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12(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季刑辰一回头就见孟樆皱着眉, 出声问道:“怎么了?”

    “有人比我们先到了,不是二叔……小心点,四周都是煞气,来者不善。”

    孟樆黑白分明的眸子难得带了一丝警惕, 他紧紧握住季刑辰的手,环顾四周后,带着他朝一道若隐若现的红光走去。

    季刑辰头一次见他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在他印象中孟樆一直都很淡定, 即使遇到再诡异荒诞的情况,眼神都没半点波动。如今这个样子,到是让他有些惊愕。

    两个人穿过红光走到小区门口,发现电子大门紧锁连个保安都没有, 监控室里空荡荡的, 没有一个人。

    季刑辰透过大门看向死寂的小区, “情况不太对。”

    这附近一点声音都没有,死气沉沉的, 像是一座空城。

    “是结界, 就像是独立分离出来的一个世界, 瞧着和外面的世界相同,其实却是另一个空间。外面的人看不到我们, 我们也看不到他们。”

    “听起来像是镜中世界,里外互不干扰。不过, 这个结界到是有些大。”季刑辰盯着四周那近乎透明的红光, 影影绰绰的, 一眼望不到头。

    “里面有一股力量,不像是鬼气……虽然我不恶心,可是感觉不太对。”

    他这段时间也不知怎么,就像是突然半开了天眼,以前全靠感觉,现在用肉眼也能看见那些东西。

    “是妖气,他应该是受了伤或者被什么东西完全压制住了体内妖单,他的妖气很不稳。”

    孟樆小声解释完,指向东南方,“那边的灵气波动很强,二叔应该在那附近,我们过去看看……不过,得在这之前先解决门锁。”

    结界中的世界是现实世界的投影,自然和外面一样,他们若是真在现实中到还好说,找保安说下或者等业主出来就可以进去。可现在这儿附就是一座空地,压根没人。2 米高的电子铁门紧闭,他们必须得想办法进去。

    季刑辰看向孟樆指的方向,脑海中将它和阿木给的地址对比一下,发现正是那道士的其中一个住所。

    他想也没想,立即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迈着那双大长腿助跑,起跳,蹭蹭蹭几下,就踩着铁门上的花纹蹬了上去。

    他坐在大门上,朝下面的孟樆伸手,“能上来吗?别怕,我拽着你。”

    孟樆被他连贯熟练的动作弄的目眩,季刑辰刚爬墙的身手实在太纯熟,一看就知道以前没少做类似的事。

    因为被肉身‘耽误’,他动作相对于对方来说稍微逊色了些,不过最后还是顺利跳了进去。里面空荡荡的,没人到是更方便了他们行事。

    孟樆带着季刑辰,一路畅通无阻地朝东南方跑去。两人越靠近那栋别墅,越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他体内的妖丹,似乎也跟着蠢蠢欲动。

    “小心!”

    季刑辰突然将孟樆扑到一边,话音刚落。上空响起一道惊雷,乌云密布,雷电轰鸣。五条手臂粗的青色雷电直接袭在不远处的别墅,大块的玻璃碎片应声而落,正好砸在两人刚刚站定的地方。

    “你怎么样?”季刑辰连忙扶起孟樆,脸色担忧地将他从头到脚检查个遍。

    “没事。”

    孟樆对雷电的畏惧有些大,这种恐惧自从渡劫失败后,就被深深地烙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此时嘴里虽说没事,可脸上却有些惨白。

    季刑辰安抚的握住他冰凉的手,见他真的没事了,才抬头看向阴雨密布的天空,“祖师爷的五雷符,能念咒召雷,就说明二叔没事!”

    孟樆连忙点头,“他应该在刚刚被雷劈的那个房子,我们进去看看……等下,你看天空!”

    原本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际,这会却突然乌云密布,上面好似有千军万马,团团黑气犹如大军压境,奔腾而来,直冲向那个房子。

    孟樆眼里红光一闪,恍然道:“是他!”

    他终于想起来这股妖气为何如此熟悉了,这气息和当初公交车出事后,爆发出的那股妖气简直如出一辙。

    “谁?”

    孟樆抿着嘴,“谢安桦身边的那股神秘力量。”

    季刑辰眯眼觑着前方,“导盲犬……假宋安……他怎么会在这?”

    虽然他还没弄清楚谢安桦身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心里已经确定和那只狗脱不了关系,毕竟那条狗来历成迷,而且最近它和假宋安似乎一起消失了。

    孟樆联想着上午要剥他皮的那个东西,心里估摸那大妖应该是发现了谢安桦差点受害,因此才不顾身上反噬的伤,跑来这和这幕后黑手对决。

    “那道士三番两次动谢安桦,想必已经彻底惹恼了他,估计是来找他算账的。”

    不管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可他确实一直护在谢安桦身边,这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遭到天道反噬还能有如此气势,只能说明这东西必定不是一般的妖怪……

    也对,能拿到鬼玺魂印的妖,确实都不一般,当然除了他以外。

    “先不管他,找二叔。”

    季刑辰说完直接走到门口,从兜里掏出手机,对照着上面阿木的微信直接输入密码。密码输入完,门锁应声而开。

    里面黑黢黢的,和外面阴云密布的天空比起,相差不多,就是有些安静,似乎没有任何怪异之处。

    “明明有血腥味,怎么会没人?”

    季刑辰脸色有些阴沉,他心里清楚,以二叔那种半吊子的江湖术士,即使他手里握着祖师爷压箱底的符咒,也不是能弄出傀儡符和这稀奇古怪阵法的道士对手。多一分钟耽搁,都怕他会多一分危险。

    他话音刚落,原本沉寂的房间突然闪过火光,火势充天,如一条巨兽直接朝他们袭来。

    季刑辰想也没想,直接挡在孟樆前面,随手甩出几张符纸,嘴里念道:“凶秽消散,道炁常存,天地同生,扫秽除衍,散!”

    火光还没碰到他们周身,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开,那东西最后竟变成一个半人高的镜子,漂浮在他们面前。

    镜子里站着一个穿衬衫的男人,若不是他手里拿着一张白幡,面色得意又阴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30几岁的普通白领。

    他身边有一团黑气,将他牢牢护在里面,鬼气森森的。那黑气时而化成女人的脸,时而化成小孩的脸,样貌虽然不同,但表情无一不惊恐。

    孟樆眯眼,上次和季刑辰从谢安桦的店里出来去游乐场时,他见过这个人。

    不远处,和那个人形成对立之势的,是一个异常英俊的男人。他的脸部线条硬朗,五官深邃,身形高大健硕,个头瞧着竟和季刑辰不相上下。他身上衣服多是血迹和烧焦的痕迹,裸露在外的上半身更是伤痕累累,上面连一块完好的皮肉都没有。若是一般人,估计早就倒地不醒疼死过去了。

    “黑风,你不是想护着谢安桦吗?只要你乖乖把东西给我,再剖出妖丹让我做成傀儡,我就答应你这畜牲,不再找他和他家人的麻烦。”

    孟樆心里一动,黑风?果然是谢安桦那条导盲犬!

    黑风是狗妖?可他又觉得似乎不太对劲。

    黑风神色淡漠地看他一眼,并没说话。

    被黑气护住身子的人,见他半天不回话,神色残忍笑道:“小畜牲,你别白费力气了,你护的了他一个可护不了他一家。若是再敢做无谓的反抗,我就将他父母剥皮抽筋,将他们的魂魄拘在这六阴幡里,日夜受地狱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妈的,张口畜牲闭口畜牲,黄雷山你这个王八犊子才是畜牲,不,应该说你连畜牲都不如。”熟悉的叫骂声在两人耳边响起,孟樆和季刑辰连忙扭头去看,就见刑二被几个木偶狠狠压在地下,双脚不自然地扭曲着。他左眼还在流血,整个人虽瞧着狼藉,可面色狰狞一身戾气,看着比站在那穿着白衬衫的人更像是坏人。

    他虽被那些东西压制住,可此时却依旧无所畏惧的,露着白花花的牙高声骂着人。一边骂还一边眯缝着那只正常的眼睛,看向一言不发的黑风,“这位帅哥,你千万别听他的。黄雷山那就是个小人,孙子,他说话跟放屁一样,做的保证压根不能信!他如今这么跟你说,是在因为忌惮你手里的那个什么东西,才跟你谈判。你道行高深,力量强悍,我相信只要咱俩联手,一定能灭了他……”

    “刑宇,这么多年没见,你竟然还这么天真爱管闲事。这条狗私自更改谢安桦阳寿,抹掉他阳册上的名字,已经受到天道反噬。现如今妖丹被锁,维持人形都已不易,还敢妄想动我!”黄雷山冷笑一声,轻蔑地看向刑二,“不自量力的东西,20年前,我在你全盛的时期都能废掉你的道行,挖掉你的眼睛,现如今弄死你这个残废更是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他说完抖了一下手里的白幡,黑气里立刻幻化成一张女人的脸,她痛苦地蜷缩在那,四肢都是骨头,没有半点肉。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惦念着云玲,我也不想活活折磨她致死。怪就怪她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全阴之体,用她那无尽的怨恨来炼我的旗,是最好不过的。你放心,看在你这家伙痴心一片的份上,我成全你,让你和她一样的死法。不过可惜啊,就是死你们也做不了鬼夫妻,因为她早就魂飞魄散了!”

    刑二睚眦欲裂盯着那团黑气,脸上青筋暴起,“你以为你废掉老子的修为,我就拿你没辙!老子今天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我要跟你同归于尽!”他说完,嘴里扯出一个怪诞的笑容,嘴上念念有词。

    黄雷山听了两句后惊愕地看向他,脸色虽没变,可身边黑雾渐深,牢牢将他护在里面,“祭魂符?你竟然以自己的魂魄为引,点燃师傅的禁符召唤厉鬼来对付我。哼,蠢货,多此一举,那东西对我压根没用!”

    季刑辰听到这脸色大变,想也没想,抬脚就要走入镜中,却突然听到里面一声仰天怒吼。

    孟樆随着那声音看去,只见刚刚一直默不出声的黑风,周身泛着冲天的火光,一股强大的力量毁天灭地般朝他们席卷而来,镜面因为承受不住这股神秘的力量而出现了大量裂纹。

    季刑辰怕困在里面出事,一把抱住孟樆,直接跳入镜中。等二人站稳落地,他趁着混乱,眼疾手快夺去刑二贴在胸口中的符,没管二叔一脸的惊愕和慌乱的表情,直接掐灭掉祭魂符。

    刑二一脸紧张,难得对季刑辰怒吼:“胡闹,你怎么来了!快点带小孟走!”

    “闭嘴!回去再找你算帐!”

    季刑辰说完,迅速将他身子检查一番,发现他身上没有致命伤,这才松了口气。他转身将二叔和孟樆护在身后,眯缝着眼,一脸阴沉地盯着那个罪魁祸首。

    黄雷山没想到有人竟然能破解他阵法闯了进来,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是什么人?”

    季刑辰冷笑一声,“我是你祖宗,不屑子孙,还不跪下!”

    ※※※※※※※※※※※※※※※※※※※※

    实在抱歉,我月末本就忙,我们单位又搞什么演出彩排,搞的我天天中午和晚上被拉去无偿加班排练……借着端午节的光,我今天晚上终于不用加班了,万岁!

    抱抱你们,晚安,我明天捉虫!端午节快乐~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彼岸长生 5瓶;慕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