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97(柒)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看着季父死死砸在季煜然脸上的拳头, 心想这场戏也差不多该收场了。

    他悄悄眨了下眼,附身在季煜然身上的恶鬼收到了他的讯息,连忙从那具身体上跳出来,然后向孟樆拜了拜, 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季刑辰淡色的瞳孔微微收缩,瞧着那道虚影消散,终是没说什么。

    季煜然迷迷糊糊间发现自己呼吸困难,好不容易睁开眼, 就瞧着他的养父目眦欲裂地抓着他头发往茶几上撞, 力气之大,他简直怀疑对方要将他杀死。

    他被吓的半死, 条件反射要反抗, 可一动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绑在椅子上动不了, 最后只能哆哆嗦嗦喊道:“爸,你干什么……”他只说了几个字,后面那半句‘我是你儿子!’还没说出口, 便被季昀晟一脚连着椅子一起踹翻在地。

    “爸?”老太太端着茶杯云淡风清呷了口,睨着坐在一边阴沉着脸不说话的季老爷子,冷笑, “这儿没你爸, 你姓赵, 我们姓季, 你这小畜牲别乱攀关系。”

    季煜然脸色惨白, 胸口呼吸间都带着疼,他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这样狼狈。想他这么多年,作为季家的太子爷在外面呼风唤雨,哪一次出门不都是前呼后拥的一堆人把他围在中间捧着。他一时表情又是复杂又是难堪,听着老太太那一口一句的小畜牲,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戾气。可他知道,自己如今还没弄到季家的财产,再想着前几天遇到的生父对他说的话,那股戾气还没达眼底又立刻消散了。

    季老太太人精一个,这些年阅人无数,只这么扫一眼,就瞧出他一肚子的愤恨和鬼主意。她哼了一声,也没把季煜然当回事,瞧着差不多了,朝一边使了个眼色,保安连忙会意的将季父给拦了下来,把季煜然拖到一边。

    这两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好,季煜然脸上身上都是伤,颧骨那红了一大片,是季父刚刚用拳头砸的。季父则衣衫凌乱,精神状态瞧着不比他差,目光呆滞,比季煜然还像中邪。

    季煜然虽然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可情绪却遮掩的很好。他如今被揍的浑身都疼,却依旧不动声色仔细观察四周,对上端坐在沙发上老太太阴毒的目光,再瞧着一边满眼通红都是恨意的季父,心里咯噔一下。

    他只记得昨晚大半夜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再然后,就是记忆里一片空白……

    难不成真中邪了?

    他这人一向心思细腻又善于察言观色,瞧着气氛明显不对,就知道今儿这事不对劲,当即不顾客厅里的冷气压,扭头就往季老爷子那看,红着眼可怜道:“爷爷,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是不是又中邪冒犯奶奶了?”

    季老爷子嘴巴动了两下,刚要说话,就听一边的老太太不冷不热地说,“把老爷子送楼上去,他今儿起早了,身体不太舒服。”

    季老爷子闻言扫了她一眼,瞧着两个保安竟真的走了过来,愤愤地把手里的金刚菩提摔在桌子上,“王春荷!”

    季老太太眼皮都没动,拿着茶盏拂开杯里的茶叶,声音淡淡道:“别让我当着你儿子儿媳,还有孙子的面让人给你绑上去。儿孙自有儿孙福,你都退休这么多年了,别跟着瞎操心。要不然气急了,怒火攻心中了风,瘫在床上就不好了。”

    季老爷子眼皮一跳,瞧她不像开玩笑,心里突突跳了两下。他知道这事老太太还真能干的出来,这么多年,他俩互相了解,赵春荷发起狠来可不一般。何况他手上的权利早被老太太架空分给儿子了,现如今这个家也不是他当家了。

    他眼神扫过看也没看他的儿子儿媳,又看着一脸希冀看向他的季煜然,咬咬牙,终究是狠心地扭头上了楼。

    老太太瞧他那样,面上带了些讥讽;老家伙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自私,甭管是对真爱还是所谓心疼的孙子,只要撞到自己的利益通通都要让路。当年对着那真爱的小三也指天画地的说什么要跟自己离婚,到头来被老太爷拐杖一敲,说离婚可以,但是要他滚出季家没有继承权,不也就乖乖的待在家里没再敢提那事!

    孟樆站在一边,瞧着季煜然怔忡的模样,心里没半点同情。

    他也不算冤枉这家伙,虽然季煜然少年时并不太清楚那些陈年旧事,只是一知半解,可他清楚自己的母亲喜欢季昀晟。当年季父和他母亲明明没发生任何关系,他却帮着自己母亲一起骗季父,甚至这么多年眼瞅着季父自责却从不点破,就是为了会对自己有利。而且还有一点,当年季刑辰没失忆时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一次,打电话打到了季家是季煜然接的,他当时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事后也从没和别人提起过!

    他更是千不该万不该,在季刑辰回来时,煽风点火找人背后算计他和刑二。找人砸了刑二的店后又转身推在季家父母身上,再然后挑拨季父和自己亲生骨肉的关系。而且他大舅今早给他打电话,说查到赵文山在季刑辰回到季家时,曾主动联系过他这个亲生儿子,怕是又要搞事情……

    他看了眼从头至尾都没说话的季刑辰,没由来的有些心疼。

    季刑辰瞥了他一眼,瞧着他眼里满满的担忧,安抚地笑了笑。若不是时间地点环境不对,他此时到是挺想靠在孟樆的身上搂搂抱抱。

    老太太茶水喝的差不多了,瞧着客厅里安静的几个人,最后目光落在季刑辰身上,“小辰,你想怎么处置这个孽障。”

    季煜然到此时虽然还被蒙在骨子里,可也知道现如今情况非常不妙。他脑子里突然窜出他那个假死的爹,眼皮一阵乱跳。他也是前段时间在外面拍戏刚知道的这事,现如今瞧着不对,就开始往这事上想,觉得怕不是当年他爸假死的事要暴露?再或者,是他当年挂了季刑辰打回家的求救电话……东窗事发?可转念又觉得不对劲,这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人证物证怕是都没了,哪那么好查!

    只要他咬死自己不知道,不就半毛钱和他没关系!

    他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急中生智张着嘴大喊,“奶奶,我知道你们季家亲生孙子回来了,可您若是不想要我这个养子就直说,至于这样子厚此薄彼,怕我拿他的东西吗?”他说完,又一脸悲愤地自怨自艾道:“季煜然,谁让你从小就没爹没妈,现如今连你母亲最好的朋友,你的养父都因为他的亲生儿子舍弃了你!”

    孟樆简直想笑,这家伙可真够鸡贼的,扯着他妈的大旗在那哭嚎着叫可怜。要不是现如今大家都知道了当年的事,季昀晟怕是又要心软了!

    季煜然再聪明,也想不到有孟樆这个超出科学范畴的人出现,还联合恶鬼刚刚在他身上来了那么一出大戏。以至于季父一听到他喊妈,新仇旧怨又都再次爆发,红着眼怒道:“你还敢提你妈和你爸,我哪点对不起他们。念大学那会你爸说他拿不出学费,我二话不说就替他缴了。就连衣服,他说喜欢嫌贵,我也每次都买两套送他一套。这么多年,不说感谢就算了,反过来还要把我害的这么惨。我好好的家庭,就这么被你们一家子拆散了!我不是你养父,你这个狼子野心的东西,你姓赵,你跟我们季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季父整个人跟疯了般,要不是保安拦着他,怕是真要活剐了季煜然。

    老太太到是没拦着,她瞧着在一边无动于衷的孙子,又看了眼冷眼瞧着的儿媳妇,心里叹了口气。

    季煜然本想借着提他妈的事,唤起季父心里的愧疚之情,可没曾想对方反而再次爆起。他听着季父嘴里那几句话,心里这回确实是慌了。

    季老太太淡淡看他一眼,眼里满是狠戾,“好朋友?哪个好朋友会绑架自己朋友的儿子,还处心积虑的要抢他的家产。哪个好朋友又日夜算计着自己的朋友,非要往他身上泼污水,搅合的人家妻离子散!这种是好朋友。我看就是杀父仇人都不为过!”

    季煜然彻底呆愣在那,满脑子都是;完了,他们知道了!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季老太太说完,不再理会失魂落魄的季煜然,对着一边的季刑辰说,“孩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季刑辰神色不明的看着季煜然,屋子里的人却都看向他,似乎在等他最后的宣判,因为这里彻头彻尾的受害者都是他。

    浓密的睫毛挡住了他眼里的冷意,也许只是过了一分钟,可是对季煜然来说却仿佛是一个世纪。他见那人抬起头看着他,眼里没任何感情,淡漠又骄傲。那是骨子里自带的骄傲,与生俱来的,他学了那么久都没学会。

    “都姓季了,又何必改来该去。”季刑辰说完,见季煜然松了口气扯着嘴角笑了笑,“不是说中邪了?既然精神不好,那就送到精神病院去。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我觉得你的养父母有权把你送进去好好治疗!”

    季煜然当即愣在那,正要说什么,就听一边的老太太和蔼可亲的看着他,“是这么个理,还是小辰想的清楚明白。既然你成天嚷嚷自己中邪了,又到处撒癔症发疯,就送去那好好养着吧!我们季家不缺这点钱,就算你在里面待一辈子,也养的起你!”

    ※※※※※※※※※※※※※※※※※※※※

    咳咳,我承认感情有点慢哈,但是这个故事完,就开感情线了。得让他俩有点事,才能让千年不开窍的小孟开窍啊!别打我……悄咪咪跑~抱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艾亚亚、腐腐腐到家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朱朱 7瓶;啊兰 6瓶;醉卧青丝台 5瓶;晓风残月 2瓶;山抹微云、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