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67(伍)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照片里的人很胖, 五官也不够精致,完全和前一张穿着礼服的吕小姐相差甚远。

    孟樆实在想不出别的词了,最后只能干巴巴的憋出一句,“减肥效果不错。”

    “不只是减肥, 她全身都动过。”季刑辰手指轻点在照片中女孩眉眼间“你仔细看,她开了眼角,隆了鼻子,这里也有变化……可以说, 从上到下基本都改造过, 只不过改造的非常成功,完全没有任何人工痕迹, 就像是纯天然的一样。”

    孟樆闻言拿着手机又仔细看了看, 发现吕小姐确实和那些网红脸相差很多,模样更真实也更有自己的特色。

    他正比对着两张照片研究, 手里的电话震动几声,屏幕上突兀的蹦出了陈松的名字。

    孟樆吓了一跳,忙连把电话给他, 一脸紧张道:“我,我舅的电话!”

    季刑辰瞧他惊慌失措跟个兔子似的,一时好笑, 脑海里突然想起前不久做的那个梦。梦中那个狐狸一样的小家伙, 它头上那对长耳不知安在孟樆头上会是什么样……

    应该很可爱吧!

    他眼里带了些笑, 在对方惊悚的目光中接了电话。

    孟樆根本没发现他别有深意的笑容, 全神贯注地在一边支着耳朵偷听, 生怕他舅发现什么端倪,回头跟她妈打小报告。

    他也不是说怕陈松,关键是童年的阴影实在吓人。想当年他莫名其妙就被生出来成了凡人,是那么弱小和无助。5岁时妖丹还一点反应都没有,整日受病痛折磨不说,还动不动就撞见陈松‘凶残’地扒掉笑笑的裤子,当着他们面打屁股。场面实在太恐怖,太暴力,弄得他心惊胆战生怕下一次轮到自己。毕竟那时他根本没法力去反抗,即使他舅对他再不错,再宠爱有加,可童年的阴影也深深印刻在了脑海中,挥之不去。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见到陈松就跑,生怕这个黑脸的舅舅扒掉他裤子打屁股。

    他好歹也是个大妖,即使渡劫失败了也是很有尊严的!

    季刑辰在一边听完陈松的话,脸色渐渐凝重,“我知道了,我想看下尸体。前两个只有照片和勘验记录,很多东西没法证实。”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最后终于答应了他。

    等季刑辰挂断电话,孟樆连忙问,“怎么样?第三个受害者也被啃食了?身上有印记吗?”

    “不是,是剥皮。”

    孟樆惊呼,“剥皮?”

    季刑辰点头,“四肢完好,没有任何啃食的痕迹,只不过脸被剥了皮。”

    孟樆一时愣在那,剥皮?饿死鬼只会囫囵吞枣地吃东西,根本不会剥皮。

    “我刚刚在想,会不会是我们先入为主了。我们从吕小姐那回来见到了一个饿死鬼,然后帝都连续出现了两次啃食人事件,我们就直接将它代入。”

    “可是第二网红身体上有饿死鬼的‘血约’和吕小姐身上的一样,这两个印记应该不会错……”

    季刑辰打断他,“可是第二个印记并不全,只有一半,而郊外女尸身上暂时也没有任何印记。还有一件事,我仔细想过,饿死鬼是饿鬼道,按理说鬼气不应该那么重,可是那个房间里,鬼气阴森浓郁,不像是一般的小鬼……”

    孟樆双手拍了拍脸颊,头疼道;“我的智商好像不够用了。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别绕圈子了,快告诉我吧!”

    季刑辰看了眼手机站起身,“你舅没让我看那两具尸体,所以很多东西查起来都模棱两可。不过我心里确实隐约有一个想法,也许你猜的不全是错的……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你不是要找我舅去看尸体吗?”孟樆想起他刚刚和陈松说的话,抬头看他,“我跟你一起过去。这事接二连三的,若是再找不出这东西的出处,怕是还要出人命。”

    季刑辰点头,“也好,我跟你舅谈谈。”

    &

    陈松站在屋外一口一口地抽烟,局长刚刚咆哮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回荡。

    第三起了,不用想也知道,明早网上那些唯恐不乱的媒体会怎么说。到时经过各他们的大肆渲染,很容易会煽动群众引起恐慌……

    小刘伸手挥了挥呛人的烟云,咳嗽道:“队长别上火,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想当初,你单枪匹马,一个人就破了那起轰动全国的7.13雨夜连环杀人案。这回,你又不是自己,后面还有我们这些人跟着你,这个变态肯定能逮到!”

    陈松夹烟的手指抖了一下,神色晦涩的看了他一眼,“有事?”

    “啊,那个队长,李科长说要把尸体运回法医中心。不过你刚刚说不让动,我这不合计过来问问你吗?”

    “再等会,你去跟老李说,让他下楼吃点东西,半个小时后再把尸体带走。”他说完看了眼手机,然后又恶狠狠地吸了两口,最后将烟蒂扔到一边的垃圾桶,急匆匆下了楼。

    孟樆到达小区后,亦步亦趋地跟在季刑辰身后。

    小区楼下停了几辆警车,受害者住在一楼,有警察在楼下核对出入人的身份。

    他在人群中一眼就望见了他大舅。陈松这两天疲惫了不少,脸色也很难看,不过瞧见他时,脸色更难看。

    “你跑来干什么?”

    孟樆小声嗫嚅,“我,我过来……”

    季刑辰站在两人中间,出口解释,“我让他来的。陈队,你应该清楚这案子的恶劣性和危害性。案子不破,帝都还要死人。”

    “对啊大舅,我真没事,你看我这几年身体多好,都很少生病了。我那次重病真不是因为‘通灵’引起的,其实就是……那个,就是淋雨淋的。”孟樆在一边小心解释着,只不过没敢说是贪了女鬼身上千年古槐的精气,不小心吃多了。

    陈松皱着眉,面带犹豫,却还是没松口。

    “陈队,我这里有一块祖传的平安玉,这块玉可以驱邪避凶。我当年大难不死,这些年又频频跟灵异东西打交道都没事,都是因它护着。我把他给孟樆,让他戴上,你看这样可以吗?”

    孟樆自然知道这玉的重要,连连摆手说不要,可季刑辰二话没说,直接就给他戴在脖子上了。

    “行了!”陈松眯眼瞪了他俩一眼,从兜里掏出烟想点上,可想着孟樆还在身边怕他咳嗽,只能在嘴里咬着解馋。

    “你那平安玉真要这么有用,就先借阿樆带下,回头出来再给你。他因为早产,身子骨一直挺弱的。”

    他说完,又在兜里掏了半天,终于找到李科长刚刚给他发的医用口罩,直接塞到孟樆手里。

    “尸体有些恶心,你把口罩带上,要是实在受不了了,就……”他说道这,突然想起孟樆8岁时,一脸天真的在出租车里跟他描述受害者死后被分尸的情景,顿时噎在那,后面那句话终究没说出口。

    孟樆瞧他神色难看,没敢惹他,听话的把那口罩拆了包装戴上。

    两个人跟着他往里走,季刑辰出声问:“死者身份确认了吗?”

    “确认了,她叫张雅,26岁。前不久有一个大火的选秀节目,你们年轻人应该有印象,她以第一的成绩签约了……”陈松眼神瞥向一边的孟樆,见两个人都看着他等下文,冷冷地说道:“签约了朝文娱乐公司。”

    季刑辰皱眉,余光扫过孟樆发现他没任何反应。

    孟樆的身世他知道的七七八八,还是两人在刑二店里第一次见面后,他找人特意查的。当时是怕这家伙别有用心接近他,现在到好,换成自己别有用心接近他了!

    “张雅?我好像有点印象,当时网友还调侃,说她比同期选秀的实习生年龄都大。不过她颜值确实很高,一出场就惊艳了全场,所以初赛时被破格入取了。我陪我妈看过那个节目,长的确实挺好看。”

    季刑辰闻言眯眼看他。

    “好不好看都没用了,死后连脸都没留。”陈松取出嘴里咬的破破烂烂的烟,神情阴鸷。

    现场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尸体味,他担忧地看向一边体弱多病的外甥。发现这家伙眉毛都没皱一下,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地下那具尸体。

    “大舅,找人把她后腰的衣服撕开点,那应该有个像是纹身一样的红色东西。”

    陈松闻言直接带上手套,上前一步将尸体的衣服下摆微微撕开,果真如他所说,上面有一个印记。

    “这是什么?纹身吗?不太像啊……”

    “不是,是‘血约’,人和鬼订下类似合同的东西后留下的一个印记,约束力很强。”孟樆弯腰看了看,发现张雅的‘血约’虽是六道轮回的图腾,但里面并不是火山而是一截白骨。

    他恍然大悟,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血肉模糊没有皮的脸。

    陈松觉得自己外甥口味有点重,咳嗽几声,提醒他,“有什么不对劲吗?”

    “合同达成,人皮被献,恶鬼转生。”

    因为好奇偷偷跟过来的小刘愣在那,莫名其妙看向他:“你说什么合同?什么被献了?哥们,你比我还玄幻啊!我充其量说的是末世丧失,你连恶鬼转生都弄出来了!”

    “闭嘴!”

    陈松瞪了他一眼,小刘讪讪闭上嘴,缩到一边没离开。

    “画皮的故事听说过吗?《聊斋志异》和唐朝牛僧孺《玄怪录》里都有关于这个故事的记载。大概是一个恶鬼披上了美女的皮然后迷惑他人。故事大同小异,披上那副皮的鬼,容貌迤逦,倾国倾城。其实这恶鬼的原型就是地狱道中剥皮地狱的恶鬼。他们因为生前作恶,死后被送入剥皮地狱剥皮抽筋,唯有一副森森白骨不死不灭,日复一日承受此等恶果,不可转世,不可投胎。不过,若是有人自愿奉献出自己的皮给他们,他们就可以重入轮回,得以解脱。”

    小刘在一边忍不住吐槽,“谁会自愿让人剥皮啊!她特么是疯了吗?”

    “她是疯了。”

    孟樆说完给季刑辰使了个眼神,对方了然的关上卧室里的门,整个房间只留下他们,陈松还有小刘。

    孟樆手指轻点在赵雅脸上,只见原本鲜血淋淋的面目突然出现一张平凡粗糙的脸,和那张被众多网友追捧为神仙颜值的容貌完全不同。

    小刘磕巴道:“我操,神神神仙显灵!”

    陈松也愣住了,他原本只以为外甥会通灵,没想到还有这种神通。

    “不是神仙显灵,只是暂时给你们开了阴阳眼。人死后三魂归位,会显出魂魄状的真身。无论生前整容还是毁容,魂魄状况都会呈现真实的一面。可惜,她连天魂也散了!”话音刚落,那所谓的天魂扭曲变形,最后化成了烟,而张雅再次恢复了血肉模糊的样子。

    “那张脸才是张雅真正的脸,只不过她为了换上一张绝世美貌的假脸,和剥皮地狱的恶鬼自愿订了契约。协议达成后,恶鬼会通过她的皮转世。我要是猜的没错,网红女尸和郊外的女尸都是因为契约达成,而被签订协议的恶鬼吞噬转生!”

    小刘凑过来,小心问,“前面那两个也是这样?郊区的是四肢被啃,网红的……”

    “第一个没有‘血印’我不知道,第二个应该是饿死鬼为了挣脱恶鬼道和她签订了什么协议。”

    陈松接过他的话,分析道:“她是一个大胃主播。现在的网友眼尖挑剔的很,假吃根本不会有人看,所以……她应该是想要变成真正的大胃王……”

    小刘‘啊’地叫了一声,打断陈松的话,“队长,我说什么来的,我就说不是人干的事吧!你还不信……”

    他正义愤填膺地说着,余光瞥到陈松冰冷的视线,顿时呵呵一笑,尴尬道:“不信我是正常的,可大师的话,不能不信!”

    陈松被他吵的一个头两个大,一脸扭曲地瞪他,“报告怎么写?难不成跟局长说这案子不是人干的,恶鬼剥掉皮后投胎转世去了。要捉人还得去产房守着,问题是他投胎后是谁,我都不知道!”

    他说完,皱着眉,“等等,如果真按照你们说的那样,这案子根本没完。鬼知道帝都还有多少人和那些鬼东西签了什么‘血约’。不行,必须要找到源头,制止他!”

    “源头?”孟樆想了想,若有所思说,“看看她们生前,有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或者人……”

    “查一下这家美容院。”季刑辰把手机递给陈松。

    小刘垫脚偷瞄两眼,瞧着上面品类繁多的美容项目和价格有些咋舌。

    “三道美容院?这什么鬼名……我靠,消费这么贵?一个什么面部刮痧延缓衰老的疗程,都顶的上我两个月工资了!”

    孟樆想起两人在咖啡店的话,狐疑的看向他,“这就是你说的猜测?”

    “我前几天找人查过吕小姐和第一个受害者,发现她俩都是这家美容院的钻石会员。吕小姐的脸还在这家美容院做过微整。至于那个网红,我下午找人查过,她似乎也频繁去过这店。”

    陈松听到这,立刻出声喝道:“小刘,马上找人彻查这家美容院!”

    “是,队长!”

    “等下大舅,店主既然能和三恶道有联系肯定不简单,若是你们惊动了他可能会打草惊蛇。”

    陈松皱眉,“那怎么办?”

    “我去,我可以装成顾客的样子去咨询一下,借机打探一下情况。”

    陈松和季刑辰直接拒绝,“不行!”

    孟樆一时不解,“为什么?我不会出事的,你们放心……”

    “不是大师,你这么个神仙模样去美容院,谁信啊!”小刘忍不住说完,扭头看向一边的陈松,“也就我们队长这样的去,还差不多。最起码可以说来个全身买白,或开个眼角!”

    ※※※※※※※※※※※※※※※※※※※※

    艾玛,今天真是用尽了洪荒之力,快来表扬我!不许说完我是短小君,哼~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秋月无边 10瓶;烊烊呀烊烊、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