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32(叁)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司法考试这一天比想象中还难熬, 孟樆浑浑噩噩度过一整日, 身心仿佛在油锅里煎炸滚过一般。一出考场,整个人都如释负重的吐了口浊气。

    考场外巡逻的警车还停在大门口没走,三三两两的坐在那,一脸轻松的聊着天。

    出了大门, 孟樆迅速将手机开了机, 给陈妈拨过去报信。陈妈今儿出差,后天才回来,嘱咐了他几句就挂了电话。

    他寻了个显眼的位置,站在那一边等着老四出来,一边盘算着王媛媛交代他的事。

    曹文远不跟他一个考场, 学校里几十号人, 只有老四和他分配到了一起。剩下的都被胡乱打乱分别送到各地。这家伙爱闹腾,一早就和他们约好考完就要出来嗨, 至于后一个月的主观题, 自然被他扔到了脑后

    孟樆还没等到老四, 就接到曹文远这叛徒的电话。那边人声鼎沸, 听着也格外热闹。

    “甜梨, 哥们对不住你了。小夏姐今早肠胃感冒折腾一天, 现在还在医院那。她人生地不熟,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我得赶过去陪她……”

    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渐渐小了, 孟樆估计他应该是上了车, 过了会就听他急躁的和司机报了医院地址, 完了才又冲电话说道:“下次我请,回头你跟老四说下,咱们改天再聚!”没等孟樆说话,那边就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他对着电话发了会呆,末了叹了口气,认命的从微信通信录里翻出王媛媛的头像,给她发了条语音。告诉她别赶过来了,曹文远有事来不了。那边许久才回了个ok的表情,表示知道了。

    王媛媛前两天找他,也不知这丫头怎么突然就琢磨明白了,说打算借司考完事庆祝的机会和曹文远摊牌。孟樆到是支持她,觉得晚上气氛正好时,借着酒精说出来也不会太突兀。王媛媛也挺激动,又紧张又忐忑的筹划许久,计划都弄了个1,2,3的不同方案,可惜还没实行,就胎死腹中。

    孟樆也替她惋惜,不过缘分这事,不能强求。

    老三出来得知曹文远临时放鸽子,到也没太生气,瞧那样甚至还有点开心。他晃了下手机,跟孟樆挺不好意思的说,“那我也走了,你也知道,我女朋友还等我那……”

    孟樆笑着跟他摆摆手,然后顺着人流往地铁口走。考场附近都是人,车子寸步难行。他随着人群往外涌,走了会发现兜里的电话一直在震个不停。

    来电显示的是季刑辰,他这段时间临阵磨枪,一直为考试奋斗,也就没怎么和对方联系。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久违的调侃声,“啧,挺有进步的啊!不到2分钟就接电话,弄的我都不适应了。在哪那?金主大大来给你送奖励了!”

    孟樆嘴角抽了抽,只把他那话当玩笑,也没太当真。

    他左右看了看,刚刚走的慢,这会离考点到也不太远。他瞧着人群散的差不多了,估摸着季刑辰那重机车八成能进来,索性就报了考点的位置。

    “我正好在附近,你先找个能休息的地方等我。”

    孟樆听命的应下,等挂了电话才发现,四周根本没什么咖啡店,便背着包朝不远处的车站走了过去。

    季刑辰骑着那辆拉风的战车赶来的时候,远远就见孟樆正和一个大妈说话,两人连比划带说,瞧着还挺热闹。

    那大妈年岁大了些,耳朵有点背,抄着大嗓门嚷了好几遍,看样子像是问路。

    孟樆拿手机帮她定位,然后伸着手指点着远处告诉她哪该拐,哪该走。

    这两天早晚温差大,他外面套了个运动服的外套里面搭了个简单的米色t恤,穿着白色的运动鞋背着普通的双肩包。脸又嫩又白,干干净净的,就像是个高中生。

    孟樆送走问路的大妈,一抬头就见季刑辰隔着马路在看他。他摆了摆手,背着包朝季刑辰小跑过去。

    季刑辰盯着他看了会,不乐意的说:“我不让你去找个店等吗?”

    孟樆眉眼弯弯,好脾气的笑了笑,“你说在附近,我合计一会也就过来了,就不麻烦了。”

    季刑辰觉得自己魔怔了,好像特别喜欢看他笑。清爽干净,眼里都是不谙世事的单纯。他其实挺好奇,这家伙是在一个怎样完美的家庭长大。后来见了陈松,又出于某些不能明说的原因,查了些他的资料。突然觉得。这人可能天生心底就住了束光……

    季刑辰扔给他一个纸袋,“那!礼物。”

    孟樆挺好奇的接过东西,袋子不重,袋口上贴着贴纸,瞧着还挺神秘。他想把东西打开,却被季刑辰拦住了。

    “吃完饭再拆,上车。”

    孟樆接过他的头盔上了后座,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对方直接拽着胳膊往前带。

    “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后面坐着,不许睡觉,更不许乱动!”季刑辰说完把他双手往自己腰上一带,然后开着摩托疾驰而去。

    这一路到也安稳,孟樆身上的妖丹没发生任何异动。自从他吸了那个猫鬼后,妖丹里红色部分就又扩大了些,灰蒙蒙的地方好似泛起了涟漪有了波动,可惜也只是瞬间。

    车子停在一个偏僻的街巷,季刑辰下了车,见孟樆捧着那纸袋老实的跟在他身后,眼里带了些笑意。

    两人在街角那走了没多远,就拐进一家古色古香的门店。店门口瞧着到不起眼,可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里面的桌椅摆设充满了年代感。屏风,古琴,字画,木制的餐具,别具匠心的质朴。

    “这家店专做素食,在帝都还算有名。”季刑辰来前特意要了个包房,两人跟着穿旗袍的服务员往楼上走,最后在名叫“栖池’的包间停了下来。服务员将竹简做成的菜单递给他,然后安静的退到一边。

    孟樆头一次来这种的地方,瞧着到像是私房菜馆可又有些不同,总觉的挺高大上,就连菜谱都别有一番滋味。

    季刑辰挑了几个他家的特色,又随便点了几个口碑不错的菜,就吩咐服务员上菜。

    孟樆对吃的一般,他刚进来时被那种古朴的感觉震慑了下,可后来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礼物上,也就没怎么看菜。

    “怎么送我礼物啊?”

    “房东按着你的药方把猫鬼除了,这是谢礼,总不能让你跑前跑后这么久,白跟着忙乎。哦对了,你那药效有点强,他吃下去后闹了两天肚子,休养了一周才缓和过来。”

    孟樆尴尬的挠了挠鼻尖,这药方传下来就这样,他当时也没往深了想。

    季刑辰倚在椅背上,瞟眼看他,见他面上带了丝窘迫,笑道:“反正人救过来了,怎么都要感谢一下。行了,准你拆了!”

    孟樆得了他的旨意,直接手动开了袋子,等打开才发现,里面按大小排序,有三个盒子。他狐疑的看着对方,见季刑辰神色正常,便将盒子一一打开。发现里面分别放着手机,移动电源充还有一个智能手环。

    季刑辰一脸嫌弃的伸手点着他桌面上的电话,“不是死机就是没电,你这电话早该扔了!”末了又敲着另外两件礼物,“手环绑好,移动电源带着,你要是再不接我电话,我们就得好好说道一下。”

    孟樆一时无语一时感动,不过还是出声道了谢。

    季刑辰今儿心情不错,吃饭时难得没再挑三拣四,他心情好自然说什么都好,两人这顿饭吃的到也气氛融洽。顶棚上的吊灯发着温暖的黄晕,气氛正好,他们像是多年的朋友,互相聊着彼此的事情。后来话题一拐,也不知谁起的头,最后拐在了陈松身上。

    “我舅他这人脾气虽然不好,长的也不太像好人,不过他人真的挺好的。”

    季刑辰看着他,张嘴问道,“按理说他知道你懂些玄学,可为什么还舍近求远的跑到我这来咨询。”

    孟樆叹了口气,语气里透着股无奈,“我小时因为早产身子骨不太好,总爱生病,到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头疼脑热发个烧什么的,可每次都闹的全家跟着上火。我妈就病急乱投医,隔三岔五带我去寺庙里上香,风雨无阻的还特别热情。那个时候如果她有事,基本就让我舅带我去。”

    刚开始孟樆吓坏了,他一个被雷劈的妖精跑到满庙神佛的地方,这不是找死嘛!可去了两次发现没什么事,也就渐渐放宽了心,随着陈妈折腾去了。

    “我8岁那年,他正忙着一个大案子,这案子当年挺轰动你现在去查还能找到。就是那个雨夜连环杀手,后来还被改成了电影。就是一到下雨天,那变态就跑出来作案,还专门杀女学生的那个案子。”

    季刑辰听他说到这,有了些印象,这案子当年确实很轰动,凶手被抓到后直接被判了死刑。

    孟樆端起杯子抿了两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我妈那段时间出差,就把我送我舅那,还逼着他,非让他初一带我去寺庙上香。那天也挺巧,他车坏了送去修就没开车,我们从庙里刚出来,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他没法跑到外面叫了个出租车,然后抱着我上了车。”

    季刑辰眼皮跳了跳,想着当年的那个案子,再想起他的‘技能’,大概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当时后座的车门一打开,我就看见里面坐了个女孩。”孟樆语速平缓,不徐不疾,好像是在聊家常一般。他那个时候灵魂正和这副肉体凡胎磨合,妖丹又没什么反应,其实挺弱的。

    “车座下滴滴嗒嗒留了很多血,女孩的样子明显也不太正常。我舅像没看见一样,抱着我非要往她身上挤……”

    他叹了口气,挺无奈的看着季刑辰,“这东西凶起来也挺烦的,根本分不清敌友,见谁都想弄死,我瞧她那样子明显是要拉我们陪葬。于是就在车上假装自言自语的和她说话,其实也就是自问自答。比如问她,说小姐姐你怎么留了那么多血?为什么不下车?然后又绘声绘色的问我舅,说小姐姐说她已经死了,还被分了尸埋在槐树下……反正当时把我舅吓的不轻……”

    季刑辰挑眉,意味不明看着他,语气凉凉的说道:“那才是正常反应!”

    孟樆一脸无辜的回他,“我也没办法,总不能真陪葬吧!那司机也被吓的六神无主,车子开一半就跳车跑了。后面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了吧,雨夜杀手就是这个出租车司机,那个女孩就是被他弄死的。当时我舅舅顺着我的话顺藤摸瓜,直接找到了藏尸体的地方,最后把凶手缉拿归案了。”

    季刑辰单手支着下巴,“这是好事,你帮他破了案还升了官,他应该对你的能力深信不疑,回头再有什么悬案疑案,都可以来找你啊!”

    孟樆瘪着嘴摇摇头,“我因为某些原因,回去后就晕倒了,再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他胡子拉碴的守在我身边寸步不离,眼睛里都是红血丝,还一脸的懊悔和自责。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当时先入为主的认为我是用了‘通灵’的能力才会造成晕厥。也是从那以后,他就禁止我再用这些所谓的‘玄学’,无论我怎么跟他解释都不行。”

    季刑辰突然想起孟樆那两次晕在他车坐后面的事,狐疑的看向他,“赶成你这晕厥的毛病从小就有,照你这么说,也不是什么低血糖啊!那你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晕倒的?”

    孟樆突然有些心虚,眼神飘忽不定,最后盯着手指小声说:“不小心,吃,吃错了东西。”

    他当初见那女鬼戾气够足又挺凶,关键是魂魄上还沾染了千年古槐树的精气。一时没忍住,就偷偷吸了两口妖气,没想到,这东西后劲那么大……

    ※※※※※※※※※※※※※※※※※※※※

    我今天的字数,真是厉害了!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