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28(贰)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那叫声尖锐刺耳, 在空旷的巷子里格外凄厉,不过听起来,到像是男人的声音。

    季刑辰被这声音刺激的耳膜疼,脸上阴沉的简直要滴出水来。

    “这是什么鬼动静, 比刑二吊嗓子还恐怖。”他双手捂住耳朵,面色不善的瞪着屋子。

    大黑也很不舒服,烦躁的曲着前肢俯下身,作出攻击的动作。

    孟樆想着来时路上碰都的那只猫鬼, 心里有了些猜测。

    他到是没受这声音的干扰, 直接走近店门口,见大门紧锁, 抬手用力敲了敲。铁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却依旧顽固的立在那没动,里面也没人应声。

    季刑辰等那叫声弱了下去, 才松开捂在耳朵上的手。

    他冷着脸走过去,直接将孟樆扒拉到身后,“让开点, 我来。”

    孟樆乖巧的‘哦’了声,退到一边。只见季刑辰从包里掏出一个四四方方巴掌大的黑色匣子,对着电子门锁来回晃了下, 就听‘嘀’的一声, 门锁应声而开。

    他看的咂舌, 站在那目瞪口呆问:“这是什么宝贝, 这么厉害?”

    “作案工具, 你就别想了,这东西现在是违禁品,禁卖。”季刑辰说完不客气的将铁门推开,冲孟樆比划一下,抬脚要往里走。可身后突然窜出一道黑影,先他一步溜了进去。

    他被惊了下,杵在那愣了愣,等看清楚是大黑先他一步窜进去,表情变得有些难看。

    孟樆狐疑的看向他,也不知是不是他多心,他总觉的季刑辰对大黑的态度有些微妙。

    店里没开灯,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孟樆却看的清楚。屋子后面还有个门,应该是连着外面的院子。四周虽然很干净,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季刑辰点开手机四处照了照,然后踢开脚下的箱子,低头拿手机对着上面的英文看了下,冷笑道:“挺舍的下血本,这猫粮可不便宜,原装进口的。”

    孟樆跟着他的声音凑过去,见那牌子还挺眼熟,想了想,发现是王媛媛常买的那一款猫粮。

    “你没来时,我四处看了下,这附近的几个铺子都没什么问题,只有这个店面很奇怪,连个牌匾都没有,也不知是干什么的。窗户常年不开,上面到处都是灰,可大门的电子锁却干净的很,只是有些破损,应该是有人经常过来开门造成的。只开门不开窗,而且窗户还是夹层玻璃窗。这种玻璃,主要是防噪音,成本很高……”

    两人正交谈着,就听院子里发出几声犬吠。

    季刑辰愣了下,拿着手机对着屋子后面照了下,发现那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个缝。

    “你那蠢狗那?

    孟樆也听到了大黑的叫声,像是发现了什么。他站起来要往里走,却又听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接着又是一阵‘喵喵喵’的尖叫声,怎么听,都有股惨绝人寰的瘆人味。

    两人没犹豫,奔那门直接跑了进去。后院摆了许多箱子,也不知是装什么的,孟樆跑的时候没瞧清,不小心被绊了下。好在季刑辰反应快,一把拥住他,到没让他摔到,只是踩烂了几个空盒。

    他也没理会,两人跟着那声音继续往里跑。到了最里面,才发现后面还有个仓库。仓库门留着缝,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季刑辰听那‘叮铃哐啷’的声越演愈烈,皱着眉推开了门,走进去才发现,下面竟然有个地窖。

    他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地窖。

    地窖口不起眼的开在架子边,有个像井盖一样的门半遮着,下面连着台阶,底下黑乎乎的不透光。

    也不知大黑是怎么发现,又是怎么钻进去的。

    孟樆走过去,挪开那门,踩着楼梯要往下走,结果刚迈出左腿,就被季刑辰拽着后衣领给拎了上来。

    “你往前冲什么,就你这体重轻飘飘的,压都压不死人,还想当重武器下坠!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老实跟在我后面。”

    孟樆瘪着嘴,悻悻的在他后面没反驳。

    他亦步亦趋的跟在这人身后下了地窖,一进去鼻尖就皱了皱。

    好浓的血腥味。

    季刑辰突然顿住脚,孟樆正跑着神也没发现他停在那没动,还在往前走,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他后背,被冲力带的踉跄一下。这人后面硬的像堵墙,撞的他鼻子当下一酸。

    他揉了揉鼻尖,垫着脚往前看,就见大黑死咬着一个男人的裤腿不松口。而孟樆从食堂偷回来的那只花猫,则炸毛的窜在墙壁的架子上。地下倒着几个瓶瓶罐罐,还有个饭碗被撞翻了,洒了一地的粥。

    孟樆估摸着刚刚那一连串的声响,八成是它跳上跳下弄出来的。

    季刑辰没想到这下面还藏了个活人,他抬脚往前走了一步,余光撇到大黑凶残的将那男人扑倒在地时,又止住了脚,没过去。

    孟樆见他停下来,小声问:“怎么了?”

    季刑辰伸手指着被大黑扑倒的男人,“你瞧他那副丢了魂的样子,都这时候了也不出个声,八成有古怪。”

    孟樆随着他的视线一看,才发现那男的两眼发直,瞳孔放大,眼睛呈现出诡异的竖瞳状。

    他青着一张脸,肢体明显僵硬,即使被大黑扑倒也没任何反应。

    孟樆心下了然,想着刚刚被吞噬了力量化成灰的猫鬼,出声解释道:“别担心,他被反噬了。”说完,招手把大黑唤了回来。

    大黑吐掉嘴里的衣料,收敛了戾气,摇头摆尾的朝孟樆跑了过来,瞧着到像是邀功的意思。

    可惜它还没过去,就被花猫抢了先,那家伙灵巧的在柜子跳跃,几下落到孟樆面前。孟樆眼疾手快的接住他它,就听它‘喵喵喵’的撒着娇。

    孟樆把它抱到胸前仔细检查,发现它身上没受到什么伤害,于是从兜里掏出几袋小鱼干,喂给花猫吃了几口,然后又把它放回背包里。

    这会花猫也不嫌那包憋屈了,还不等孟樆发话,就直接窜了进去,窝在里面不出来。孟樆把包背在身后,然后奖励的挠了挠大黑的下巴,朝着地下躺着的人走了过去。

    他刚刚也没仔细看,现在凑近了才发现,这男的长的很年轻,瞧着也就30刚出头。样貌周正,穿着打扮也很得体,实在看不出是那种心狠手辣,为了钱财害人性命的人。

    季刑辰在墙上摸索了会,总算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开关。他直接按了下去,突如其来的白光有些刺眼,却将地下室照的清清楚楚。

    地下室不小,里面空间很大,这地方四周都是焊接的铁架子,上面摆着各色各样的杂物。

    正中间放着一张长长的木桌,半米宽,上面镶嵌着几个皮具绳索还都扣着锁,看着是固定东西用的。

    季型辰比划一下那皮具的大小,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荧光灯照在桌面上。只见那灯所照射的地方呈现出大片的土棕色,他皱着眉对孟樆招手:“过来看看,这东西八成是为了绑着那些老猫用的。这到挺像手术台的束缚带,防止那些老猫逃跑,好将他们固定在这‘案板’上。”

    孟樆进来时就闻到了那股经久不散的血腥味,心里大概也猜测出这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自然对这桌子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不过他见季刑辰手里举着的荧光棒有趣,不禁好奇的多看了几眼,末了又盯着他背后的背包两眼发光。

    他发现这人跟个多啦a梦似,包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你看我干嘛?”季刑辰一抬头,就见孟樆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

    孟樆伸手点着那荧光棒,又拽了拽他后面的包,“你这包里的东西还真多。”

    季刑辰抬手打掉他的手,但也没用多少力气,只是象征性的高举轻放。可惜孟樆这肉身弱成渣,磕碰一下都是印,就这么被他轻轻打了下,手背立刻红了一片。

    季刑辰瞧他手背上那一片红,沉默两秒,无奈道:“你这都成易碎品了,真是没见过你这么弱的人。”

    孟樆也很冤枉,他只是皮脆了点,可骨子里根本不弱的!

    “行了,干正事吧,一会再折腾下去天都亮了。”季行辰走到那男的身边,见他衣不蔽体的瘫在那,嫌弃的伸脚,将一边的纸箱子往他身上踢。

    末了,又回头瞥了眼安安静静蹲在孟樆身后的大黑。

    这狗是成精了吧,专门往尴尬的地方咬,还不咬破皮,就是好端端的衣服被弄的破破烂烂,关键部位全都暴露出来。这人要是清醒过来,估计想跑都没脸。好好的裤子成了开裆款,前后都漏着风,就这样跑出去,简直就是风吹蛋蛋凉。即使不被他们追上,也得被市民举报。

    季刑辰今儿没开阴阳眼,瞧不见那些古怪,便对着在后面逗弄大黑的孟樆问,“哎,你说的那些猫鬼在屋子里吗?”

    “没,一个都没有,屋子里很干净。”孟樆心虚的没敢看他。他估计,屋子里原本应该有几个的,结果自己半路没忍住,直接吞噬了一个。屋子里那些闻到味,瞬间就跑没影了,所以才导致这场祭祀中途被迫打断。那男的也因此当场遭了反噬,昏厥不醒。不过,到是给他们省了很多方便。

    大黑原本安静的蹲在那,突然抖了抖耳朵,站起来朝着地窖的楼梯口叫唤了几声。

    孟樆一愣,刚要说话,就见着从上面钻下来两个人。

    他们穿着警服举着手里的电筒,一脸警惕的看着孟樆他们。

    “干什么的,警察,别动!”

    ※※※※※※※※※※※※※※※※※※※※

    今天的留言好多,谢谢大家,抱抱!

    看到namanana小天使的留言,把我吓了一跳,你的思路完全对了,但不是讹兽,哈哈哈~来,猜对送红包啊!哈哈哈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