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107(捌)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一大早, 孟樆和季刑辰吃完早饭就早早地回了家。大黑在阳台上正眯眼打着盹,听见他的声音,连忙站起来奔着他就跑了过来。

    孟樆伸手比划一下,然后做贼似的朝四处看。发现陈妈不在家去上班了,才松了口气。他换鞋进厨房给大黑倒了些水和陈妈自制的鸡肝饭, 然后换了睡衣回卧室里补觉。

    昨晚季刑辰一宿不睡, 非要把那个所谓的象限仪座的流星雨看完。他也不好意思自己睡, 便坐在落地窗陪着那家伙一起看。

    气氛正好,两人边看边聊, 慢慢地就聊起了小时的趣事。孟樆那一晚, 听了不少季刑辰年少时的故事。

    比如他和刑二在外面摆摊,每次赚了钱,月末都会去附近的一家小店吃火锅。那小店的火锅比较便宜, 菜量给的很足,肉就逊色了些, 因为便宜就不怎么新鲜。可即使这样, 他们也因为生活窘迫只能一个月去一次,更别提去太贵的地方, 他们压根就吃不起。可每每吃完那家店的肉,俩人的肠胃都会不舒服。于是二叔就想了个主意,每次都让他背着双肩包, 然后在外面买好羊肉卷偷偷塞在包里让他带进去。进店后, 两人一边涮着菜, 一边避着服务员把肉下在锅里……

    孟樆听的认真, 听着他那些年少的囧事和趣事,心里半是心疼又半是欢喜。心疼他跟着二叔四处漂泊居无定所,连吃顿火锅都是奢侈。欢喜的是他确确实实没把自己当外人,连这些窘迫的往事也会认真的讲给自己听。

    那一晚,两个人就这样从天黑聊到了天亮。他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都想把彼此不在一起那些年发生的事讲给对方听。也因此,他如今困倦的厉害,一沾到床就有些睁不开眼。

    孟樆迷迷糊糊躺在床上补觉,恍惚间做了个梦。

    梦里鸟语花香,灵气缭绕,好像是在不周山附近。他肚子咕噜噜地叫着,似乎饿了许久,难受的要命,半点力气都没有。至于那个不靠谱的老爹饕餮,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觅食打盹了。

    这个梦过于逼真,好像将他一下子带回了幼兽时的状态。妖精对待自己的幼兽虽然宠爱,但并不会太过溺爱,他们即使成为了大妖,可依旧保留一部分野兽的习性与本能,比如从小就会训练幼兽独自捕食。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他们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因此很多幼兽到了一定的年龄后,他们的父母就不会再供给他们任何食物,饕餮亦是如此。

    孟樆很饿,胃里就像是被火烧一般,他的食物和一般的妖精有些不同。不周山附近的妖精品种千万个,吃的也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的妖精食天地灵气,有的妖精食动植物,有的妖精食幼兽和人,而他要食的则是妖丹。

    生而为妖,这并不是他能选择的,至于自己的食物和物种也不是他所能决定的。饕餮是个神经大条的爹,他对孟樆的教育只有一个,那就是狮子从来不会再乎羊群的想法,就像人从来不在乎他养的鸡鸭鱼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好在孟樆并没被养歪,他长大后从不会主动攻击别的妖怪,一般都是被别的大妖攻击时,才会抛丹食之。

    梦中的他还很小,那时根本没有化形,被饥饿感嗟磨地难受的要命,胃里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

    恍惚间似乎有人走近,那人隐匿于云雾之中,他瞧的并不真切。只是知道对方的灵力很强,勾的他眼睛都直了,就像是一个常年旅居在沙漠的人,终于碰到了绿洲,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他当即亮出爪子,趁那人伸手要摸自己时,直接划破他的手背。

    鲜血里都是浓郁的化不开的灵力,比饕餮猎来大妖的妖丹还要醇厚。他忍不住伸出一截舌尖舔了几口,血液落入他的胃中,那一瞬间让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舒服的简直要喟叹几声。

    “还挺凶的!”

    耳边响起那人的声音,清冷如冰泉,又陌生又熟悉。

    那人不顾自己流血的手,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如玉的指尖轻点在他额头,然后将伤口慢慢凑到他的嘴边。

    他根本顾不得对方说了什么,连忙贪婪地伸出舌尖,卷着那人流血的地方,一点点汲取血液中浓郁的灵力。

    “没想到……会是你这么个小家伙……”

    孟樆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被那人放下来后,还有些不舍地咬着他的衣摆不松口。

    那血太好喝了,他实在不舍得到嘴的‘美味口粮’就这么飞走。

    淡漠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薄唇轻启,声音低沉悦耳,“舍不得我,呵,待你渡劫飞升之日……”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伴随着山谷里的风声回荡在耳边,可孟樆完全没听清。他再要去问时,才发现周围水汽弥漫,山雾四起,原本祥和的不周山变成了一片风雨交加之地。

    一道闪电在半空中轰然炸响,瞬间照亮那人熟悉的模样……

    孟樆猛然睁开眼,他显然还没从梦中完全清醒,直到大黑低沉的呜呜声传来,他才翻身坐了起来。

    外边的天已经黑了,他竟不知不觉睡了一整天。大黑一直趴在他脚边,瞧他神色不对,连忙蹭了过来。

    孟樆安抚地冲它笑了笑,然后轻轻摩挲着脖子上有些烫人的平安扣,脑子里回忆着刚刚的梦。

    不,那应该不是梦,是他幼儿时埋藏在心底的一抹记忆。他虽然早忘记这段过往,可这么多年,却一直苦苦执着于飞升。似乎每次想要放弃时,心底总有个声音告诉他,有个人在等他,他必须飞升成仙……

    他叹了口气,右手轻轻拍了拍额头。

    原来自己还是幼兽的时候,就见过那个家伙,还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吸了那么多的血,而自己飞升的执念也同样是来源于这个人……

    第二天,孟樆起的有些早,特意下楼买了早餐拿了上来。陈妈昨晚参加单位年会,回来的有些晚,瞧他屋里灯没开就没打扰他休息。

    她这会打着哈欠出来,就见孟樆在餐桌边忙碌的身影。

    陈妈揉了揉大黑,抬头问他,“这么早要出去?”

    孟樆点点头,他今天约了季刑辰去谢安桦那。

    陈妈把大黑的狗粮拿出来,嘴上随意地问,“和小季啊?”

    孟樆手不自然地抖了下,低垂着眉眼恩了一声。

    “好好玩吧,等你毕业上班了,就没时间享受了。”陈妈没发现他的异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孟樆套好羽绒服穿上鞋,和陈妈报备了一下,转身下了楼。

    他本来打算让季刑辰去店里等他,可一下楼就发现那家伙在楼下站着。他今天依旧穿了那件和自己相同的白色羽绒服,帅气逼人。

    孟樆站在那没动,见到季刑辰后他心里那些复杂的念头渐渐退却,唯一剩下的,只是萦绕在心口只增不减的情愫。

    “你怎么来了?”

    季刑辰瞧见他,眉脚轻轻一扬,“起的早,没事就过来接你了。”

    “冷吗?”孟樆问完,自然地握住他的手。他难得如此主动,反而把季刑辰弄的神色一僵,有些不知所措。

    “不,不冷。”

    季刑辰嘴角翘的有些大,手指轻轻勾了勾他的手心,不过却又马上松开了。他怕被陈妈不小心撞上,因此有些小心翼翼。

    两个人一起往外走,打了车去谢安桦的琴行。

    上了车,孟樆才发现这家伙挺久没骑那辆拉风的机车了,一时好奇,问起了这事。

    “冬天坐在后面会冷,你身子又不太好。”季刑辰虽然喜欢骑他那辆战车,可是想着自家‘媳妇’的身体状况,最后还是狠狠心把车锁了起来。没法,媳妇和爱车比起来,自然是媳妇为重。

    孟樆笑了笑,指了指脖子上的平安扣,“有了这个,我不会再生病了。”

    “那也不行,现在太冷,等开春暖和的。”季刑辰态度坚决不让步,在关于孟樆健康的问题,他和陈妈还有陈松的战线难得一致统一。

    孟樆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心地收回脖子上那枚玉,想着谢安桦的事问,“符的事情,你问二叔了吗?”

    “问了,二叔看了符以后脸色不太好,可惜什么都没说,只是问我从哪弄到的。我把谢安桦的事一五一十跟他说了后,他就直接拿着那东西回家了。”

    “回家?”孟樆有些惊讶刑二的反应。

    “晚上我再去找他探探话,我总觉得那符跟他有些渊源,也许和他坏掉的那只眼睛有关……”

    季刑辰当初被刑二救了的时候,这人的眼睛上就带着伤,而且比先在还严重。这么多年,他哪怕喝多了胡言乱语,也对眼睛上的伤也三缄其口闭口不谈。

    他沉思一会,见孟樆面上有些担心,岔开话题道:“不说二叔了,我查到了些谢安桦的事,有件事挺有意思。”

    “啊?”

    “你还记得暑假那场公交车祸吗?当时我还带你去查过猫鬼案。”

    孟樆对这事记忆犹新,因为当时那股强大的妖气波动,他一直关注这事。

    “谢安桦当时也在事故现场,公交车冲进步行路离他只有几厘米时,突然停了下来。他身边的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波及,只有他毫发无伤。”

    ※※※※※※※※※※※※※※※※※※※※

    这个故事估计你们要猜到了~嘿嘿嘿!

    你们太给力了,一夜间多出好多营养液,谢谢亲们!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女盆友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阙云夕。 70瓶;春日迟迟入梦来、26744467、在我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20瓶;嘿嘿嘿嘿嘿、过客匆匆 15瓶;行路、shuihaizi、王昕、jun 10瓶;路人三、青林点白云 5瓶;@ 3瓶;泥嚎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