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08(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好说,我们也不是那不讲道理的人,不过价位,我们要事先……哎哎,疼啊!”刑二原本说的兴起,突然倒抽了口冷气,龇牙冲着一边拿棉签不客气往他伤口上怼的季刑辰叫唤,“你小子轻,轻点。这是胳膊,血肉之躯,不是外面的钢筋水泥。”

    季刑辰没理他,依旧拿着棉签毫不温柔的在那伤口上药。

    屋子里有些安静,光头和同伴使了个眼色,又说道:“当然,价钱好……”

    季刑辰打断他的话,“把孩子住院的地址留下。”

    那光头面上一喜,忙不迭的点头。他本想掏出手机加对方微信,可瞧季刑辰面色阴沉,愣是憋住了没敢开口。

    他在凌乱的桌面上随便翻出根签字笔,又顺手拿了张刑二写符的黄纸。龙飞凤舞的在上面写下了地址和电话,便带人匆匆从大门撤走了。

    曹文远在一边小眼睛滴溜溜的转,这时瞧人都走了,立刻从孟樆后边走出来,面带笑意说,“嗨哥们,巧了,又碰见了。”

    季刑辰拿着棉签在伤口上又戳了会,瞧上面不流血了,才吝啬的扫了眼曹文远和孟樆。他的瞳色有些淡,冷冷清清的,带着疏离和漠视。

    “你好,上次我们见过的。”曹文远瞧孟樆站在一边不说话,连忙拉着他的胳膊和季刑辰介绍,“我们俩是你们隔壁学校z大的,算起来也算你学长。”

    他这人惯会套关系自来熟,这会瞧着店里乱七八糟的也没个下脚的地,便自告奋勇的将箱子往里挪。

    刑二虽然不太靠谱,可一向看重他这个‘儿子’。一听说他俩也是学生,还是和a大齐名的z大,连忙收起江湖骗子那套,热情招呼道:“你俩早说啊。一会把那符拿走,叔叔免费送你们的,不要钱。陈姐,给洗点水果……算了,还是我去洗吧!”说完,抬脚就往外走,半点不迟疑,好似后面被狼撵了般。可惜,刚走到一半,就被叫住了。

    “哪去,待那!”季刑辰扔了手里的药,两条大长腿在门口一横,“谁让你卖那房子的,我当初怎么说的?”

    刑二就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脑门突突的冒冷汗。他心虚的左顾右盼,期望陈姐给他救个场,可惜后者在一边突然‘忙碌’起来,压根没打算搭理他。

    他没法,只得吞吞吐吐解释着,“不是,60多平的学区房,连市价一半的价位都不到。你这不是把财神爷往外推嘛!我这买下来,转手就能赚一半。再说,里面又没什么横死的人,我也是去看了的……”

    “我记得,我说过不许动它。你到好,不只私自买下来,还瞒着我转手卖了出去。怎么,过了两天好日子,又开始不安分了?”

    季刑辰气场实在太强,这通无差别的冷嘲热讽,硬是让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半点余音都没有。刑二站在那低垂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喘。

    “哎哎,房子有问题啊?”曹文远眼前一亮,也不管气氛如何僵,直接拉着孟樆说:“巧了,我这哥们也通晓些这方面的道道,真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破一破。”

    孟樆被他冷不丁推出去,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可季刑辰这时已经注意到他了,他蹙着斜长的眉毛,想了想,沉声问,“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孟樆心想,如果不算上辈子,咱俩前两天刚见过。你那天还把我当成狗仔,冷嘲热讽说不接受采访,还让我滚蛋……

    “见过啊,就前几天在大学城附近,我们也在那看房子。”曹文远乐呵呵的说完,又热情的补充道,“就二街旁边那个景云花园,那经理特别能忽悠,我们前脚出来你就进去了。”

    孟樆听着曹文远的话,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今儿个吃错药了?这么热心?

    曹文远哪是吃错药了,他早就得了风声,知道季家最近有个项目在招标。他老爸因为这事,费了牛劲在帝都托人拉关系。眼瞅着,老头在家里整日唉声叹气,愁云惨淡,头发都白了一片。他也跟着上了火,连零花钱都被减了半。今儿过来,其实也想借着这次机会,跟季刑辰攀攀关系。他本就是有目的的接近,所以这次孟樆说来,他当即举双手赞成。

    “那房子,我们阿樆也说过有问题。他还担心你被那奸商骗,特意在楼下等你,合计跟你说清楚……哎?你俩当时没碰上啊?”

    孟樆心想碰是碰上了,可惜对方压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

    季刑辰眯眼想了想,神色晦涩不明的看向他。

    孟樆条件反射的站的比直,跟个挺拔的小白杨似的,还是棵翠绿油亮又十分养眼的小白杨,惹的季刑辰又看了他两眼。

    “我打听过,那屋主从没搬进去,里面也一直都没人住,更没出过什么白事。你说有问题,那说来听听。别不是谁派来的,就为了和我套近乎,张嘴就胡说八道吧!”

    孟樆眼神清澈的直视对方,他来时内心或多或少有些期许和忐忑。虽是为了报恩和修炼,可他乡遇故知,难免也会激动。不过瞧对方的样子,恐怕是丁点前世的记忆都没了,直接变成了凡人,比他还彻底。

    也对,这样才正常,像他这样自带前世记忆投胎的,那才是异类。别说打着灯笼,就是太阳底下,都找不出一个,就是可惜了,对方原来的力量了!

    他心里有丝遗憾,却没敢带在脸上。脑子一转,又想起曹文远的话,这人现在虽说只是个凡人,可也经常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交道。若是以他普通人的身份,这怎么都算是高危职业了。既然身世背景什么的他帮不上忙,那这些乱力神怪的事,他到完全可以好好帮衬一下,最起码也能护住他的安全……

    转瞬间,孟樆就想明白报恩的方式了。

    季刑辰这人他虽接触不多,可见过一面就知道,这人性子不好,还特不好糊弄。对方到现在都对他不咸不淡,抱着敌意,照这样发展可不妙……看来,要先表明自己的实力。

    “房间东南方的壁纸你注意了吗?屋子的整体装修走的都是简约风,可东南方那却贴着个金灿灿的壁纸,明显与装修风格不符。”

    曹文远回忆了下,捧哏道:“哎,还真是,满屋子就那贴了那么个壁纸,看着就不对劲。”

    “大部分房子内都有吉位,吉位就是神位,在八卦中属于干卦。干卦主天,会纳天地之气镇宅辟邪,屋主的运势与健康与它有密切联系,若是房间风水不好,自会带动屋主气运低沉。那间屋子的神位就是墙纸所贴的地方,我若是猜的没错,里面应该有张血书所写的符纸,这纸就是为了破掉神位。”

    孟樆尽量说的通俗易懂,他上辈子虽是大妖可却有个修真界的朋友。那人在阵法符箓中也算是大能,他潜移默化的便也跟着懂了些。不过,他并不是通过这些知识来辨别出那屋子不对的,而是出于本能。毕竟在凡人眼中,他们也被称为邪祟。若是按力量排,他恐怕也要算是boss级别的,食物链的顶端。

    曹文远一脸震惊的看着孟樆,他到不是不信孟樆,只是对这屋主的所作所为莫名其妙,“屋主是疯了吗?自己破自己的风水!”

    刑二深深看了孟樆一眼,转眼间又恢复了高深莫测的样子:“谁会坏自己的风水。房子租出去后,住进去的人又不是他,而是租客。若是真如这位同学所说,我到是怀疑,他是别有所图。”

    “只不过是暗渡陈仓罢了。这屋主被某个东西缠上了,那东西怨念极深,能力强大,若是强行驱赶或杀掉,搞不好会弄个鱼死网破。所以屋主身后的高人指点他,只要让这东西消了气,怨气散掉就好。因此他才会把那东西困在屋子里,借那些租房子的年轻人来给它发泄,等怨气散去,再想法灭掉他。”

    曹文远张嘴骂着:“艹他大爷,哪来那么大的脸,让我们替他受罪!”

    上次孟樆并没和他说的这样仔细,现在想来,房主着实阴险狡诈,用心歹毒。

    曹文远和陈姐面色都有些不好,若是这事是真的,那背后的人也太阴险了些。

    刑二想到什么,插嘴道:“当年我还跟着师傅的时候,曾听说过南边有位大能,会改运补命。哼,也只是说的好听,其实就是靠吞噬别人的气运来增持自己的命运。这些人,自私自利,为了一己私欲,不惜牺牲无辜的人……”

    季刑辰站起身,不耐烦的打断他大义凛然的话,“陈姐,一会带他到医院看看。重点查一下脑子和眼睛,看看最近是不是被什么糊了。”

    刑二在这个儿子面前一向没什么气势,听他这么一说,原本还义愤填膺的气场顿时萎了下来。

    他这人小毛病挺多,尤其贪财好赌。坊间都传当年是自己救了季刑辰,可哪是那么回事啊。若不是那时在天桥下碰到这小子,阴差阳错的带他回了家,他早几年就去阎王那报到了。所以对着这孩子,他总摆不出家长的谱,甚至怂的厉害。

    曹文远本就是来这边和季刑辰套近乎的,眼瞅着人家头也不回就往外走,连忙拉着孟樆就跟了过去。到了门口瞧季刑辰上了辆黑色重摩托,眼里顿时一亮。

    “我靠,奥古斯塔dragster的限量款!真特么帅,这才叫真正的有钱人!”

    孟樆不懂限不限量,可瞧那重机车线条流畅,金属感炫酷,再不懂行也知道,这个三缸的怪兽价位不菲。

    季刑辰大长腿往机车一跨,启动时。突然冲他扬了扬下巴,“手机拿来。”

    孟樆没多想,老老实实走过去把手机递给他。

    季刑辰接过手机问他,“密码?”

    孟樆回的自然,“123456。”

    对方挑了挑眉,讥讽道:“你还不如不设。”

    他输入密码后,点开微信,对着自己手机扫了微信二维码,添加完好友又把手机扔回给孟樆。

    “明天等我微信。”说完就骑着那怪兽,呼隆隆的扬长而去。

    ※※※※※※※※※※※※※※※※※※※※

    咳咳,你们都出去浪了吗?留言好少了!满地打滚求留爪啊!爪爪!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