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57(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一抬头, 直接撞见季刑辰眼里的凶光。他被吓了一跳,无辜地挠了挠鼻子,然后扭过头,目不斜视的盯着女鬼。

    女鬼微微屈膝, 双手叠放在小腹,朝季刑辰恭敬说道:“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见过大人!”

    孟樆瞧她装腔作势的样子有些好笑。昨晚还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什么狠话都敢往外放, 今儿就变成这厢有礼了。只是经过季刑辰一晚的震慑再加上那个所谓转移阴魂的木棍, 就听话成这样?

    看来,爱美果然是女人的天性, 即使死了也是如此。毕竟寄身在血玉里可比一个驱赶牲口的木棍上档次太多。

    卫林见到她时有些惊讶, 这女鬼和他想象中那些容貌恐怖,面目狰狞的厉鬼相差太多。他一时惊愕不已, 回过神见她做着电视上常见的万福礼,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刘承仁昨晚受到她的各种恐吓与蹂,躏, 早知她骨子里是什么鬼样子。见她在一边装模作样的作秀,怕自家大舅子被这女鬼的皮相所迷惑,连忙说道:“姐夫你千万别被她骗了, 这就是个面目恐怖的女鬼, 披了层好看的皮而已。我当初就是听信了她这番做派, 才被骗着和她上了床, 结果到现在, 甩也甩不掉……”

    他话还没说完,那女鬼美目流转,淡淡瞥了他一眼,突然以手掩面,嘤嘤嘤地朝季刑辰哭诉着:“刘郎这话说的,好像是我逼着你对我行不轨之事一样!明明是你哄骗我,说要与我成亲,我才与你……”

    季刑辰皱着眉,直接将脚下的目棍踢了过去,“说人话!”

    女鬼眼皮跳了跳,讪讪一笑,放下衣袖低头整理衣服。

    卫林瞧她颇好说话的样子,连忙在一边说:“姑娘,你看你们俩的事……”

    她掀起眼皮淡淡瞥了卫林一眼,不容置疑道,“他跟我已有夫妻之实,按照我们阴间的规矩,他必须娶我。”

    卫林被她的态度转变弄的一时发懵,没想到鬼也会见人下菜碟。这鬼对他和对季刑辰,完全就不是一个态度!

    过了会他缓过神,尴尬的咳嗽一声,再接再厉劝着:“姑娘,你看我这个小舅子,长的也不好,性格也不行,根本配不上你……”

    “别找那些没用的借口。”女鬼冷哼一声,漫不经心转着手里的伞,“你们也不用费力替他求情,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身上虐缘阴债可不少。若不是这样,我也找不到他身上。”

    卫林迷糊,“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祸害那么多的小姑娘,身上早就怨气冲天,手里又背负了人命,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能瞧见我的?”

    “你胡说,我没杀人!”

    刘承仁闻言大怒,屋子里人多,又是白天。他昨晚被惊吓到缩水的胆量慢慢回升了些,再加上心中堆积的怨恨增多,一时没忍住,伸手指着她大吼。

    “我胡说?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那些没出世的孩子,可都在你的因果债上!”女鬼眼里闪着红光,嘴角噙着抹讥笑,“我当初确实看上了你的长相,觉得你这人皮相不错,虽然渣了些,胜在嘴巴甜好操控,到也算合我心意。况且你风流债多,虐缘深重又做了那么多有损阴德的事情,本就不是个长命福深的,既然如此,到不如早点下来陪我。”

    卫家闻言大惊失色,刘承仁更是一脸惊悚。

    “姑娘,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我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他早点死了下来陪我!”

    孟樆余光瞥向季刑辰,见他稳坐在沙发上不动,神情淡漠。心里猜到,这女鬼八成是得了他的授意,不然哪敢这么大胆,当着他的面说出这些话。他对季刑辰也算了解,清楚他的为人,刘承仁肯定是做了什么事,才惹得今日他冷眼旁观。

    他趁着刘承仁在那大声辩驳时,偷偷拽了拽季刑辰的袖子,小声问:“他做什么了?”

    季刑辰淡淡瞥了他一眼,面色虽不好看,但还是抬手把手机抛给他,孟樆连忙伸手接了过来。

    手机上的邮件是今早4点多发过来的,孟樆点开里面的文档,发现竟然是刘承仁的个人简介。

    他大致扫了一眼,瞧着上面细数出的几件荒唐事情,一时有些无语。难怪那家伙会被女鬼挑选上,这夜路走多了,自然也就遇见鬼了!

    他在那正感叹着,就听卫辞温声说道:“刑辰,刘哥好歹是我哥的小舅子,大家亲戚一场,你帮他一把,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

    孟樆闻言抬头,撞上对方眼里未收干净的情意,突然福临心至茅塞顿开,恍然间琢磨出些味道来。再联想这一路上,卫辞的一举一动,心里了然,王媛媛似乎还真没说错,他应该是对季刑辰有些意思的。

    就是不知季刑辰……

    他扫了眼对方不为所动的冷峻侧脸,叹了口气,这家伙才是曹文远口中所谓不解风情的‘瞎子’吧!也不知,到时候他琢磨出味来会是什么反应。说起来,他还从没听说过季刑辰有喜欢的人呢!不过以他那熊孩子的性格,八成是像小孩一样,对喜欢的人用力欺负,性子还别扭的要命……

    他一时思绪有些飘忽,想着不久的将来,季刑辰身边那个所谓‘爱人’,眼里顿时带了些笑,头疼地替对方未来担忧。

    季刑辰昨晚来来回回冲了两次冷水澡,强迫着小刑辰连续降旗两次,自然身心疲惫。再瞧罪魁祸首,趟在他身边睡的心安理得还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心里更气!

    关键是那混蛋也不知有心无心,一大早就挑了那么一把破伞,直戳他心窝!

    刚起立,就跌到!?

    屁的刚起立就跌倒,他那是被冷水给浇倒的好嘛!埋汰谁呢!

    他心情不好,自然没打算让刘承仁那混蛋心情顺畅。他没理卫辞,直接从孟樆手里拿过那手机,往刘承仁身上一扔,“你看看,这里面的情况属实吗?”

    刘承仁条件反射接了过来,对上手机上的内容,顿时呆若木鸡,面色更加惨白难看。

    卫林瞧他神色不对,直接上手抢过手机。只见上面记载的,都是这家伙曾经的各种情史,只不过内容着实不堪入目。

    他以前也只当这混蛋私生活混乱,乱搞男女关系,等看完手机上的内容,太阳穴被气的突突的疼。

    “你特么是种马吗?一脚踩n条船处那么多女朋友不说,还特么跟朋友到处炫耀,炫耀女朋友流产的次数!你个小王八蛋,你怎么这么变态!”卫林直接上手,一把薅住他衣领,往他肩上呼了几下,瞥到下面的微信截图,更是怒不可遏的踹了他一脚。

    手机截图里,大多都是刘承仁用些下流不堪的话语来描述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女人。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为了和朋友所谓的打赌,靠着这副皮囊和伪装,玩弄欺骗别人的感情,将她们的付出当做茶余饭后的笑点与谈资,到处和别人炫耀。

    “姐夫,你别打了。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闭嘴!”卫林喘着粗气,食指恶狠狠地戳在他脑门上,“行,你的事我不管了!”

    “别,姐夫,你得管我啊!我改,我真改,我以后再也不骗女人了。你帮我这次,我不要死,不要跟她结阴婚!”他说完,连忙跪在地下,举着双手发誓,“我发誓,我真的发誓,我说到做到。姐夫,你给我个改正的机会!”

    “改,你怎么改?说的轻巧!”

    “你们让我怎么改我就怎么改,真的!”他说完,伸手朝自己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扭头对着季刑辰说道:“季哥,你是我哥!我知道她其实听你的,你帮我求情说下,你就给我一次补救的机会,就一次!”

    季刑辰瞥了眼女鬼,女鬼了然地朝他微微屈了屈身子。

    “算了,瞧你那一副窝囊样,我还真有些看不上眼了!”女鬼白了他一眼,神色鄙夷的扫过刘承仁狼狈的模样,“不过,我有条件。”

    卫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刘承仁在一边喊着:“你说你说,只要你别再缠着我,你说什么,我都依你!”

    女鬼手指轻点着一边的手机,笑靥如花道:“女人怀胎十月不易,完了还要承受生子之痛,我要你,也承受这些痛苦!”

    刘承仁面色一僵,结巴道:“什,什么意思?”

    “还真是蠢笨如猪,我当初究竟是怎么看上你这蠢货的!”

    孟樆摇摇头,心想;你昨晚用实际行动表明,是看脸看上的,甚至还色胆包天,连季刑辰的脸都看上了。只不过实力悬殊,你才没敢胡作非为!

    女鬼不知他心里腹诽,不紧不慢继续说道:“你骗了多少个女人为你堕胎流产,就要承受多少次分娩之痛!怎么样?”

    一家子闻言都面色诡异,承受分娩之痛?大男人,该怎么承受分娩之痛?

    刘承仁也有些慌张,求救的看向季刑辰。

    季刑辰单手支在下巴,迎上他充满希冀的目光,眸子里带了丝兴致,“你要是同意,就签字画押,按她说的做。若是不同意,就选个日子跟她成婚。”

    他说完,又状似不经意的提醒道:“忘了跟你说,生人与阴魂待的时间久了,身上的阳气就会受她腐蚀,寿命缩短,死相恐怖……”

    刘承仁打了个寒颤,不等他说完,忙不迭的点头:“我同意,我同意!”

    孟樆狐疑的打量着那一人一鬼,最后眼神定在季刑辰身上没动。

    这么阴损腹黑的主意,可不像是那个标榜自己是‘大家闺秀’做派的女鬼想出来的……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衾、大宝天天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子非鱼 20瓶;南烟 10瓶;vir 3瓶;忘尘如羡花怜、泥嚎啊、一只大柑、慕心、皮卡丘总是?d??皮、姝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