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23(贰)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陈松说完也觉得有点打脸,不过仗着自己辈分高,脸黑皮又厚,继续心安理得的往下说:“王哲他爸王常山,死后当天,名下所有的财产都不见了。”

    孟樆闻言愣了下,脑海里突然回忆起中午在王家,王哲打电话时提到的门市和房产。这两样似乎都被王常山卖掉了,而且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这事。

    “我今天跟季,咳咳,跟我学长去他家时,碰巧听到房产中介的打电话,催他收拾东西交房。”

    “这事我知道,你们走后我问清情况后特意跟中介公司的人核实了下。卖房手续和流程都没问题,买房的人也没什么可疑,不过卖房子的钱却消失了,王常山银行户头上一毛钱都没有。”陈松吐掉嘴里的烟,神色有些凝重,“我查过他银行的流水单,发现他死前半个月,钱就已经陆陆续续从银行里提出去了。至于他卖房子那事,我也打听清楚了。中介说老爷子卖的时候很急还便宜了不少,但是他有个苛刻的条件,必须是一次性付全款。”

    孟樆估算着帝都现在的房价,心里一时有些震撼,“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这又是门市,又是房产的,再加上他毕生的积蓄,也太多了。”

    “你也觉得奇怪吧!知道我为什么盯上这个案子吗?”

    孟樆疑惑的看向他大舅。

    “他不是第一个发生这种事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半年,队里陆陆续续接到有人报案,说家里近亲属去世后,名下所有的钱财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了。”

    “消失?一夜之间?”

    “不,准确的说,是所有的东西都被变了现,而那些现金全都不见了,就跟王哲他爸一样。”

    孟樆沉默着没说话,若是这样说,这事确实不太寻常。

    “这特么也是神了!都半年了,别说犯罪嫌疑人没锁定,就连线索都没几条。我现在成天跟无头苍蝇似的,简直就是乱飞一通。你知道,现在我们办案不比以前,凡是都得讲证据,讲什么人权。上面就因为这案子没证据,所以一直都不怎么重视。可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我找局长谈了好几次,不过效果都不佳,”

    他烦躁的扒拉下头发,郁闷的从车子底座又掏出一包烟,“你在这等我,我下去抽两口。”

    孟樆这才发现,车子根本没往他舅单位去,而是在四环桥上兜了一圈后,开回他家了。

    陈松停了车,粗鲁的把烟从烟盒里掏出来,他今天从吃饭到现在一根都没敢抽,心里正烦的要命。

    他跳下车,门也没关就点了烟猛吸几口。过了会,才意犹未尽的吐了几口烟圈。等着彻底过完瘾,才舒爽的将烟蒂扔到垃圾桶,抖了抖衣服神清气爽的上了车。

    “你不是跟我舅妈说,要戒烟吗?”

    “戒什么烟,就我这工作,哪戒的掉!我那就是哄她,回头你别跟她说!”

    陈松说完,不以为然的把烟盒又塞到车底,想起那案子又说道:“其实最初根本没人注意这事,因为很多老人私底下有多少钱,儿女都说不清。可到了后面,渐渐涉及到了房产和其他不动产,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而且我跟这个案子有段时间了,我发现罪犯正在不断扩大目标。他一开始只是从普通的工薪家庭和那些孤寡老人下手,可是最近几个案子,都是向那些有钱又低调,儿女又不在身边的老人下手。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孟樆想了想,特自信的接过话,“说明他的犯罪行为已经成熟,开始升级目标和难度,准备要挑衅你们警务人员的权威!”

    陈松瞪了他一眼,“少看点小说和美剧,有空多背背法条。”

    孟樆瘪着嘴,叹了口气,绕来绕去,还是离不开学习。

    “咳咳,你发现什么没?”

    孟樆扭头看陈松,发现他正目不斜视的盯着前面,不过这车里一共也就他们两个人,话明显是对他说的。

    他想起那股强大的妖气,心里一时也有点迷糊,犹豫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怀疑……有非人因素在作祟。”

    “非人?”陈松闻言,神色变得凝重,“若真是这样,我还真弄不了这玩意。”

    “大舅,你也别着急,若是……”

    陈松挥手打断孟樆的话,他似乎想到什么,面上一喜,掏出手机问,“哎,你说你那个学长叫什么?他家里有人是专干这个的吧?你把他电话给我,我找机会跟他家大人好好沟通一下。”

    孟樆:“!?”

    我,我并不想给你,而且他家大人叫刑二,压根就不靠谱!

    孟樆支支吾吾,最后急中生智找了个理由,推说手机没电了,回头再给他电话号,说完就着急忙慌的打开门下车。结果刚迈出去一条腿,就被他舅给拽住了,提溜小鸡崽子一样,又给他拎了回来。

    “跑什么,复习资料还没拿那就想跑。这可是我今早,辛辛苦苦在办公室给你打印了一上午的成果。呵,还挺沉的,拿着。”陈松从后面掏出个纸袋,扒开看了几眼,转手递给了他。

    孟樆不情愿的接过这厚厚一沓的资料,发现确实挺沉的。

    “你不是说在队里吗?怎么还在车上啊!”

    “啧,你这孩子,那不是诓家里那两特务嘛!成天嚷嚷让我戒烟,娘俩跟防贼一样防着我,就连去个厕所,笑笑那叛徒还非得跟着。这小兔崽子,翅膀硬了,开始管老子了。”陈松龇牙晃脑感叹一番,末了又叮嘱道:“咱俩今儿这对话,回头别跟他们说,还有我抽烟这事,也千万别提。尤其是你妈,那就是个叛徒,千万记住了!”

    孟樆看着他姿态悠然的又叼起了烟,心想;也不知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说什么再抽烟就吃一年的苦瓜!

    他拎着厚重的资料回了家,就见陈松嘴里的‘叛徒’,正在客厅里跟着电视上的小程序练瑜伽。

    “正好,儿子。刚开始,过来跟妈一起。”

    孟樆摇摇头;还是不用了,他已经找到新的修炼方法了,应该不会再用这种‘土’法了。

    他婉言谢绝陈妈的好意,带着大黑下去溜了一圈,然后洗完澡躺在床上望着棚顶发呆。犹豫了会,翻出手机拨通了季刑辰的电话。

    电话响了半天,就在孟樆要挂断时,那边终于接通了。

    “怎么了?”

    季刑辰的声音有些喘,好像刚做完运动。四周很安静,衬的他的声线低沉性感,简直就是行走的低音炮。

    孟樆耳尖抖了抖,想起正事,说道:“我今天跟我舅吃饭,听他说起王哲那事了。帝都最近,发生好几起类似的事件。”

    “类似?”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过了会,又传来季刑辰的说话声,“你继续说。”

    孟樆觉得这家伙应该是在换衣服,想着那位洁癖的样子,在酒店里不嫌麻烦三脱又三换的,眼里带了些笑意。

    他坐起来,把陈松跟他说的毫无保留都告诉了季刑辰。反正他舅只说,不能和他妈还有舅妈说,又没说不能和别人讲,再说季刑辰也不是多嘴的人。

    恩,他觉得就是这么个理。

    季刑辰顿了顿,琢磨了会,声音有些沉,“真要是这么说,这事怕是没完了。鬼怪要钱做什么,人民币又不是通用货币,下面又不能用……八成背后,还是有人在捣鬼。”

    孟樆点头,他们也不需要凡人的钱,他们用的是灵珠。

    “恩恩,你说的特别对。我觉得不管背后的人是谁,他既然尝到了甜头,肯定不会收手的。”

    电话里传来低沉的笑声,他的心脏跟着咚咚的跳动。

    “我说什么了,你就说特别对。”

    孟樆想了想,特别肯定的回答,“就是刚刚你分析的那些,都对。”

    “行了,就请你吃了个萝卜宴,嘴巴就这么甜。哎,你说你这样的,究竟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啊!”

    孟樆心想;我怎么样了,我挺好的啊。

    “这事你先别管,回头我去查一查,对了,你开学后,是不是快司考了?”

    “恩,不过我就是去凑个数,基本没报什么希望……”

    两人在电话里东扯西扯的,又说了些没用的事,那边才说道:“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哎,你是不又没看手机?”

    孟樆有点奇怪,吃不准他是不是发了什么重要的微信过来,连忙拿着手机低头看。

    “最近好好准备考试,没事少打点工。”

    他愣了愣,‘哦’了声,点开季刑辰的微信,发现上面莫名多了一笔转账。他也没多想,直接戳开,结果打开红包才发现后边好几个零。

    “个十百千……5,5万!?怎么这么多?”他被吓了一跳,反复对着头像看了半天,不确定的问着:“你被人盗号了啊?这是不是什么新型诈骗手法,我一点开,微信里的钱啊,银行卡就都传过去了!”

    ‘诈骗犯’季刑辰在电话那头哼了声,一脸不屑:“你有什么钱怕被盗,谁那么想不开偷你这穷人!”

    孟樆转念一想也是,可还是闹不明白,这家伙好端端,为什么给他这么大一笔钱。

    过了会,电话那边传来季刑辰懒洋洋的声音,“别纠结了,这是你应得的。好歹给我干了那么久的活,总不能又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吧!”

    他顿了顿,又戏谑道:“退下吧,你金主大大要休息了,有事明日再奏……”

    ※※※※※※※※※※※※※※※※※※※※

    明天请天假,为周四日万准备。哎呀呀要开始入v了,有点激动(≧▽≦)/

    非常感谢各位小天使的一路相伴,谢谢你们的留言,好希望周四依旧看到你们~比心心~周四大概要晚点更新,保守估计5点多能更完。一定要来啊,卖萌打滚么么哒~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