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24(玖)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今天下来的主要目的, 是去阴阳司查刑二叔那个初恋‘云玲’的阴魂。不过那里煞气太重,又是地府机密之地,自然不能带上落落。

    好在小家伙懂事,心智也不是真正的6岁小孩。得知自己可以上去看姐姐, 他还能帮自己报仇,简直把孟樆视为偶像。虽然知道他要去阴阳司里办正事,却没闹没作的非要跟他一起进去,只是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孟樆被他湿漉漉的眼睛看的心里一软, 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小孩的头发很硬,摸起来有些扎手。

    “乖乖在这等我,我马上出来。”他说完在对方又是震惊又期许的目光中穿过孽镜。

    阴司里值班的文官正在打瞌睡,瞧见有陌生面孔走进来, 立刻警觉地坐直身子。

    孟樆开门见山亮出手里的魂印, 向对方讲明自己来意。

    阴册查人和阳册一样, 只需将对方的姓名,八字和籍贯报出即可。所以在来之前, 他特意让季刑辰帮他查了云玲的一些信息。

    文官带着眼镜在阴册里翻了翻, 最后翻到云玲那页, 照着上面的字念道:“据阴册记载,这姑娘死后因为魂魄被吞噬, 没能入冥府……后面就没了。”

    孟樆皱眉,“没了?没交代她现在在哪吗?”

    “没有, 阴册里只说她是全阴之体, 死后因为灵魂被祭, 没能入冥府,再后面就一片空白了。”

    孟樆连忙凑近去看,只见那薄薄的一页纸上果然就这么两句,再往后就是一片空白。和别人那动辄几十万字,还有各种立体影像图的档案比起来,简直是单薄的的可怜。

    “这是怎么回事?”

    阴册里记录人死后所发生的一切,云玲死了20多年,不可能就这两句的记录。即使她当时因为黄雷山无法进入冥府,她的时实动态也应该在档案中。

    文官见他有些着急,连忙解释,“大人别急,正常情况是不会出现这种空白档案的,但是有例外。比如对方的命运轨迹被强制改变,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人突然出现,导致她无法按照原定的命运走。若是这样,阴册里必定会空白一片,因为它充满太多的不确定性。”

    孟樆心里一动,若是说不可预料的人出现……那肯定是他自己,毕竟是他抢了季刑辰的出身。

    云玲和刑二关系匪浅,二叔的命运因为季刑辰而改变,按照蝴蝶效应,云玲的命运自然也要跟着变。

    文官没察觉到他脸上尴尬的神情,继续说,“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她的档案被上面给封了。前段时间上面有位大人下来检查,我听说封了很多档案。”

    孟樆想起徐胤那次说什么,上面发话,凡是和季刑辰有关的档案都要封存,一时无语,觉得那家伙封的可真够干净的,连二叔身边的人也没放过。可他实在不甘心,皱着眉把册子还了过去,嘴上问道:“您是这的老人,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在外面找到云玲。”

    云玲死了那么久,死后灵魂被祭,一般的招魂方法对她肯定没用。不过猫有猫路,鼠有鼠道,他相信地府的老人们,肯定有别的办法。

    文官被他说的有些高兴,见他虽有魂印却没什么架子,又是一副谦逊温和的模样,心里受用,难得好心提点着,“我一会给你一只招魂香,等到十五那一天的子时,你找个和她生前关系不错的人,将这魂香在她坟墓前点燃,然后嘴里念叨着她的八字和名字。若是这香燃烧后留下的是红色的香灰,就说明那位姑娘的魂魄被召了回来,大人到时只需要将这香灰收好,然后将它带回地府忘川里安放一阵,她的魂魄就可以慢慢恢复如初。”

    孟樆连忙接过文官手里的黄色短香,仔细一看。发现这香虽短,却有拇指粗,瞧着异常结实。

    “不过若是香灰燃烧后不是红色,而是灰白色。”文官叹了口气,摇头道:“小的也就没有办法了。”

    孟樆盯着手里的招魂香皱眉,最后还是收好它,和那文官道了声谢走出阴阳司。

    他刚踏出大门,落落就跟个小炮弹一样冲到他面前,抱住他大腿不松手,生怕他后悔不带自己出去。

    小鬼心里清楚,不是公差的阴魂一般想离开地府,只能去地府过境处办理护照,经过上面层层审查才可拿到签证。不过这个证件非常难办,手续繁琐证明颇多,还必须要有个德高望重的鬼给做保证。他在这待了8年,能拿到签证的鬼,简直屈指可数。

    不过他觉得,这个大哥哥人长得好,又很厉害,连阴阳司这种高级的地方都能随意出入,也许是真的可以带他出去的………

    孟樆在对方忐忑不安又异常期许的目光中,牵着他的手直接去了地府办事大厅。然后通过魂印的特权直接走了绿色通道,不费吹灰之力给他弄了个临时护照,最后在小鬼又惊又喜又崇拜的眼神中带他出了地府大门直接踏空回了上面。

    白光闪过,孟樆刚睁开眼,就见落落脑门上顶着一个红色的戳,跟小狗似的兴奋地趴在地上。要是后边有尾巴,估计小家伙早对着他摇起来了。

    落落见他醒了,连忙拉着他的手。

    孟樆顺势将小孩抱到床上,轻声哄他,“别着急,你都走8年了,这么久也不知你姐搬家了没。再说这地方是帝都,不是你老家,就是要过去也得先订机票。先等等,等我把正事办完,就带你回去。”

    落落闻言立刻点头,板着一张苍白的脸,小大人似地挺直身子认真说道:“大哥哥,谢谢你。你放心,我知道你是我的担保人,我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我都等了8年了,我不急,你在家过完年再帮我找就行。”

    孟樆被他人小鬼大的样子逗笑了,不过想着他毕竟不是真的6岁,再加上从小跟着姐姐见惯人情冷暖,应该很小就懂事了。

    落落见他心情不错,眼睛小心翼翼地盯着他,语气迟疑道:“大哥哥,你答应我要替我报仇,给孙梦教训的……我听你话不杀她,可是你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孟樆点头,“放心吧,到时候带你去看戏!”

    他知道季刑辰那边有计划,而且这两天就要收饵了,准备年前让他跟着看戏,到时候他到是可以带着小鬼,上去再加一把火候。

    他是说不许小鬼杀人,又没说不许这小孩做别的………

    想到此,他嘴角翘了翘,余光瞧着时间尚早,还不到凌晨4点,便打着哈气说道,“你也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我带你出去溜达溜达。”

    说完,带着小孩重新躺回床上补觉。他到不担心小孩会趁着他睡觉的功夫溜出去,因为作为担保人,这孩子只有得到他的许可才可以离开他身边。否则只要一动,脑门上的戳就会自动发光。而且白天魂魄的力量都很弱,落落就是想走,没他在旁边护着也出不了屋。

    昨晚灵魂出窍的时间有些长,孟樆这一觉睡得有些沉,因此起来时已经下午了。

    他揉了揉眼睛,发现小孩窝在他身边睡着了,只不过睡的很不踏实,一只手紧紧地攥着他睡衣的袖子。

    白天阳气过旺,落落作为鬼魂难免会有些虚弱,小小的眉头微微蹙起,整个人都团成一团。

    他伸出食指,轻轻点在小孩额头上,输送了一些灵气给他。直到小鬼苍白的脸上眉头舒展,才松开手,蹑手蹑脚下了床走出卧室。

    陈妈中午跟同事去采购年货了,这时还没回来。

    孟樆先是找了些吃的,吃完想起那支招魂香,连忙伸手摸向裤兜,将那东西掏了出来。

    这香瞧着和普通的香没什么区别,上面还有塑封的包装。他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发现没什么味道。

    他随手把这东西放到一边,然后给季刑辰打了个电话。

    季刑辰没在家,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应该是在商场里。听到他有事要说,连忙找了个人少的地方。

    孟樆把落落的事大致给他讲了,不过隐瞒了他去地府的事,只是说半路碰上一小鬼,瞧着似乎有冤情。

    季刑辰听完沉默半天,过了会才调侃着:“你这是现代包青天啊,什么孤魂野鬼都跑你那诉苦,我怎么就一个都没撞见。”

    孟樆一时心虚,避重就轻道:“关键是你太厉害了,一般邪祟不敢在你身边出现。你去查下落落那个姐姐,虽然这事过去挺多年了,可孙梦不可能做的□□无缝,肯定会留下些线索。这可是犯罪,跟她平常那些小心机,小手段,破坏人家当小三的道德败坏可不同,是要定罪判刑的。”

    季刑辰瞧他说的义愤填膺,尤其是说到判刑时抑扬顿挫的语调,就知道他要干什么,笑着说,“放心,我一会就去找阿木,这事今晚就给查出来,别担心。不过就是没证据,也可以让她自己去‘自首’,你上次对付赵煜然那场疯了的戏码,到是也可以用在孙梦身上。”

    孟樆咳嗽一声,没敢应下来。他总觉的季刑辰似乎猜到了什么,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这人就是再神通广大,也查不到他不是人。

    两人约定,晚上在楼下的咖啡店见面。不过临挂电话时,季刑辰却笑着说,给他准备了一份新年礼物,让他明天晚上9点准时上微博观看。

    孟樆估计这份礼物和孟朝文还有孙梦有关,是为了撤掉他们下一期的《亲密关系》。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哪个黑料被季刑辰给爆了出来,不过鉴于两人劣迹斑斑,前科累累,他到一点都不惊讶。

    想到此,他唇角微微扬起,一抬头,就见落落直接穿过卧室里的门朝他跑过来。小孩吸收了他的灵气,虽然还是不适应阳光,到也没那么畏惧。

    孟樆瞧着他好奇地打量着房间,招了招手,“我带你出去溜达一圈认认门,等晚上再带你去见个人,他正帮你查你姐的消息。”

    落落闻言连忙点头,等孟樆换了衣服,赶忙牵着他的手跟他一起下了楼。

    虽然是下午,可因为有孟樆在身边,落落到没有太难受。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阳光了,也太久没见到人了,一时好奇,瞧着什么都觉得新鲜。

    孟樆坐在小区的长椅上,放任着落落四处瞧的同时,注意到不远处有人正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看。

    那是个30几岁的男人,小鼻子小眼睛,长的很不起眼。自从他下楼后,这人就一直跟着他。他还有个同伙,那家伙此时正在另一边的长椅上坐着。

    他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两人是谁派过来的。脑子里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甚至连陈松曾经抓过的那些疑犯都挨个想了个遍。

    等着天色渐黑,他灵机一动,直接朝落落招手,带着他就往外走,还特意沿人少的地方溜达。

    果然,等了会,见四周没人注意,那两人一左一右直接朝孟樆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特自来熟的伸手搭在他肩上,咧着嘴不怀好意地说:“孟樆是吧,有人想找你聊聊。”

    他话音刚落,对面一辆黑色的suv直接停在三人中间。

    孟樆不动声色地看了车一眼,又看向那个态度强硬的人,抿着嘴笑道:“麻烦问下,是谁要找我聊天?”

    那人白了他一眼,动作强硬地要推着他后背往车里塞,可谁知对上他的眼睛后一个激灵,鬼使神差地说,“孟家的大公子——孟筠喆最近瞧你不顺眼,打算跟你聊完,找哥几个好好收拾你一下。”

    ※※※※※※※※※※※※※※※※※※※※

    明天节目要检查,这两天比较忙……困的睁不开眼了……

    谢谢留言投地雷还有营养液的小天使,谢谢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陌陌陌陌香、季冬、腐腐腐到家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pushyyq 20瓶;慕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