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妖气横生 > 章节目录 007(壹)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孟樆有些吃惊,他仔细打量着那个男人,发现他身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灵气,心里一时有些疑惑。

    他如今是彻底的人身,别说是凡间修真大能,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探查出一丝妖气。毕竟他是陈妍正正经经怀胎十月所生,除了气海里死寂般沉默的妖丹,全身上下都是如假包换的人身,还是那种,会生病感冒的弱鸡人身。

    那男人高深莫测的看向他们,“你俩碰到我也算有缘。我这里有各种降魔辟邪的符箓,可保你们平安无事,妖魔鬼怪通通近不了身。”说完,从一边的抽屉里掏出几张三角形的黄纸符,摆在桌子上向他们一一展示。

    “若是普通辟邪,这些符箓就可。不过我观二位印堂黑气缭绕,最近多半是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沾染了那儿的妖崇之气。而且那东西还有些不一般,若想彻底根除这团黑气,怕是要费些功夫。我到是可以为你们现场开坛,书写两张消灾符,这样效果会更好些。”

    曹文远原本还有些嗤之以鼻,可听到他说两人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心下一动,立刻想起前两天去的那房子。

    有些事根本经不住推敲,人家给你一个暗示,说你哪哪不好,回头不管出什么事,自己都先往那儿靠。曹文远现在就是这样。

    他神色略微动摇,伸手捅了捅孟樆:“哎,说的到有点意思,要不……让他给我们写两个?”虽然他最信任的是孟樆,可这人从来不写什么符咒,也不像别的老道大仙似的,弄个咒语祈福。

    那师傅眼神贼的很,见曹文远衣着不凡,又观他有些心动,便连忙摆手,让门口那女的把搬家公司的人打发了。

    他将两人让到里屋,翻箱倒柜的寻觅了套茶具,沏了壶茶。

    孟樆掀起眼皮仔细观察内屋里的摆设,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最后又把目光定在了这人的眉眼间。

    “这符大概要多少钱,今天就能拿走吗?”

    “既然都是有缘人,你们就随意看着给。陈姐,把我的朱砂拿来……”

    陈姐手脚麻利的将东西从箱子里翻出来,一一摆放在书桌上。

    只见那人拿着毛笔蘸了些朱砂,然后大手一挥,在那两指宽的黄纸上龙飞凤舞的画了些东西,嘴里还念念有词道:“郝郝阴阳,日出东方,吾今书符,普扫不祥,口吐真火,服一字光明,捉怪使天蓬力士,破七用来疾金刚,降伏妖魔,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

    这一声声唱词,唬的曹文远在一边一愣一愣,面上也不犹带了些庄重。等着大师画完了,手指捏着那边角上下叠了几下,折了个精致的三角形。

    他将符纸递给曹文远,叮嘱道:“将它随身佩戴,可消灾避难。等年后,随便寻个街口烧掉即可。”

    曹文远站起身子,双手恭敬的要接过来,却被一边的孟樆拦了下来。

    “师傅,这符您还是自己留着吧。我瞧你今儿个要有血光之灾,这东西,你比我们更需要。”

    师傅挑了下眉,刚刚还春风和气的室外高人,瞬间变了脸。他摘掉眼镜露出上面带着疤的眼睛,一脸凶相道:“怎么,你俩是来砸场子的?”

    曹文远直接横在孟樆面前,挡着那人咄咄逼人的目光,正要解释,就听外面有人吼道,“妈的,就是这破店,给我砸!”

    那师傅一愣,也没功夫再管他俩,急冲冲的朝门口走去。只见大门外站了几个彪形大汉,进来后二话不说,直接砸东西。

    曹文远拉着孟樆连忙躲到一边,那男的到是爷们的将那个叫陈姐的护在身后。

    “干什么的?我报警了啊!”

    “报啊,你到是报!甭管今儿你报谁,老子都要把你这破店踹了。敢卖爷爷凶宅,今儿我就让你这成凶宅。给我砸!”

    那人瞧他们人多,立刻换了副笑脸,“不是,哥们误会啊!我们这边出手的房子绝对没有问题,您看,这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刑二,你别特么装傻,新世界那房子不是你卖的?当初你信誓旦旦跟我姐保证,说那房子没问题。这特么进去住了不到半个月,我外甥就病的不省人事,你特么糊弄傻子那!”

    孟樆心里一动,刑二?这个不靠谱的骗子,竟然就是季刑辰的养父。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刑二往前走了两步,一边的架子这时却‘呼啦’一下掉了下来。上面放的瓷器摆件,直挺挺的往他身上砸。他虽是眼疾手快躲了过去,可肩膀愣是被跌落下来的瓷片刮了条血淋淋的长口,血珠涌在那伤口处,一滴滴的往下冒。

    “我去,还真有血光之灾!”曹文远指着刑二的胳膊,一脸惊叹。

    刑二身边的陈姐面色发白,她一只手捂住刑二受伤的地方,大声骂道:“你们是不是季家派来的?我们都搬走了,你们还没完没了!”

    “屁的季家,男人说话,没你一娘们的事!”为首的男人阴沉着脸,抬起蒲扇大的手往陈姐那推。可惜还没碰到对方衣服,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眼前的少年挺拔清俊,眉目如画,可身上却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煞气,他这一身的腱子肉竟挣脱不开对方单手的桎梏。

    “说归说,别动手。”孟樆说完,松开五指。

    那男的小心打量他一番,向后退了几步,面上虽依旧难看,语气却没再咄咄逼人,“我告诉你刑二,你痛快把钱还回来。还有,我外甥要是醒不过来了,这事铁定没完!”

    “哦?怎么个没完?”

    孟樆猛然抬头,那人背着光倚在大门口,依旧是肩宽腿长的模特身材,阳光投射在他身上仿若渡了层光。狭长的凤眼斜睨过来,清清冷冷,没有半点温度,瞬间震慑住了全场。

    “小季!”刑二顺着说话那人看去,眼睛一亮。

    季刑辰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他胳膊上的伤口,皱了皱眉。

    他毫不客气的踹飞挡路的箱子,然后拉了把椅子横在店门口,“怎么个情况,说清楚。”

    孟樆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击退九重天雷劫的画面,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跟你说,这帮人就是来惹事的……”刑二仿若找到了主心骨,形象一下子又硬了起来。他冲着那几个惹事的人‘呸’了一口,添油加醋就把这事说了出来。可没说两句,就被季刑辰的眼神给制止了。

    “陈姐你说。”

    刑二乖觉的闭了嘴,躲在一边没再吱声。孟樆在一边看的咋舌,这人变脸也太快了。就这么会,直接从仙风道骨的大师换装成社会里的地痞,再到现在一语不发,瞧着还有些可怜的‘父亲’。

    陈姐推开刑二,挑了重点,把事说了出来。

    “新海城的房子?”季刑辰看着刑二,目光阴沉,“你把那房子买下,转手卖了?”

    刑二被那眼神看的头皮发麻,语调不自觉高了些,“学区房啊,还这么便宜,不买那是傻……”

    孟樆在这看了半天,他发现这个刑二在季刑辰面前,没半点当父母的气势。这两人瞧着,还真不像是养父子的关系。

    “别想赖账啊,刑二当初可打包票了,说绝对不会有问题我才收的。不然,谁会买那不干净的房子!”

    陈姐在一边撇撇嘴,不屑道:“来这儿买房子的人谁不清楚,这出手的都是各种有问题的房子。签合同时,事先也都明明白白告诉你们了,你们自己说不信那些!现在到好,跑来嚷嚷,说什么要退房。说来说去,还不是贪便宜,你就是去报警,也没这儿说法啊!”

    那男的脖子一横,指着陈姐,“说什么那………”

    季刑辰不耐烦的打断那男人,又瞪了眼刑二,“钱不会退你,当初卖房子说的清清楚楚,一旦售出概不负责。何况,价位也对照市价便宜你70多万。”

    “你,你这是诈骗!”

    “诈骗的前提有两个,1是虚构事实,隐瞒真相;2是让受害人陷入错误认识处分财产。很明显,这两条你们哪个都不符合。凡是来我们这买房的人,我们都将房子的详细情况写成文字收录在合同里,并让你们仔细浏览后签了字。”

    刑二闻言眼神一亮,在一边喊道:“对,当初卖房时,情况我都跟他说了,他们也给我签字了!”

    季刑辰没理他,继续说道:“不愿意你就报警。陈姐去打电话,顺便报个案,就说有人带管制刀具到店里寻衅滋事,恶意伤人也行。随便说个什么理由,让警察把他们弄走。”

    陈姐利落的应下来,掏出手机拨号码。

    季刑辰不再理会那帮闹事的人,弯腰捡起地上的药箱。他身上那件衣服领口开的有些大,一低头,里面春光彻底乍现。孟樆那位置视线刚好,余光一撇全都能瞧个着。他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却不经意的和对方眼神相对。

    季刑辰的眼神太锋锐,眸子深不见底,和身上那慵懒的气质恰恰相反,带着一股子清冷绝尘的味道。

    孟樆冲他善意的笑了笑,生怕对方又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好在季刑辰只是撇了他一眼,就拿着碘酒给刑二消毒。

    来闹事的还有个光头,他至始至终都没说话。眼珠滴溜溜的,一直在一边转。眼瞅着陈姐拿手机要报警,那个季刑辰看着又实在不是什么善茬,便拿胳膊轻轻碰了碰闹的最凶的男的。

    他们今天不是来闹事的,目的是为了小外甥。他劝住自己的弟弟后,上前一步,脸上带了些歉意,“哥们抱歉了,我们就是关心则乱。我们今儿来真不是闹事的。我姐为了给儿子凑钱买学区房,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连老房子都卖了。你也清楚,咱们这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大户,若真是大户,也不会明知房子有问题,还贪那个小便宜,买下来!”

    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根递给季刑辰。见对方不接,便叼在自己嘴里,也不点燃,就那么咬着。然后又点开手机,粗粝的食指指着一张照片,“我外甥,今儿小学4年级,现在躺在医院里快一个月了。那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不说,问题是,医院怎么查都都查不出来,他为什么昏迷不醒。家里老人也都跟着上了火,实在不能再拖了。”

    陈姐在一边听着,迟疑的看了他一眼,久久没按下接通键。

    “哥们,我们事先都从别人那打听了,说你们是真有些本事的,而且从来都没失过手。我也不求你退房子,我就求你们想想法子,看看能不能把我外甥弄醒,我姐就这一个孩子!”

    ※※※※※※※※※※※※※※※※※※※※

    鉴于读者说知情权,我来解释下哈。刑二收购各种凶宅,驱邪后再转卖,赚取这中间的差价。但是他卖房子前,都会明确跟甲方说明原委。

    而来买房子的人,也都知道房子里出过各种问题,但是因为价钱实在便宜,还是会动心买下来。比如这个学区房,便宜70多万,对于没有钱又想让孩子上好学校的人,他们自然动心,毕竟这世界无神论者很多。况且这房子确实也不是凶宅,只是被人做了手脚。

    解释的有点多哈,就酱!

    谢谢一九的地雷,么么哒。谢谢留言的小可爱。

    哎,留言日渐消瘦啊!〒▽〒来,留下爪爪!

    喜欢妖气横生请大家收藏:妖气横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