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22(贰)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简直怀疑季刑辰长了双透视眼,能直视人的内心。他觉得这话题有点危险,连忙打岔道:“我没四处打听你,我是冤枉的!”

    “你没,你身边那个跑腿的,到是四处打听了一圈。”季刑辰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坐回沙发上又转回了正题,“王哲他爸是刑二房东的朋友,所以他挺上心,打算拿这事压租金。”

    孟樆:“……”拜这家伙所赐,刑二在他心目中,真的是一点形象都没了。

    他看了眼时间,想着晚上还要跟大舅吃饭给他过生日,便站起身,准备要走。

    “我晚上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你放心,这事回去我再研究研究。虽然屋子里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可疑。”也不是无的放矢,妖的第六感一向很强,他总觉得这事还没完。

    孟樆走到门口,突然停住脚,又折回厨房,将垃圾桶里的垃圾袋系好,拎在手里。

    “我下楼,顺路帮你把垃圾倒了。”

    他进来时就发现了,这家伙连垃圾桶都异常干净,里面什么都没有。估计是每天都会及时倾倒,不让垃圾在屋子里过夜。

    季刑辰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孟樆这时正低头穿鞋,t恤的领口微微下耷,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他的锁骨正中央长了一枚红色的痣,小小一点,像是晕染的胭脂。

    “你支付宝是不是手机号?”

    孟樆点点头,狐疑的看向他。季刑辰没解释,给他开了门。

    他下了楼,没走几步就找到了垃圾箱。看着上面分类的垃圾标示牌,想了想,把袋子投到了不可回收垃圾桶内往外走。

    难怪季刑辰看不上景云花园的房子,这俩楼盘确实没可比性。不过他这时可顾不上房子好坏,一想到晚上要面对大舅,就头疼。

    也不知他舅从王哲家下来,发现他没在楼下等会气成什么样。若是再打他电话,发现关机……

    孟樆哀嚎一声,上了个出租车,报了饭店名后才磨磨蹭蹭的开了机。

    果然,手机已经被他舅的十几条微信霸屏了,文字上的感叹号,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孟樆点开微信,手软的回了条;[我一会就到饭店了],然后继续关机装死。

    不管他多么不情愿,一个小时候后,车子停在了饭店门口。

    他磨蹭的在附近转圈,瞧着时间差不多了,才踱着小步进了包房。

    一家子除了他,早就到齐了,他们正在包房里聊着天。

    陈妈正眉飞色舞的和嫂子炫耀她家大黑多聪明,抬头瞧见他,连忙招手:“哎,你怎么回事,平常聚会来的比谁都早,结果你舅今天过生日,你墨迹到最后!一大早你跑出去干什么去了,手机怎么还关机了?”

    舅妈一向偏心孟樆,瞧他支支吾吾不说话,站起来解围:“行了,人家都23了,还不许有点私密事,你个当妈的总问什么!”

    陈松在一边吹胡子瞪眼,冷不丁说道:“哼,可够私密的,也不知从哪里莫名其妙冒出个哥哥!”

    陈妈狐疑的看向他,“什么哥哥?”

    “没什么,开饭。”陈松深深剜了孟樆一眼,嘴里嘟囔着,“忙活一天饿死了,快开饭。”

    孟樆松了口气,坐到陈妈旁边。一家人一起先敬了陈松一杯酒,然后开始边吃边聊。

    “你家什么时候养狗了?”陈骁吃了两口菜,抬头看他。

    陈骁比他大四岁,完全继承了舅舅的黑皮,整个人看着健康又壮实。

    舅妈生他时,都说她怀的这一胎是女孩,所以夫妻俩就给他起了个名,叫笑笑。可没成想,最后好好的姑娘变成了个大胖小子。

    他舅不死心,追着人护士后边问,是不是抱错了。后来挨了人家一顿批,于是一气之下就开始虐儿子,成天叫他笑笑。家里人也都跟着叫习惯了,现在念叨着他名字,还是笑笑,笑笑的叫个不停。

    陈骁小时候因为名字这事气愤了一阵,后来便把主意打在小姑身上,期盼着他小姑能生个妹妹,好把名字让给她。可谁成想,最后小姑也生了个男孩。

    他原本还挺失望,可见到孟樆团子模样后立刻变了态度,喜欢的不得了,甚至连名字的事都不介意了。

    从那以后,陈骁开启了疯狂宠弟模式,整日围在孟樆身边。

    两人关系一直都不错,不过因为他大学课业重,这段日子在学校不怎么回家,他们最近到是有阵子没见了。

    孟樆明显察觉到他的肤色又深了些,也不知他整日在实验室做课题,怎么还能晒成这个颜色。

    说起来,一家子被他舅坑的都不浅。人常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多大仇,多大怨,两家孩子都被他祸害了去。

    “前段时间养的,特别聪明,有空你去看看。对了,你一会回家吗?”陈骁本科五年后,又被学校保研念了个硕博连读。家里人一谈起他,神色里都是满满的骄傲。孟樆却恰恰相反,对他哥充满了同情。

    “不了,我一会回公寓,我导师有事要找我。”

    孟樆悻悻的低下头,心想;完了,说情的又少了一个。

    这顿饭他没吃多少,本来在季刑辰那吃的就有点多,没什么胃口,再加上他舅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更是食不下咽。

    一家人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到前几天出事的公交车上。

    “你说现在的人是不是疯了,自己发疯不要命,还要拉着别人陪葬。我听新闻说,这次事故完全是因为有个乘客因为投币问题,跟司机骂起来,后来还上前去扯司机的头发,动上手了,真是疯子。”

    “就是,这就是寿星公上吊——嫌命大,关键是他自己发疯还要拉一群人陪葬!哎,老陈,我今早给你收拾东西,发现一些资料,这事是不是另有隐情啊?”

    “哪那么多隐情,我那是另一个案子……我说你,下次别乱动我东西啊。”

    舅妈‘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对他冷哼:“谁让你把那些东西铺的满桌子都是,以为我稀罕啊。”

    陈松见她瞪眼没敢反驳,面上一怂,瞬间转移目标看向孟樆,气势汹汹道:“你书看的怎么样了,9月中旬就考试了,别成天吊儿郎当到处玩!”

    孟樆:“……”

    “我跟检察院的老战友弄了些辅导班的冲刺资料,一会你跟我回局里去取。”

    孟樆认栽的点头,心想;完了,果真跑不了。

    “你别给他太大压力,阿樆最近在店里抽空就翻书背法条,特车不容易。”舅妈站起来,给他盛了满满一碗的玉米山药排骨汤,柔声说道:“别听你舅的,劳逸结合,身子最重要。不爱吃肉,就多喝点骨头汤。”

    说完又拿筷子夹掉陈松碗里的红烧肉,“老陈,你都三高了,少吃肉多吃菜。笑笑,把那盆苦瓜放你爸跟前,那就是给他点的,让他都吃了。”

    陈松:“……”

    吃完晚饭,孟樆挥着小手和陈妈告别,生无可恋的上了他舅的车。

    陈松掏出烟,不像好人的在嘴里叼着,到底是顾着孟樆在身边没点着。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今儿个去那王哲他家,搞什么鬼去了!”

    “大舅,现在刑诉法主打的是保障人权,抗拒也不能从严。你这台词落伍了,回头学学米兰达警告,现在都流行这个说辞。”孟樆侧身紧靠着窗户,准备形式不好,撒腿就跑。

    “给你能耐的,还跟我拽起法条讲什么人权。我告诉你,我是你舅舅,我说严就严。”陈松说完,‘啪’的一下按了电子锁,直接锁死车门,踩着油门往路上开,“你舅妈和你妈现在都回家了,就算打飞机过来也救不了你。你想好了再回答我,我那参考资料关课件就2个g!”

    孟樆转开脸,小声说,“就是我一学,学长……”

    他想着季刑辰对外说是他哥就头疼,好在这家伙长的高,暂时还能糊弄过去,“他家里有老人懂风水玄学,那个王哲托人找上他家,说是怀疑他爸不是正常死亡,希望老人家帮着瞧瞧。”

    他刚开始说的还挺别扭,可编着编着自己都要信了。

    “我就是一纯粹的路人甲,正好找学长有点事,就跟他一起过去了。你也知道,他们这种迷信的人,不喜欢有外人在场,所以学长才撒谎说我是他弟弟。”

    “看风水?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告诉你,以后离这些东西远着点。搞什么封建迷信,没事多念念社会主义24字价值观。”

    孟樆面上点头,心里却腹诽着;你自己还信这些那!

    他见陈松面色缓和,小心翼翼的问道:“舅舅,你今儿过去干什么啊?是不是,你们也怀疑他爸的死因?”

    他舅是刑警,按理说派出所发通知,可轮不到他去。

    陈松解馋的咬了几下烟,眯眼想着最近几个邪门的案子,声音不自觉沉重了些,“市里最近确实有点古怪,我这两天还想去找你来的。”

    孟樆:“……”

    说好的24字价值观那!说好的离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远点那?

    ※※※※※※※※※※※※※※※※※※※※

    这文本周四7号入v,当天万字掉落!万字啊!艾玛,我自己想想都害怕!

    你们周四一定要来捧场啊,我的榜单就靠在座的各位英雄豪杰了! (*≧▽≦) 小透明求变身,代表太阳来爱你们~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