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15(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陈妈拿着洗好的水果从厨房出来, 见到孟樆回来连忙招手,“这么这么晚,小谢等你半天了。”

    孟樆见陈妈态度熟络,有些摸不到头脑, 一时疑惑,“小谢?”

    “哎,对啊,我们单位云姐的儿子, 没想到你们俩竟然认识,这么巧!”陈妈一脸笑意,有些怜爱地看了眼谢安桦。

    她跟云姐都是单位里的老同事,虽然科室不同, 可平常工作经常会有交集, 自然听别人说过她儿子的事, 心里也跟着唏嘘,觉得造化弄人, 那么优秀的孩子却出了这种意外。

    当年谢安桦出事时, 她还跟同事一起去医院探望过, 那孩子模样长的好,年岁就比自己儿子大几岁, 因此她印象特别深刻。再加上这几年她因为工作原因,常去办公室找云姐, 总能在她办公桌上见到那孩子的照片, 因此也就记忆犹新。所以这回谢安桦来敲门, 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谢安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想到这么巧,我从我妈那要来你的地址,正好有事路过这,就过来给你送琴。”

    孟樆总觉得哪不对劲,可一时又说不上来,他余光瞥到谢安桦脚边的吉他袋,突然想起自己落在刑二店里那个吉他。

    他特意用店里那个坏掉的吉他装了上午来闹事精怪所剩不多的妖力,本打算回来加餐,毕竟蚊子在小好歹也算块肉,结果跟季刑辰去找二叔住址时一时着急,就把那东西扔在刑二的店里。

    孟樆接过陈妈洗好的水果,放在谢安桦面前。他有些搞不清对方的来意,小心地问,“我拿走的那个吉他,有人预订了吗?”要真是谁预顶了那把吉他,他就惨了,那东西现如今琴弦全断,里面还装了个东西,压根就不能用!

    “不是,那把吉他有问题。我本来打算把它处理掉,不过最近事多,就把这事忘了,我挑了一把新的给你,你试试。”

    谢安说完摸索着脚下的吉他递给他。

    孟樆连忙拒绝,“不,不用,我挺喜欢那把琴。”开玩笑,他的加餐还在里面,这个绝对不能换。

    “你什么时候会弹吉他了?别不是真交女朋友了吧!”陈妈一时好奇,扭头看他,语气里都是兴奋,“交了也没事,我可不是坏婆婆,回头带回来给妈看看。哎,你处对象这事,小季知道不……”

    “没有!曹文远最近想学吉他,打算拉着我一起……”孟樆连忙大声打断陈妈的话,说完自己给自己吓了一跳。

    他心里有鬼,有些心虚地低头去扒拉果盘里的橘子,见谢安桦还要说话,连忙把橘子塞到他手上,“这个,这个可甜了,你吃!”

    关键是季刑辰这混蛋跟谢安桦各种吹嘘,说他对象小提琴如何如何厉害,他怕谢安桦一不小心再说漏了嘴,惹的陈妈怀疑!

    陈妈微微蹙起眉,眯眼看他,“一惊一乍的,搞的这么神秘。”

    孟樆扯着嘴角敷衍地笑着,眼神四处乱瞄,结果发现每次见他回来就往他身上扑的大黑没了影,脑子一动,立刻打岔道:“妈,大黑呢?”

    “哼,别提了,被你大舅抢走了,跟个强盗似的!”陈妈哼了声,借着这话题想起陈松答应她说晚上把大黑送回来的事。

    她惦念着大黑,连忙站起来,对谢安桦道,“你们先聊,我打个电话去要狗!”

    等着陈妈进了屋,孟樆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你收好,那把你也留着吧。”谢安桦说完,似乎猜到他会拒绝,又解释着,“你拿走的那个是瑕疵品,反正我也要处理掉,就不用还我了。这两天麻烦你了,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

    谢安桦把琴推给他,孟樆连忙伸手去推,但是瞧他态度坚决,一时也有些迟疑。人家眼睛不方便,还特意大老远给他送琴,要是自己还固执地不收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而且他这几天和谢安桦相处,对这人的印象极好,本就打算去他店里多走动走动帮帮忙……

    这么一想,他便没推脱,直接收了琴,心里打定主意,回头多找些朋友去他店里光顾。比如曹文远这种土豪,反正这家伙总是嚷嚷要买吉他学,去哪买不是买!

    “我其实没帮你什么,你不用特意谢我。”孟樆把吉他放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的吉他,我这段时间正好放假,你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就给我打个电话。”

    他其实也有点不放心黑风,也不知它打算在谢安桦身身边待多久,正好找机会去店里问问它,探探它的虚实。

    谢安桦笑了笑,摸索着手边的导盲拐杖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我送你!”

    孟樆连忙站起身,跟在他身后送他下楼。也不知道谢安桦一个人是怎么找过来的,毕竟他这样其实挺不方便的。

    谢安桦到没拒绝,只是轻轻偏着头冲陈妈那屋子里说,“阿姨我走了,打扰了。”

    孟樆以为陈妈在屋子里给他舅打电话,正要说她听不见,就见陈妈直接推开门。

    “小谢有空再来玩!不过下次来之前一定要给阿樆打个电话,让他下去接你,不然阿姨不放心,你这走错了可怎么办!”

    孟樆瞧她那样,一时有些无语,陈妈摆明了就是躲在房间里偷听两人谈话,要不然怎么这么巧,听人说要走,就迅速推开门出来送客。

    陈妈讪讪地朝孟樆笑笑,她到也不是故意偷听,关键是刚刚进去打电话时,陈松压根没接她电话。她挂了电话本来要出去,可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住了脚。

    知儿莫若母,孟樆这几天的状况怎么看都不对劲,早出晚归就算了,脸上还一脸春光和傻笑,打个电话也偷偷背着她,傻子都能看出他处了朋友。

    为这事,她兴奋了好几天,可儿子嘴巴硬死犟不说,自己又一时好奇,也就鬼使神差地想着要不要偷听那么一嘴……

    陈妈自知理亏,冲儿子笑笑,“好好送人家,给人送到家再回来。”

    孟樆拿她没办法,无奈地应了声。

    陈妈这人思想一向开明,从小就不像别的家长那样总说什么不让早恋的话,只不过教育他,一定要对感情认真,不可以随便伤害女孩。结果和那些父母管的相对严格的同龄小孩比起来,他到是从没交过女朋友,一直单身到现在。陈妈眼见他要毕业了也没谈对象,心里有些着急,这几天便成天从同事邻居那打听有没有适龄的女孩,合计给他介绍个对象,甚至还跟着他舅妈四处看房子,打算给他准备新房。

    想到此,孟樆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真要是把她心心念念的‘儿媳妇’领回来,陈妈会是个什么表情……

    他陪着谢安桦进了电梯,按完楼层后,余光瞥到对方的有色眼镜有些惋惜。

    也许因为出门少,谢安桦的皮肤有些苍白,整个人安静地站在那时,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他眼睛有什么问题。

    电梯到了一楼,孟樆本想搀着他往外走,可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总怕自己无心的举动刺到对方。可他们这小区楼梯特别多,他又怕对方不小心摔倒,便紧紧跟着他往外走。

    他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黑风的事。

    也不知黑风到底和谢安桦有什么渊源,竟然不惜受到天道反噬也要给他改命。而且经过刚刚一战,他发现那个黑风似乎还被上面的人下禁忌,不能随意伤害凡人。不然以他的妖力,就算是十个黄雷山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不过这家伙突然动用魂印召出阴兵,也不知会不会惊动上面和下面,到时候真要有人来查,他到底帮不帮……

    他正想的头疼,谢安桦突然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小心!”

    孟樆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才发现脚下有楼梯,他差点一脚踏空。

    “好悬,谢……”孟樆忙不迭地点头道谢,话说道一半突然察觉出不对,他看向谢安桦有些震惊,“你能看见!”

    他回家那会刚经历了黄雷山的事,也就没多想,现在有了怀疑,到是越琢磨越觉得不对。

    先不说谢安桦怎么独自一人上楼,云姨到底知不知道他家的地址,就算云姨真的知道这地方告诉了他,以她对谢安桦那小心谨慎的模样,也不能让他自己一个人背着一把吉他过来。再说,若是去一个陌生朋友的家里拜访,怎么也该事先打个电话联系一下,确认对方是否在家,或者让人下来接一下自己,更何况谢安桦还是那种本身就有眼疾的人!

    谢安桦扶着孟樆的手一瞬间有些僵硬,过了会,他收回手,叹了口气。

    “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们,只是我自己也不相信,毕竟这事实在太匪夷所思。我是前几天有天早晨起来,突然能看见东西的。”

    孟樆往小区里瞧了瞧,冬天出来遛弯的人少,这会小路上没几个人,他俩站在这说话到也没人会听见。

    “你来找我不是因为琴吧?”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谢安桦收了手里的盲人拐杖,面色难得有些沉重,“我知道你和小季是我妈特意找来的,虽然不知道她跟你们具体说了什么,不过那些都是误会,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查下去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腐腐腐到家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泥嚎啊、慕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