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33(玖)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两天, 孟家订婚宴的那一场闹剧愣是占据了各大娱乐版块的头条,光是微博热搜,就占了一半。这事热度经久不散,简直成为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笑谈。

    也不知是孙梦的人缘太差, 还是孟家墙倒众人推,亦或者真的是年前大家无所事事。除了各路媒体报道出的小道消息和后续,就连吃瓜群众都格外热忱。大家一时情绪高涨,空前踊跃地爆料这一家子的黑料, 连带着孟筠喆前几天那个高清的轰趴视频都被扒了出来, 而他早些年在国外的黑历史,更被爆了个干净。

    各路隐藏在民间的群众高手积极出手, 完全把孙梦和孟家的那些年不堪回首的历史扒了个底朝天, 连带着朝文娱乐的股票连日大跌。

    不过,他总觉得, 那视频被爆出来到像是季刑辰干的……

    孟樆倚在沙发上,单手撑着下巴,望着电视上的广告发呆, 季刑辰早上打电话时说过的话还在他耳边回荡。

    孟朝阳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着手准备和孙梦离婚,找人查她出轨的证据, 打算让她净身出户滚蛋;第二件事就是押着孟筠喆, 气急败坏地去做了亲子鉴定。他已经彻底不相信孙梦的话, 连带着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也起了疑。

    孟樆都可以想象的到, 孟筠喆当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那家伙一向心高气傲, 自己刚在网上受了气,回来就要被亲生父亲逼迫着去做亲子鉴定,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当然,鉴定中心那边提取了两人的基因检测对比后,确认了两人的父子关系。不过这对于心生缝隙的他们来说,到也不见得是多么好的消息。

    陈妈将刚洗好的水果递给他,瞧着儿子嘴角微翘,一副偷吃了鱼儿的奶猫样,好奇地问,“什么事这么开心,说来给妈听听,妈也乐乐。”

    孟樆被陈妈冷不丁打断思路,连忙咳嗽两下岔开话题,“没,我听笑笑说大舅昨晚半夜被舅妈踹出卧室,去客厅睡了。”

    “这有什么意外的,一年365天,你大舅除了加班那150天,剩余有一多半的日子,都被你舅妈踹去客厅当厅长。”陈妈不以为然地哼了声,“让他戒个烟就跟要他命一样,整天让你舅妈他们跟着吸二手烟,踹他去客厅也活该!”

    孟樆连忙点头,“对对对!”

    陈妈眯眼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今儿怪怪的,正要继续盘问,就听一边的手机嗡嗡做响。她瞧了眼号码,发现是个陌生的电话,也没多想,直接当着孟樆的面接了,等听见那边的大嗓门后顿时愣住了,过了会才惊呼道:“张博?你们什么时候回国的!”

    孟樆眼睛一亮,想着那个膀大腰圆嗓门贼亮的大叔,一时来了兴趣,侧着身观察陈妈的表情。

    陈妈脸上除了老友久别重逢的喜悦,其余都挺正常,说话更是没半点别扭。她和电话那头的人正叙着家常,余光一瞥就见孟樆支棱着耳朵,乌黑漂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

    她伸手推了下儿子凑近的脸,继续和张博说话。

    “哎,我这是个儿子!当初去医院检查都说我这胎是个姑娘,我还挺高兴,可谁知生下来个儿子。不过儿子也好女儿也好,我都喜欢……男孩子还是活泼一点好,我儿子就太文静,弄的他上小学时我整天担心他受欺负……什么暖男,他主意可正着呢,什么都跟我玩保密……对象?哎呀,那感情好,回头领来我看看……我天天盼我儿子把对象带回来,他非跟我说没有……”

    孟樆一边听着陈妈意有所指的话,一边吃着水果,不为所动的正大光明地偷听。

    两人聊了1个多小时,最后还是陈妈瞧着时间不早了,才挂了电话。

    “偷听到什么了?小特务。”

    孟樆俏皮地眨眨眼,“我以为是你以前的爱慕者,打算给你参谋一下。”

    那晚闹剧后人多眼杂,孟樆实在不方便和被人围住的张博说话,只远远向对方投去了一丝感激的目光。他本想着等年后拎着些东西亲自上门道谢,没想到对方到先找上门了。

    “什么爱慕者,你耳朵那么尖,没听到人家一大家子给我拜早年啊!”孙梦笑了笑,瞧着孟樆额前翘起的碎发,伸手将它们压平,“你张叔虽然大学时对外宣称喜欢我,其实那就是烟雾弹,他心里有人,咱俩互相都看不对眼。”

    孟樆从没听陈妈讲过她大学的事,也许是因为孟朝文导致她对于那些旧事从未提及,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到是来了些兴趣。

    “我还真以为他喜欢你呢?”他也是听季刑辰讲张博念大学时和孟朝阳文一起追求过他妈,再加上张博在订婚宴上给足陈妈面子,左一个女神,又一个女神地叫着,他才会有这种想法。

    陈妍温柔的眼里带了一丝无奈,眼神直直看向儿子。孟樆对上那仿若洞察一切的目光,有些踌躇地说,“我胡乱猜的……”

    “你其实都知道了吧?关于我和……孟家的事。孟家那天的订婚宴,你也去了吧!”

    知儿莫若母,孟樆前段时间对于《亲密关系》的反常举动,她一直看在心里,回头查了微博的下期预告自然也就明白了。再加上这两天孟家那些铺天盖地的新闻,一联想到季刑辰那天带着衣服来找孟樆时,两人神神秘秘的样子,她就猜出他们应该是去参加孟朝文儿子的订婚宴了。毕竟像季家这样的人家,想去孟筠喆的订婚宴,定然不是什么难事。

    “不是,我就是……”孟樆挠了挠头,最后没法,只得吞吞吐吐道,“我就去看个热闹,我在那看见张叔了……他人挺好的,说是你大学同学。不过那时候人太多,他身边又围了不少人,我就没和他说话。”

    陈妍想着张博那流氓混不吝的样,眼里笑意有些深,怕儿子误会,慢慢解释道:“张博当年因为家庭条件好,长的也还不错,所以在大学很出风头。不过他这人长了一张天生多情的脸,性格瞧着又放荡不羁的,一遇见美女就爱撩拨,所以我刚开始对他印象非常差。只不过后来接触多了,才发现他一点都不滥情反而很专一。有时候,肉眼看见的东西并不真实。”

    “他高中时处过一个女朋友叫慧慧,两个人感情很好,可他父母想让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对他以后做生意有助力的媳妇。她妈有心脏病,于是借着这病逼着两人分了手,后来还硬是给他介绍了他爸的一个合作公司老总的女儿。那姑娘也是我们学校的,比我们小一届,也不知怎么想的,见到张博就喜欢的不行。张博当时对原来的女友念念不忘,自然对着整天缠着他的那女孩不假辞色,后来被家里逼的烦了,就想了个招故意把自己名声弄坏。不过还别说,这招挺有用,到是真让那女孩慢慢厌恶了他。”

    孟樆想着张博那天故意气孟朝阳说的话,心想;故意弄臭自己名声,让人家女方拒绝他这事,张叔确实能干出来。

    “至于他追我的事,他知道我不喜欢他,就故意做样子给那女孩看。不过,张博这家伙确实挺痴情,毕业后为了慧慧,一直跟他家里较劲,还整日不务正业,出入各种不好的场所,最后硬是用这招逼的他父母没办法妥协了。后来他家做生意时因为得罪了上面的人,遭小人陷害,一家子为了躲仇家就出国了。他为了不连累我们,就跟我们都断了联系,算起来,我们可20多年没见了。不过说起来,当年他和慧慧,还得要谢谢我,要不是大学毕业后,我死拦住慧慧没让她去外地工作,他哪来这么好的媳妇!”

    陈妈说到这,见孟樆听的认真,停顿了一会。她没上来就跟儿子讲她和孟朝文的事,而是说起了张博,也是打算拿这事做个缓冲。毕竟这23年因为他们的刻意回避,家里从来没人和孟樆讲过他父亲的事。可孩子已经大了,他有知情权。

    她瞧着气氛正好,时机也对,就开始进入了正题,“我当年跟你爸离婚,是因为他外面有了人。我想那些事你应该也都知道了,毕竟这两天在网上,他和孙梦的那些破事都传开了。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他的事,关键是那……我怕你到时候伤心。”

    哪个小孩不希望一家子团团员员,父母都在身边。她怕孟樆小时候也这样想,知道自己有爸爸后整日追着人找爸爸。她自然是知道那王八蛋的为人,要是想儿子早就来看了,还会闹到这一步!可每次对上儿子软萌的脸,这些过于残忍的话,她又根本说不出口。好在儿子懂事,从来没问过她。

    孟樆盘着腿和陈妈正对面坐着,闻言摇头,“妈我不伤心,我有你和舅舅他们。我很幸福,真的,谢谢你给了我一个这么幸福的家……”

    “你这小子,就是嘴甜!”陈妈嗔笑一下,心情到是好了不少,继续说道,“本来咱们可能不会来帝都,不过离婚时出了点事,你舅当年替我不平,我们签协议前一晚他把孟朝文堵在门口给揍了一顿。第二天我们这边刚谈离婚,他就被警察给带走了。你是学法的应该也知道,轻微伤是不告不理的自诉案件,可轻伤却是公诉案件。那时候鉴定模糊,孟家又是当地的地头蛇,那混蛋就拿这事威胁我。我本来也不图他们的钱,就直接答应了他们的财产分割要求……”

    陈妈说到这时突然惋惜地‘哎哟’一声,“你说我当年是不是缺心眼,满脑子都巴不得赶快跟那个混蛋离婚,对钱压根就没概念。现在想想,真是后悔死了,怎么也该狠狠敲诈他们一笔,完了就是送给要饭的,也解气!”

    孟樆瞧她妈孩子气的捶胸样,笑道:“妈,你那时那么能干,还是年轻有为的注册会计师,咱们压根就不稀罕他那几个臭钱!”

    陈妈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是你舅那个没把门的说的不!等我回头找他算账……不过,最后你舅舅没事比什么都好。离开那混蛋后,你舅舅虽然被停了职,不过却被老领导给保下来送到了帝都。我当时也不想再在那破地方呆下去,就收拾了东西跟你舅他们一起过来了。我当初合计以后把你姥姥,姥爷一起接过来住,一咬牙,直接贷款买了两套房。现在看着那房价跟坐了火箭似得蹭蹭往上涨。哎呦,我这心情啊,就跟喝了蜜一样,啥事都不愁!”

    孟樆想着那套租出去的房子现如今的价位,连忙伸出大拇指冲着他妈比划着,“妈,您真是太厉害了!”

    陈妈捂着嘴笑了几声,发现有些不矜持,连忙板起脸继续说,“不跟你提你爸的事,是因为你那时候太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们那个年代和现在不同,离婚率很低,不管是谁对谁错,一听说你离婚了,难免有人用有色眼镜看你。看我到无所谓,关键是我怕对你幼小的心灵造成什么伤害。这也是为什么我再生气,落户口时也没把你姓给改了。一是当时我没想到能来帝都,怕给你改了姓后再传出什么闲言闲语影响你的成长,二是我也怕孟家那几个混蛋又来闹事。我可好不容易跟他们彻底脱离了关系,这辈子都不想再跟他们纠缠不清了。”

    孟樆瞧着陈妈气鼓鼓地样,试探地问,“我现在成年了,到是可以拿户口本去改姓,你觉的我要是改了……”

    陈妈立刻摇头,“你那些朋友同学都知道你这姓名,改完了人家问起还要解释,怪麻烦的。再说姓孟的多了去了,凭什么我们改,要改也他孟朝文去改!”她说完见孟樆陷入了沉思,怕他真有什么想法,连忙说,“傻儿子,你可千万别乱改。你小时候总生病,妈特意给你找大师算过,他说这个姓名特别旺你,和你八字特别和,咱可千万别意气用事啊!”

    孟樆无语,这才是没给他改姓的真正原因吧!要不然以他大舅那脾气,早给他拎到派出所改姓去了。不过这姓名到是和他前世一样,那大师也算是误打误撞了。

    他这边刚和陈妈聊开,季刑辰的每日晚间电话就准时准点地打了进来。他也不好意思背着陈妈,就直接接了电话,不过暗示了对方,母上大人正坐在一边,让这个家伙说话注意些,别满嘴都是土味情话。

    季刑辰得了他的旨意,到是没说些脸红心跳的话,就是聊了聊陪他回季家拜年的事。

    两人正说着初三串门的事,那边陈妈想起张博的电话,一拍大腿,冲着孟樆喊道:“哎,你初四早点回家。我当年和慧慧给你指腹为婚定了个娃娃亲,人家想来看看你这未来的女婿!”

    孟樆:“………”

    季刑辰:“!!!!”

    ※※※※※※※※※※※※※※※※※※※※

    这里弱弱解释一下姓名的事。哎,我有个小学同学,当年是一个大院的。她从小父母离异,是跟着妈妈姓的,当时就受到很多闲言闲语,性格也变得特别敏感。

    至于给孟樆算命的那个,偷偷跟你们说……是个熟人啊!哈哈哈哈!

    艾玛,太困了,晚安,我明天再捉虫哈~

    孟樆:“张叔不是说他生了个儿子吗?!”

    季刑辰:“管他儿子还是姑娘!!明天就让他收拾行李滚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漪茶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朱朱 30瓶;叶子 20瓶;敲敲敲腻害、玄嚣太子妃 10瓶;灼゛夏 7瓶;腐腐腐到家了 6瓶;醉卧青丝台、啊兰 5瓶;jun 4瓶;紫愿辰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