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30(玖)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季刑辰这话说的是相当不客气, 气氛一时有些沉寂,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各自的眼底看到了震惊。

    孙梦听到这话时心头一凛,若不是季家的人她实在得罪不起, 怕是早就恼怒的叫保安赶人了。不过这么多年,她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临场应变的话信口拈来,当即眼珠子转了转, 不甚在意地笑着,“你这是从哪个网站上看的新闻?现在的媒体为了吸引流量,成天胡乱编造,竟弄些没什么实据的东西当噱头骗人。”

    最初帮她引出话题那人瞧着她的眼色, 连忙打着哈哈笑道:“可不是, 现在网络发达, 又是自媒体的黄金时代,网络审查松懈, 因此什么荒诞不经的新闻都跑了出来。是个大v号就敢冒充什么圈里的大佬, 爆料那些所谓圈子里的小道消息, 其实这只不过是吸引粉丝和流量的一种手段而已。我跟你们说,这种人就是想红想疯了, 无所不尽其用,那话根本就不能信!就拿我来说, 前几天我陪着朋友去看他一当明星的女儿, 那孩子最近选秀刚火, 结果你们猜被媒体拍到后写了什么?”

    有几个人愿意卖隋家面子,笑着问,“写成了什么?”

    “说什么我有私生女,说的煞有其事的,连户口本出生证明都给我弄出来了,搞的我媳妇回去跟我干了好几天的架,你们说这叫什么事啊!”

    孙梦捂着嘴笑了笑,“现在造假的太多,黑粉也多。只要稍微看你不顺眼,就把自己编排的故事往你身上安,还绘声绘色地说的煞有其事似的。什么我家的哪个亲戚朋友在娱乐公司上班,他(她)亲眼所见什么什么事!哎,造谣成本太低,他们动动嘴皮子就把这脏水泼到我们身上,弄得我们这些公众人物简直百口莫辩。你说要是跟他们较真吧,大家伙说你没气度,不跟他们较真吧,那些人得寸进尺地又说你默认了……”

    她有意把这话题引到微博前两天说,她和孟朝文感情不合的事上,话里话外透露着自己和孟朝文的感情很好,只是无良媒体胡乱报道。

    孟樆冷眼瞧着孙梦在那演戏,见她舌灿莲花的得意样,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当年陈妈刚生下他时,这家伙楚楚可怜跑到产房闹事的样子。她当着一堆亲友的面一口一个真爱无敌,瞧着好像陈妈到成了小三,而她打着弱者的旗号摇身变成了天底下最无辜最可怜的人。

    季刑辰察觉到他的内心波动,安抚地看了他一眼,嘴上冷笑道:“啧,假话说的多了,自己怕是都要信了。”

    他这话听在别人耳中到是有些莫名其妙,几个人皱着眉没等细琢磨,就瞧见远处走来一个人。

    那人身材高大有些微胖,五官却很周正,年轻时应该也算样貌英俊。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朝这伙人这走过来,因为步伐有些快,鼻翼那微微沁出些汗,瞧见孟朝文时笑的一脸灿烂,“朝文,老同学,我老远瞧着就是你!”

    孟朝文一直在跑神,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孟樆想着事,因此大家伙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到没听进去。这时冷不丁听到别人喊他的名字,条件反射应了下来,结果一抬头见到来人,当即变了脸。

    他这时只顾瞧着那人,到是没瞧见孙梦瞳孔微缩,眼眸深处的震惊与恐惧。

    季刑辰将两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嘴角微微翘起。

    那人熟稔地上去跟孟朝文拥抱了一下,嗓门大的跟打雷般,“哎,大学毕业一晃二十多年了,咱兄弟几个可有年头没见了。没办法,我家老头子产业都集中到国外了,他这人死倔,非要出去挣外国人钱,我也只能跟着他在国外混了,这不终于混出了点名头,才跑回来!我也是前段时间才回国,本来还合计去s市找你们约出来聚聚,没想到在这碰上了!”

    他自顾自地说完,也不去看孟朝文的脸色,抢在他开口前继续高声道:“你媳妇陈妍呢?快点让我见见我们班女神,我可好多年没见到她了。你这混蛋装了四年穷小子,一毕业还敢跟我叫嚣找女神求婚,你说你给她灌了什么迷魂药,让女神答应了你这么个一穷二白还满嘴谎话的家伙,那几年更是任劳任怨地辞掉工作陪你创业。你这孙子,真是把我们这群兄弟给嫉妒死了……话说,我走后听同学说她怀孕了,怎么样,是儿子还是姑娘?要是姑娘我可要腆着老脸给我儿子报个名,预定你闺女给我当儿媳妇。我老婆给我生的那个混小子,人跟我一样的实在,你把姑娘嫁到我家来,保准让她不受气。”

    季刑辰在听到对方说做儿媳妇时,眼神暗了暗,不过到是没说什么。

    那人不管不顾地一口气说完,似乎完全没发现周围人震惊的神情。他眼睛眯成一条缝四处打量着,等瞧到孙梦苍白的脸时,愣了愣,嘴巴一抽,指着她啧啧称奇,“哎,孙小云?不对,你后来改了个艺名叫孙……孙梦!我说你这吃了保鲜剂了,还那么水灵。啧,这身材保持的也不错啊,当年你做台时,可没现在发育的这么好。不过也是,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么也该二次发育了……”他说完还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孙梦那身材,挤眉弄眼道:“胸做了吧,上次我看你那胸……”

    “张博,你满嘴放什么狗屁!”孟朝文当即大喝一声,直接打断他猥琐的话。他瞧见这人进来时就觉的不好,一听他这话太阳穴就突突的疼。

    张博当年上大学时跟他就不对付,那时这家伙还没发胖,人会打扮个头高,长的也不错,再加上为人高调爱炫富,算是他们学校的名人。

    他俩当年都追过陈妍,只不过陈妍因为张博太高调炫富,并不喜欢他,反而心系所谓‘穷小子’的自己。

    他当时考大学时因为私自改了专业跟父母大吵了一架,年少气盛,一气之下诅咒发誓,说大学四年来不会动家里一分钱。因此很多同学都以为他家境贫寒,靠着奖学金度日,陈妍自然也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毕业后两个人要扯证了,他才带陈妍回了家,那时她才知道自己家境的真实情况……

    想到这,孟朝文有些怔愣。说起来,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陈妍了。两人离婚闹的很不愉快,自从那以后,这个人就彻底从他身边消失了……

    张博嗤笑一声,打断了孟朝文的追忆。那满脸不屑的样子,到是像极了念书时那股混不吝的流氓样。

    “干什么,兄弟一场,因为这么个货色你跟我凶!怎么,你们俩有一腿啊?”他嗓门本就大,这时一嗓子下去,整个宴会厅都寂静无声,宾客们全都好奇地看向他们。

    有跟孙梦不和有过节的,瞧着这情景,立刻来了兴趣,装模作样走了过来,打算靠近些好听的更清楚。

    张博这时也来了兴致,完全不顾及孙梦眼神里的祈求,蒲扇大的手直指着她,“说起来,她当初能进你们朝文娱乐还是我牵的线,你若是不信到可以问最早跟她那个经纪人。她当初做台时跟的那个黑子算是我一兄弟,兄弟说小情人想进娱乐公司,我就想起了你那……”

    “你胡说,我不认识你!朝文你别听胡言乱语,他绝对是陈妍派来污蔑我的!”孙梦惨白着一张脸,一时怕张博口无遮拦再说出什么,慌乱中抢先说道。

    季刑辰偏头看了她一眼,冷漠的语气不带什么感情,“怪了,我耳朵是不是幻听了。刚刚不还有人说跟孟朝文是初恋,为了他舍弃了自己的事业,陪他一路艰苦创业……”

    张博闻言哈哈大笑,指着孙梦一脸鄙夷,“还初恋?孟朝文你脑子被屁崩了啊,你当初跟陈妍不是初恋吗?两人还结婚领证修成了正果,这事我们系谁不知道啊………你这孙子不会是婚内出轨了吧?”

    他说话快嗓门又大,根本不给孙梦和孟朝文说话的机会,吐沫横飞地继续说,“你别跟我说,你跟孙梦这个外围女搞一起了?卧槽,你要是真跟她搞一起了,那哥们得给你道个歉。当初她为了能进朝文娱乐,陪了我一段时间……你别这眼神看我,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她又明码标价了,我给了她回报睡她不正常嘛!我可没骗你啊,你知道哥们我记忆好,她大腿内侧有个胎记,这事我现在还记得。不过说起来,我真对不起陈妍,当初我就是托她的关系,让孙梦进的朝文娱乐。没想到,最后竟然让这女的鸠占鹊巢,还把她给三了……不过,这特么也不能赖我啊,是个正常的男人也不能为了个小姐跟老婆离婚啊,何况老婆还陪你吃了一路苦,这也太特么不是人了!”

    他这话一说完,周边立刻穿来吸气声,一群人都难以置信地瞧着孙梦这对夫妻,大多数人的眼里都是幸灾乐祸的光芒。

    孟樆也有些想笑,这道歉可真够实诚的!

    孟朝文此时整个人如五雷轰顶,脸色阴沉的难看。当年他跟孙梦在一起时,根本不知道她那些乱七八糟的情史。

    说起来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到是颇为戏剧,那时孙梦正被公司里的老人欺负,他瞧着对方柔弱可怜的模样一时不忍,就出口教训了那人几句。孙梦对他心存感激,两人一来二去到是熟了。后来接触中他才知道,孙梦为了梦想只身一人从小地方来到s市。再后来,两人慢慢被彼此吸引……

    不过当初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恶心。孙梦大腿内侧的胎记他是知道的,这胎记贴近她私密部位,除了亲密的爱人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早不是当年为爱痴狂的毛头小子,这些年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不少,他也看清了孙梦确实不简单。可他绝对没想过,这女人做过外围!

    孙梦简直很不得撕烂张博的嘴,她当年确实做过外围,可没做几天就碰到了张博和他那群狐朋狗友。她最开始是想勾引张博,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瞧着花花,骨子里却是个老古板,对她根本不假辞色。到是他们那群人里一个道上混的瞧上了她,花了大钱把她包下来当情人。

    她进朝文娱乐确实是靠张博,可这混蛋压根没碰她!至于她大腿内侧的胎记,八成是黑子那口无遮拦的到处说的。

    至于她当初为什么没找人封口,因为黑子那家伙倒霉,当时正好赶上上面严打被判了个无期,而剩下那个知道她过去的张博,直接跟父亲移民去了国外。她本以为没了后顾之忧,可谁知,张博竟然突然回国了。

    她此时后背一片冷汗,整个人被气的浑身发抖,瞧着刚刚还奉承她的那些人一个个幸灾乐祸的嘴脸,就恨的牙痒痒。可张博说的话大多都是真的,只要有心的人回去一查,绝对能查到她那些见不得光的过往。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不能再让他们抓着不放了……

    孟筠喆和未婚妻下来时,觉得气氛一时有些诡异,除了他们两个人拍摄的vcr背景音乐,没有半点别的声音。

    钻石吊灯发出耀眼的白光,照在孙梦毫无血色的脸上。她脑子里乱成一团,余光瞥见儿子一瘸一拐地走向自己,急中生智,不管不顾地倒向他。

    孟筠喆本就身体不适,被他妈这么一扑整个人踉跄一下,好在被他未婚妻眼疾手快地扶住。

    他瞧着两眼一闭楚楚可怜的孙梦,连忙着急喊道:“妈,你怎么了?叫救护车……”

    一边许久未说话的季刑辰这时恰到好处地开了口,“可能是低血糖,大家让让,中医院的李老在这,让他给孟夫人把把脉。”

    孟樆眼皮子一跳,和落落一起看过去,就见一个70多岁的老人从季刑辰身后走了出来,他身材削瘦,面色红润,瞧着到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看热闹的人瞧见他,连忙自动给李老让出了一条路。

    孟筠喆不明所以,到也没拦着李老,只是面色担忧地问:“李老,我妈怎么了,她怎么突然晕倒了?”

    李老伸手搭在孙梦的胳膊上为她把脉,过了会,眉宇间渐渐舒展,淡淡回道:“没什么大碍,就是一时情绪激动,不小心动了胎气……”

    孟筠喆还来不及惊讶,一边沉着脸见孙梦晕倒后自始至终没说话的孟朝文突然暴怒道:“你说什么?她动了什么气?”

    ※※※※※※※※※※※※※※※※※※※※

    我来请个假,明天月末要忙,晚上还要加班,周六正常更新,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陌陌陌陌陌香、梦回唐朝 10瓶;碧草親親 8瓶;知交半零落 3瓶;慕心、花朝、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