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48 (拾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怕他哥再说出什么话, 惊魂未定地站起身,上前一步挡在季刑辰前面,讨好道:“你不是说晚点过来吗?”

    陈骁怒其不争地瞪了他一眼,瞧他眼尾艳红, 唇上水润,扭头把保温桶重重放在桌子上,呵道:“再晚,怕你被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孟樆后知后觉地擦了擦嘴, 脸上火辣辣一片, 可又不敢这时候临阵躲起来,生怕他哥趁他走了, 直接把季刑辰给揍一顿。

    季刑辰瞥了陈骁一眼, 知道自己不受大舅哥的欢迎,自觉地站起身, 态度良好地告辞要走。

    孟樆听他要走,本还松口气,可没想到他哥不咸不淡‘嗯’了声, 跟着起身要跟季刑辰一起下楼。

    他吓的当即伸手拽住陈骁,紧张地有些磕巴,“哥, 你, 你干嘛去?”

    陈骁小麦色的皮肤上阴云散了些, 不过眼风扫向季刑辰时依旧带着冷意。

    “送送客人。”

    “不, 不用, 他认识路。要不,我送……”

    “老实在屋子里待着,把饭吃了。”陈骁不容拒绝地说完,转头挑衅地看向季刑辰。

    季刑辰扯着嘴角朝孟樆安抚地笑了笑,“你吃饭吧,不用担心。”

    不担心才有鬼啊!你俩眼神里都是杀气和火花,当我看不到吗?

    可惜孟樆人言轻微,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强势,平常他若说些什么还能听几句,可一旦涉及到他自己,自然没人听话。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等孟樆瞧时间差不多,穿着鞋就要跟下去,结果一拧门把手,发现他哥竟然把门给他从外面锁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孟樆在客厅里无头苍蝇般走走停停,大黑被他晃的眼晕,先前头还跟他转着,后来干脆趴在一边不动弹。

    他拿着手机给那两人挨个打了电话,奈何平常都秒接的两位,今日竟都硬气的没搭理他。

    孟樆脑子里乱乱的,一会想着他哥念书打架,人狠话不多拳头贼6的画面,一会想着季节辰那张嘴毒人狠,捉鬼时招招致命的身手……

    就在他脑补了一场场动作大片时,大门终于被人推开。

    他慌忙扑了过去,一把拽着他哥的手急切地问,“动手了吗?”

    陈骁低头对上他担忧的目光,不动声色道:“你哥就那么野蛮?”

    孟樆尴尬地摇摇头,偷摸打量他,见他全身上下都干净异常,衣服也没半点褶皱,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去。

    “没有,没有,我哥是君子。”

    话虽这么说,他却三步并两步的拿着手机往屋子里跑。也不管他哥在那喊他吃饭,进了屋把门直接反锁,立刻给季刑辰去了电话。好在这回没几声就接了。

    孟樆连忙追问,“我哥揍你了吗?”

    季刑辰那边声音一顿,龇着牙揉着被揍的火辣辣的胸口,心想;你还真了解他。只不过嘴硬道:“没有,我身手那么好,他揍不了我。”

    孟樆没察觉出不对,闻言到是松了口气,小声念叨着,“还好,没动手。你不知道,他下手挺狠的。我上高中时,我们学校的一个学长给我送过情书,后来这事不知怎么传到我哥耳朵里去了,他堵了那学长好几天,估摸着是把人揍惨了,最后那家伙实在没法跑来找我……”

    “你高中时就有男生给你写情书?”季刑辰揉伤口的手瞬时停下来,咬牙切齿道:“他叫什么?现在在哪?你们还有没有联系?”

    孟樆没反应过来,不是说他哥吗?话题怎么突然转到那个男生了?

    还不等他细想,那边又开始一顿炮轰,刨根问底的程度堪比上面查户口。

    他被问的无语,在对方的追问下老实说,“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我们很早就没联系了。”

    季刑辰却不依不饶,难得和陈骁统一战线,“你哥还是下手太轻,他竟然还有胆子敢来求你。怎么也得把他打的,瞧见你就绕路跑才行。”

    孟樆:“……”

    陈骁平常很忙,整日奔波在学校和医院,现在还要整天顾着他,自然异常忙碌。孟樆看他哥早起晚归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便想着让他回医院附近的公寓住,省的时间都折腾在路上。

    他哥却跟没听见似的,依旧该干嘛干嘛。不过两个人都是生活白痴,没一个会做饭的,这几天硬是把附近的外卖都吃了个遍。因此等季刑辰得到信带着新鲜的蔬菜瓜果不请自来时,陈骁到是难得没板着脸。

    孟樆瞧见他拿着大包小包的上来,眼神不自觉看向一边的陈骁,嘴上小声说,“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给你改善下伙食。”

    季刑辰说完轻车熟路地把东西往厨房一放,没管大舅哥在一边看贼似的表情,撸着胳膊开始忙乎,孟樆连忙走进厨房帮忙。

    虽然他对吃食不怎么挑,可整日都吃些味重油腻的食物,胃又被季刑辰早就养叼了,难免有些腻歪,这几日到是颇想念对方的厨艺。

    季刑辰本身就是勤奋的人,做饭也是一把好手,就连陈妈对他的厨艺都赞不绝口。没一会,厨房里就飘来淡淡的食物香气。

    陈骁倚在门口,瞧着俩人在厨房默契地忙活。他挺好奇,他弟弟平常根本不会做饭,生活比他还无能,可瞧他围着围裙在那忙活,到是像模像样。

    其实孟樆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在一边打个下手,毕竟他根本不会做饭作。而且季刑辰只把他当吉祥物摆在那,压根没打算让他真干活,就是解馋地看几眼。不过瞧着,两人都是默契十足,对方一个眼神,另一人就知道他要什么……

    外面天色渐黑,厨房里气氛温馨。陈骁原本打算盯着季刑辰怕他有什么小动作,谁知道饭还没吃上,硬是被那两人塞了几斤的狗粮。等着上了菜,再瞧着满桌子绿油油的食物,全都是孟樆爱吃的,他的目光不由得暗了暗。

    孟樆瞧陈骁虽低气压,可至始至终也没说什么过激的话,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刚刚他哥在门口目光如炬地盯着他看,厨房里的温度都被他冻下来不少。

    他瞧着陈松眼睑下淡淡的青痕,想着自己老哥整日起早贪黑的两地跑,还要开2个小时的车挤着早晚高峰,一时心疼,夹了一些他哥爱吃的菜放到他碗里,乖巧道:“哥,这两天辛苦你了。”

    他妈应该和他想法一样,没敢把他和季刑辰的事告诉他舅,可又不放心扔下他自己在家,便只得把陈骁拽过来当看守。不过他们家离医院实在不近,他哥这段时间为了避开高峰点,每日都早起赶去医院实习,觉自然睡的要少……一想到此,他就有些于心不忍,眼神都异常温顺。

    陈骁掀起眼皮淡淡看了他一眼,虽依旧面无表情,可眼里却带了些笑,拿筷子在一边的菜里夹了些肉,放到他碗里,“你别整日都吃草,多吃些肉。”

    孟樆忙不迭应着,瞧他哥那样估摸着是不生气了,便开开心心咬着筷子里的肉要吃,却硬是被一旁哀怨的目光刺的浑身不得劲。

    他叹了口气,认命地抬头,果然对上季刑辰那可怜巴巴地眼神。

    这位爷哪次不都是一副唯我独尊,尔等皆是凡人的傲慢样子,哪有过这种神情。

    孟樆被他那眼神看得心里一晃,右手不受控制地放下肉片,同样夹了些菜往他碗里送,温声细语道:“你今天辛苦了。”

    季刑辰得意洋洋地看向一边睨过来的陈骁,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发出滋滋电流,不过在孟樆看过来时,都垂下头不语,瞧着到也算气氛融洽。

    等着吃完饭,季刑辰又勤快地收拾好厨房,洗了些水果放在盘子里,分别端给他们俩。

    吃人手软,陈骁瞧着色泽红艳的车厘子,又想着那顿异常丰盛的晚饭,到是难得没开口撵他回家。只不过坐在孟樆身边捧着电脑,依旧寸步不离。季刑辰在他的目光审视下,无法,只得坐到一边。

    自从那天后,季刑辰到是找到了突破口,每天都来他们家当厨子。晚上临走时还特意在锅里放好熬粥的材料定上时,好让他们两早上起来便能吃到软糯的米粥。到了晚上,则继续雷打不动地拎着菜来给他们做饭。

    陈骁虽然对他依旧不假辞色,可也没再像刚开始那般横眉冷对。瞧他循规蹈矩的,没再动手动脚,偶尔也会大发善心去阳台上看看书,给他们小两口留些说话的空间。只不他所在的位置,依旧是一眼就能瞧见那两人动作的地方。

    孟樆瞧着他哥态度慢慢软化,掰着手指算了下时间,找了一个天朗气清的的好日子,和他哥说要去三江县玩几天。

    陈骁闻言从电脑里抬头看他,“三江县?”

    “恩,那边新开发了一条旅游线,我瞧着环境不错,想去玩玩。”

    陈骁对上自家弟弟清澈温润的眼眸,到是没被迷惑,瞬间抓住了重点。

    “你自己去,还是跟季刑辰?”

    “我们挺多人一起去,还有他二叔……”孟樆怕他哥误会,干巴巴补充着。

    “不行。”

    陈骁干净利落地拒绝,瞧他一脸可怜的样,缓了些语气,“快到十五了,你妈也该回来了,等她回来再说。”

    哪还等得到十五以后,云玲那事变数极大,他们压根等不到那个时候。可他哥态度坚决,一时没辙,他只得回了房间。

    孟樆一时愁闷,坐在床上眉头紧锁,想着自己要是偷摸打包和季刑辰溜了……估计他哥得开车给他俩逮回去,还得告到他舅那!

    他郁闷地倒在床上,两手一伸,突然碰到枕头下一个脆硬的东西。他心不在焉的把那折成三角状的物件掏出来,对上那鬼画符时眼里一亮。

    他怎么把徐胤给忘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碧草親親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