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69(伍)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跟季刑辰打车去了罗小姐家, 地址并不是上次的那个别墅,而是另一个花园洋房。

    他站在门口掰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季刑辰看的有趣, 揶揄道,“你在算什么?”

    “钱啊!光房产就三个,这得多有钱!”

    季刑辰想了想,认真的看他, “你喜欢这儿吗?房子大带花园, 环境好设备全,你遛大黑也会很方便。”

    他虽然不喜欢那条蠢狗缠着孟樆, 可是爱屋及乌, 到时候他要是说养,自己肯定会答应。

    “不喜欢, 太大了,我妈打扫起来会很费劲。”

    季刑辰嘴角翘了翘,觉得他真是天真的可爱。这么大的房子, 当然有人帮着收拾,不过他也不喜欢自己家里,有外人来回走动。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

    孟樆虽然不知道季刑辰为什么揪着这问题不放, 但还是很认真的想了想。

    “采光好, 不要太大, 有个阳台给大黑就好, 它喜欢赖在那晒太阳。反正就两个人和一个狗住, 我们家现在的房子就挺好。”

    他说的两个人,是他和陈妈,可季刑辰却不这么想。

    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对方一眼,“你到是不挑。”说完,丢下莫名其妙的孟樆按下了门铃。

    替他们开门的是上次来接他们的那个助理,瞧见两人语气熟稔的寒暄几句,就带他们进了房间。

    吕夫人穿了一间高领的针织毛衣,端坐在沙发上,脸色不好的看报纸。瞧见他们进来,连忙站起身,热情的迎了上来。就好像,几天前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见他们的,不是她自己一般。

    孟樆一时觉得,某些成年人的交际还真是虚伪。不过不管他怎么想,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毕竟这方面,指望不上季刑辰这尊大神,他不甩脸就不错了。

    他和吕夫人彼此说了几句客气又规矩的礼貌话,然后问道:“吕小姐还好吗?”

    “哎,天天做噩梦,一天天连饭也吃不上几口,神情萎靡不振,我这当妈的看着都心疼……”

    一直没说话的季刑辰却挑起长眉,突然说道:“做噩梦?我给她的符有驱邪助眠的功效,效果不错,一般人会一觉睡到天亮,梦都没有,哪来的噩梦?况且前天,你还带她出席了一个私人晚宴。吕小姐看起来状态很好,完全不像你说的这样。”

    吕夫人被噎了下,顿在那,没再说话。她想着自己前两次以女儿去外地养病的理由搪塞他们,面上也有些尴尬。不过她毕竟在商场上混迹多年,自然炼就一副脸皮和本事,转瞬间岔开话题,自然地说,“茵茵在书房等你们,我带你们过去吧!”

    孟樆笑了笑,趁着吕夫人转身不注意,伸手戳了戳季刑辰的胳膊。这家伙在他舅那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抽冷风了。

    这两天季刑辰在他和他舅那表现太好,他都快忘记这人嘴巴多毒,多不给人台阶下了!

    吕茵茵依偎在书法的沙发上,这两天身子骨养的不错,比上次看起来圆润了不少,精神头也很足。瞧见他们进来,还特意站起身。

    孟樆怕季刑辰又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先他一步客套道:“吕小姐身子恢复的不错。”

    他长的好看,笑起来又温暖又阳光,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吕小姐笑了笑,眼里的防备顿时减弱不少,“那还是要谢谢你们,那几天我脑子浑浑噩噩的,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还好有你们在,不然真不知会怎么样。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们。”

    “谢就不用了,你母亲已经感谢过了,不过有些事情,想问你。”

    季刑辰随意坐到一边的沙发软椅上,神情坦然。

    吕小姐尴尬地点点头,可能是对方的气场太足,她这个主人反而有些手足无措,神色拘谨。好在吕夫人在一边搀扶她,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她才松了口气。

    “你问吧?”

    “你和饿死鬼签订的‘血约’,是通过三道美容院的哪个中间人?”

    吕小姐神情一滞,面色难堪,“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没签过你说的那个什么约!”

    “没签约?那它为什么缠着你?”季刑辰交叠着双手,微微俯身看她,“你减肥挺久了吧,反反复复的,可惜从来没成功过。是什么原因,让你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瘦了25公斤?”

    “季大师!”吕夫人神色难看地站起身,语气强硬道:“你是来给我女儿驱除剩下鬼气的,不是来审问犯人的!”

    “可她若是不说实话,我也没办法彻底根除。”季刑辰无所谓的摊手,身子向沙发靠去,眼神睨着她,“吕夫人,过于包庇和溺爱,会害了自己的孩子。你知道她究竟做了什么吗?她在出卖灵魂和恶鬼签订协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不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你的女儿将会代替饿死鬼进入三恶道,永世承受饥饿之苦,不入轮回。”

    吕夫人大惊失色看向他,难以置信道:“你,你不是把那鬼除掉了吗?”

    孟樆偷偷瞥了季刑辰一眼,见他神色如常,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吓着那对母女。

    “除掉一个还会有新的,饿鬼道有千千万万的饿死鬼,只要她的协议没解除,那些东西就会一直缠着她!”

    “不,不要缠着我,这跟我没关系!”吕小姐嘴里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恢复了血色的脸煞白一片。她蜷缩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身子,神经质的嘟囔着,“不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契约。阿罗跟我说就是养小鬼,就跟佛牌那种东西一样。她还说很多明星都养它们,什么事都没有。天涯贴吧上也暴光过这些事,那些明星不都是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嘛!我只是一时好奇……救我,救我。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养小鬼?”

    孟樆曾听曹文远那家伙调侃过,说有些明星为了火,会养些小鬼加强自身运势,就像泰国佛牌那种东西。可没想到,吕茵茵竟然以为自己是在养这个。

    季刑辰看她,“阿罗是谁?”

    吕夫人也有些着急,顾不得自己女儿疯癫的状态,在一边用力摇着她的胳膊,呵斥道:“什么阿罗,你跟季大师说清楚。你这丫头怎么可以这么傻,这种人的鬼话也信!”

    “就,就是三道美容院的老板叶罗,她跟我推荐的。”

    孟樆疑惑,“老板?三道美容院不是那个叫敦勇开的吗?”

    “她是敦勇的女朋友,人长得美身材也好,关键是怎么吃都不胖,还特别有气质和魅力。大家都喜欢她,很多男人迷恋她……”

    孟樆瞧她吓的不轻,温声说,“你别误会,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们不是指责你什么。”

    他的声音仿佛带了魔力,瞬间安抚了吕小姐崩溃的内心。

    孟樆见她神色好了许多,问道:“她怎么联系上你,让你养那东西的?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仪式?”

    吕小姐挣开吕母的手,光着脚跑到书房一边的柜子上,拿出一张卡慌张的递给他。

    “我办了张钻石卡后,基础的护肤会有专人到家里来服务,但是要打这上面的电话预约,阿罗偶尔会亲自过来给我弄。大概是半年前,她有一天来给我做护理,我当时因为减肥失败非常生气,心情很不好,就跟她歇斯底里抱怨几句。”她说完,双手掩面而泣,“我当时真的用了很多方法,节食,吃减肥药,运动……可是反弹一次比一次严重,我没有办法了。她当时拿手机给我看,说她原来比我还胖,可是自从养了小鬼后,就怎么吃都不胖了。我当时一激动,就说我也想养。我听圈子里的人说过这东西,无非就是供它喝点牛奶什么的,好好对待就好了,也没往别地方想。”

    孟樆体贴的给她倒了杯热水,“然后呢?”

    “然后,她第二天晚上来我家,不是这里,是我在别地方的一个别墅。那地方我不常去,平常开趴或者有活动才过去。她拿了一个瓶子,里面的液体很红可是没有血腥味,像是朱砂和什么染料混成的,然后用针扎破了我的指尖,将血滴在里面,最后搅匀后,把那东西擦在我脖子后面。我只觉的身后凉凉的,然后脖子后面突然一疼,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很饿,那种感觉就像是肚子里有火在燃烧一样。我实在忍不住,就吃了些东西,可神奇的是,我不只没胖反而还瘦了。后来我发现,只要我吃东西,我的体重就会诡异的下降,再后来,你们也就知道了。”

    她说完,双手颤抖地捧着水杯,喝了几口。

    季刑辰若有所思问,“她将东西染到你脖子后面,有没有让你念什么话?或者问你什么问题?”

    吕茵茵有些怕他,这个人的眼神太冷,她根本不敢对视。闻言,偏过脸小声回着:“好像问我,‘你是自愿的吗’,我当时只顾得自己要瘦下来,当即就回答说,我是自愿的!”

    孟樆和季刑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果然与刘承任和女鬼订下的‘血约’差不多。

    “吕小姐,我还有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

    “你说,我一定都告诉你!”吕小姐对着季刑辰直点头。

    “你出事时的那个别墅,是不是曾经借给或者租给过那位叶罗小姐?”

    “不是租,是借过她。她说有朋友来这边找她,人挺多的,就向我借了那个别墅。我当时挺感激她能让我瘦下来,就把那房子借给她两个多月。不过前段时间我突然发疯,我妈怕被我未婚夫发现,就把我带到那里去了。好像没见到她……”

    吕夫人这时在一边插嘴道:“确实,那房子脏的不像话,根本不像有人住过。我当时也不知道茵茵把房子借出去了,所以就没理会。可是她在里面那么久,根本就没瞧见那个什么叶罗小姐的,那人根本就没来过!她……她是不是出事了?我最近看报纸,好像……”

    吕夫人想到刚刚看到的报纸新闻,面色苍白。

    “不会,她不是人,根本不会出事。”

    吕夫人和小姐当即吸了口凉气。

    “不过,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季刑辰得知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没想在这久留,站起身对她说,“你那个别墅,怕是住不了人了。当时我就很奇怪,房间里阴气极重,怨气冲天的,可就只有一只饿死鬼。现在想来,那房子应该是那位叫叶罗的召唤鬼怪的地方。地下也许藏了不少三恶道的东西,额,就是附在你身上的饿死鬼和地狱中的恶鬼。”

    吕小姐的杯子‘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她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吕母大惊失措,连忙掐她的人中,总算是把她弄醒了过来。

    季刑辰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吕夫人,“你那房子要是想出手,可以打这上面的电话。他在帝都专门收凶宅,恩,你可能对他没什么印象,不过你那个助理知道,他去过那家店。”

    孟樆余光偷瞄了一眼,只见那名片正名写着;算命八卦,知天命。背面印着;姻缘八字,保平安。最中间依旧是个二维码,底下那两个熟悉的大字赫然立在那;‘刑二’。

    他跟季刑辰厮混在一起这么久,都快忘记这家伙的老本行——就是倒腾‘凶宅’了!

    吕夫人再三谢过接过那名片,看样子恨不得现在就要转手。见他们要走,连忙神色紧张,“季大师,您说小女鬼气还有些没除干净……请问,现在需要给你找个地方施法吗?”

    孟樆想起他为了过来套话,编的那套鬼话,偷偷看向他。

    季刑辰从兜里拿出一个袋子,孟樆瞧着眼熟,像是他当时给小刘的那个。

    “把这个放在她枕头边,不许打开,明天一大早,找个地方扔掉。”

    吕夫人忙不迭双手接过来,真诚的道了谢,还让助理开车送他们回去,不过被季刑辰拒绝了。

    等两个人出了洋房,周边没什么人了,孟樆忍不住问他,“目标基本锁定了,就是敦勇和他那个神秘女友,我们直接捉他们吗?”

    “敦勇是人,留给警察,我们管不着,至于那个叶罗,晚上去会会她。不过我比较在意那个房子,阴气那么重,放任不管早晚要出事。也不知里面召唤出了多少恶鬼,又有多少个东西藏在地下等待唤醒……到是有些麻烦!”

    “不麻烦,我找人通知下面,让他们自己派人来把那些东西带走。谁家的谁领回去,至于它们回去后怎么样,不归我们管。”

    季刑辰眯眼看他,“下面的人你都认识?什么时候交友这么广了?”

    孟樆俏皮的眨眨眼,一副神秘的样子。

    “那个鬼你也认识的,只不过他对你可能没什么印象了。”

    “我也认识?”

    孟樆哈哈笑着,转移话题问道:“黄袋子里是香灰吗?我看你给小刘的就是那个袋子。”

    “不是,是空的。早上从刑二那装香灰时怕撒了,就弄了两个袋子。我兜里没有别的能糊弄人了,就把那东西给她了。”

    孟樆一时无语,嘟囔着:“你可真是太……太坏了!”

    季刑辰也不生气,嘴角微微上翘,意有所指地笑道:“这就坏了,还有更坏的,以后让你见识一下……不过,只让你见识!”

    他说完,笑着把胳膊搭在孟樆肩上,动作亲昵地拥着他往外走。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玖亦梦、九§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慕心 2瓶;皮卡丘总是?d??皮、3478568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