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56(拾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神女庙, 顾名思义,庙里有座宝相庄严的神女象。而她的历史和出处,都颇具当地特色。

    传说中,这位神女在几百年前的三江县, 是一位伟大的女医。当时的三江县气候湿热,原始森林繁茂,到处都是瘴气毒虫,居民深受其害。后来有几年赶上天灾人祸, 瘟疫肆虐, 一夜间,这地方死了不少人, 差点变成一座死城。而这位神女, 就是那个时候突然到这里的。

    她术精岐黄,妙手回春, 在三江县救了不少人。后来当地的村名为了感激她,特地为她建了这座神女庙。

    不知是三江县村名为了发展旅游业自己杜撰的,还是这神庙确实灵验。神女娘娘在当地确实颇有名气, 因此常有外地人慕名而来。

    只不过20多年前,一场奇特的暴雨后,这座神庙突然坍塌了。

    说是奇特, 是因为这雨在三江县足足下了三天三夜没停。而这三天中, 乌云密布, 狂风骤起, 雷云翻滚, 三江县完全被笼罩在阴云中,可神女庙所在的那座山却恰恰相反。除了第一天和第三天都是长空裂帛惊天动地的雷鸣外,第二天在三江县四处乌云压顶时,它竟然雨后初霁,云雾升腾。当第三天暴雨后,那神女庙毫无征兆地坍塌了。而所谓的云照湖,也是在那时突然出现的。

    刑二一边和他们讲述自己打听来的神女庙故事,一边唏嘘,“那三天,村子里什么传言都跑出来了。有说看见天龙的,还有说见过什么神女。啧啧,还真是敢编敢讲。好在神女庙第二天放晴后游客都下了山,看守的人也下山补充食物去了。因此等到第三天暴雨坍塌时,庙里空无一人。县里原本打算重建那庙,好歹也算是个有年头的物质文化遗产。可那庙每次修建时,不是天降暴雨冲垮地基,就是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因此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村子里的人也没再提起过。”

    季刑辰听完到没什么反应。每个景点都会弄些传说之类的故事吸引游客,不管这事是真是假,还是真假参半他们故意夸大其词,他都没太大的兴趣。不过他到是有些担心今晚的进程会不会被这雨给耽搁,还有孟樆那个奇怪的身子。

    想到此,他瞥向孟樆。

    孟樆的脸色不太好,他此时内心的震撼,不比早前在地府听到季刑辰那狗血的的身世差。

    神女庙、20几年前、小县城、天龙、天降暴雨和惊雷……

    他似乎再一次回到了渡劫前的那个雨夜,他被天雷追着劈,然后误闯了结界里和季刑辰遥遥相望。对方为素昧平生的自己挡下九重天雷劫,而本该妖丹尽损的他却因此得了救,还抢夺了恩人的出身。

    现在想来,难怪他的妖身会在云照湖里,自己昨天做梦时会有种诡异的压迫感。搞不好是季刑辰瞧见他魂魄离体,妖身受天雷损害,才用了什么密法结界罩在他身上。

    至于这地方常年闹鬼,阴魂不散……

    他的妖身虽然没了妖丹,可好歹也会留些妖气,毕竟妖乃大阴大邪之物,修炼成精更是汲取了天地间的灵气与精华。这些妖气对那些孱弱的阴魂最是滋补,简直堪称十全大补汤。比如地府的奈何桥下,就经常从天牢中押一些罪孽深重的大妖,用他们的妖气去修补那些死后灵魂受伤的阴魂。

    阴魂受伤会映射在投胎后的人身上,这东西不是转世就可以抹灭的,除非用灵气和阴邪之气修补。灵气鬼魂们自然不敢肖想,而所谓的阴邪之气,妖气就在其中。而所谓的修复,就是最简单的吞食。

    若不是季刑辰用结界护着他的妖身,瞧着今日街上看到的那些孤魂野鬼的数量,他那兽身怕是骨头都不剩了……

    季刑辰瞧着孟樆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以为他在担心自己的身子。眉眼微动,右手轻轻覆在他眼上,难得安慰道:“别怕,一定有办法让你恢复的。”

    孟樆被他的声音唤回了现实,这才想起自己不可过于激动,否则不知身体里的哪个部分又要兽化。

    季刑辰的手指微凉,冰冰凉凉的冷意终究让他清醒了些。他抬手覆在对方的手背上,心里叹息;真的是越欠越多,他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车里后续一路沉默,刑二也没再说话。他将车开到目的地时,外面的雨反而更加大了。瓢泼大雨砸在地上,溅起一片水花。

    大爷知道他们要来,一早就注意着外面的情况。听见喇叭声,连忙穿着雨衣跑去给他们开了铁门,然后带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他倒了几杯热气氤氲的姜水,挨个推到他们面前。

    三个人道了谢,都接了过来。

    “这么大的雨还往这跑,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了呢?”

    “哪能啊,上面给了日子,说明天就要我们回去把勘测报告交上去,哪敢耽误正事。您老歇着,别为我们忙活了。”刑二乐呵呵笑着,起身接过大爷手上的暖壶替他重新打好水,然后把包里的烟和酒递给他,“昨天匆忙,也没问您喜欢什么,今天麻烦您了。”

    大爷连忙摆手,“昨天你都给我一盒了,再说我是拿了工钱的,可不能再收你们的礼物。”

    刑二也不听,嘴上虽然应者,可转身趁他不注意就将东西搬到一边的柜子里。忙活完,才坐回他们身边。

    他想着这一路和中百鬼夜行差不多的场景,面上带了些担忧,“大爷,昨晚我们走后,发生什么怪事没?”

    “怪事?”老爷子从抽屉里掏出烟纸卷了些烟丝递给他,自己也卷了一只却没有抽,而是反复在手里摩挲,“这儿的怪事,天天有,年年有,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他的嗓音有些嘶哑,带着当地的方言听在耳里别有一种韵味。

    刑二顾忌着孟樆身子骨不好,在季刑辰的眼神杀示意下到也没抽,反而是叼在嘴里咂摸了两口,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套话,“有这么多怪事,您还在这守着,回去得让他们给您老加钱。”

    老爷子浑浊的眼里带了些笑,“那可真要谢谢你,我还有个闺女在外地念书,多攒点钱,也好给她存个好嫁妆!”

    孟樆见他神色欢喜,确实不害怕,赞叹道:“您真有胆量。”

    “怕什么,我都一只脚已经进棺材了,那些东西也瞧不上老头子我。再说,我上面的祖宗也都在这附近葬着,有先人庇护着,没人来招惹我。可你们几个后生就要小心了,尤其是你们俩,长的一个比一个俊,还年轻,千万得注意,别被那些东西勾了魂拖到湖底。”

    他说完又补充道:“虽然我不懂你们说的什么地质,还是勘测的。不过这种天气,还是要听我一句劝,别去河边了,等过两天雨停了再去吧。”

    刑二笑了笑,没接这个话,又和大爷聊了些三江县别的话题。老大爷本就是当地人,对这地方的事比谁都了解。他虽然独自一人在这久居,性格却不孤僻,也爱说话。好不容易见到几个大活人,自然没吝啬,知无不言地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讲给了他们听。

    正聊的兴起时,门口突然发出有规律的敲门声,‘咚咚咚’的声音在这暴雨天中格外刺耳。

    孟樆皱了皱眉,这种天气,除了他们必须要出来招魂,应该不会有人冒雨跑到工地。而且工地上大门紧锁,只能从里面才可以打开,外面的人根本进不来,那人是怎么开的铁门?

    大爷神色变得有些凝重,匆忙放下烟,一把按住刑二的肩膀。他虽然瞧着干瘦,可因做惯了粗活,手劲大的很。

    见他们不解地看向自己,连忙小声叮嘱,“你们一会不论看见什么,都不要惊讶也别害怕,别往窗外看。”

    他对几个人吩咐完,立刻站起身,走到门口冲着门外的人扯着嗓子喊,“屋里就我一老头,别上我这闹腾。”说完见敲门声继续,不耐烦地举着一边的长柄伞,也冲着防盗门哐哐敲了几下,嘴里不客气道:“快走,快走,别妨碍我睡觉!”

    过了会,见对方消停没声了,连忙扔了那伞转身关了灯。

    外面阴沉的像黑天,房间里唯一的亮被这么一关,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中。

    孟樆瞧他伛偻着身子拉窗帘,连忙起身想要帮忙。他刚走过去,就见窗户上贴着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头发湿漉漉的,眼里泛着诡异又贪婪的绿光,目光紧紧盯着屋子。

    大爷急急忙忙把窗帘挂好,然后示意孟樆坐下。见帘子把窗户遮挡的严实,这才朝他们走过来。

    门外的敲门声这时又响了起来,只不过没了刚刚的规律,一声比一声急。

    “别怕,别怕,屋子里有门神爷爷震着,他们没主人的同意进不来。”大爷步满沧桑的脸上一片镇定,像是习以为常。

    他在柜子里摸索着,没一会翻出一个老旧的手电,打开开光。虽然屋子里依旧暗淡,但好歹有了些光。

    孟樆皱眉,“那是水鬼?”

    他刚刚若是没看错,那个鬼就是水鬼,这种东西死后都不能投胎,除非找到替死鬼才可以。

    大爷摇摇头,“是什么鬼我到不清楚,只知道他们最爱折腾。闻到生人的味就挨个敲门,真有给他开门的,他就想办法把人拖到湖附近。这边的几个工人被他们吓的够呛,工资还没拿就跑了。”

    好在敲门声过了会就消失了,孟樆也算松了口气。他真害怕季刑辰这家伙突然掏出张符,不耐烦地扔出去,到时候招惹更多的东西过来。

    等终于熬到了晚上10点半左右,三个人趁着大爷熟睡,轻手轻脚地穿好雨衣,拿着早就备好的东西,一起朝云照湖走去。

    ※※※※※※※※※※※※※※※※※※※※

    昨天肚子疼,老毛病,躺一天。抱歉,总觉得最近又累又困………加班后遗症!!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要改名字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子非鱼 12瓶;朱朱 11瓶;碧草親親 10瓶;谁渡我 8瓶;紫愿辰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