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19(贰)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季刑辰见孟樆贴着墙不动,脸色发白,狐疑的看他:“你没事吧?”

    孟樆含糊说道:“没事,就是没吃早饭。有,有点没劲。”

    “不是给你了吗,坐一边吃去。对了,一会你要是没事跟我去个地方。”

    孟樆闻言眼里一亮,立刻点点头,不过依旧贴着墙没动,一脸警惕的盯着季刑辰手里的符,反复打量。发现那东西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实质伤害,这才松了口气,装模作样咬了口包子。

    “二叔回老家参加婚礼去了,他临走前接了个活,一会你和我去见一下委托人。”

    季刑辰说完没再管他,走到冰箱那鼓捣着,过了会,才翻出要找的东西。

    他嫌弃的看着上面的污泥,然后捏着它走到水龙头那洗涮,冲刷了好几遍,才满意的在孟樆面前晃了晃。

    孟樆看着他手里滴着水的萝卜,一脸莫名其妙。

    “先凑合下。”季刑辰用眼神示意他拿走,然后又说道:“回头我给你做个萝卜宴,就当上次的报酬!”

    孟樆简直哭笑不得,搞什么萝卜宴阿,他又不是兔子。

    季刑辰难得心血来潮打算给人做个饭,可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他拧着眉低头盯着萝卜瞧了两眼,然后张嘴咬了一口:“是不太新鲜,也不知在冰箱里放了多久,全蔫吧了,一点水分都没有。”

    他一边吃着萝卜,一边自语:“晚上弄个萝卜炖牛肉,你吃萝卜,我吃肉……”

    孟樆瞧着那位砸吧着嘴,一脸的意犹未尽。心想,您开心就成,只要能帮我恢复妖丹,我就是不吃都高兴。

    季刑辰自然猜不到对面人的想法,他三两下吃完那萝卜,捞起一边的袋子招呼着孟樆跟他出去。

    “这回的事到不大,不过死了人,所以我过来拿几张符备用。”

    孟樆眼皮抖了抖,死人了,还不大!

    他偷瞄了对方一眼,心里嘀咕着;这家伙下来投胎,该不会是在上面犯了事,被罚下来的吧?

    8月中旬,正是热的时候。胡同里有树荫遮着还好,可一出了小路,太阳光就开始直射在人身上,照的人心发慌。

    孟樆原本还期待着能机车一日游,自己重拾当初入定的感觉。可谁成想,到了大路,季刑辰直接招了手,叫了辆出租车。

    “你,你车哪?”孟樆没上车,站在马路上不死心的问。

    季刑辰看了他一眼:“见识了你那速度,我那车还是别丢人了。”

    孟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不情不愿的上了出租车,坐在后座那偷瞄着副驾驶的季刑辰,然后磨蹭着挪到他后面的位置,心里郁闷的要命。

    他一点都不嫌车速度慢,只要能和这家伙身体有‘接触’就行。那晚他回去反复琢磨,总觉得能突然入定,主要是两人距离近,皮肤有接触。可现在,一个坐在副驾驶,一个坐在后排,别说搂腰贴身,就连对方的衣服角都碰不到!

    车子行驶在路上,走走停停,又兜兜绕绕,孟樆体内妖丹果真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挠了挠鼻子,觉得还得找机会往对方身上靠。

    季刑辰在前面把袋子里的符翻出来,挑出几张伸手递给孟樆:“虽然二叔不太靠谱,但是偶尔撞大运也能画出几张有用的符。拿着,防身用。”

    孟樆闻言条件反射的向后躲,想起这符暂时对他没什么用,才松了口气,接了过来。

    按理说,他上辈子是不怕这些符的,可架不住季刑辰这人不按套路出牌。谁知道被他碰过的符,会不会发生什么异变!

    他接到手里,偷偷拆开研究,发现这两张符,其中一张朱砂颜色艳丽,符文流畅,灵力很强。另一张却没什么用。这符对付大妖肯定不行,可是对付一般的阴魂和精怪到可以稍微震慑下。

    没想到,刑二整天装神弄鬼的,除了阴阳眼还算有些本事,画的符最起码是那么回事,看起来到像是出自正统门派。

    “你那阴阳眼是不是有时效?我上次从那破房子回来,路上还能见几只眼斜嘴歪死相恐怖的野鬼拦出租车,可第二天一早,眼睛就恢复正常了。那东西,能不能保持时间长点?”

    孟樆没丝毫犹豫,神色坦然的撒着谎:“不能。不过,你下次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能也要说不能,不然哪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这点心眼他还是有的。

    出租车师傅面皮一紧,狐疑的看了眼两人,脸上虽不显,可踩着油门的脚明显加大了力气。没一会,就到了季刑辰指定的地方。结果两人刚下车,门还没关好,那师傅就着急忙慌的开走了。

    孟樆看着飞驰而去的出租车,叹了口气,“你把人吓一跳,这可不好。”

    “跳?我可没看见他跳。”季刑辰满不在乎的回着,抬脚往小区里走。走了会,见孟樆沉默,又张嘴说道;“行了,我就是故意的。你没发现他给我们绕路了嘛,绕来绕去的,转的我头都晕了。你说你一个本地人,都没我对这儿熟悉。不过我这样也不错,省时间。自从我说完那些话,他连个多余的弯都没拐,直接开过来了。”

    孟樆震惊的看着对方,这家伙还真是蔫坏蔫坏的!

    “一会进去你别说话,就跟在我旁边。要是有人问你,就说是我弟弟,跟我一起来的。”

    孟樆忍不住小声辩驳:“我怎么是你弟弟啊,我比你大两岁那!”

    季刑辰停下来,神色不明看着他,“行啊,从哪打听的小道消息?知道不少啊!”

    他见孟樆低头不吱声,嘴角噙着笑说道:“我开学大三,你好像大四吧?按理说,你应该觉得我比你小一岁啊。你要是没打听清楚,怎么知道我小学跳了一级,消息到挺灵的。我就说,那天你在景云花园楼下等我,保准有别的想法。我就是冤枉了你是狗仔,也没冤枉你那小心思。”

    孟樆顿时无语,他有什么小心思!

    说他现在存了点见不得人的心思也就罢了。可是苍天可见,他那天是绝对的清白,压根就没任何想法,关键是那天也不认识你啊!

    结果还没来得及辩解,就在楼下被人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个年轻的男人,30出头,带着个金丝框的眼镜,穿的很得体,就是脸色苍白。

    “你们是刑大师的弟子吧,久仰久仰!”

    孟樆没想到刑二业务能力这么强,连社会精英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忽悠住。他连忙让到一边,解释着:“不是,我不是他弟子。”

    “我知道,季师傅来的路上给我发信息了,说您是他弟弟。那也是一样,一样的!”

    这什么情况?在车上就发了信息,不是说手机坏了没去修嘛!

    孟樆忡怔的看着季刑辰,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又被他给绕进去了。白受了冤枉不说,还无故多了个哥!

    那男的一脸疲惫,可还是强打着精神迎他们上了楼;“我知道尊师正闭关修炼,打扰他老人家确实不妥,可我这事真的特别急。好在大师慈悲,让您过来一趟。”

    孟樆跟着季刑辰进了屋,等那位委托人去厨房拿水,连忙小声问:“刑二,咳咳,二叔闭关?你不是说他回老家参加婚礼去了吗?”

    “是啊,正常。他成天这么忽悠别人,上个月喝多了从楼上摔下来掉了颗牙,就对外宣称自己最近一段日子要辟谷,不参加任何聚餐活动。”说完,又用眼神示意他,“一会找机会去屋里转转。”

    孟樆:“……”还真像他风格。

    “我挺久没回来,好多东西都找不到了。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先凑合喝点水吧。”委托人将杯子递给他们,然后整个人颓废的摊在沙发上。大概是压抑的久了,也没说什么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讲起了事情的始末。

    “我叫王哲,我父亲叫王常山。大约是半年前,我父亲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他推了推眼镜,面色有些尴尬,“是这样,我因为工作调动,一直在外地生活,基本上半年才会回来一次。所以,我爸要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多半就是大事。”

    “您也知道,这当父母的都怕麻烦孩子,平常就是生个病都自己去,也不告诉我。当时我接到他电话时,还挺惊讶,寻思着出了什么事。可他在电话里也没明说,就是问了问我最近的情况,工作,和女朋友,到最后在我的追问下,才说自己最近整夜整夜失眠,一宿宿睡不着觉,总觉的好像有人在盯着他。”

    “我当时没理会,还开玩笑,说你一个60多的老头子,谁能看的上你,保准是失眠带的。我让他别乱想,说等我年前回来带他做个检查……”

    王哲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悲哀:“可就在前两天,他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怕是逃不掉了,还说什么他的心要被吃掉了!然后让我好好生活,让我……总之说了很多很多奇奇怪怪的话。”

    孟樆见他眼里有水光溢出,忙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递给他。

    王哲擦了擦眼泪,哽咽道:“谢谢。我就觉得不太好,这两天眼睛也一直跳,前天就跟领导请了假,合计这两天回来看看。可谁成想昨天晚上刚回来,就接到警察电话,说我爸出事了。”

    “你,你们看新闻了吗,昨天下午有辆公交车因不明原因突然冲入人行道。我爸他当时就在车上,车子撞破几个栏杆后翻了车。我爸他,他当场死了。”

    孟樆心里一惊,昨天他就在附近。若说异常,确实有一股强大的妖气震动,就在事发现场。

    ※※※※※※※※※※※※※※※※※※※※

    谢谢蓝湛的无线胖次的地雷,抱抱。咳咳,加更这事,我觉得会……吧!!!(〃'▽'〃)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