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番外三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陈队最近不太正常, 不只奇迹般地戒了多年的烟瘾, 脸上竟然还有了笑模样,虽然依旧匪气冲天,可最起码瞧着也算和蔼了些。

    “队长早!这是今天来报到的新人,叫王一。”

    陈松恩了声, 掀起眼皮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新人年纪不大, 面嫩的很,乍一看白白净净的像是个大学生。

    他神色不明的翻着手里的资料,办公桌对面的新人却有些慌张。

    王一来报道前,早就听过这位队长的传奇历史,对这位屡破奇案的警队精英有些敬畏。

    陈松多年来在第一线, 经常和那些穷凶恶极的犯罪分子做斗争, 眼神难免有些杀气,身上更是匪气侧漏。说的通俗些, 就是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就这么一会, 王一觉得后背的冷汗已经浸湿了衣服。他紧张地咽下口水, 正想问自己档案是不是出了问题, 就见陈松抬头看他。

    “你结婚了?”

    王一畏惧地点点头, 心里一时震惊, 难不成二队不许结婚?进二队是他一直的梦想,毕竟二队可是警队中的精英队,可不能因为这个问题, 队长就不要他。想到这, 他紧张地咽着口水。

    “有孩子了吗?”

    王一心里一抖, 也不管传言这位杀神到底多么凶神恶煞,一脸紧张地表态,“报,报告队长,有孩子了。虽然我孩子才一岁,但是请队长放心,我绝对不会耽误工作,一定努力加班!”

    陈松被他这大嗓门吼的吓一跳,皱了皱眉。

    一边领着他过来的小刘嘿嘿一笑,插嘴道:“队长,他有两姑娘,他媳妇给他生了对双胞胎。孩子前段时间刚满月,他刚刚来时还给我们送了喜糖呢!”说完,伸手捅了捅一边的王一,“傻愣子干嘛,把你姑娘照片给队长看看。”

    王一却不知所以的愣在那,陈松闻言眼里一亮,来了兴趣。

    “两姑娘?恭喜,恭喜啊!照片给我看看。”说完立刻站起身,大步走到他旁边。

    王一后知后觉掏出手机,点开两个女儿满月时拍的照片给他,神色还是有些紧张。

    “那个队长,我妈在家帮着带孩子,你放心,工作上的事我肯定不会耽误。能来咱们二队一直是我的梦想,我知道二队的规矩,加班是常态。您放心,我肯定不请假……”

    “屁话,姑娘才这么大,你不回家替你媳妇分担负担照顾孩子,成天想着加什么班!加班也轮不到你,队里单身的一堆,不差你这么个拖家带口的!”陈松面色不善地打断他,余光瞥到手机里两个白白嫩嫩的小孩,眼睛都直了。

    他伸着脖子看了看,咂摸了两下嘴,眼神里都是止不住的羡慕。

    乖乖,两姑娘,双胞胎!这得多大雨点子砸在他身上啊!

    “哎队长,嫂子也快生了吧?”小刘在一边眨眨眼,恭维道:“我上次远远瞧那肚子,总觉得这胎应该是个姑娘。”

    陈松嘴角扬起,身上那股煞气都蒸发了不少。他哈哈一笑,点头道:“我瞧那样也是个姑娘,前几天程林还说,他老婆怀雯雯时肚子就溜圆,还总爱吃辣的,我媳妇也这个样子。”

    小刘嘴角抖了抖,面上却正经道:“恭喜队长啊,终于如愿以偿。”

    王一傻站在那,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队长这是中年喜得二胎。这可是件大好事,难怪陈队性格变的这么古怪。他回过神后,连忙也诚心地道了几声恭喜。

    陈松笑了笑,“行了,姑娘儿子都一样,哪个我都高兴。那个王一是吧,咱们队没那么多讲究,平常上班不用穿警服。”说完,指着一边的小刘,“让小刘带你几天,他办案经验很丰富,是队里的老人。”

    王一忙不迭地点头,又和陈松说了几句表态的话,就打算和小刘一起走。他刚转身,就听陈队在后面咳嗽一声,连忙看过去。

    陈松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那个,喜糖……”

    小刘瞧着王一傻愣愣地站在那,提醒道:“你那喜糖还不快给队长分点,好沾沾这喜劲!”

    王一这才后知后觉地翻着裤兜,可惜兜里只剩两颗干巴巴的水果糖,他一时有些尴尬,挠了挠头,“队长,我给你回去再取……”

    “不用那么麻烦,意思意思就行了。”陈松也不嫌弃,伸手把那两颗糖拿了过来,然后摆手示意他们去忙。

    王一出来时,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到是小刘看出了他的不解,提点道:“你小子有福啊,我刚来报道时就被队长带去南区认领无头尸体了,回来后更是加班加点没命地干活。”

    王一也没想到传说中的加班狂魔不只没让他加班,还一副春风和煦的模样,压根没有传闻中那么心狠手辣,残忍暴躁。

    他想着刚刚送的两块果糖实在不像话,犹豫地看着小刘,“刘哥,我今天糖都分下去了,要不去买点巧克力什么的给队长……”

    小刘白了他一眼,“队长差你那点糖啊,你别买了,他就是想沾沾你的喜气,要个女儿。你丫也就是沾了你女儿的光,要是生个儿子,队长连看都不看你一眼。”

    王一有些迷糊,“刘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小刘哼道:“咱队长做梦都想要个女儿,嫂子这次二胎,他乐的不行,求爷爷告奶奶成天往寺庙里去,就是希望生个女儿。你没看他手机屏保上,都是女孩的婴儿照吗?行了,去干活吧,这段时间你就在队里待着,别出外勤了,省的碰到什么不好的人命案子,回去再冲撞了你家孩子。”

    王一知道他这是好意,连忙道谢。毕竟家里的孩子还小,他真去了什么命案现场,回家后心里难免有些担忧。

    “谢谢刘哥,我保证做好你们的后援,一定把办公室的活做好。到时候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小刘摇摇头,想着屋里那位最近好说话的样,余光瞥了眼大门,示意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偶尔去队长面前晃悠晃悠。他老人家心情好,我们下面也都能轻松……”

    陈松晚上掐着点下了班,最近帝都没大案,队里人也都省心,算算时间他挺久没加班了,到是难得过上了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想着今天新来的同事家里那两丫头,再想着老婆5个月大的肚子,他的嘴角就止不住的上扬。

    下楼时,他特意避开那些老烟枪,免得自己被他们勾了烟瘾,身上染了味,回头徒惹媳妇不快。

    没办法,谁让他这个警队里算是叱咤风云的精英,到了家后没一点地位。尤其媳妇怀了这胎后,脾气变得更加古怪。

    他把车子开回家时,特意迎着风在外面站了会,瞧着时间差不多了,低头在身上嗅了嗅,发现确实没沾到什么烟味才进了电梯。

    陈松刚打开门,就听见媳妇爽朗的笑声从客厅传来。他瞧着门口的鞋,皱了皱眉,伸脖子往里面一瞧,果然,孟樆和季刑辰都在。

    他神色不太好,原本还翘着的嘴瞬间压了下去,板着脸咳嗽一声。

    客厅里突然静悄悄的,孟樆蹭地一下站起来,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末了还伸手把季刑辰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陈松瞧着两人相握的手,再想着这两人如今的关系,心里的火就蹭蹭地往上涌。

    他当初无意间得知孟樆和季刑辰在一起时气的不行,要不是他媳妇正好怀了孕,一家子又都替季刑辰求情,他肯定不能这么善罢甘休。

    说起来,他当初对这小子的第一印象实在太正确,这姓季的就不是个老实人。这才多久,就把他家乖巧可爱的阿樆给拐走了!

    孟樆瞧他舅脸色阴晴不明,连忙扯了个笑,“我们俩就过来给舅妈送点吃的,那个……舅妈,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了啊!”说完,扯了扯季刑辰的袖子。

    陈松瞧着两人的小动作,眼里的火又多了些。

    “走什么走,让你舅去厨房炒几个菜,你俩吃完饭再回去。”舅妈肚子有些大了,腿也肿的厉害,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一边目瞪口呆的陈松呵道:“傻待着干嘛?炒菜去啊!今天真得多谢谢人家小季,要不然,我就得去医院了!”

    陈松闻言面色大变,没再管季刑辰,一脸紧张地检查自己的媳妇。发现她身子好好的没什么伤,才算松了口气,问道:“什么情况?”

    舅妈摇摇头,“真是岁数大了,当初怀笑笑时,买菜做饭打扫卫生哪样不干。现在到好,去楼下市场买个水果,腿还能抽筋。那地方人多又杂,要不是遇上他们,我可能就摔在那儿了。”

    陈松惊魂未定地摸了摸她的肚子,面上又气又急,“你下去买什么水果啊,还当自己20多岁呢,想吃什么就给我打电话,再不行,就给那臭小子打电话啊?”他说完还是有些不放心,嘴里紧张道:“不行,得去医院看看!”

    舅妈被他这小题大做的样弄的翻了个白眼,“去什么去,我是腿抽筋,又不是肚子抽筋,你别瞎忙活。快去做饭,你想饿死我跟孩子啊,多炒几个菜。”

    陈松拗不过她,瞧她面色确实不错,再加上平时听媳妇话习惯了,直接放下衣服进厨房里忙活去了。

    孟樆担心他舅对着季刑辰压不住火,思来想去,最后鼓足勇气说,“大舅,你少弄点,够你和舅妈吃就好,我们先回去了。”

    舅妈皱了皱眉,正要说话,就见陈松套着格子围裙从厨房里探出头,恶声恶气道:“让你们吃就吃,怕我下毒啊!”

    孟樆闻言面上一喜,“不怕,不怕!”说完,偏过头对着季刑辰笑的一脸灿烂,“你有口福了,我舅做饭特别好吃,一会多吃点!”

    季刑辰笑了笑,“上次就吃过了,大舅做的确实不错。”

    孟樆听着他嘴里那声‘大舅’一时担忧地看向陈松,好在陈松今日心情不错,难得没发火,听到这称呼也只是瞪了他们一眼,就关了厨房的门去炒菜了。

    孟樆瞧着陈松的背影,突然想起他上次从外地办案回来后请季刑辰吃饭。那时他还不知两人的关系,对季刑辰还很欣赏,后来得知两人在一起,再对着他时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今儿这顿晚饭,气氛意外和谐,孟樆七上八下的心终于踏实了。

    陈松吃完饭,从兜里掏出两块糖,献宝似的递给媳妇,“喜糖,队里新来了个同事,他孩子刚满月,挨个送了些,你尝尝。”

    舅妈撇了撇嘴,“生的姑娘啊?”

    陈松闻言一乐,伸手比划了个数字,“两姑娘,双胞胎!”

    舅妈瞪了他一眼,“说给谁听呢,我这老蚌含珠的,你就偷着乐去吧,怎么还挑三拣四的?”

    陈松眉眼一耷,讪讪地笑了下,“没有,男孩女孩都喜欢,都喜欢……”

    可过了会,又不甘愿道:“我给你买的图册壁画没事好好看看,上面女孩都挺可爱……”

    舅妈把筷子‘啪’地声一声,放在桌子上,咬牙切齿道:“陈!松!”

    “不是,那你没事多看看阿樆也行,看看他小时候照片。真要是最后又生了个儿子,最起码像他一些,别跟咱家那混小子似的,整日面无表情的,还四处打架惹事……”

    舅妈懒的再理他,指着桌上碗筷指挥道:“洗碗去,油腻腻的,看着难受。”

    陈松这回到没应声,而是眯眼看向季刑辰。

    季刑辰立刻会意地站起身,识趣地说,“大舅上班挺辛苦,我来吧。”说完,手脚利落地收拾起桌子,这时到是看不出一点熊孩子的影子。

    舅妈皱了皱眉,扶着腰要帮忙,却被陈松按住了手。

    孟樆也起来打算帮忙,却被季刑辰拦住了,最后只好空手跟着他进了厨房。

    陈妈瞧着两人在厨房里忙活,回头看了眼老神在在的陈松,“你老吓唬他们干什么,你心里不认可小季了吗?”

    她了解自己的老公,陈松若真是反对两人,就算她再怎么求情也没有,这家伙倔的很,认准的事谁也改不了。

    “哼,那也得时刻敲打下,得让他知道,咱们阿樆是他辛苦求去的,余生都要好生待着……”

    &

    孟樆和季刑辰从陈松家出来时,外面已灯火通明,帝都的夜晚别具特色,虽然没有星空,却到处闪着霓虹的彩灯。

    他耳朵灵,大舅和舅妈的对话虽然声音小尽量避着他们,可他作为妖精五感极强,自然听的清楚。当然,他觉得季刑辰也都听了进去。

    他怕季刑辰多想,替陈松开口道:“大舅没别的意思,他就是怕我吃亏,你别往心里去。他其实挺欣赏你的,以前总跟我表扬你。”

    季刑辰笑了笑,“他对你好,我生什么气。”

    孟樆想着他毕业时说的话,好奇地问,“你是不是早知道舅妈要生二胎,所以才说他没空管我们?你说舅妈这回会不会怀了个姑娘啊?要是真的,舅舅还不得乐疯……”

    季刑辰哼了声,“他怕是要失望了。”

    “啊?是儿子?”孟樆想着陈骁小时候上蹿下跳,惹是生非气的陈松满院子追的样,温柔地笑笑,“男孩也好,活泼好动,长大了会像大舅和我哥一样的优秀。反正男孩女孩都好,我都喜欢。”

    季刑辰看他一眼,“你喜欢小孩?”

    “还好啊。”孟樆不在意地说完,心里估算了下时间,问他,“二叔和云玲阿姨,今晚该回来了吧?”

    上次云玲的魂魄被徐胤带回地府后,没过多久就修复了,她恢复了魂魄后当晚就来找刑二。二叔喜极而泣哭的跟个孩子一样,抱着她死不撒手,还是季刑辰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把两个人给分开了。

    季刑辰念在二叔救过他,又照顾他这么多年。趁着他不注意,往云玲魂魄里注入了一道醇厚的灵气,让她不畏阳光,能在凡间游走。云玲到也算因祸得福,成了一名鬼修,不用转世,甚至偶尔还可以在凡间幻出真身。

    两人少年相恋,阴阳相隔十几年,可情意却依旧没变。二叔如今继续做着‘封建迷信’的生意,虽然没了季刑辰这个大帮手,店里却多了个贤惠又能干的女主人。他平常除了收凶宅,卖些时灵时不灵的符,还常常带着云玲阿姨四处游玩。这次,他就带着云玲去了南方。

    “路上有些事耽误了,明天才回来。”

    孟樆听后点点头,“我哥说他们医院最近怪事有点多,不让我去看他。可我实在担心,想打着二叔的名义过去看看。真要是有什么东西闹事,就把它收了,省的搞得人心惶惶。”自从他妈知道二叔就是当年给自己算过命的那位大师,简直把他当成了得道高人。他正好可以扯着这面大旗,去他哥的医院看看。

    季刑辰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别多管闲事,徐胤最近总去那看病,真要是有事,他会出手的。”

    说到徐胤孟樆满是疑惑,季刑辰如今已恢复仙身,他自己的妖力也比从前更深,可这家伙却依旧风雨无阻的往下跑,还一天比一天勤。甚至他最近才知道,这家伙前不久跟上面申请调到凡间当值了。可他每次问起这事,徐胤都一脸神秘,弄的他莫名其妙。

    “你说他一神仙没病没灾的,总去医院干嘛?”

    季刑辰偏头看向他,眼里笑意渐深,“谁说神仙没有病,我不也生了病?”

    “你?你哪生病了?我瞧你身子好的很,还成天变着花样折腾我……”孟樆越说声音越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季刑辰闻言哈哈大笑,指着自己的心口一脸深情,“我这是相思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的这儿都难受。”他深情款款地说完,趁着孟樆惊愕,低头亲了亲他,语气温柔道:“别管他俩了,你是不是喜欢小孩?”

    孟樆原本被他这难得温柔的模样弄的心跳加速,闻言脸色顿时大变,骇然地跳到一边。

    他双手抱胸一脸警惕地看着季刑辰:“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是男的生不了……你别乱来!”

    他这段时间被季刑辰弄怕了,这熊孩子绝对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他怕这家伙心血来潮,上九重天弄什么奇奇怪怪的丹药,回头让自己吃了。

    季刑辰怪异地看他一眼,“你往哪想呢,我是说大黑。它跟你修炼了些日子,如今只要结成妖丹,就可以变成人形。不过它修炼太短,化形后充其量也就是孩子模样。”

    “你要帮它结成妖丹吗?”孟樆一时激动,一脸兴奋地看他。

    “那得看你态度,你若是好好求求我……”季刑辰话还没说完,就见孟樆眉眼弯弯地凑过来,在他脸上大大啵了一下。

    孟樆脸皮薄,很少会在外面做这种亲昵的动作,他这样反到弄的季刑辰有些措手不及。

    孟樆亲完后眨眨眼,语气软糯道:“那我求求你啊,大黑若是不能结成妖丹,只剩下十年的寿命了,我实在舍不得它。”

    季刑辰觉得耳尖有些发烫,瞧着孟樆澄澈的眼眸,心里腹诽他真的是越来越会勾人了。

    他故作姿态地咳嗽一声,哼道:“算了,看在你这么诚恳地求我……”

    孟樆得了他的准信,也顾不得他后面的话,伸手就拦下了一个出租车,急冲冲地推着他上了车,嘴里高兴道:“那快一点,我们快点回去。”

    季刑辰酝酿了满肚子表功的话,却都被他不客气地打断了。

    他看着笑的眉眼弯起的孟樆,那些话终究化成一道纵容又宠溺的叹息;谁的老婆谁宠,他的自然由他自己宠,生生世世地宠下去……

    ※※※※※※※※※※※※※※※※※※※※

    这回彻底完结了,撒花!!那个,喜欢的可以评下分~么么哒爱你们~

    笑笑和徐胤我以后会写个小短文,不多,5章左右,放在短篇集里,跟《夏獓》差不多。

    下一本开《我穿成了男主的白月光》应该是10月末开文,如果可以,希望你们能收藏下,点击作者头像就能看到哦(〃'▽'〃)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陪伴,希望我们10月可以再见。开新文前三章老规矩,发红包~有空你们也可以上微博找我玩咩~下本见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泥嚎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