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54(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夜色深沉, 仿若浓墨泼洒天际,一眼望去都是无尽的黑,偶尔有星星闪着微弱的光,渐渐也被暮色吞噬。

    风吹在树叶上, 发出‘沙沙’声响。村子里孤灯相映,夜深寂寥。于此相反,卫家小院不起眼的角落里,却是火光通明。

    孟樆蹲坐在矮小的木墩上, 手上拎着个小木棍, 看着季刑辰在一边烧东西。

    几大箱子的东西,大多都是用纸糊的, 燃点高遇火就着。季刑辰耐心不好, 瞧着时间差不多了,直接将大半的东西扔进火堆里。那些东西在黑暗中发出火红的光, 灰烬打着旋飘落于四周。

    孟樆拿着木棍,偶尔翻转着火堆里没烧净的东西。这地方早晚温差确实挺大,好在他临近火源到不会太冷。

    他正百无聊赖的注意着火势, 突然间察觉到一股阴气靠近,立刻眯着眼朝房子里看。

    卫家屋子的大门是玻璃拉门,院子外是铁门。他们烧东西的地方在院子中央, 离着两边的门都些距离, 隐约能看清客厅的摆设。

    季刑辰似有所感, 扔掉手里要烧的那套龙凤褂, 抬头看向正门。

    客厅里很黑, 没有开灯,隐约有人影晃动。有人从楼梯那缓缓下来,脚步轻缓,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声音。

    玻璃拉门被人从里面拉开,滑轮滚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从里面缓缓走出来一个人,他低着头,身形掩藏在夜色中,看不清样貌。

    孟樆目不转睛盯着那人模糊的影子,嘴里喃喃道:“刘承仁?不对……”

    ‘刘承仁’穿了一套格外朴素的衣服,和早上那套嘻哈风完全不同。他踱着小步,姿态婀娜地抬起脚,缓缓的从屋子里大门口的楼梯走下来。下楼时小手指的指尖略微翘起,举止颇为怪异。

    他停在花圃中间,离两个人大约有10几米的距离,整个身子都隐匿在黑暗之中。

    他一直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燃烧的火苗发出‘噼叭’的声响,风声渐起,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凄凉,好似女人哭泣的声响,惨惨凄凄的。

    孟樆察觉出不对,站起身要拉着季刑辰向左边退,手腕却反被对方捉住。季刑辰脸色沉重,带着他迅速向后退去。

    砰!

    地下燃烧的火堆发出一声巨响,火星四窜,伴随着呼啸的风声,突然向周边炸了起来。

    孟樆条件反射翻转手腕,直接将季刑辰护在身后。带着火星的纸盒和木块狠狠砸向他后背,他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顿时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

    火光熄灭,四周瞬间陷入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朦胧不清。

    孟樆皱着眉,再次感叹着这具肉身的弱小,一双手突兀的覆在他被箱子砸到的后背上,动作轻缓,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揉着他的伤处。

    “你傻啊,不往后躲还冲到我前面!”耳边是熟悉的语调,在这沉寂的夜晚中听起来,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是啊,我被吓傻了,一时脑子发懵,也就不知道方向了。”孟樆早就习惯他咄咄逼人的语调,这时察觉到他语气里的担忧一时无所适从,只能安抚地拍着他的肩,小心哄着,“没事,都是纸糊的,不是很痛。”

    右边的肩膀微微深陷,季刑辰将下巴搭在他肩上,手指不依不饶的揉着那地方不松手。

    孟樆瞧不清对方的神色,耳边是那人清浅的呼吸,只能哄孩子般继续哄着他。

    “真不疼!哎,你注意下时间地点啊,后面还有个难缠的家伙呢!”

    他话音刚落,远处突然响起‘嘻嘻哈哈’的笑声,伴随着稀疏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荒诞怪异。一阵阵寒风吹过,阴冷刺骨。

    季刑辰脸色阴沉,周边本就不高的气温瞬间跌入冰底。孟樆止不住地打了个寒颤,一件外套突然从天而降,盖在他头上,衣服上带着季刑辰淡淡的体温。

    孟樆瞥了他一眼,见他脸色不好,胆怯地咽下口中的话。依照他对熊孩子的了解,这家伙现在正在气头上,绝对不能惹!

    四周鬼影憧憧,好像有人从四面八方走来,要将他们围在其中。死寂的空气里流动着不同寻常的气氛,诡异的笑声戛然而止,

    突然间,铁门外传来单鼓、单号、唢呐的声音,吹吹打打地奏着前引。

    鼓乐四起,似哀似喜。

    孟樆被季刑辰护在身后,他一边揉着后背一边探身朝外面看。只见漆黑的小路上,漂浮着一台红色的轿子,轿子后跟着一群人,表情怪异,脚步轻浮朝卫家走来。

    季刑辰眯着眼,一脸杀气地盯着那群缓缓靠近的队伍。

    孟樆也是头一次遇见这种‘风俗’,瞧着这阵仗有些咂舌,出声提醒着,“都是纸人。”

    铁门自动打开,栩栩如生的纸人从外面涌了进来,他们排成两排,规矩的站在楼梯两端,轻轻屈膝弯腰,动作统一地朝‘刘承仁’行礼。

    阴风四起,吹动大红色的轿帘。孟樆眼尖,发现轿子里端放着一枚玉佩。小巧精致,巴掌大小。

    一边有个丫鬟似得纸人搀扶着‘刘承仁’,朝他们两个轻飘走来。

    ‘刘承仁’这时终于抬起头,脸上描眉画红。孟樆简直怀疑他是往脸上抹了二斤面粉,走路时,因着摇曳生姿,粉渣跟着他的动作‘簌簌’下落。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竟敢毁我纳征!”

    他语气不善,目光狰狞,说话像捏着嗓子般阴测测地,声音在空荡荡的四周徘徊。

    季刑辰狭长的凤眼里带着似有若无的杀气,讥讽道:“纳征?你问过当事人同意吗。你愿意嫁,人家未必愿意娶!”

    孟樆裹着季刑辰的衣服,从后面探出头,瞧着刘承仁那怪诞的模样,噗嗤一下笑出声。笑完发现气氛不对,连忙轻咳一下,正经说道:“你这样缠着刘承仁,对他也不好。他受不了你身上的阴气侵蚀,早晚会丧命,你这是在害他。”

    “他死了不更好,这样还能早点下来陪我!”

    ‘刘承仁’眸子里发出绿色的幽光,语带不屑地说完,反而眯着眼端详起他们的容貌。过了会,他眉眼弯弯,手指翘起朝季刑辰点了点,眼神如带着勾子般贪婪的盯着他。

    “哎呀呀,仔细看两位小郎君,都是仪表堂堂英俊不凡。我这人最是好说话,你们想要我放过刘承仁也好说,不如你娶了我如何?”

    他说完,故作娇嗔的抛了个媚眼给季刑辰,又嬉笑道:“小郎君,娘子我掐指一算,看你红鸾星动,今天我们择一良辰,拜堂成亲可好?”

    周边的纸人稀里哗啦的抖动,捂着嘴‘咯咯’笑着。

    孟樆深吸口气,为这个女鬼作死的勇气点蜡。

    季刑辰下巴绷的死紧,他眯缝着眼,居高临下瞧着对面的刘承仁,“阿姨,你这个提议,不得不说,真是差劲极了……”

    孟樆只见眼前人影虚幻,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季刑辰飞起一脚,狠狠踹在刘承仁腿弯处。刘承仁‘扑通’一下应声跪在地上。

    他被摔的忡怔,抬起头面目狰狞正要说话,就见季刑辰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双红筷子,不客气的用力夹在他左手的中指。

    周遭纸人呼啸一声,伸着两条胳膊直接朝季刑辰扑了过来。还没等碰到他,就被一副身躯撞到一边,七横八叉地被压在地下。

    刺耳的尖叫声从地下传来,孟樆捂着耳朵怜悯地看着地下那道鬼影。只见原本附身在刘承仁的女鬼,此时正被一道纸符定在地下,身上冒着黑气,气若游丝。

    季刑辰身上的妖气渐渐退去,那股神秘力量蓬勃而发,恣意而生。他眨着浓密的睫毛,目光冷冽扫射着周围的纸人,手里的纸符无火自燃。

    “道法本无多,南山管此河,画成一个字,逐尽世间魔!”

    声音刚落,卫家附近突然迸发出一道道金光。原本被隐匿在院子里各处的灵符,突然现出真身,破开四周森森鬼气。

    无数的纸人还来不及哀嚎,瞬间化成灰烬,消散在半空中。

    孟樆被那股灵气震慑地哆嗦一下,悄咪咪后退一步。后来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人,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依旧离着季刑辰大远,不敢靠近。

    他也是第一次见这家伙发威,心有余悸的揉着后背,脑海里这时突然浮现出自己当初渡劫那一幕,戚戚然地缩了下脖子。

    不能惹,绝对不能惹!

    灵光退却,季刑辰居高临下睨着定在脚下的女鬼。

    那女人瑟缩成一团,哪还有刚刚趾高气昂的样子,浑身上下跟筛糠一般抖着。

    季刑辰垂眸,淡色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温度。

    “废话连篇。”

    “大人饶命!小女子本不欲害人,只是动了春心而已,求大人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再说,真的不是我逼他的,是他自己说要娶我的!”那女鬼趴在地下,泪眼汪汪。她被季刑辰身上的灵气碾压,忍不住大声哭诉,半边的身子渐渐透明。

    ※※※※※※※※※※※※※※※※※※※※

    那啥,我今天过生日,跑来安利下我的下篇文《我穿成了男主的白月光》~

    卖萌打滚求收藏,比心心,点开作者专栏可以看到。顺便你们也可以收藏下专栏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回唐朝、李喋喋的冯喋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柳外斜阳 20瓶;eternal 3瓶;爱磕糖的小饼干 2瓶;童童、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