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16(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半张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季刑辰,见他又掏出一把钥匙,插进锁孔转了几圈打开了门。伸手指着那钥匙,震惊道:“这钥匙……”

    “从中介借用的,有什么好惊讶,我们又不是来偷东西。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孟樆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子,脑子里一时半会都没消化掉那些消息。清高不染凡尘的神仙下了界后都这样?还是他遇到了一个假神仙?

    屋子里有些凉,像是空调打了很久没关,空气中又带着似有若无的阴气,慢慢侵蚀着人身。

    季刑辰从背包里翻出鞋套往脚上套,末了又递给他一个。

    “套上。”

    孟樆扫了眼他的黑包,接过来也套在了鞋上。

    季刑辰环顾四周,这房间的装饰确实和孟樆说的那样,欧美简约风,色彩以黑白为主。因此,电视墙黄彤彤的壁纸,就显的有些格格不入。

    他走到电视墙那,忍着恶心摸索着。果真在靠近电视的地方,摸到一个稍微鼓起来的东西。松开手,他一脸厌恶的后退几步。

    “用掀开壁纸吗?”

    “不用。”

    “过来,先帮我开个天眼还是阴阳眼的,就是上次能瞧见那些东西的玩意。”

    孟樆闻言走过去,季刑辰比他高一头,需要仰头,才能稍微看到对方的眼睛。

    其实他对美丑没什么太大想法,毕竟妖界只遵循强者为王。可是近距离靠近季刑辰,他还是微微有些出神。

    这人长的是真的俊美,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毛孔,鼻梁挺翘,额头饱满,狭长的眼眸里好似点缀了星光

    他伸手捂住对方的双眼,感受到那人纤长浓密的睫毛在他手心,微微抖动。

    季刑辰讨厌不能视物的感觉,这会让他联想到年少时很多不好的事情。他神情变得莫名烦躁,沉着脸开口催道:“好了没?”

    “哦哦,好了。”

    孟樆替他开了天眼后迅速收回手,迈着小碎步往后退了几步。

    还好自己不是女妖精,不然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像对方这种纯阳之体,又是仙格在身的,真要是被那些女妖精撞上,非得前仆后继的要‘献身’,不榨干他的阳气绝不善罢甘休!

    季刑辰不知道孟樆在一边脑补各种妖精缠着他求爱,他开了天眼后只见屋子里弥漫着大片浓郁的白气,如同水雾,让他浑身都不舒服。

    他清楚,这些根本不是什么白雾。那东西如跗骨之蛆,阴冷粘腻让人恶心。

    “这是怨气?”

    孟樆终于收起脱缰的思绪,看着四周越聚越多的白气点点头,“嗯,这些怨气要凝成实体了,看来它是打算拼的魂飞魄散,也要找背后的人去算账。”

    虽然四周怨气弥漫,可两人周边却都很干净,怨气呈一种诡异的姿态,将他们隔离开。

    “正常,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不是他死就是那家伙亡。”季刑辰讥讽的扬了下嘴,语气凉薄。

    孟樆想到这人被拐的经历,乖乖的闭上嘴,准备‘开工’。

    他先是收敛了身上的气息,绕着屋子走了一圈,然后走到壁纸那,单手按在上面,闭上了眼。

    过了会,才慢慢的睁开双眼,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

    季刑辰远远的皱着眉看他,目光渐渐深沉。这时的孟樆明显和平常不一样,远远瞧着,又魅惑又嗜血……

    他脑子里突兀的蹦出对方乖巧听话的样子,瞬间又推翻了这想法。

    想多了吧,这人就是副温润无害的样子,跟个兔子似的。不对,兔子还能气红眼那,他就没见这人跟谁生过气!

    孟樆不知,就这么一会,他平白多了个兔子的外号。不过,即使知道了,对着季刑辰他也没办法。

    他此时,右手食指正对着那符,嘴里轻呵一声:“破!”

    墙面突然发出‘扑哧’一声,一股黑烟冉冉升起,没一会烟气消散,屋子里却突然刮起阵阵阴风。

    季刑辰走到孟樆身边,一脸戒备的看着周边浓郁的黑雾:“搞什么?”

    “没了血符的束缚,那家伙准备要跑。”孟樆到不紧张,只是有些吃惊。没想到,才这么几天,这东西竟凭着一些怨气就变成了红衣厉鬼。

    季刑辰在一边不甚在意的冷笑:“是要寻那屋主去报仇吧!冤有头债有主,背后弄出这些事,又害人家孩子,那家伙也是活该。”

    孟樆也觉的是这么回事,可是阴魂化身为厉鬼后,往往会被怨气和戾气吞灭魂智,变的只会杀戮和吞噬。若是放任下去,怕是会有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不过,他知道有种方法,可以让这些泯灭魂智的厉鬼恢复正常……

    他偷偷看了眼季刑辰。

    “看我干什么?打什么坏主意那!”

    孟樆没想到他这样敏锐,尴尬的笑了笑。见那厉鬼快没影了,才弯腰将血符捡起,从里面探出一缕残留的怨气,然后屈指一弹。猩红的光点像萤火虫般围着那怨气飞舞,然后‘嗖’的一声飞出窗外。没一会,逃走的厉鬼就被那些小东西,轻而易举的捉了回来。

    厉鬼下半身都是血雾,上半身却如同人一般。可那脸着实不怎么好看,惨白的脸上,一双空洞的眼里还冒着血水。

    “这也太丑了!”季刑辰向后退了一步,一脸嫌弃:“捉他回来干什么,拦人报仇,天打雷劈。”

    孟樆对他实在不报什么希望了,这就一典型睚眦必报的主。要不是前世遇到季刑辰时他一身仙光,他都怀疑,这位是魔不是神。

    “他已经被戾气吞噬了心智,若是放任他这样出去,搞不好会出大乱子。”孟樆头疼的解释着完,心里腹诽着;他俩到底谁是神仙!

    季刑辰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跟刑二虽淘腾凶宅,可看不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二叔和他说过,那些东西从不会近他的身。

    二叔说他阳气足,可以克制阴物,所以一般真有凶宅就让他去里面晃悠几圈。不过这方法确实见效,再去时,那些东西基本都没了,他也不会再感觉恶心。

    “我有个办法。”孟樆偷偷撇了他一眼,然后走过去轻轻拉住他的右手,在季刑辰一脸惊愕的表情下,张嘴狠狠咬了下去。

    季刑辰被他的动作惊在那,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察觉有尖锐的东西刺破他的指尖,他才一把收回手,冲孟樆怒道:“反了你了!”

    孟樆擦了擦嘴角,尴尬的冲他笑了笑,然后小心的指着被咬破的食指,放缓语速解释着:“你的血可以驱除他身上的怨气和戾气。”

    正常来说,恢复魂智只需神仙的一点灵气就行。可这家伙如今的身体里半点灵气都没有。好在季刑辰虽是肉身,可毕竟骨子里有仙格,精血上多少会沾染些仙家的清正之气。

    季刑辰眯缝着眼,危险的看着他:“我的血,你的血那?”

    孟樆摇摇头。开玩笑他可是妖,妖精不蛊惑人心就不错了,哪来的清正之气,他本身就够邪了!

    他瞧季刑辰半信半疑,连忙小声劝着:“你跟我们都不太一样,你的血比较特殊,可以趋避邪气,清心明目。反正也出血了,就别浪费了……吧。”

    刑辰忍着怒火,狠狠瞪了他一眼,“还清心明目,你当我是口服液还是解毒丸。”

    好在他也只动嘴说了两句,就把食指伸到孟樆面前。

    指尖处有一滴殷红的血珠,上面还印着小小的牙印和一些可疑的水渍。

    孟樆没敢看季刑辰,他连忙打了个手诀。只见那血珠突然悬空飘起,朝那团阴气飘去,最后直入厉鬼眉心。

    阴气四散,白色的水雾如潮水般慢慢退去。被红光困住的阴魂逐渐恢复了正常,变成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除了脸色苍白,没有影子,和人比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孟樆没想到季刑辰的血不止散去了这鬼的戾气,还稳住了他的阴魂。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还在那沉着脸不说话的季刑辰,这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普通的一滴血效果竟如此厉害!也是,他连九重天雷劫都能轻易破解……

    孟樆深深叹了口气,脑子里的一些想法更加坚定了。

    那男鬼直接跪在两人面前,声音悲怆道:“多谢两位大人相救,我叫刘林,是6年前3月横死的。因是横死,得不到鬼差引渡入鬼门,所以只能在阳间徘徊。我心里担忧儿子,便想在魂飞之前好好守在他身边。可谁知今年4月,我儿子搬了新家入住没几天,半夜时魂魄突然被人勾了去。我跟了一路才发现,他竟然被人陷害,要做原来屋主的替死鬼。”

    讲到这里,男人面上带了丝怒气,“那屋主是个有钱人,干了很多坏事,他不甘心阳寿已尽,便请高人做法,在屋子里弄了些名堂。我儿子若是顶替了他,死后是要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我,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代替别人承受永世地狱之苦!可谁知屋主身边有高人帮忙,我拼尽全力才将将把儿子的魂魄扯了回来,因此却也被困在这儿出不去了。求两位大人可怜我爱子心切,帮我救回儿子,我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们的!”

    孟樆和季刑辰对视一眼,这事果真和他们猜的八九不离十。

    “入不了鬼门自身都难保,还给我们做牛马。”季刑辰居高临下睨着他,目光扫过窗外不耐烦道:“行了,你儿子好端端的在家念书那。”

    刘林双眼大睁,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他。

    “看什么,全都是眼白,丑死了。回去看你儿子去!”

    刘林连忙低头,再三道谢,最后化成一阵阴风,朝窗外飞去。

    孟樆没想到他就这样放了那鬼走,犹豫的问:“你不怕他再去找那个屋主报仇?”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就是报仇,也跟我们没关系。”

    季刑辰说完,眯着眼阴晴不定的看着孟樆,“与其担心他,不如担心下你自己。嘴巴长得小小的,胆子到挺大,连我都敢咬。给我过来!”

    ※※※※※※※※※※※※※※※※※※※※

    谢谢一九可爱的地雷。看到好多熟悉的小天使,你们终于来了 (*≧▽≦) 抱抱!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