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38(叁)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季刑辰说完也觉得话有些歧义, 连忙改口:“他说他前段时间撞鬼了, 所以害怕自己睡……不是,你那是什么表情?”

    孟樆眨眨眼,无辜又单纯的看着他,心里却腹诽着;我当初就说人家是综艺小王子, 你都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 还一脸较真的非要比个高低。不过这话他当然不能说。

    “没啊,我就是挺奇怪。上次见他,也没瞧出你俩关系这么好……嗯?怎么这么冷,你开空调了?”

    他房间里的空调原本没开,只开了窗户, 外面的暖风吹进来, 带的室内温度有些偏高。季刑辰却受不了热,趁着孟樆进去吹头发, 把酒店里的空调调到了最低。这会, 屋子里吹了半天冷风, 温度直线下降, 周遭冰冰凉凉, 跟冰窖似的。

    孟樆被冻的打了个哆嗦, 站起来要关空调。

    “哎,你别动。”季刑辰腿长,伸着腿直接把他拦在那不让动, “我热。”

    孟樆知道他这人吃软不吃硬, 软着语气哄小孩一样劝他, “我调小点,这样容易感冒。”

    季刑辰拿眼睛扫着他单薄的小身板,记起这人身子骨偏弱,不太情愿的挪开了腿,放他过去,可嘴里却指挥道:“行了,行了,风都没了!哎,差不多得了,你得注意下我这个刚晕倒的人的意愿,我可是病号!”

    孟樆:“……”没看出哪个病号这么趾高气扬的,晚饭吃的还比谁都多。

    季刑辰瞧他调好了,想起他刚问的话题,不满意的瞪他,“下午跟你说了啊,我家里聚会撞见他的,你也不仔细听我说话!”

    “就是聚会人多嘴杂,有人闲着没事说我‘自主创业’跟刑二在外面摆摊,搞什么封建迷信。估计引这话题的人是想找机会埋汰我,谁知道这家伙听到后双眼发亮,第二天一早就找上门。说他前段时间撞鬼了,请我来帮忙。”

    那天聚会,本来是季母为他能正式回归季家而特意举办的,打算把他引荐给和季家关系好的亲朋好友,也算是他正式回归季家的家宴。可惜有人不爽,暗中弄些见不得人的下作手段。

    原本还好好的,可中途一位世伯家的孩子突然插嘴,问他外面创业好玩吗?结果可想而知,有人引出话题自然有人在那等着捧哏,另一边的人就将他跟刑二在外面开店的事,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一番。末了又明褒暗贬的讥讽他,说他可是季家的人才,另辟蹊径,大发死人财。

    他爷爷当场气的扔了茶盏,一场聚会弄的不欢而散,他爸回去更是大发雷霆,不许他再去刑二的店。

    孟樆瞧他突然冷下脸,想着陈妈的话和曹文远讲的那些八卦,猜到当时的事情肯定没他说的那么简单。

    他突然记起刑二曾经跟他说过,说季刑辰母子相认后,也不知新闻小报的记者从哪得了风声,一窝哄的跑到他学校门口围堵他。甚至还经常跟踪他,偷拍他,弄的学校那段时间气氛也异常紧张。最后事情愈演愈烈,害的他差点被学校点名批评。毕竟像a大这种百年学府,里面营造的都是严谨的学术气氛,可那段时间,硬是被那些记者搞的乌烟瘴气一团糟。

    刑二的店里更是三天两头的有人来捣乱,搞偷拍,他后来被逼无奈才匆忙搬了店。季刑辰那阵子被闹腾烦了,自然见谁都不爽,看谁都像狗仔——比如他自己。

    孟樆不太会劝人,想了半天才说道:“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那些人就是嫉妒你,可又拿你没办法,才只能上蹿下跳的做做样子。”

    季刑辰哼了声,“我当然知道他们嫉妒我,用你说!”

    最早狗仔的事情确实弄的他很烦,而且这事也挺奇怪,按理说他一个圈外的人,怎么会遭到那些娱记的偏爱?放着那么多流量明星不跟踪,跟踪他这种人?

    后来回到季家,他才清楚,原来他父母当初收养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因为季家少爷的身份在娱乐圈地位颇高。不过最近因为娱记的‘大肆宣传’,受到了‘牵连’,连带着被季家收养的身份也被黑粉扒了出来。

    当时季刑辰也没理会,甚至心里还有那么一丢丢的歉意,压根也没把两件事往一起想。直到有一天他回了宅子,晚上夜深人静,季父拎着瓶红酒来找他谈心。他本以为父子俩多年不见,他爸怕他与自己有隔阂,便聊些家常拉近关系。可谁知,那晚话里话外都在说他这个养子多么孝顺,这些年不靠家里在娱乐圈有多么不容易。虽没明着说些什么,却含蓄的表示,他未来绝不会动摇你在季家的地位,所以,不用把他牵扯进去。他在娱乐圈能有今天的成就,真的很难……

    他当时直接气笑了,什么叫不用把他牵扯进去!

    究竟是谁牵连的谁?弄半天,话里话外都在怀疑,这事是他季刑辰暗中找人运转的。

    季刑辰当时似笑非笑的扫了他爸一眼,二话没说拎着包就走了。

    后来他身边又闹出些不痛不痒的事情,虽没把他怎么样,却弄的季家老人对他印象颇为不佳。不过猫有猫道,鼠有老鼠道,他事后特意找人查了下,虽没找到什么确凿的证据,不过确实发现,这些事都有那个养子的手笔。

    仔细一想,也能明白,自己突然回归季家,必定会触犯他的利益。毕竟他才是季老爷子名正言顺的孙子,他父母真正的孩子。

    不过这个养子在季家口碑一向不错,这些年和大家相处的也很融洽,季家早把他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疼爱。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对方客气有礼,温文尔雅。只不过背地里却暗藏祸心,小动作不断的打着算盘……

    孟樆见季刑辰不说话,拧着眉狰狞着一张脸,模样有些吓人。又乖乖的下地,趿拉着拖鞋把空调给他调了回去。

    季刑辰回过神,就见他又跑到门口那弄空调,不耐烦道:“你跟它老较什么劲,过来,说正事!”说完,又从一边扒拉出一件浴袍扔给他,“冷就多穿点,不行就进被窝里躺着。”

    孟樆被他闹的什么脾气都没了,扯着浴袍裹在身上,重新坐回了床上。

    季刑辰见他穿好,理了理思绪,慢条斯理的继续讲道,“言归正传,前段时间赵熙去影视城拍戏,结果半夜醒过来去卫生间,发现身后有道影子。他当时也没在意,以为是灯光晃的,洗了手就迷迷糊糊回去要睡觉。可刚走到床边,发现床上躺着个人。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发现被子里确实裹着个女的。背对着他,长长的头发铺满了床……”

    他说道这,翻了个白眼一脸的鄙夷,“还什么综艺小王子,也就这点胆子了!”

    孟樆着急听后续,催促他,“然后哪?”

    季刑辰耸了下肩,“没然后了,他当场吓晕过去了。早上他助理敲门,发现他在床上睡的很沉。可他醒过来后,非说自己当时晕倒在地下,根本没爬回床上。”

    “你别看他长的高高大大的,其实胆子还没针眼大。闹出这事后,他为了形象也没敢和别人乱说,就是第二天非让那男助理陪着他一起睡。”

    他说到这,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瞧着到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也不知他今年是不是犯太岁,小助理一晚无梦,睡了个美觉,结果早上起来,发现他躺在浴室里睡了一晚。也是从那天开始,他身边就出现各种离奇的事情。所以那天在聚会上,听到人家明嘲暗讽的说我搞封建,就神情激动的把我拦了下来。人家本意是为了埋汰我,他却听不出来,死赖在我家门口不走。这次来录制节目,还非绑着我一起来,我不来,他就罢录。哎,我刚从他手里要了门票,一想他要是不来,你妈也白跑一趟……”

    他看了孟樆一眼,又说道:“我后来又合计,你大概也得陪阿姨来,所以也就答应那家伙,跟着一起过来了。”

    孟樆想着赵熙帅气高大的样子,实在不像季刑辰所说的那样胆小。而且他和陈妈刚在后台见了本人,精神饱满,热情洋溢的,可不像是没睡好的样子,便有些犹豫的问:“那你昨晚发现什么了吗?我瞧他睡的挺好的,是不是哪弄错了?”

    季刑辰想起这事就生气,他愤恨的瞪了孟樆一眼,心怀怨怼道:“他可不好嘛!他昨晚屁事没有,呼噜打的震天响,跟个死猪一样睡到天亮!我坐在沙发上看了一宿的电视剧,从昨晚到现在,一个小时都没睡!”

    季刑辰说到这,又觉得自己牺牲太大,撇着嘴一脸的不乐意,“我告诉你,为了你我可牺牲大了!我成年后,就没和别人一起睡过觉。你知道我晚上睡觉多轻吗,一点声音都不能有……”

    孟樆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人还真是大言不惭,自己都快憋出内伤了。

    还没和别人睡过!

    半个月前,这家伙就拉着自己在酒店开房,更是四仰八叉的在床上画对角线压着他睡了一宿,怎么推都不醒。再说,你自己都说在沙发上看了一宿的剧,根本就没和人赵熙同一张床,怎么就牺牲大了?

    他见季刑辰赖在这,压根没打算走,只得又问道:“那你现在过来,他知道吗?这都挺晚了吧,一会他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季刑辰烦闷的扒拉下头发,“他跟电视台的人出去吃饭了,估计得挺晚才能回去。着什么急,我觉得这事八成是那蛇精干的。这事我去问了,他出事那天,那女妖精也在现场。”

    他说完站起身,不管不顾的脱了衣服,光着脚就往浴室里走。

    孟樆被他吓了一跳,蹦起来拦着他,“你,你干嘛?”

    “洗澡,我刚才溜出来时没带身份证,现在也懒得回去取了。反正你这床也挺大,我勉为其难凑合下,今晚跟你一起睡了!”

    ※※※※※※※※※※※※※※※※※※※※

    最近留言好冷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