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09(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自然觉得这个想法不怎么样, 不过到是对女人口中的那个主人来了些兴趣。

    “前天那个傀儡符也是你们弄出来的吧?为什么要盯着谢安桦,他只是个普通人。”

    女人的手指继续拨弄着琴,脸上那张艳丽的皮却渐渐剥落,漏出一张黑褐色僵而腐烂的脸。

    “因为那个家伙在他身边,他手里有我主人要的东西。”

    “哪个家伙?”

    她咧嘴笑了笑了, 尖锐的指甲卡在琴弦上, 吉他弦应声而断。

    “我在这混了这么久, 自然知道有句话叫反派死于话多。”她指尖浮出一团绿光,指挥着断开的琴弦浮在半空中,直指孟樆,“你这么想知道,不如等你做成人偶后我再告诉你。别担心,我会很温柔, 很温柔地割断你的脖子……”

    话音刚落, 琴弦如同利箭从半空中直接向孟樆袭来,动作快的像是一道闪电, 让人来不及反应。

    孟樆面无表情瞧着那怪物,脚下的影子却突然暴起, 形成如云般的黑雾轻而易举挡了下来。琴弦随即寸寸断裂, 直接落在地下, 再无半分动静。

    女人大惊失色,这才发现不对劲, 嘴里惊呼:“你, 你也是修士!”

    孟樆自然不是修士, 若是准确说起来,他连人都不是。可托这肉身的福,就是大罗神仙下来也难发现问题。就像徐胤所说,他毕竟是陈妈正正经经怀胎十月而生,至于他的真身……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在何处!

    那东西发现孟樆道行比她高太多,自己压根就不是他对手,见情况不妙转身要跑。可她刚窜起来,脚下的影子却突然幻化成几条长鞭,直接刺穿她胸口捆住她手脚,硬是将她定在半空中。

    两人周边被黑雾隔开,形成一个真空般的结界,外面的人看不见他们,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孟樆站在那东西身前,抬头看她,“你的主人是谁,他要什么?”

    “哼,我是不会说的。”

    她刚刚虽有一丝惊慌,可这会儿再对上孟樆却又镇定下来,想着这躯壳只是快木头和人皮,嘴里冷笑道,“我的心魄在主人手中,这只是一副空壳,你根本杀不死我。”

    孟樆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眼里红光微闪,半空中的怪物浑浊的眼眸突然涌入一片猩红,很快占据了她的眼白。

    他见对方眼神恍惚,双眼没有焦距,再次开口问道:“你的主人是谁,他要什么?”

    那东西明显被控制了心智,听到他的话面上虽在挣扎,可嘴里却老实说,“主人是一名道士,真实姓名我并不知晓,我只是他做出来的一个傀儡。我只知道他要的那个东西可以助他脱离五衰,不老不死。他曾算过谢安桦的生辰八字,发现这人本该命绝于去年夏天,可不知为什么,他不只没死,连整个命盘也跟着发生了巨变。”

    命绝于去年夏天?孟樆第一个反应就是暑假的那一起车祸,至于那个所的脱不老不死的说法,他却心里存了疑。

    凡间之人生平之事无论大小,都会记载在地府阳册中。短短一页却包含其从出生到死亡的一切琐事。按理说里面的命数早已定下,阳寿更是不容更改,但是通常也有例外。若是有地府十殿阎王旨意,阴阳司的文官就可勾掉阳册上的名字,被勾掉名字的人便可不老不死。这到是和凡间杜撰出的名著故事里,那段大圣闹地府颇为相似。

    可同时得到十殿阎王的旨意,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除非……

    孟樆想到这,心里一动,似乎有些明白对方要的是什么东西了。

    “他要找的,是不是一个魂印?”

    那家伙表情明显一怔,不受控制的点点头。

    孟樆了然,鬼玺魂印就是十殿阎王共同所制,持有此魂印者不仅可以随意出入冥界,还可借用十殿的阴兵。在三界六道中,上面一共就发了四枚魂印。一枚在魔君手里,一枚在九重天,一枚在妖界,一枚在昆仑。

    不过这魂印上,确确实实刻着十殿阎王的私印。也就是说,凡是持有此印者,可命令阴阳司的文官,勾掉阳册上凡人的名字,或者为他们添加阳寿。只不过干预凡人生死之事,实在有违天道,因此限制和惩罚也颇大。若是要为对方增加寿命,或者勾掉名字,持印者的灵力和真身必定会受到严重的反噬……

    现如今的持印者,都是三界六道中位高权重之人,而这些人更是跳脱轮回,名字压根就不会出现在阴阳薄中。因此三界中盛传的鬼玺魂印的这项功能,对他们来说如同鸡肋,也就渐渐被人遗忘了。

    至于孟樆手里这枚,并不是妖界的魂印,而是昆仑的魂印。是当初他那个不靠谱的老爸饕餮去了昆仑后,从昆仑之主陆由神君手里骗来给自己的。

    孟樆想起那次遇到的,那股强大的妖气,虽然那妖气爆发只是一瞬间,可却是强悍无比。这妖,绝对是妖界威名显赫的大妖。

    阳册中若是定下谢安桦的命数,即使那大妖时刻守在他身边也没法与天道争人。除非那妖精手里有这魂印,凭着这东西改了对方的命数……

    他心里对这事已有了大致的想法,想了想又问道:“你主人是如何拿到谢安桦的生辰八字的?”

    凡人八字暗藏玄机,若是真正的玄术高手可单凭此推算出其一生,甚至连衰兴大运,大限之日都可预测出。因此在古代,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从不随意泄露,除了结婚时合八字,平常根本不会拿出来。可对于现代人来说,因为生份证或者其他别的原因,一个人的生日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时辰却有些隐秘,除非有人特意跑出去找人算命。而这个给谢安桦算八字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背后之人。

    “谢安桦的母亲,曾经找主人给他算过八字。”

    孟樆眯眼看她,刚刚还趾高气昂一副你奈我何的家伙,如今身子已经抖成筛糠。

    她无意识透漏出这么多消息,哪怕真的能回到那个主人身边,心魄也保不住,终究是难逃一死。

    孟樆冲她点头,“其实反派的生死,和话多不多没太大关系。回去替我转告你的主人,就说我今晚要去拜访他,顺便参观下他那个展柜……”

    他说完头也没回,出了结界。

    那东西待要开口,身上突然发出一片火光,眨眼间便化成灰烬消失在半空中。

    季刑辰拎着一堆吃食推门进店的时候,发觉空气里有一股阴寒的气息。很淡,若是不仔细闻,根本察觉不到。

    他皱眉在店里四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孟樆从一旁递给他一杯温水,“回来了。”

    “嗯,和店长聊了会天,耽误了会时间。”季刑辰把餐盒一一拿了出来,先把装满素包子的盒子推给孟樆,又把别的吃食推给谢安桦。

    他在店里四处溜达一圈,然后不经意地问道:“店里刚刚来客人了?”

    谢安桦点点头,“刚刚来了个女孩,似乎要买吉他,不过后来又走了。”

    孟樆脸一红,瞧着一边被弄坏的吉他有些心虚,嘴里小声说,“我也看中一个,一会你给我算下钱,我拿回去送人。”

    谢安桦笑着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喜欢你就直接拿走吧,店里的吉他都不贵。”

    孟樆自然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当即掏出手机就在微信上扫了钱给他。两个人帮他收拾完卫生,外面突然有个家长带着孩子来找谢安桦。应该是他店里的一个老主顾,三个人在前台那聊着孩子上课的事。

    孟樆借着这机会,把季刑辰拉了出去。

    “我有个发现,我大概知道那个搞出傀儡符的人为什么要找谢安桦麻烦了。”

    他把刚刚在店里发生的事,挑了重点讲给季刑辰听,不过隐匿了关于鬼玺魂印的说法,只是说那妖精手里有能更改人生死的法宝,谢安桦似乎被他改了命。

    季刑辰现在只是个凡人,自然知道这东西对于凡人的诱惑有多大。他眼里晦涩不明,说了会稍等,就打了个电话给云姨,问了那边一些情况后,挂了电话对他说:“云姨说谢安桦半年前确实状况频出,她以为是犯太岁,所以特意托人找了个大师给他破了破。”

    他说完,又解释道:“不只是那次公交事故,谢安桦有天下班回家,在路上遭遇过抢劫。只不过当时因为有黑风在,所以那劫匪并没有得手,反而自己伤的不轻。”

    “黑风?”

    “他养的一条流浪狗……”

    “等等,流浪狗?”孟樆连忙打断季刑辰的话,一脸莫名道:“哪来的流浪狗?”

    季刑辰也一脸莫名其妙,“就是他的那个导盲犬。”

    “他有几个导盲犬?”孟樆要是没记错,谢安桦的导盲犬不是他爸给他买的吗?怎么变成流浪狗了!

    “就一个,你想有几个?那狗的品种好像是杜宾,挺厉害的,经常跟在谢安桦身边。我去买早点时和他们老板聊天,听他说这狗是几年前下雨时,突然跑到谢安桦店里的。”

    ※※※※※※※※※※※※※※※※※※※※

    昨天太累了,就没更。抱抱你们,睡了一觉感觉神清气爽~

    你们猜对了,不过他不是狗妖啊!哈哈这是另一对cp~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zdzdzdz 9瓶;yez、子默 5瓶;碧草親親 2瓶;背单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