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58(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所谓的签字画押, 是指女鬼用怨气与刘承仁订立‘血约’,类似契约合同之类的东西,只不过约束力更强。

    女鬼将染了他血迹的怨气点在他眉眼间,然后双方共同说出誓言。誓言说完, 刘承仁肚脐下一寸的皮肤上突然出现模糊的黑影,那影子渐渐凸显,殷红如血,模样正是女鬼寄身的那块美玉。

    等做完这一切, 她灿然一笑, 朝季刑辰盈盈一拜,然后化成一缕青烟瞬间消失在屋子中。而那块被符纸包裹的玉佩, 也随之一起消失不见。

    刘承仁浑身无力地瘫坐在地下, 眼神空洞的自语着,“走了……终于都, 都完事了!”

    季刑辰冷眼旁观半天,这时难得‘好心’出声提醒,“‘血约’一经订立, 双方都不可更改。它不会受任何外界干预,直至当事人按照誓言完成约定,才会自动消失。若是你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完成, 或者用其他方法找人消除‘血约’……”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 眼神落在那块猩红如胎记般的印子上, “鬼胎会破肚而出, 无人可救。”

    刘承仁瞬间回神, 难以置信地吼道:“鬼胎,什么鬼胎?”

    “因种种原因无法出生的小孩,当然,也包括那些被你勒令打掉的孩子。”

    季刑辰说完站起身,捡起手机直接上了楼。走到一半时,突然回头,冲楼下呆愣的众人又说道:“每月初八子时,是契约生效日。刘承仁肚子会在当天变大分娩,第二天早上结束后恢复正常。等他还清所有虐债,肚子上的印记就会消失。”

    “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动歪心思,否则死后入了地府,那些因果会变本加厉报在身上。你绝对不想知道,会发生什么……”

    刘承仁一时背后发寒,连连点头。

    孟樆看了眼瞠目结舌的众人,觉得这地儿的气氛过于尴尬,连忙跟在季刑辰身后,和他一起上了楼。

    等进到房间关上门,他对着季刑辰说道:“分娩痛的那个主意是你出的吧?那女鬼一直在看着你的眼色说话。”

    他说完在一边掰着手指,一时唏嘘着:“他档案上记载的那些风流韵事可不少,若是按照约定,岂不是要生……11次孩子!哎,我觉得他这辈子都要对女人产生阴影了,怕是未来很长一阵子都要不举……”

    季刑辰突然回头瞪他:“你说谁不举?”

    孟樆被他冷不丁吓一跳,也不知自己又不小心触到这熊孩子身上哪个雷了,一时结巴道:“刘,刘承仁啊!他一个正常的男人,亲眼见自己肚子起伏变化,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会受到打击的。”

    说完,又小心翼翼看对方,“我说错了吗?”

    季刑辰漂亮的下颚线绷的死紧,没搭理他,直接走进卫生间关了门。

    孟樆莫名其妙地眨眨眼;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一大早又发起脾气?他不就说刘承仁不举……

    不举!?

    他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大胆又可怕的猜测,面色复杂地看向卫生间。

    该不会,这家伙那儿地方有问题吧?

    他被这想法吓的连连摇头,一时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季刑辰是‘上面’的人,不管因为什么下来,天道总不能对他这么狠……吧!

    他正胡思乱想着,卫生间大门‘砰’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季刑辰手里拿着一个管状的东西,表情怪异地冲他说,“你过来。”

    孟樆正在那暗自猜测他的隐私,这时见到他自然心虚不止。

    他同手同脚的走过去,余光瞥见他手里的药膏,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要替他上药,这才松了口气。

    他后背那儿早就不疼了,只不过有些轻微的痒。刚刚在楼下气氛紧张,他也没注意,这时被季刑辰一提醒,才发觉后背酥酥麻麻,好像有爪子挠一般。他乖乖背过身,撩开衣服下摆,微微倾着身子。

    “哎,正好,你快帮我看看!昨晚还好好的,不知为什么,我现在觉得有点痒。”

    季刑辰见他裸着后背,表情一僵,许久没动弹。过了会,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别扭和懊恼,不自然说道:“我刚发现,药膏过期了……咳咳,你后背好像过敏了,肿了一片……”

    孟樆:“!!”

    &

    一大早,卫林就把刘承仁送走了。大家对这事都忌讳莫深,老两口见到季刑辰虽依旧客气,但态度中隐约透露出疏离和敬畏。

    孟樆本以为经过这事,季刑辰当伴郎的事怕是要泡汤。可没想到卫林从市里特意打了电话,要了季刑辰的衣服尺寸。完了,又感慨万分,说刘承仁直接买了机票,去外地了。

    他临走时特意嘱咐卫林,说这一切都不要和他姐还有家里人说,他不想破坏姐姐的婚礼。然后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谎称朋友在外地给他找了个不错的工作,说不来参加婚礼了……

    季刑辰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卫林中午赶回来时,把伴郎服一股脑都拿了回来。他拎着罩着防尘袋的衣服,直接上了二楼,敲开孟樆屋子里的门。

    孟樆正趴在床上和陈妈视屏,听到动静连忙和陈妈打了招呼挂掉微信,打了个滚坐起来。

    外面天热,卫林汗流浃背走了进来,发现只有他自己,问道:“卫辞没在这?我还以为他在你们这屋子呢!哎,小季也没在?”

    “他俩去买药了,一会就回来。”

    季刑辰昨晚大半夜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烫伤药膏,给他抹了大半管,结果早上才发现,那药膏已经过期一年多了。按理说也不是什么大事,过期的药也没毒,可孟樆这肉身矫情的不行,后面红肿一片还过了敏。

    季刑辰当即扔了药膏要下楼去找药店买药,正好碰到卫辞有事过来找他,于是两人一起结伴出去了。

    卫林不以为然的点点头,眼神在孟樆身上打量着,有些赧然道:“小孟,哥跟你商量个事呗?”

    孟樆盘腿坐在那,忍不住挠了挠后背,“你说,卫哥。”

    “那个跟刘承仁一个屋子的哥们,你有印象吧?”

    孟樆想了想,点点头,“有印象。”

    “他昨晚半夜被声音吵醒,然后……你也知道昨晚又是敲锣又是哀乐的,他被吓的够呛,一宿没睡。这不,一大早就收拾东西走了……”

    卫林有些尴尬地扒拉着一边的伴郎服,“我这后天就结婚了,伴郎突然少了一个。我刚给小季取衣服时,照着你的身高也拿了一件,你看……你要是没事,周六能不能帮哥哥充下门面。”

    原本他还有个哥们没什么事,到是可以再凑下人数。可是因着自己当初答应卫辞让季刑辰当伴郎,就把人家从名单里划了下去,若是再给人找回来,也不是那么回事。他一时没辙,就想起眼前这个温润俊秀的少年了。

    孟樆这才恍然,难怪一大早大家坐在楼下,那个男的没露面,原来早早就打包了行李溜了。

    他眉眼轻轻一扬,笑着应道:“行,只不过我没当过伴郎,没什么经验,到时候你告诉我做什么就行。”

    “好嘞!什么都不用做,你就往那一站就行!”卫林爽朗的哈哈笑着,露出白花花的牙床。

    他说完,把衣服推到孟樆面前,“哎,那你试一试这衣服,看看合不合身。要是不行,我明早去给你换。”

    孟樆连忙下床把防尘袋打开,发现里面有两套衣服。一套是深蓝色织锦绸的长卦,像是民国的马褂,另一套是黑色的西服。

    “怎么是两套衣服?”

    “中式长袍这个是接新娘时穿的,等到了酒店拍完照再换这套西服。西服我估计没什么问题,就是里面的衬衫和那个长袍,你得试下大小。”

    孟樆瞧着那长袍一时也有些新鲜,当即解开外套的扣子跃跃一试。他脱掉外面的衣服,刚扯着里面的t恤往上掀,耳尖一动,听到门口‘吱呀’一声,没等他抬头,身侧一阵风,有人直接按住他的手,把他刚掀起的衣摆死死按了回去。

    “你干什么!”

    季刑辰拎着一袋子药挡在他面前,双手死死拽着他衣服,几个字仿若从牙缝里挤出来般,阴森森的吓人。

    孟樆被拽的一个踉跄,晕乎乎道:“换衣服,我试一下伴郎服。”

    卫林也被季刑辰样子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站起身,出声解释道:“对对对,我拿了两套衣服,想让他试一试大小。”

    季刑辰恶狠狠地从孟樆手里夺过那袍子,上下比量一下,然后又把桌子上的衬衫拿出来看了看。最后,把白衬衫直接递给卫林。

    “衬衫他穿的大,你换小一码,长衫差不多能穿。”

    孟樆一头雾水,瞪大了眼睛,“我还没试……”他刚说了几个字,见季刑辰微眯着眼斜睨过来,连忙改口,“大大大,你说大就大!”

    季刑辰哼唧一声,又扭过头不爽地看向卫林,“你怎么还不走?”

    卫林一时无语,这是他家啊,他为什么要走啊!!

    不过他实在抵御不住对方冰冷的眼神和强大的气场,只得小心的陪着笑,指着桌子上的两套衣服比划几下,让那位气场十足的爷,千万别忘记试。这才捧着季刑辰说大了的衬衫,溜出去。

    等卫林退出屋子,季刑辰冷着脸瞪他,“别以为他是男的,你就能放松警惕,现在社会没性别之分。出门在外,长点心!”

    他说完,把药一一摆在桌子上,又哼道:“过来,把衣服脱掉,我给你上药!”

    孟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秋月无边 41瓶;@ 30瓶;明天的明 10瓶;梦回唐朝 4瓶;慕心、童童、三生石上、姝文、一只大柑、媚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