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46(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和季刑辰那晚直接从影视城坐飞机回了帝都, 因为俩人明早都有课, 只能定了个红眼航班。他们飞回帝都机场已经半夜12点多,孟樆往常这时候早睡了,他生物钟一向准,因此, 这会儿看着格外没精神头。

    赵熙没跟他们一起回来, 因着时间紧迫,他直接帮年青梧跟导演请了两天假。其实年青梧在剧组里的戏份不多,基本都杀青了,只不过她当初为了躲孟樆才一直赖在组里不出来,如今没什么事, 季刑辰又许诺她, 回来后给她吴英的电影,自然心急火燎想要把赵熙的事情搞定。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动作迅速的收拾了东西, 直接买了机票赶去了三江县。

    季刑辰上飞机前就用手机软件定了个车来接他们。等上了车, 见孟樆蔫蔫的在一边打哈欠, 瞧着时间也有些晚, 想了想出声说:“你今晚去我家住, 这个点阿姨估计也睡了,你回去再吵醒她。我那离你学校也近,早上坐地铁方便些。”

    孟樆想了想, 觉得确实是这么个事。陈妈睡觉一向轻, 弄醒她, 怕是后半夜都要无眠。于是点点头,把头靠在车窗玻璃那迷糊着睡觉。

    季刑辰瞧他睡的不安分,脑袋在玻璃上磕磕撞撞,一路下来‘哐哐哐’的响,听着都疼。他鬼使神差伸手,将那家伙的头轻轻扶到自己肩膀上,完了又故意低着左肩,让人靠着能舒服些。

    孟樆迷糊间发现有人拉他,本想挣扎,可鼻子里都是熟悉又安心的味道,一时放松下来就没动弹。他倚在季刑辰肩膀处,额头还舒服的蹭了蹭,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就浅浅的睡着了。

    他这一觉睡的有些沉,等车子到了地方,被人轻轻推搡了两下,才悠悠转醒。

    下了车,脑子一时还没清明,不过本能的跟在季刑辰身后跟他往家里走。

    两人刚开了锁,客厅里突然亮起一片光,刺的孟樆连忙拿手遮在眼睛上,一时有些不适应。还没等他睁开眼,就见一道黑影突然奔着他们跑来,直接往季刑辰身上扑。

    他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要替人挡住,手刚伸了一半,就听那人笑道,“你怎么才回来,等你半天了!”

    那声音很好听,不做作又温柔。孟樆这时彻底清醒过来,抬头去看,就见季刑辰身边站了个男孩,皮肤很白有些病态,眉眼秀气,亚麻色的齐耳短发衬的脸小又精致。他个子不太高,堪堪到季刑辰肩膀,看他时仰着脖子,眼里都是光。

    季刑辰神情一证,见到迎上来的人有些惊讶,许久才反应过来,“你怎么来了?”

    那男孩未语先笑,偏着头看他,模样天真烂漫,“二叔给我的钥匙,我今天下午到的,合计给你个惊喜,结果你才回来,我在这等你半天了。”

    孟樆瞧出两人是老相识,关系着实也不一般。季刑辰这人防备心重,赵熙那么套近乎,都没能进他家坐坐,这人却轻轻松松从刑二那拿来钥匙,也不怕他生气,宛如屋子的主人般。

    他看两人似乎许久没见,那男生又一直在季刑辰身边说着话,这么晚肯定走不了。

    季刑辰这房子虽然是复式可不大,能住人的就是楼上那间主卧。他想着人多不方便,便主动说道:“你家里有客人,我先走了。”

    说完礼貌的和那男生点点头,转身要走。

    “你走哪去,半夜三更的。”季刑辰想也没想直接拉住他胳膊,把人硬生生的拽了回去。

    孟樆被他像提溜小孩一样给提溜回来,一时哭笑不得。他拿眼睛示意旁边的男生,又伸手指了指楼上的卧室。

    “我去曹文远那挤一宿,他在学校门口有个公寓,离着也近,我俩早上正好一起去上课。”

    季刑辰脑海里突然窜出那个人在寝室里拉着别人比‘鸟’的破事,眉头深深蹙起,想都没想直接说道:“不行。”

    他说完见两个人一起看向他,眼神游移的哼道:“这都几点了,你一个人大晚上往外面跑什么!现在社会这么乱,男孩子也容易出事。再说这个点,曹文远估计早睡了,你现在过去,他要是睡死了不接你电话,你怎么办?在外面游荡做孤魂啊?”

    孟樆觉得也有道理,曹文远睡觉一向沉,楼下半夜放炮都弄不醒他。可是季刑辰这儿又明显没地方……他便琢磨着,要不要出去开个酒店,反正身份证也带了,可以凑合一晚。

    季刑辰没等他开口,转头对身边的男生说道:“卫辞,我一会送你去二叔那。他家离这不远,房子还大,你去他那睡一宿。”

    卫辞表情有些不自然,他这时才正眼看向季刑辰身边的孟樆,仔细打量他一番,然后歪头笑道:“好啊,你送我,我就去。不过我还没吃饭呢,为了等你,都饿了一下午了,你陪我去吃夜宵吧。”

    季刑辰看了看时间觉得有些晚,孟樆困倦了一路,八成不能和他们去,不过还是出口问了一声。

    孟樆打着哈欠连连摇头,他困得不行,现在只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自然拒绝。

    季刑辰叮嘱他锁好门,又跟老妈子似的把新的睡衣和牙刷都给他找出来,墨迹了十多分钟,才带着卫辞磨蹭着下楼。

    等着两人上了电梯,孟樆关上了门。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那男生走时,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打量,瞧着似乎有些敌意……

    孟樆好笑的摇摇头,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他照着‘季老母’的吩咐,拿了新睡衣冲了个澡,洗漱干净就草草的躺到季刑辰的床上睡着了。

    睡了没一会,感觉身侧的床微微下陷,迷糊间察觉到有人靠近,不过鼻翼里充斥的都是熟悉的沐浴露的清香。他知道是季刑辰回来了,翻了个身也没管他,又继续睡了过去。

    这一晚,他做了一宿的噩梦。渡劫的天雷突然变成一坐大山,死死的将他压在山下,无论他怎么翻腾,都折腾不出去。后来他自己也折腾烦了,不管不顾的摊在那,就这么被压着睡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等他醒过来才发现,哪儿来的什么大山,是季刑辰这家伙,半个身子都压在了他身上,跟个八爪鱼一样,死扒着他不松手。下巴还搭在他颈窝处,也不嫌姿势难受,看起来睡的还特别香。好在天已见凉,这家伙没再裸睡。

    孟樆动作小心的从他身下爬出来,见他不耐烦的翻了个身,连忙垫着脚,悄咪咪下楼洗漱。等洗漱完出来,发现季刑辰竟然也起来了,还在客厅里懒洋洋的打电话。

    他刚起床,说话声音有些低沉喑哑。孟樆在冰箱那找吃的时,不小心听了几句,觉得不对劲,电话那一头似乎是年青梧的声音。

    “已经开始了?他去了吗……那地方的人怎么说?”

    不知年青梧在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季刑辰冷笑道:“我知道了,你别多管闲事,让他们折腾去,只要把赵熙安全带回来就行,这事我另有打算。”

    挂了电话,季刑辰支着下巴有些跑神。他眸子里清清冷冷的,阳光打在身上照出一片阴影,将他隔离开,就像孟樆第一次见他时,疏离冷淡的样子。

    孟樆也没多想,以为是年青梧跟他汇报行踪,便好奇的走过去问:“他们这么快到了?赵熙找到张语萌的尸骨了吗?”

    季刑辰回过神,点点头,眼神在孟樆身上打转,盯的他浑身发毛不自在。

    他突然向后一靠,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孟樆坐下。

    “季家半年前就拍下了三江县周边的土地。”

    孟樆‘啊’了一声,不知所以的坐在他旁边。

    “我暑假回家,听我爸打电话说过这事。他早前得了消息,三江县附近城区规划重组,未来发展潜力不错。他先人一步买下那边大多数的地,打算要建高级度假村,不过,这事他交给了季煜然全权负责,应该是打算拿这业绩给季煜然进公司铺路。”

    “季煜然?”

    “我爸那养子。”

    孟樆感叹着,真是有钱啊!可转念一想年青梧说的那片湖,怕他担忧,出声安慰道:“年青梧他们是两年前去拍的电影,也许那时候因为人气不旺,所以才频频出事。这都过去两年了,那边景区也一直在开发,估摸着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再说那地方的本地人也都挺好的,没几个像赵熙这种身弱倒霉的,你爸那养子不会有事的……”

    季刑辰嗤笑了下,“就是出事他也不怕,他说他不信这些。”

    孟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安静的看着他。

    季刑辰慢慢倾着上身,将头靠在他右肩,嘴巴贴近他的脖子,语气闷闷道:“我昨晚临走时跟年青梧说,让她帮我注意那边的情况。她刚打电话过来,说湖底阴魂仍然聚而不散,还和几年前一样。”

    “季家准备动工了,而且打算保留那湖……我其实是故意不去的,他们现在应该都在那边。上次绯闻事件闹腾后,我估计他应该早就计划好,等拍完吴导的电影拿完奖,就借着这次机会准备功成身退,风光的抽身离开娱乐圈,再着手接下季家的一些产业。毕竟我爸这么多年对他一向不薄,把他当亲儿子——未来的接班人来培养。再加上老头觉得我‘闹腾’出来的那些绯闻害季煜然受了牵连,工作商演很多都被迫停掉,为了弥补他,不定要做出什么事。”

    孟樆恍然,“你说的那个吴导的电影,是要给年青梧的那个?那如果这样,他知道是你推荐的,会让年青梧去吗?”

    “哼,他能拿下吴导的男主角,还不是是因为我爸在后边支持。放心,他这人惯会做样子装‘君子’,我当家里人面提出来,他这个‘好大哥’自然不会反对。就是他背后有意见也无所谓,我妈已经答应我了,吴导也同意了。等他得到消息从三江县匆忙赶回来,想耍手段也晚了。再说年青梧那戏痴,肯定不能让到手的女主角飞了,她要是知道季煜然在里面从中作梗,以她那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雷厉风行的个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孟樆被他压的肩膀有些酸,可一时见他这样也不敢动,想安慰些什么又因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沉默着不说话。

    “我也不是想让工程出什么事,以防万一,刑二前天就过去看着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叹了口气,一时觉得自己幼稚至极,就像一个稚童一样,用捣乱来吸引别人的注意。

    “我很生气,我不是圣人。十几年没见,在我最无助,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在……却当我独当一面时,突然有一天闯进了我的生活,然后跟我说,他们是我的父母。我以为会有惊喜,结果却转身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团糟糕……”

    他这些话憋了很久,从来没有想和人倾诉的愿望,可这个时候见到孟樆,不知怎么突然就控制不住。也许是昨晚见到了卫辞,让他想起童年时被拐的那些过往,少年时与刑二在一起讨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一刻,情绪终于不受控制。或许,也只是单纯的因为身边的人是孟樆,那个无论他怎么欺负,都好脾气的在一边,无怨无悔冲着他笑的家伙……

    “我回季家,原本就没打算要什么,也没想和谁争什么,但是我绝对不允许有人来欺负我身边的人。”季刑辰抬起头,眸光冷冽。季煜然最不该的,就是找人到刑二的店里去闹事,然后挑拨他和季家的关系。

    “他不是打算演完吴导的电影就回去继承公司嘛!我就是要把他两条路都堵死!”季刑辰抬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孟樆,“他敢动我的人,我就动他所有在意的东西!”

    他说完又怕孟樆觉得他这人阴狠,连带自己父亲的养子都坑,又不自然的哼哼道:“我从小孤苦无依,又那么可怜,你妈都心疼我。你得好好听你妈的话,她说让你以后对我好点,多照顾我,没事不要惹我生气!”

    孟樆:“……”

    你到底哪可怜了,还有,她究竟什么时候说这话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回唐朝、九§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颜疏 40瓶;艾亚亚、九§衾 10瓶;赖赖1989、wwz岁月 5瓶;王也道长 4瓶;醉卧青丝台、瓶了个邪 3瓶;fenny、卡卡、34338893、泥嚎啊、一只大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