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14(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正魂不守舍胡思乱想时, 一边的天狼长吼一声,周身弥漫起滔天火焰,映照的房间赤红一片。

    温度骤然升高,那条人蛇原本还死死缠在黑风身上, 此时却被火焰烧的皮开肉绽,面部扭曲。

    天狼趁它挣扎,快如闪电般窜到半空,利爪瞬间爆发出一道红光, 直接向人蛇头部轰去。随即一阵巨响,熊熊大火应声降在它头上,瞬间将它全身点燃。

    人蛇痛苦地嘶叫,巨大的蛇身因为疼痛不受控制地乱撞。半个屋子顷刻间被它砸了一半, 房间里四处都是火星。

    黑风仰头长啸, 目露凶光, 似要将它挫骨扬灰。见人蛇此时早已失去锐气,只能虚虚挣扎根本无暇顾及他, 立刻飞起一爪, ‘咔嚓’一声。人蛇头部应声而落, 整个身子轰然倒地,再无半点动静。

    季刑辰眼疾手快, 趁黄雷山震惊不已还没回过神,直接朝他甩出手里剩余的符。

    “天地自然, 秽炁分散。洞中玄虚, 晃朗太元。八方威神, 使我自然!”

    刑二瞅准时机,也从兜里掏出一张质地老旧的黄符往半空一抛,食指蘸着眼睛上的血,迅速朝定在半空中的纸龙飞凤舞画了几笔,嘴里随即念道:“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除魔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按行五岳,八海知闻;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天雷速来!”

    天花板被人蛇的长尾甩的摇摇欲坠,漏出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

    夜空中突然狂风大起,季刑辰的符咒如龙卷风般在屋子里肆虐,里面携裹着噼啪作响的雷电,一股脑全部朝黄雷山袭去。

    黄雷山双手合十,连忙祭出白幡护在身前,与那股雷电抗争。

    他面色阴沉地连掐手决,手里迅速挥舞白幡。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你确实是个好苗子,可惜跟了刑宇这个没用的家伙!不要怪我下手狠毒,要怪就怪你跟错了师傅。下辈子投胎机灵点,擦亮眼睛……”

    他手里白幡连连挥动,脸上黑气缠绕,双眼猩红。一边的架子剧烈震动,砰砰几声,无数黑气从里面窜出,直接飞到黄雷山面前,化成人形。

    黄雷山面色狰狞地指着季刑辰,命令道:“杀了他们,不留活口!”

    为首的一个艳丽女子大声应和,双手化成兽爪,直接朝他们扑去,却在看到孟樆后猛然停住,一脸惊悚地指着他叫道,“是,是你!”

    这女人孟樆见过,她在谢安桦店里打算剥掉自己的皮,说什么要做成人偶放在柜子里和她做个伴,还说心魄在主人手中杀不死她……

    孟樆当时确实只烧了她的分,身,将她的妖气困在吉他里打算晚上带回去加餐。这会瞧到她真身的妖气浑厚,面上一时兴奋,忍不住咂摸了下嘴,冲她微微一笑。

    女妖惊悚地愣在原地,想也没想,直接后退几步。

    分身被毁后,她本想和主人汇报情况,可那时黄雷山正与刑二和黑风斗法,自然无暇顾及她。

    死的虽然只是她的分,身,但这人力量实在神秘恐怖,甚至还能随意操控她的身体。

    她心中有了顾虑,因此再次见到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分身弄死的孟樆时,嗓子蓦然发紧,浑身冷汗涔涔。因为被恐惧支配,难得违抗黄雷山的命令,转身就跑。

    黄雷山这些年抓捕了不少精怪,能驯服的便为他所用,驯服不了的便剥开妖丹用以喂养别的妖精。因此,这些被妖丹喂养的精怪,一个个实力大增,力量恐怖,被他暗中派去残杀过不少人兽,可谓坏事做尽。

    孟樆瞧着满屋子‘大餐’,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对这些家伙可没打算手下留情!

    他一边搀扶着刑二听季刑辰的话往后退,尽量离他远些,一边暗中运转妖丹打算真正饱餐一顿。见那女妖要跑,眸中微光一闪。

    女妖还没反应过来,脚下一顿,有东西突然拖住她的双脚,她刚要惊呼,就‘噗’地一声,被影子拖入地下。

    黑风站在高空看着下面混战,目光从黄雷山身上转向一边故作惊慌的孟樆,竖瞳里闪过一丝精光。

    二叔腿受了重伤,只能靠孟樆支撑,却依旧一脸警惕盯着那些扑过来的东西,生怕他们扑上来伤到孟樆。可没成想,那些家伙还没到二人身边,就全都莫名消失在他眼前。

    “怎,怎么回事?”刑二举着手里的木剑挡在孟樆身前,一时摸不着头脑。

    孟樆眨眨眼,无辜又可怜道:“我也不知道,刚刚太害怕,我也没敢去看。毕竟我只是个体弱的普通人,从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这,这实在太恐怖了!二叔,我们往一边躲躲吧!”

    刑二左眼虽留血不止,可右眼却没什么大碍,他狐疑地看了孟樆一眼。

    要是刚刚没看错,这家伙明明兴奋地翘着嘴角,一脸餍足!难道是,他真的老眼昏花了……?

    黄雷山没想到自己的傀儡大军,这么一会就少了一大半,他甚至压根没看清是谁动的手。

    他被彻底激怒,眉宇间黑气暴起,身上的衣服突然被撑破,露出里面青黑的身子。

    孟樆见他身上魔气环绕,面上一惊,联想着这家伙年岁比刑二都大,可相貌却如此年轻,心里恍然大悟。

    “他是人魔!季刑辰你小心,这家伙已经不是人了!”

    季刑辰听到他的话,不以为然,“他本就不是人,没听二叔叫他畜牲吗,别侮辱我们同类啊!”

    孟樆,“……”他想多了,这家伙绝对没觉醒,刚刚一定是误打误撞!

    季刑辰此时正被几个妖精困住,刚要出手,就见那些本来袭向他的东西不知怎么突然消失在他面前。

    他一时惊讶,不过碍于环境,到也没空多想。

    刚刚趁着黄雷山失神,他将手里的符直接都扔了出去,这会兜里已经干干净净了,难免有些不便。他刚要喊二叔给他几张符,就听半空中有人喝道:“让开!”

    季刑辰福至心灵,迅速退到一边,就见那头巨狼从半空中落下朝黄雷山袭来。

    它完全无视那些张牙舞爪的妖精,身上的火焰化成无数的利箭,直接向他们袭去。只一瞬间,那些东西全都被烧成了灰烬。

    他甩着身后的尾巴,眯微着竖瞳,危险地看向黄雷山,嘴里吐出人言。

    “要不是顾忌那老东西给我下的禁术,不许我伤害凡人,你早死一千次一万次了。”

    黄雷山没想到自己多年圈养的心血如今竟毁于一旦,他疯狂地挥着手中的白幡,却被天狼一爪拍碎。

    他被那股妖力冲击的踉跄几下,一个不稳,直接跌在地下。

    “不可能,你妖力受控,根本就不能……”

    天狼不耐烦地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我以为你是凡人,才会处处受困,没想到你竟然入了魔。我们天狼族与魔族旧怨颇深,你既不是人又是那老家伙最讨厌的东西,那禁锢自然对我无效。”

    黄雷山隐约察觉不好,刚要念咒逃跑,就被那巨狼一爪子拍在墙上。

    他身体大部分已经魔化,犹如铜墙铁壁硬不可挡。可是被这一爪子袭来,魔气竟无半点作用。

    “你不是想要魂印吗?”黑风漠然地看向他,眼里闪过嗜血的凶光,话音刚落,周身火焰迅速化作一条长龙,瞬间撑爆房顶。

    火龙摇头摆尾在半空中翻滚,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怒意,探出头与黄雷山对视。

    天际边一声雷鸣,大地迅速摇晃,好似山崩地裂,巨龙目露红光。

    孟樆体内鬼玺魂印与这东西似产生了共鸣,他连忙转动妖丹,迅速压制住它,防止自己露出马脚。

    “什,什么情况……地震?小辰快带孟樆走,别管我!”

    刑二被晃的腿脚不稳,眼看要摔在地上,却被季刑辰一把薅住。

    “不是地震,地下有东西。”

    刑二闻言连忙低头去看,只见屋子迅速下陷,地板层层断开,无数双枯手从地下伸出撕开地缝,迫不及待要出来。那些手的主人一个个身穿盔甲,他们身材高大,面无表情,所到之处,地面全变成滚汤的岩浆。

    “这,这是……”刑二跟着师傅那些年也没遇到如此诡异的情况,他头一次遇到这么恐怖的场面,嘴上‘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完整的话。

    “阴兵过路!”

    孟樆不动声色运起体内魂印,护在刑二和季刑辰身上。

    他们两个现在只是普通凡人,碰到这么一支队伍,怕是要受些牵连。

    鬼玺魂印可召唤阴兵,他没想到黑风竟没杀掉黄雷山,而是准备把这家伙押到地狱。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在下面生生世世受罚。

    黄雷山自然想到此处,可惜他已无力逆转。胳膊粗的地狱火链从四面八方朝他飞来,他全无反抗之力,就这么被困在链子里,灵魂被那东西直接拖拽出肉身。

    阴兵得了黑风的命令,不顾黄雷山嘶声裂肺的痛苦尖叫,面无表情将他拖入地下。有几个阴兵路过刑二,察觉到有生人气息,举起铁链要抛过去,却突然停了下来。

    刑二两股战战,背后早已被冷汗沾湿,却依旧死死按住季刑辰的手,打算万一情况不妙,就朝那些阴兵扑过去,给季刑辰和孟樆争取些时间逃跑。

    这些东西阴气实在太重,他刚刚受了伤身体正虚,阴兵一过来,他就有些魂魄不稳,灵魂不受控制要走过去。可就在他神志不清时,突然间有一股暖流涌入他心口。

    刑二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几个凶神恶煞的阴兵朝他们抱拳拱手,然后一个个井然有序地回到地下,消失不见。

    黑风朝孟樆深深看了一眼,转身一跃,也跟着消失在外面。

    孟樆有些心虚地挠着头,“我们也快走吧,黄雷山身死,结界马上要消失了,被人撞见不好。”

    季刑辰点点头,一把扛起刑二将他背在身后,跟在孟樆身后,七拐八拐出了结界。

    外面一切正常,并没受到干扰。他们运气不错,刚走出小区就遇到一辆空车,三个人直接上了车。

    车子刚驶出小区,半空中突然发出阵阵轰鸣,一道道闪电划过天际。

    司机一脸惊悚地看了眼天空,嘴里自语道:“我去,不会是哪位道友在渡劫吧?大冬天打什么雷,这么吓人!”

    孟樆和刑二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车子先是将季刑辰他们送去店里,孟樆本想跟他们一起下车,可半路却收到陈妈的电话,说是有事找他,他没法,便和季刑辰打了招呼回了家。

    他到了家门口,拧开门锁开了门,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谢安桦……你怎么在这?”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腐腐腐到家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扒了作者的胖次、33437271 10瓶;wenwen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