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34(拾)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大年三十一大早, 孟樆就被大黑的狗头给拱了起来。

    昨晚大舅拎着大包小包, 笑的见牙不见眼, 硬是顶着陈妈的怒火把大黑给送了回来。

    大黑被刑侦大队里那些优秀的铲屎官们养的皮毛顺滑, 好在成天跟着他们四处跑, 到是没有发福,身子依旧健硕颀长。

    陈妈稀罕了半天,晚上特意抱它回了自己房间。不过大半夜,这家伙就偷偷溜回孟樆屋子, 占着它那专属的狗垫,窝在孟樆脚边安心地睡下。

    孟樆迷糊间感受到大黑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脸边拱着, 伸手揉了揉它的下巴,翻身下了床。

    外面天刚蒙蒙亮,薄薄的晨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房间。孟樆洗漱好将收整干净, 就带着咬着牵引绳早就候在门口的大黑出了门。

    由于是过年的缘故, 小区附近那些一早就开门的早点铺今日全都关了门, 外面运动的大爷大妈们,人数也急剧锐减。

    孟樆牵着大黑,走在格外宽敞的小路上散步。这家伙挺胸抬头,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可能是一人一狗许久未见,它到没像平常那般放纵快跑,只是沉着的迈着矫健的四肢,跟逡巡领地的领主般视察环境。偶尔碰小区里那些牵着狗遛弯的人, 还会友好地上去跟狗子们碰碰爪子。

    孟樆带它在小区里溜了一圈, 拐弯往回走时突然碰到了个熟人。

    高齐穿了一件淡灰色的长羽绒服, 拖着拉杆箱,瞧见孟樆时笑了笑,直接走了过来。

    “好久没见。”

    孟樆觉得他似乎瘦了些,平常似笑非笑的眼眸都清冷了不少。他想起这人和孟筠喆的关系,一时恍然。不管这两个人现在如何,毕竟当初在一起过。

    孟筠喆那视频在网上闹腾了一阵,在各种流言蜚语的攻势下,这家伙如今并不好过。不过这事只能赖他自己,以害人始,必将以害己终。

    “好歹相识一场,你这人怎么一对上我就这么冷淡。”

    高齐从兜里掏出烟,见孟樆微微蹙起眉,终究没点开打火机,只是把烟放在手里转了转,然后就收了回去。

    他最近心情很烦躁,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孟筠喆那段打了马赛克的视频和照片。不管怎么说,毕竟他曾经爱过,甚至当初突然回国,也是为了那家伙。

    当初两人分手很不愉快,他以为摊开来好好聊聊也许可以破镜重圆。不过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了是他过于天真,直到后来遇到了孟樆,他才打算彻底断了。只不过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人家连个正眼都没给他……

    “我过完年,就要走了。”

    孟樆‘哦’了一声,到是没什么别的反应。

    “你这人,还真是……哎,我开始嫉妒你身边的那个人了。”

    高齐瞧他态度不冷不淡地,又苦笑着说,“如果是我们最先遇到,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孟樆这回到开了口,却是斩钉截铁地说,“不会。”

    他和季刑辰的缘分那可要追溯到上辈子,况且高齐不是季刑辰,他这个人有太多的算计和保留,即使是他口中所谓的喜欢也掺杂了过多的计较。当然,在这个这世界上,他觉得没有人可以和季刑辰相提并论……

    高齐见他提到那家伙时眼里淡漠的光渐退,眼神温柔缱绻,一时忍不住酸道:“别说我没给你提醒,同性恋人因为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大多人都随心所欲放纵自己。你那个小男友长的帅条件又好,保不准最后迫于诱惑……”

    “他不会,我也不会。”

    孟樆目光冷了下来,大黑感受到他的低气压,冲着高齐龇起了阴森的犬牙。

    高齐被大黑突然爆发的气势惊的后退一步,瞧着孟樆转身要走,无奈地拖着箱子跟在他身后,“你这人瞧着脾气挺好的,怎么一说到他就这么冲。算了,看在我都要走的份上,你就不能对我笑笑……”

    “高齐,我不是孟筠喆,你要是实在还放不下他,就去找他。”

    高齐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他上前一步直接拦住孟樆,高大的身形在明媚的阳光下投射出一道剪影。

    “他是不是找你麻烦了?”他从没和孟樆提过孟筠喆。

    “你觉得呢?你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

    孟筠喆为人偏执,占有欲极其恐怖,知道高齐心里另有他人,自然不会放过那个人,这也算是完全继承了他母亲孙梦的品性吧!

    他见高齐听到他这话后眼里明明暗暗的,心里有些好笑。这家伙对孟筠喆到也是没他说的那样绝情,要不然也不会一听到对方的名字,脸上就出了这么一系列连锁反应,这摆明是心里还再乎那家伙。不过不管他们究竟怎么样,都与他无关。

    他实在不想听后续的故事,拉着大黑就要往前走,可这条小路很窄,高齐连人带箱子都横在路上。他要是想过去,只能踩向一边带着雪水的泥泞小道。

    他低头瞅着自己干净的白色运动鞋,犹豫间到底是没踩过去。

    “对不起,我没想到……”高齐光顾着想事,难得失了精明没注意他的动作,“你没事吧?他这人………”

    他话说到一半,顿了顿,眼神在孟樆身上游移,见他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自嘲道:“应该是没事的,不然你那个小男友早跑到我这来拼命了。说起来,我到真嫉妒你们,眼中似乎只有彼此,无论是谁都无法融入你们。说起来,当年我也以为我和筠喆会是这样,可惜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他要继承孟家,和孟家比起来,我就是一枚可以随意舍弃的棋子。所以他可以一边跟我玩着恋爱游戏,一边勾搭上隋家那个蠢女人打算形婚。”

    高齐扯着嘴角笑了笑,也许是积压在心底的话太久了,此时也不管身边的人爱不爱听,一股脑全都倒了出来,“我跟他分手后就直接回国了,最初是有些不甘心的,不过后来真的淡了。我在你们学校念mba时,有次在食堂附近遇见你喂猫……虽然我知道我这么说有点欠揍,可是侧面瞧着,你和筠喆的背影确实很像,我当时就心动了。”

    孟樆直接白了他一眼,何止是欠揍,简直想踩着这家伙的身子直接走过去。

    他语气淡漠地指着一边的大黑,“麻烦你让让,我家大黑脾气不好。”

    大黑非常给面子的弓起身子,呼噜呼噜地朝高齐叫了两声,样子确实有些吓人。

    高齐无奈地让到一边,不过依旧推着箱子跟着他一起走,还自顾自地继续说,“我承认当初看上你是因为你们两个很像,里面多少有些移情的作用,不过后来接触几次,我发现你跟他完全不同。说实话,你这人脾气长相实在太对我胃口,我后面是真的喜欢你,想和你好好交往。”

    他说完立刻偏头,发现身边的人没半点反应,漂亮的琉璃眼连余光都懒的给他。

    高齐深深叹了口气,终于停住了脚,转眼间从多情忧郁的表情里回归了魅力成熟的模样。

    “我电话和微信不会变,你要是以后和你那个小男友分手了,随时……”他后面那几个字,硬是在大黑恐怖的竖瞳中吞咽了回去。

    孟樆这时到是难得回头看了他一眼,“再见的话就不说了,不过作为路人送你一句话,希望你下次遇见喜欢的人时,可以少些算计多些真诚。”

    &

    吃完早饭,陈妈就把过年的东西装好,两人拎着几箱子东西带着大黑一起往车库走。

    孟樆的姥姥姥爷几年前就被接到了帝都,住的就是陈妈早前买的另一套房。房子离他们家有些远在昌平,虽然对年轻人来说交通不便,不过胜在房型好环境好,三室两厅两卫的一楼,自带一个大花园,到是适合老人居住。老两口在那种了不少菜,一到夏天,他大舅也跑这来忙活。

    老两口思想都比较新潮,一年到头跟着老年团四处旅游,去的地方比孟樆都多。

    两位老人家虽然都年过70,可身板却特别硬朗,尤其是陈老爷子,年轻时酷爱打拳。就是现在,咏春拳挥起来也贼溜。

    一早老爷子就在阳台那张望,等看到孟樆和陈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时,立刻冲里面看电视的笑笑喊着,“笑笑,去接下阿樆和你小姑!”

    陈骁叹了口气,瞧着精神头十足的老爷子,嘴角抽了抽,穿着鞋出去接人。

    老太太从小就稀罕孟樆,听见老头那大嗓门,连忙从房间跑出来。他们前段时间赶上了一个特价旅行团,老两口昨天下午才回家。

    陈妈一进屋就接收到嫂子递来的眼神,立刻会意地问道:“妈,玩的怎么样?没又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吧?”

    她这对父母到是越老越像小孩,整日游山玩水不说,瞧着什么都想买。

    “我刚还跟老大显摆,我跟你爸买了两块玉,这水头可足了。一块给笑笑,一块给阿樆。”老太太压根没听出自己闺女的言外之意,笑呵呵的回屋里把那包好的玉石吊坠拿了出来。

    孟樆对这东西不太懂,不过瞧着陈妈看了半天难得没说什么,猜到这东西应该不错,最起码他姥没上当。

    老太太一边拎着手里这个,一边对陈骁笑道:“笑笑,给阿樆看看你那块!”

    笑笑对自己的名字已经彻底认命了,早些年还会辩驳几句,可架不住人言轻微,家里压根没人听他的,因此也就破罐子破摔,认了这该死的小名。

    他从脖子上掏出自己的那吊坠给孟樆晃了晃,然后继续面瘫地坐在沙发看电视。

    老太太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性格,显摆完就把那吊坠解开往孟樆脖子上带。可孟樆脖子上还带着季刑辰那块平安扣,他姥这么一拽,到是把那平安扣给拽了出来。

    “哎,你这块瞧着比我这块还好啊!”老太太眼尖,一眼就看出那平安扣不是凡品,触手温润细腻,颜色浓郁却不失艳娇,水润透明得就像一汪泉水。

    陈妍这才发现孟樆脖子上的东西,走过去掂在手里细细打量一番。她好东西也见过不少,可见到这平安扣时一脸震惊,直接从孟樆脖子上摘下来,对着阳光照了又照。

    “这么贵的东西你哪来的?我怎么没见过?”

    这平安扣的红绳孟樆特意改长了,平常都将它贴身佩戴在衣服里。冬天穿的多,也不引人注意,因此陈妈一直没发现。

    他怕陈妈起疑,就想随便说个谎圆过去,可瞧着陈妈一脸郑重的样子,也不敢随便胡诌,后来没辙,就扯起季母的大旗。

    “上次遇见季刑辰和他妈……阿姨送给我的。”

    陈妈愣了愣,以季家那条件随手拿出这么一枚贵重的平安扣到不是什么大事。可好端端干嘛送给他儿子?关键是这东西,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玉石,她瞧着这玩意,怎么看都像是老坑玻璃种的帝王翡翠。就这么一小块,没个千百万都下不来!

    这得多大情义,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

    偷偷说,陈妈快要发现了………哈哈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喵嗷喵 6瓶;紫愿辰光、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