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踏星 > 正文 第两千零一百七十一章 乐趣
    任何一个家族对于自家蕴养的文明都异常重视,因为这里是家奴,死士的重要来源。

    贝家老祖和少女激动望着,能钓上来几个人呢?

    鱼线越来越沉,老者笑着摇头,“小渔,你赢了,鱼线下坠的这么厉害,至少会钓出不少于五人”。

    少女高兴,一把抱住老者胳膊,“老祖宗说话可要算数,我要去忆贤书院”。

    “哈哈哈哈,好好好,算数,算数”,老者开怀,看少女目光尽是宠溺。

    突然的,巨大的力量顺着鱼线传来,老者直接被拖下池塘,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而少女也因为抱着老者胳膊,一瞬间没能脱离,同样掉入池塘内,砸落到某一颗星辰上。

    轰的一声巨响,星辰一片荒原之上,老者和少女狠狠砸落,意外来的太快,他都来不及反应。

    而在他们前方,一个年轻人饶有兴趣看着,正是陆隐。

    他通过原宝阵法进入树之星空,直接就出现在这片荒原上,远方是发达的科技文明,这片荒原充满了战火痕迹,应该是废弃的战场。

    他还没来得及观望,眼前就莫名出现了一根鱼线,以及鱼线下悬挂的鱼钩。

    陆隐下意识拽鱼线,然后用力过猛,将鱼线另一头的老者跟少女拽了下来,很狼狈的头朝地砸落。

    老者毕竟是星使,在砸在地上后很快反应过来,急忙起身看向四周,眼底深处带着茫然,怎么回事?哪来那么大力量?

    他第一眼就看到陆隐,惊愕,好俊的年轻人。

    紧接着,少女起身,揉着脑袋,“好疼,疼疼疼”,说着,也抬头,看到了陆隐,嘴巴张大,脸色急速变得通红,带着娇羞,“好帅的哥哥”。

    陆隐笑了,在通过原宝阵法传送前,他就以死面易容成那位玉小公子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位玉小公子不愧是被称为人如玉,玉宇天成,陆隐见过的美女不少,见过的帅哥同样极多,但能跟这位玉小公子比的几乎没有,不说气质,光论样貌,这位玉小公子绝对是排行第一,比妖玄还要俊逸秀美,偏偏不是那种柔美,而是偏向男子的俊美。

    这种俊美对女人的诱惑就像毒药,如同绝美女子对男人的诱惑一样。

    俊美的外表,修长的身材,再加上公子哥的教养与那种浑然天成的自然气质,就算是男人,陆隐都不得不承认,升不起厌恶之心,这个人往那一站,哪怕是个普通人,都会第一时间引起别人注意。

    在易容成玉小公子的一刻,酒痴下意识来了句,‘你要建后宫?’。

    原本就对女人有着致命吸引力,此刻陆隐一笑,少女浑身酥软,咽了咽口水,眼睛都快冒星星了。

    老者皱眉,盯着陆隐,“刚刚是你拉老夫下来的?”,他不断打量陆隐,想看穿陆隐的修为,但怎么都看不出来,此人拥有将他拉下来的力量,实力相当可怕。

    陆隐淡笑,“两次源劫,不错的实力”。

    老者脸色剧变,他正是两次源劫修为,此人居然一眼看穿,实力比他只高不低,他连忙恭敬很多,“不知前辈为何在我贝家池塘内?”。

    陆隐抬头,看到星空。

    星空,很平常,但却是假的,然而对于这星空下的人来说,看不穿。

    “无意中掉落,你刚刚是在,钓鱼?”。

    老者连忙道,“打扰前辈,实在该死,不知前辈有何吩咐,我贝家定当全力效劳”。

    陆隐道,“不用你们效劳,给我找个向导就可以了”。

    半天后,贝城海边,迎着海风,陆隐靠在栏杆上,“所以你想去忆贤书院找他?”。

    身旁,少女贝小渔低声道,“恩,那个大哥哥,我”,说着,她忽然反应过来,瞥了眼陆隐,“我,我只是把他当大哥哥,前辈别误会”。

    陆隐好笑,看着少女娇羞的脸庞,颜值这东西只有拥有才知道多好,普通人永远体验不到颜值的优势。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本的自己虽说没这么英俊,但也不丑,算是那种普通,越看越耐看的类型,但跟这张脸比起来就差多了。

    “我误会什么”,陆隐随意道。

    贝小渔见陆隐真的不在意,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又振奋起来,“前辈,您是什么修为,能告诉我吗?肯定比我老祖宗厉害得多吧,他都喊您前辈”。

    陆隐笑道,“跟你老祖宗一样”。

    贝小渔撅起嘴,“不可能,如果一样,老祖宗不会那么恭敬”。

    陆隐笑了笑没有多说,从池塘走出后,他取出至尊山,让魁罗,青平师兄都出来了,尤其是青平师兄需要先适应一下树之星空的星源环境,然后准备几天再突破。

    而这里,正是突破的好地方。

    贝城位于中平海海岸,只要往北就可以进入中平海,中平海海域庞大,突破动静不至于引起太多人注意。

    估计也就这几天了吧,师兄就要突破了。

    陆隐望着远方母树,不知道把小树苗放出来会不会认祖归宗,他有些好奇。

    接下来数天时间,陆隐都在贝城闲逛,着实引起了不少动静,他顶着玉小公子的颜值,在贝城掀起狂潮,而贝小渔就像护犊子的母鸡一样挡住其她女人,为此产生不少争执。

    贝家老祖宗人前与陆隐平等相交,人后却极为恭敬,活的越久越精明,他很清楚自己与陆隐的差距,而且看得出来,陆隐不会在这里留太久。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不断查找这个时代最绝顶天骄,想要找到与陆隐特征符合的,这么年轻有这种修为实在太少了,可惜没能找到。

    最有可能的就是当初的四少祖,贝家老祖宗沉思,难道他是曾经四少祖之一?又或者是个活了很久,却看起来年轻的老怪物?

    时间又过去两天,陆隐坐在池塘边,握着鱼竿,他突然来了兴致,也想钓鱼,最主要的是他有一个匪夷所思的猜想,自己生活的时空,会不会也是别人蕴养的?

    这个猜想一旦出现就无法断去,陆隐想了几天,索性坐在池塘边感受一下钓鱼人的乐趣。

    他看到鱼钩旁,成百上千修炼者在争夺,只想抓住鱼钩,脱离他们所在的文明,看到另一颗星辰研究出威力最大的科技武器轰击鱼钩,那颗星辰的人认为高等文明不怀好意,也看到一颗星辰的人跪拜祈求天降鱼钩,让他们有升天的机会。

    对于池塘内的人而言,他们所处的地域就非常大,因为他们无法漫步星空,以他们的修为,一颗星球要跑很久,何况池塘内的星空。

    陆隐静静望着池塘,胡思乱想着。

    贝小渔悄悄靠近,来到陆隐身后,她就喜欢缠着陆隐,哪怕静静看着背影也好。

    “小渔,不要打扰前辈垂钓”,贝家老祖宗贝则低喝,说完,使了个眼色。

    贝小渔不想走,“老祖宗,前辈都没说什么”。

    “赶紧过来,不要打扰前辈”,贝则生气了。

    贝小渔不敢违背,一步三回头的过去。

    “没事,有什么就说”,陆隐淡淡开口,平静望着池塘。

    贝小渔听到陆隐的话,赶紧过去,嬉笑着对贝则挤眉弄眼。

    贝则无奈,走到陆隐身后,恭敬道,“前辈,这丫头想去忆贤书院,所以这几天,我托了几个老友打听了一下,想告诉她关于忆贤书院的事,怕打扰了前辈”。

    陆隐道,“没关系,我对忆贤书院也很感兴趣,说来听听”。

    “老祖宗,说吧”,贝小渔雀跃道。

    贝则瞪了她一眼,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以前我们一直没怎么关注过忆贤书院,但也听过其名,忆贤书院比较封闭,很不容易进去,而且学生不多,几乎都被中平界以及顶上界一些大家族子弟占据,不过如今却变了,不知道为什么,忆贤书院不仅广开院门,招收学生与导师,还积极联络四方天平,联络背面战场,甚至联络根组织,想要带学生历练”。

    “如今的忆贤书院教学风格大变,不知道是好是坏,我那几位老友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打听到的只有这些”。

    贝小渔瞪大眼睛,“可以到处历练?是不是还能去顶上界?”。

    贝则道,“理论上是这样,也有一种说法,说是忆贤书院已经被四方天平控制,不得不按照四方天平的意志改变,具体也不是我们能打听到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让你去是好是坏”。

    “老祖宗,您不会反悔吧”,贝小渔可怜而又无辜的看着贝则。

    贝则为难,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忆贤书院的改变究竟是其本身做出的,还是被迫做出的?如果真是四方天平插手,那些加入忆贤书院的学生进去就会被四方天平掌控,将来沦为部分人的侍从,下属,甚至,他看向贝小渔,甚至玩偶。

    他如何掌控池塘文明,四方天平就可以如何掌控他们,一定程度上,中平界不就是顶上界的池塘文明吗?

    他希望贝小渔在一个相对公平,能自主的忆贤书院学习,近而结交四方天平那些高层人物,而不是一开始就被那些人掌控,如果是那样,还不如留在贝城当个小公主。

    喜欢踏星请大家收藏:踏星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