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90(柒)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季刑辰神色不变, 冷眼瞅了他一眼,“中邪?这词别乱用,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你怎么还当真了。”

    季父脸色一白, 神色隐隐带了些尴尬。‘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这话就是他曾经对季刑辰说的。他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少年一脸漠视和冷淡,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我当时没有恶意。我是你爸爸, 当初说这话也是为了你好, 那些东西根本不符合你的身份……”

    “身份?你跟我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身份, 我有什么身份?”季刑辰嗤笑一声, 面带讥讽打断他,“我从小跟着人贩子在外面混, 为了能有口饭吃不被打,乞讨、行窃、碰瓷哪样没干过!要不是他们看我讨人喜欢能多要点钱,早打断我的腿脚把我弄成残废, 在外面跟狗一样的四处讨饭。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讲身份!”

    季父面色煞白,“不是, 那个时候我, 我以为你死……”

    “那请你继续当我死了!我跟二叔过的挺好, 不劳您费心。至于您那个宝贵养子季煜然, 没人跟他争你的东西。东西是你的, 你愿意给谁就给谁,不过麻烦你回去替我转告他,别再来烦我,也别再来骚扰我身边的人!”

    季刑辰说完,不再看僵着身子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季父,头也没回直接开了大门走进去。孟樆扫了眼神色灰败的老人,摇摇头跟他一起走了进去。

    自始自终,都是季家找季刑辰让他回去,而他从来都没想过要回去。至于钱财,他压根就没再意,他再意的只是亲情。很可惜,季父到现在才弄明白………

    两个人进了电梯都没说话,季刑辰神色不太好,孟樆听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心里也不舒服。他本身是学法的,刑法课上听老师讲过人贩子拐卖儿童的事。人贩子一般会将手里的孩子分为三等;一等是长的好年龄小,这样的,他们会直接出卖。二等是年岁大了,可人机灵听话,他们会留在手里当手下培养。三等就是卖不出去,又长相平平没任何优点,这类孩子最惨,他们会被打断手脚弄成残废然后到街边行乞卖可怜。因为季刑辰从不讲他的过去,他又是如此的骄傲,以至于孟樆都忘要记了这人曾经到底经历过了什么……

    季刑辰那么优秀,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孟樆不敢想象,如果他真的被打断了手脚,他会怎么样!只要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孟樆就浑身发冷,手脚控制不住的颤抖。不单单是恐惧,更多的是无尽的愤怒。

    季刑辰下了电梯开了门,一回头就见孟樆眼睛红红的跟个兔子似的。他吓了一跳,人生中第一次手足无措的僵在那,俊美的脸上满是惊慌,“哎,你,你哭什么!”

    孟樆红着眼,就像是第一次见这个人,从上到下认真地打量他,没等季刑辰反应过来,直接扑进他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

    季刑辰晕乎乎地看着怀里的人,一时觉得世界玄幻了,幸福来的太突然,自己可能还在梦中。一时又觉触感这么真实,这应该不是梦……

    孟樆压根不知道季刑辰脑子里乱成一团,此刻站在那胡思乱想心猿意马。他紧紧抱着季刑辰,感受着这个人跳动的心脏,温暖的体温,灼热的呼吸。

    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手脚完好,他如今健康的站在自己面前!

    两个人就这样相拥,久久没动,久到季刑辰的脑子终于清醒过来。他缓缓地伸手在自己脸上掐了掐,发出‘嘶’地一声。

    很疼,所以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孟樆此刻抱着他并不是他的臆想?

    他反应过来,立刻笑着看向怀里的人,“你到底哭什么?”

    孟樆将头埋在他怀里没动,过了会闷闷地说,“我没哭,我,我就是……心里不舒服……”

    他才没哭!他是被气的,气红了眼,那些人贩子真是可恶至极!

    季刑辰恍然,估摸着是自己在楼下一时激动说出的话,让他心里难受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宠溺又好笑地摸了摸孟樆的头。

    他少年时确实过的不好,可是再不好也都是过去式。生活是要向前看的,人不可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至于他从不说的那些过往,一是不想让真正担心他的人难受,二则是他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别人同情。对于孟樆,自然是第一点。

    “别不舒服了,都过去多少年了,我这不好好的!”季刑辰轻笑了声,打趣道:“总说比我大,你看看你,哪里像比我大的样子!”

    孟樆过了许久才抬头,看着季刑辰时脸有些红。他当时脑子突然卡住了,一时冲动就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现在想想,总觉得有些尴尬。

    他正转动细胞酝酿着解围的话,季刑辰兜里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到是救了他。

    孟樆也没想偷听,只想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平复情绪。只不过一边的季刑辰说话完全不避讳他,他无意间听了那么几句,脑子里再联想起季父在楼下的话,到是把这事的前因后果都弄明白了。

    打电话的是季母,电话中说的正是季煜然的事。大致是三江县豆腐渣工程东窗事发,季家老爷子一怒之下把他和季父都叫书房里训话,可谁知还没说几句,季刑辰在书房里突然发疯,神色癫狂,见东西就砸,看起来就跟撞邪一模一样。一家子人被他弄的人仰马翻,老太太都受了惊。还好后来有保安进来,把他制服后直接锁在房间里关了起来。

    季刑辰嘴角挂着丝讥讽,到是没说什么,等挂了电话正撞上孟樆若有所思的眼神。

    “你在想什么?”

    孟樆眼神游移,不敢看他,过了会才小心翼翼问,“最初在帝都拐你的那批人,你对他们还有印象吗?”

    季刑辰愣了愣,没想到他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说破,“我发烧后很多事都记不住了,对于那段过往,我的记忆只停留在被转卖到南方后,至于在帝都被拐的事,基本没什么印象了。”

    “那你背后那些伤?”孟樆对季刑辰身上那些伤耿耿于怀,一脸执着的追问。

    “在南方时被打的,我先前逃过几次,可惜都被他们抓回去了。他们把我掉在树上抽了几天,然后就留下了这些伤疤。”季刑辰轻描淡写地说完,看孟樆脸色不好,又调侃地笑道:“估计是那段日子有点惨,所以即使失忆了也没法忘记吧!”

    确实无法忘记,那些人一个个都丧心病狂。什么要的钱少了,酒喝高了,只要稍微有不顺心就拿鞭子往死里抽他们。除了脸以外,他们这些被拐来的孩子,一个个浑身都是鞭伤。

    孟樆垂着头,浓密的眼睫遮住了眼底翻滚的怒意。

    “你逃出来后,那些人贩子呢?”

    “被抓了。”季刑辰沉默一会,眼里闪过一丝冷光,“他们那院子挺偏,场地很大,里面还养了几条看家护院的狼狗。我最后逃出来那次,怕被那些狗发现气味,就直接跳到河里,顺流游了挺远。”

    孟樆听到这,突然明白季刑辰第一次见到大黑时为什么会抗拒。也许是少年时院子里看守他们的狗,给他留下了太多不好的记忆。

    季刑辰继续说,“再后来,因为体力透支严重,身子实在支撑不住,就晕在天桥底下了,恰好被早上起来摆摊的二叔发现,给带回了家。我当晚连续发高烧,脑子也晕晕沉沉,醒来后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唯独记着那个小院。二叔这人瞧着市侩骨子里其实很正义,他听我说了这事就报了警。警,察赶过去时他们已经跑了大半,只剩一小部分人没来得及转移。”

    孟樆想起给季刑辰提供消息的那个人,“阿木也是那时被救的?”

    “恩,不过警,察赶过去时他们都被转移了。我跟你说过吧,那次发烧后我的身体就有些怪,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鬼。院子里曾经死过一个人,是早我们一批被送过来的,我来没几天她就被活活打死了。那些人贩子在附近的荒地挖了个坑,草草把她埋了。我当时在院子里查觉到她的气息,顺着那感觉直接找到了她被埋的地方。二叔因为有阴阳眼能和她沟通,当晚就从她口中得知了那批人贩子的去向。后来警察顺着线索在火车站堵到他们,除了他们的老大,基本都被抓了。这事当年引起很大的轰动,他们被判的挺重,有几个因为杀过人判了死刑。”

    “网上能查到这消息吗?那个主犯呢,他跑了?”

    季刑辰没想到他对这事这么感兴趣,整个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一时有些狐疑地看他,不过还是说道:“主犯被当场击毙,他当时在火车站挟持人质,后来被警察开枪杀死了。”

    “死了?”

    “死了。”季刑辰笑了笑,感觉一切都像做梦一般,“我们当时分在一起的是4个男生,除了阿木,还有2个人。他们3个人都记得自己原来的名字和户籍,他们的父母亲也都不曾放弃寻找他们。得到消息后,那些人便连夜从各个地方赶了过来,把他们都接走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每年都会见一面。”

    他说完这些,淡色的眸子看向孟樆,“那个,过段时间他们几个打算来帝找我和阿木……到时候,我带你去见见他们?”

    孟樆正在想事情,闻言面上一怔,抬头对上季刑辰认真的眼神,笑着点了点头。过了会,他看了眼外面渐渐泛黑的天,恍然地拍着额头,“我差点忘了,笑笑哥今天回来,他让我去他家一趟。”

    季刑辰眯眼看他,语气沉了沉,“笑笑哥?这是谁?”

    “我大舅的儿子,陈骁,小名叫笑笑。”

    季刑辰哦了声,立刻缓和了语气,“这个时候过去?”

    他说完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天穹,半信半疑道:“饭点都过了,让你去干嘛?”

    “江湖救急,他前两天在学校打架的事东窗事发,被我舅知道了。我要是不过去,他怕熬不到明早。”孟樆随意扯了个理由,反正笑笑这人总在学校惹事,高中时就因为打架常被请家长。他到也乖觉,每次闯了祸就跑到自己这喊救命,因为救命的次数多了,这谎话到也张口就来。

    季刑辰闻言到没再说什么,只不过站起身要送他去。好在孟樆扯出陈松这面大旗,好说歹说让季刑辰退了一步,送他下楼上车。

    这家伙站在那瞧他上了车也不走,一脸郁结地叮嘱他明天早点回来。

    孟樆连忙点头,等司机师傅开了车出了小区,他立刻改了地址,让人改道回家。

    司机听话的把车开到他家小区门口,嘴里还不忘夸赞他有个好哥哥,什么又贴心又疼人的,好话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孟樆一脸黑线地刷了微信付了钱,然后急匆匆地下了往家里跑。等他开了锁回到家,眸子里不再掩饰的闪过一抹红,房间里瞬间灯影晃动。

    脚下的影子在他身后渐渐变大,倏然间笼罩住他的全身。几秒后,客厅里一切都恢复正常,只不过孟樆却已消失不见。

    此时的他正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抬头就瞧着几丈高的阴森石柱上刻着血淋林的一副对联。

    上联: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

    下联: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

    横批:你可来了!

    孟樆眯眼,直接抬脚迈入大门,手里的手机屏幕显出阴森的蓝光,上面赫然写着:大快人心,林明特大拐卖儿童案——一审宣判,6人被判处死刑!

    ※※※※※※※※※※※※※※※※※※※※

    开玩笑,以为死了就完事了吗!孟小樆狠起来是超凶的,分分钟追你到地府!╭(╯^╰)╮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pushyyq、21850159、腐腐腐到家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 50瓶;zdzdzdz 10瓶;三生石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