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49(拾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一大早, 孟樆就轻手轻脚下了床。大黑听见声音,立刻站起来支着耳朵看他。他伸出食指放在嘴边轻轻‘嘘’了声,蹑手蹑脚走到客厅。

    陈骁实习的医院离这边距离有些远,因此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得起了。他正在厨房手忙脚乱地盛着季刑辰昨晚弄好的粥, 就见孟樆鬼鬼祟祟跑了出来。

    “起这么早?”

    孟樆被他声音吓一跳,发现他还没走,挠了挠头,尴尬地笑道:“昨晚睡早了。”

    陈骁想着半夜去洗手间时, 对方屋子里的灯还没关, 里面不时传来的说话声,到是没拆穿他半夜三更不睡觉, 偷偷和季刑辰打电话的谎言。

    今天导师有事找他, 他得早点去医院。因此给孟樆盛好粥后,自己也顾不得吃一口, 穿了外套就急匆匆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叮嘱他,“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别想着跟那小子去旅游,你妈明天就回来了。”

    说完又有些不放心,扭身提醒他, “你也不想闹出人命, 真要是跟他跑去那个什么三江县旅游, 你俩的事铁定捅到我爸那。到时候, 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孟樆一脸乖巧地应着, 心里却想,大罗神仙还真能救他。

    陈骁见他态度良好,转身拿了车钥匙下了楼。等他一走,孟樆立刻起身跑到阳台,目光紧紧盯着楼下。见他哥确实出了大门,过了半天也没回来,才急急忙忙反锁了门冲回卧室。

    大黑被他一惊一乍的样子弄的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尽职尽责地跟在他身后。

    孟樆拉好窗帘,又锁了里屋的门,这才慢慢掏出一张叠好的黄色符纸。

    他拿着那符,一边想着徐胤的音容笑貌,一边默念着他的名字。

    黄符‘忽’地一声,迅速燃起火花。倏然间,房间内亮起一道白光。

    大黑原本窝在孟樆身边没动,这时却暴躁地甩着尾巴,一脸敌意地盯着那光。若不是孟樆在一边拦着,怕是要立刻飞扑上去。

    没一会,白光散去,屋子里出现了一名身着淡青色道袍的年轻人,清俊飘逸,周身仙气渺渺。

    “徐胤!”

    孟樆松开大黑的狗头,兴奋地叫道。

    徐胤收了身上那股子仙气,狐疑地看向他,“这么着急找我,出了什么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瞧着周围的摆设,眼里都是好奇。虽说他早已成仙,可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小世界。

    “是有点事请你帮忙,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想请你变成我的样子,在家待几天。”

    徐胤闻言看向他,目光不经意扫过他锁骨,微微皱眉……

    孟樆以为他上面公事繁忙,有些犹豫,想着这位好友也是才成仙不久,怕是要应付不少问题,一时迟疑。

    “我要陪季刑辰出趟远门,可家里人不同意。我到不是要和他去游山玩水,主要是想护着他一些……上面要是忙,你就帮我施个障眼法……”

    徐胤摇头,“我到是不忙,上面封了他的档案后,就没再提起这事。这些日子我也没什么正事,只是帮着大帝那位昆仑的仙侣照看着一些幼兽。我前几天还想下来找你,没想到你到是先叫我来了。若是只替你做几天掩护,到也无妨。”

    孟樆大喜过望,“你变成我的样子在家里待几天就成,我过完十五就回来!”

    徐胤手上衣袍一摆,顿时换了个模样。仙气飘飘的道友,摇身一变,成了温润清俊的孟樆,就连穿着打扮也如出一辙。两人站在一起,宛若一对双胞胎。

    大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皱着鼻子挨个嗅了嗅,最后跑到了真孟樆的腿边。

    徐胤这时才注意到它,细细打量一番。

    “这家伙到是聪明,体内灵气隐隐波动,看着到像是有些修为。若是勤加修炼,假以时日,或许可以脱离畜牲界成为妖修。”

    大黑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呜呜’叫了两声,亲昵地蹭了蹭孟樆的小腿。

    孟樆抬手摸了摸它的狗头,想着每当自己运转妖丹时这家伙都要凑过来,一脸舒服地赖在他旁边,眼里带了些笑意。做为一只流浪狗,大黑确实比别的狗要聪慧一些,再加上后来他用妖力替这家伙洗涤经络,体内自然带着灵气。

    “它和我有缘,若是以后我能恢复,想带它一起修炼。”

    徐胤想起孟樆那雪白漂亮的真身,长耳长尾毛茸茸的样子,叹了口气,“我回去后替你寻了好久,也没找到,你那妖身在这三界中,竟没留下半点踪迹。”

    他说完,有些幽怨地看向孟樆,“那么漂亮柔软的皮毛,纤长的身姿,放眼整个妖界,可找不到第二个。当年我和你做朋友,就是被那妖身迷了眼,不管怎样,那身皮你必须要找回来。”

    孟樆好笑地点头,徐胤不是什么毛绒控,也没看他对哪个毛绒绒的妖精多么青睐,可不知怎么,就看上了他那妖身。说起来,他刚被陈妈生下来时,每天一睁眼,满脑子都是要早点修炼,尽快恢复妖丹去寻身子。可自从和季刑辰交往后,他反而把这事遗忘在了脑后,甚至连平常的修炼之事都懈怠了。

    哎,难不成,他还是个恋爱脑?

    徐胤虽是修真界一等一的高手,却是个资深宅男,大半辈子都是在深山老林里度过的,不怎么出世。他当初渡劫成仙后,被分配到了星宿梧,基本没怎么去过下面的各个小世界。因此初来乍到,难免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好在仙者本身就是一群智商超群,完全异于常人的天才。

    孟樆大概跟他介绍了这个世界,还有他原生家庭情况和自己的喜好,那家伙只冥想了一会,就把这世界的大部分情况摸透了。甚至举手投足间,也有七八分与他相似,乍眼一看,很难分辨出他是个高仿货。

    “我到不怕被我妈发现,她最近心不在焉的,应该看不出你是假的,但是你一定要注意这两个人!”孟樆举着手机,给他看陈松和陈骁的照片,再三叮嘱道:“他俩都是心思缜密,观察入微的人。碰到他们你一定要仔细些,千万别露出马脚。尤其是我哥,他这几天都住在这,你碰到他就少说话,没事就在屋子里玩玩电脑和手机,尽量躲着他一些。”

    徐胤淡淡地看了眼陈骁的照片,不在意道:“你放心去吧,一个凡人而已。”

    孟樆心想,这可不是普通的凡人,最起码你口中牛逼哄哄的那个神仙季刑辰,就拿他完全没办法!

    他瞧着时间不早了,和季刑辰约定的时间马上要到了,也就没再说什么。

    昨晚他突发奇想,想找徐胤来帮忙,半夜趁着陈骁睡下后,特意给季刑辰打了电话,让他定今天的机票去三江县。

    他随意收拾了些东西,拿了身份证和钱包,到是把手机留给了徐胤。嘱咐他,要是没什么事就少接电话,然后蹲下身叮嘱大黑帮他看好人。

    徐胤双手抱着胸,见他一脸不放心,直接甩出一张符扔给他,“放心吧,我若是真有什么应付不了,会传音给你的。”

    孟樆点点头,接了那符收好,然后双手合十朝他拜了下,“家里就交给你了。”

    &

    季刑辰在街角的咖啡店等了许久,才瞧着孟樆全身裹得严实,背着一个双肩包,鬼鬼祟祟朝他走来。

    宽大的围巾罩在孟樆的小巧的下巴上,头上还顶着一个毛线帽,浑身上下,只露出那双漂亮澄澈的眼眸。要不是他对这家伙太了解,恐怕迎面遇见,都认不出他这幅全副武装的样子。

    他一时有些好笑,总觉得两人瞧着像是要私奔。

    “你这是什么造型?”季刑辰说完,伸手要去拽他的围巾。

    孟樆连忙侧身让开,双手护住下巴上的围巾,谨慎地环顾四周。见没有熟人,才小声催促他,“快走,回头再跟你解释。”

    季刑瞧他眼神里都是紧张,听话地拿着行李跟在他身后出了咖啡店,直到两人打了车去机场,离开他家那条街后,孟樆才终于扒掉围巾,长长的松了口气。

    季刑辰单手支着下巴倚在车窗那看他,见他小脸通红,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尖,戏谑道:“胆子大了,竟然背着你哥私奔,小心被捉回去严刑拷打。”

    孟樆紧张地盯着前面的司机,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瞪了季刑辰一眼,“别闹!”

    季刑辰眼里带笑,也不管他的反抗,直接拽住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细细把玩。好在司机专心致志地听着广播开着车,到是没顾得上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私奔。

    三江县那小地方没有直达的飞机,下了飞机后还需要转坐火车。

    南方的气温明显比帝都温暖,两人下了飞机连忙换了衣服,打车去了当地的火车站。好在这时不是旅游和返乡的旺季,车上人并不多。等火车开了两个小时,夜幕降临时,他们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二叔比他们早到一天,特意租了个吉普车在火车站等他们。他早前因为赵煜然的事去过一趟三江县,因此对这边的情况要比他俩都熟悉。瞧着那两人牵着手上了车,龇牙笑了笑,扭身扔给孟樆一个大红包。

    “晚到的压岁钱,收好了!”

    孟樆过年期间只在玩笔仙那晚见过他,当时人多复杂,除了那句‘过年好’,他也没来得及和二叔说上几句话。

    手里的红包还挺厚实,他到有些不好意思收,正想还回去却被季刑辰不客气地拿了过去。

    季刑辰掂量一下,略带嫌弃地扔到孟樆的包里。

    “怎么这么少,你前两天不是结了个大单,赚了不少吗?”

    刑二瞥了他一眼,也不敢跟他当面扛,只是小声哼唧着,“你小子都要继承亿万家产了,干嘛整日盯着我那点东西!”

    季刑辰懒洋洋看他一眼,“我要是没记错,年前你还写了信,说要把你那箱子钱给我娶媳妇。喏,我媳妇就在这呢,钱拿过来,我俩明天就办婚礼。”

    刑二自知理亏,知道他是拿当初自己孤身送死时留下的‘遗书’噎他,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讪讪地扭过头,专心开车。

    孟樆见惯了他们俩的相处方式,虽然耳尖红红的,却缩在一边扒着窗户往外看,至始至终也没插嘴。

    车子一路颠簸地驶入三江县,周边郁郁葱葱的树林渐行渐多。这地方环境确实不错,人烟稀少,树木繁多,看着到是个度假放松的好地方。

    也许是要过十五的缘故,路上连个车影都没有,夜幕低垂,林间大雾弥漫,整个小路都显的格外寂静。

    “奇怪,我上次来时可没这么大的雾啊!”

    二叔正嘟囔着,突然见到不远处站了一个女人,朝他们招着手。

    夜色深沉,雾气弥漫,那人的样貌被雾霭遮的严实,恍惚间只能瞧见她穿着一身睡衣,光着脚……

    ※※※※※※※※※※※※※※※※※※※※

    明天可能要下午更文~么么哒~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