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57(拾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外面的暴雨挟着寒风冷冷地打在他们身上,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大雨侵袭,工地附近俨然变成了重灾区。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沟,为数不多的几个路灯也都罢了工,四处一片黑暗, 唯一的光亮就是来自于夜幕中一闪而过的闪电。

    三个人裹的严实,尤其是孟樆,身上套着厚重的雨衣,头山还带着一个棒球帽, 深一脚浅一脚的迎着大雨往白雾里走。他的手被季刑辰紧紧牵着, 似乎怕他会突然消失般,每走几步, 对方都会偏过头看看。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笼罩在云照湖四周的浓雾明明比昨天要浓郁,可是里面的阴气却不再纯粹, 反而掺杂了一些戾气和煞气。

    他对着身边的两个人小心提醒道:“小心点,这雾不太对劲。”

    二叔一脸紧张地朝四周看,谨慎地从包里掏出一柄用铜钱做成的文王金钱剑。剑柄处原本绑着的朱砂符咒的地方细心地系着一个防水袋, 还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怕雨水打湿了符,便想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法子。

    雾气里偶尔会闪出一些鬼影,有的完全漠视他们, 有的则一路尾随, 甚至还有几个怨气深的直接伸出手, 想要霸占两个人的肉身。

    季刑辰为了能招魂, 特意让孟樆收敛了身上的气, 因此并不被那些东西所惧。

    他厌恶地看着缠绕在自己小腿上的腐烂的手臂,直接从二叔手里抢过那剑,毫不客气地一剑斩断。

    他这一路都杀气腾腾的,到是吓退了不少看上他们的怨魂。

    二叔绷着脸,满脑子都是云玲,根本没工夫奇怪他这驱鬼的利器最近怎么总是失灵。

    三个人一路走的磕磕绊绊,除去被那些东西缠着,还有就是这路确实不太好走。湖边大多是泥泞的湿地,而且云雾中的可见度太低,两个人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的脸。

    走了20多分钟后,他们终于再次瞧见了云照湖。

    刑二眼里闪着光,声音有些发紧,“到了。”

    和外面猛烈地承受着狂风暴雨的侵袭不同,云照湖里风平浪静,没受一丝牵连。就连夜幕中的电闪雷鸣,也完全被上空的雾气阻隔。湖面如同镜子般宁静,连一丝涟漪都没有,上面还泛着淡淡的银光。

    以湖的边界为中心,半径两米的地方没有大雾。那些雾气好似被看不见的屏风隔开。视野比进来时清晰了不少,最起码可以看清身边所站人的模样,不过再远一些,就瞧不清楚了。

    刑二不安地环顾四周,“太安静了。”

    确实太安静了,他们甚至听不见雨声,也感受不到雨滴。

    季刑辰微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会才说,“先做正事,准备招魂。”

    三个人随意找了个离湖面近的地方,瞧着时间差不多,孟樆从包里掏出那支拇指粗的招魂香。

    和云玲有羁绊的刑二此时早已准备好,还格外小心的将文王金钱剑放的远远的,生怕这东西会影响招魂。若不是条件不许,孟樆简直要怀疑他打算焚香沐浴。

    刑二面色肃然,脸上无半分嬉笑模样,正经刻板的好似变了一个人。他先是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拜了一下,最后面向北边站好,把包里早已备好的纸钱朝半空一洒,口中念念有词。

    钱都洒没后,他才整理了下衣服席地而坐,变魔术般从包里拿出三个白瓷碗,里面都装了小半碗的白米。

    他分别先将两只长短相同的香插在上面,然后用备好的刀将自己的食指划破,再用血在黄纸上写好云玲的生辰八字和姓名,将它埋在中间那个碗的米下。等着一切都准备好,才从孟樆手中接过招魂香。

    他恭恭敬敬地将香插在装有云玲八字的碗中,然后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分别将另外两个碗里的普通香点燃。

    白烟袅袅升空,带起一阵微弱的檀香味。突然间,散乱在各地的纸钱被一阵阴风吹散,打着旋儿般飘在半空中。

    浓雾里一时涌入好多鬼影,一个个伸着手去抓那些钱。也有那不管不顾朝着他们走来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哭音,好像催命符一般,只不北边依旧没任何动静。

    孟樆知道凡间招魂有很多说法,不过他并不清楚,因此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插嘴。眼瞧着雾气里的阴魂越聚越多,阴气肆虐,那些东西都被燃烧的香味勾引过来,连忙小声提醒着二叔,“差不多了。”

    刑二这才颤着手,用火机点燃招魂香,一边点,一边默念着云玲的生辰八字。

    招魂香和普通的香外表看起来并没什么区别,就连味道都一样,只不过这香刚点燃,那些原本躁动的鬼影竟都奇迹般的被安抚了。

    刑二无暇顾及他们,赤红着一双眼,紧紧盯着香灰。他听孟樆提过,若是香灰是红色,代表还有希望,可若是灰白色……

    他根本就不敢想!

    招魂香比一般的香烧的慢,灰也少,可惜碗中的香灰却都是灰白色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北面依旧寂静无声,而香灰始终没有变成他们所期待的红色。

    二叔面色凝重,眼神里都是慌张与焦急。他用那嘶哑的嗓音一遍遍喊着云玲的名字与八字。声音里透着一股绝望与不甘,甚至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更为渗人。

    可招魂香只剩下大拇指盖般大小时,白米上依旧是灰白色。

    孟樆瞧着二叔爬满红血丝的双眼,自己一时也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团团转。就在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季刑辰突然走到刑二旁边,从包里翻出一张黄纸,然后跟他一样用匕首划破手指。

    刀刃刺破手指那一瞬间,仿若水溅入沸腾的热锅里。原本被招魂香安抚的阴魂,突然发起了暴动。他们不再盯着刑二和孟樆,反而一脸贪婪地盯着季刑辰。那模样就像是饿了好久的人,终于遇见了一顿大餐,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孟樆见那些东西的眼里发出嗜血的精光,蠢蠢欲动朝季刑辰走来,连忙护在他身前。

    季刑辰却完全不受影响,依旧镇定自若地用血在那黄纸上写上云玲的姓名和八字,就在第一个阴魂突然朝他扑来时,他迅速将那纸放在招魂香中点燃。

    孟樆虽没了妖丹,可这身体却是自己的,而且因为早些年修炼的原因,体能比那弱不禁风的人身要厉害的多。他右手化爪,直接挥向那扑来的阴魂,只听‘噗嗤’一声,那东西瞬间化为一缕阴风,消散在大雾中。

    季刑辰不敢用符,怕阳气太盛坏了这重阴之地,招不来云灵的魂,因此也只能物理攻击。好在他本就是打架的好手,动作一向灵敏,又有突然开了挂的孟樆护着,一时到没被那些东西伤着。

    不过这样却彻底激怒了那些怨灵,它们一个个前仆后继,不顾魂魄受伤,带着一股势要吞食骨血的气势向他们扑来。

    刑二额前布满冷汗,一边继续念着云玲的八字,一边担忧地看向他们。眼见招魂香马上就要熄灭时,一直空荡荡的北侧云雾中,突然出现一道虚影。

    那影子虚虚晃晃的,并不成形,若不仔细看根本看出来,甚至俨然和里面的浓雾融为一体。

    可这抹清瘦的影子却让刑二眼里一亮,当即喊道:“阿玲!”

    孟樆随着他的声音望去,他的视线不受黑暗影响,到是比刑二看的更清楚。只见那片白色的云雾中,确实站着一个飘渺的虚影,不过完全看不出来样貌,好似一阵风就能将她吹散。看样子应该是过于虚弱,连神志都没有。

    他赶忙低头,见灰白色的香灰中果然掺了一抹殷红,虽然不多,可颜色实在扎眼。

    刑二莽莽撞撞地站起身,像是个二十几岁的愣头青般,朝那道影子就要奔去。可刚迈出右腿,那道虚影就消失了。

    他一时急火攻心,好似魔怔了一般,那些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云玲惨死在自己身边的画面,一次次出现在脑海中。

    季刑辰被那些阴魂逼的有些狼狈,见招魂香已经彻底烧完,朝刑二喊道:“收好香灰。”

    刑二这才回过神,他刚刚似乎心魂不稳,不小心被重阴之气腐蚀了心智。好在被季刑辰及时叫醒,不然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

    他不敢再耽搁,连忙从包里拿出一个袋子,手脚麻利地将香灰和瓷碗一同装好,打包好东西后立刻朝二人跑去。

    “完事了,快走。”

    可惜四周魂魄越聚越多,就连北边也迅速涌入一批新的阴魂。他们前仆后继地往季刑辰身扑,都想要分一杯羹。

    孟樆只能物理攻击,季刑辰又因顾忌招魂,没带什么驱鬼的符箓。再加上一个被压制了先天的阳气,一个妖丹没有反应,两人应付这么多阴魂难免都有些吃力。而且因为妖丹失灵,他现在连季刑辰的封印都解不开。

    眼瞅着情况越来越差,他们被那些东西彻底包围,只能被动地往湖边退……

    湖面这时突然渗出一丝亮光,光线越来越亮,最后直透浓雾,笼罩在整个湖面上。

    孟樆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湖水突然暴起,几道细小的水柱灵巧的如同人的手臂,直接将他们拖入湖底……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要改名字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瑩營瀠灐 3瓶;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