叹息着对刑天说道。

    “道友此话何意,难不成有了食物,还要忍着不种不吃?”刑天有些不解的向明玉问道。

    “天生万物以养灵,贫道此言不是要巫族不去种植,但也要为其它草木之灵留下一片生息之地。洪荒大地是盘古大神所化,万物生长,自有道理,怎么因一己之私妄顾它物。龙凤麒麟三族之劫,不可不鉴,留众生一线生机,便是与己一线生机。”

    刑天还是不理解,“道友此言太过多虑,我巫族由乃盘古父神精气所化,泽备天恩。当为洪荒之主,种下区区黍米吃食,对洪荒众生灵无关紧要。”看来明玉的番话有些对牛弹琴了,刑天半点儿都没有听进去。

    明玉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刑天还是不能明白,神情极为无奈,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不说了,此事太过玄奇。贫道还是与黎初大长老说去,想来能明了贫道一番苦心!”为刑天普及一番可持续种田的科教知识,却不被人家理解,明玉也不想再于他多说下去。

    “黎初大长老可在,道友不如与贫道一同去见见?”刑天看到明玉情绪有些低落,心中极其郁闷,只可惜他对明玉此前的一番话一点儿都不明白。只好点点头,“道友云光一入部落,黎初大长老便已知晓。此时早就等着道友了。”见明玉不再与他说那些不明所已的怪话,刑天兴致颇高的指了指黎初大长老的石屋,“道友随我一起,这几年黎初长老用黍米酿制了不少美酒,想必这会儿已经煮好了正等着道友呢。咱家这回也要沾光,可以痛饮一番。哈哈哈!”

    明玉见刑天一说有酒喝,就高兴的忘乎所以,微微一笑,嘴角翘了起来。看来黎初大长老对刑天管的比较严格,自个儿酿造的酒平时都不让刑天碰一下。自己去见黎初大长老,他都高兴成这样。

    现在酿酒可不容易,没有成熟的工具,想要酿制成功太难了。好在都是神仙一流,没有工具还有法力,酿出一酒也极为出色。

    明玉没有理会刑天的兴奋劲,径直向黎初大长老的石屋走去。刚走近石屋,就从里面传来了宏响的声音。“可是明玉道友,老朽正是温酒,不便出门相迎。道友推门可进,失礼了!”

    明玉听道后,哈哈一笑,快步推门而入。刚迈入屋中,温热之气扑面,黎初大长老正盘坐在地毡上,面前一个木制四方卓。上面放着一尊酒爵,正以法力催动火焰,慢慢温着。一股清香之气传入鼻中,明玉用力嗅闻,此味不同果实所酿,酒味浓稠中带有甜腻。如同田野之中一股香气传来,清灵空切,味道甘冽,极为纯粹。

    “好酒!”明玉大声叫道,“没想大长老还有这般手艺,贫道佩服。今日正好品酒论道,一尝佳酿!”说话间便走到木卓前,如同黎初大长老一般端坐于卓前。

    “哈哈哈,今日可有口福了。长老此酒比上次的还要好上一些。只闻其气,如有置身火浴,浑体通透。”刑天一进门就闻到酒爵之中漂出的酒气,用力抽动鼻子,香气入鼻,全身如五内俱焚。双只眼睛大睁,暴出二尺神光,用力一拍脑袋,大笑着快步上前坐于卓前。一眼不眨的盯着酒爵,生怕它长了翅膀飞走。

    “哼,这些年来也不知你糟蹋了老朽多少好酒,如今却有腆着脸讨酒喝。”黎初大长老对刑天非常不爽,看到他后,吹胡子瞪眼,口中毫不客气的喝斥着。

    “啊,实在失礼。老朽一看见这货就有些气极,让道友见笑了。”黎初大长老见明玉坐在一旁嘴角含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太态,对明玉解释着,眼睛还不望瞪了刑天好几下。

    “无妨,无妨。没想到当年之说真被道友一语中的。这般美酒,可不常见,大概也只有道友这里才能寻到,今日贫道定要一饱口舌之欲。道友可不要吝啬如命,只有这么一爵!”明玉看着酒爵笑道。“不过贫道还有一言,实乃忠言逆耳,却不得不说。道友听了之后,还望不要介意!”明玉此语闪烁其词,似有天大难处。

    黎初大长老见他如此,便知这话肯定扫兴的很。不过,他与明玉相处虽说时短,可也发觉明玉乃是有道之士。对巫族不问身份,指点种植之术,有天大恩情。能让明玉语气如此沉重,可见他要说之话非是寻常。

    黎初大长老也不与刑天呕气了,微微坐正身体。“道友与我巫族有大恩,想必所说之话非无的放矢。还请明言,老朽定然是洗耳恭听!”

    明玉见黎明大长这般重自己,不由肃目。“刚才贫道还与刑天道友对种植相说一番,可惜刑天道友却觉得此事不以为然,白费贫道一顿口角。唔呼奈何!”

    “哦,道友已与刑天说过了?”黎初大长老有些惊讶,听到刑天对明玉的话颇不重视,又要对自己提及,不知何事能让明玉如此较真。

    不过黎初大长老也知道,刑天虽说是巫少有的勇士,但终究年青气盛。反观明玉则不同,事事都有计较,他跟刑天说完,还要这么慎重的对自己说一番,定是非同小可。

    明玉把刚才与刑天的一番话,重新整理,一一说与黎初大长老。听完明玉的话后,黎初大长老目露沉思,细细思量明玉话中之意。一时三人都陷入沉静之中,明玉也是尽人力,听天命。巫族从来没有听说过种田植黍,反倒是他一见面后,就生出这些事。黍米种植不能明玉所用,可与他有一定的关系,以后因果生出,事非冲突也有他一份。如今说于黎初,听与不听,也只是尽力而为,只求问心无愧。

    闻着酒爵中溢出的酒香,明玉眼观鼻,口观心,再不言语,任由黎初大长老自己方量。该说的他都说了,如何行事,就看黎初大长老的心意了。巫族锻体不修神,不察天数,不问因果。可明玉相信,巫族之中还是有智者存在,可觉出事之轻重。

    喜欢洪荒之明玉请大家收藏:洪荒之明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