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60章 沉醉春风,铿锵玫瑰
    第60章六十章沉醉春风,铿锵玫瑰

    马骁的头痛得厉害,几乎要问他老婆讨一粒散利痛吃了。早晨炽烈的阳光刺得他眼睛痛,睁都睁不开,他摸索着拉过旁边的枕头盖在眼睛上,哼哼叽叽地呻吟。昨晚没睡好,他半夜三点才进的家门,扔下行李冲了个澡去看了下他的宝贝就睡了。这才早上几点,太阳就晒在他的脸上,他想怒问一下他老婆,为什么一定要开着窗子拉开窗帘睡觉呢?拉上窗帘不行吗?窗帘难道不是为了遮挡阳光的吗?如果不起这个作用,那就不要装窗帘了嘛,还省钱了。

    要知道这卧室里的窗帘是他从英国买来的,借出差的机会,一直淘到爱丁堡的布料市场,才找到这么一匹与原来质地相似的红色织绵丝绒布料,宝贝一样的带回来,花了他好些银子。既然是做了窗帘,好歹遮遮光吧,难道挂着就是为了好看,为了气氛,为了老婆的小资情调?

    他埋怨了一通,倒醒了过来,坐在来靠在床头看他这间卧室。他每次睡醒都有做了一场恶梦的感觉,放眼看去,窗帘是深红织绵提花的,墙纸是连绵不断涡卷形枝叶藤蔓穿插的花朵,床罩是莨苕叶纹左右对称图案的,床有四根木柱,就差一顶帷幔了。他就像是睡在一个糖果盒子里,周围全是被williammorris大师改造过的痕迹。他从前喜欢的现代简约风格的装修被古典田园风格替代,他的卧室就差一只画眉鸟站在窗前,代替闹钟把他叫醒了。

    马骁推开被子,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又到厨房去倒了一杯水喝,再去看他的宝贝。宝贝不在,老婆也不在,大清早的,到哪里去了呢?他找到阳台上去,阳光穿过牵牛花的架子和藤蔓叶子小块小块地跳跃在她们的脸上,两人手里拿了一大一小两只喷壶在给花浇水。听见他的拖鞋声,两人一起转头过来看,笑容盛开在两张脸上,小的一张笑脸的主人放下喷壶跳到他身上,搂紧他脖子在他脸上使劲亲一下,在他耳边大声叫“爸爸”,叫得他的耳朵都要聋了。

    小笑脸说:“爸爸,喇叭花都开了你才回来呀,妈妈说你会回来和我们一起看吹喇叭的。你看你看,看见小喇叭了吗?这是蓝的!这是紫的!这是玫瑰红的!这是白的!”说到各种颜色,一声比一声高,像是十分得意她说得出这么多颜色。

    马骁掏掏耳朵说:“轻点行不行?耳屎都被你叫醒了,以为闹地震了,要蹦出耳朵眼呢。宝贝真了不起,连玫瑰红都知道了,比你爸小时候强多了,才三岁就这么能说。这性子是不是随你妈呢?什么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小笑脸笑得咯咯的,大声说:“不是!妈说我像爸爸。”

    “真是的,”马骁说,“你怎么就不学你妈呢,你看妈妈轻言细语的,从不高声说话,你怎么一点都不像她呢?”

    小笑脸把小手掌盖在脸上笑得东倒西歪的说:“妈妈说了我像你,你也是这么大声这么多话,说是闲话多得来像饭泡粥。”

    马骁把浓眉连成一条线说:“好的不学学坏的。”使劲在她脸上亲了亲,问:“这半个月学什么本事了没有?要不要跟我去踢足球?”

    小笑脸说:“不!”哈哈大笑一通,笑得在马骁的胳膊上朝后弯下腰去,半个人都倒挂下去。马骁赞叹说:“这点倒像你妈,软得像没骨头。”

    念萁白他一眼,埋怨他在女儿面前没正经,伸臂抱下她放在地上,柔声细语地说:“我们不是学会了一首歌吗,来唱给爸爸听。”

    小笑脸“嗯”一声,指一指满架的牵牛花,把手打开来,打着三拍子的节奏,用软嫩的童音唱一首儿歌:

    “微风吹过小篱笆,把春天送到我的家,

    太阳出来天气暖,青青的草儿发嫩芽,

    野外的小河流水啦,篱笆的积雪溶化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家那个小篱笆,如今爬上牵牛花,

    风一吹来它一摆,好像那美丽的小喇叭,

    轻轻地摘下一朵来,放在嘴上吹吹它。

    嘀嘀嘀嘀嘀嘀嗒,嘀嘀嘀嘀嘀嘀嗒。”

    马骁惊叹地说:“真是,什么你都找得到,这歌也是为我们写的吧?”

    念萁笑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马骁把小笑脸又抱起来,说:“rose,真好听,再唱一遍给爸爸听,听听你妈妈的妙手偶得。”

    rose笑呵呵地就把这首歌再唱一遍。

    马骁给他们的女儿取的小名叫rose,倒不是为了赶洋潮流,只是为了纪念她的来之不易。她就像那朵在寒雪下发芽的玫瑰,是被河水淹没过的芦苇,是被利刃割伤过的灵魂,是痛苦到无尽的渴望,是害怕求不得而退缩的心,是冬雪埋下的种子在春天开出的玫瑰。

    那一天也是这么一个春风沉醉的早晨,马骁出差回来,冲了个澡后就累得倒在念萁身边睡着了,清晨的欲望在她柔软的小腹亲昵地挤压下抬了头,两人都迷迷糊糊,马骁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就进去了,等到完全清醒已经来不急了。念萁在做过手术后一个月内不能有性生活,而他那之后又出差了一个月,两人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过亲昵,那让他们都无法忍受。肌肤的饥渴同样折磨着两个人,这一个清晨的欢爱他们已经期待了很久,没有任何阻隔的亲密让他们的灵魂飞升。没有乳胶做的安全套,没有化学合成的药物,这一次的结合纯粹而彻底,两个月的凝视抚摸亲吻拥抱再加思念积聚成了一股强大的旋涡,把两人都吞噬了进去。完了之后筋疲力尽,连手指头都动不了,更不要说起来冲澡清洗,就那样交缠着身体又睡着了。

    念萁在晨风中做了一个梦,她的掌心有一枚马骁交给她的种子,她宝贝无比,却不知藏在哪里才安全。花盆里?不行,外头有风有雨。抽屉里?不行,那里不透气不通风会闷坏种子,那样明年将不能发芽。橱柜顶上?不行,太暴露在外会有邪恶力量来抢去。她害怕到无法控制,然后她把这颗种子放进嘴里,吞了下去,只有藏在肚子里才最安全。那里黑暗和暖潮湿恒温,没有人可以找得到,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暂时连马骁都不知道。她安心了,又睡着了。

    醒来看见马骁挠着头发在怔忡发愣,他摇摇念萁说:“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我把一朵玫瑰送给了你,你张口就把花给吃了。”念萁看着他发懵的脸,忽然想起她的梦来,她欢喜到哭出来。马骁确实是把一朵玫瑰花送了给她,她也把花藏在了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安全到可以抵挡世间的一切风雨,那是爱的天地疼的空间心的所在情的归宿。

    她哭得那么快乐,马骁也明白了,他抱紧她在他的胸前说:“是玫瑰啊,看来会是个女儿了,唉我的足球梦啊。早知道我做梦的时候就送你一棵橡胶树了,将来好开赛车。要不送你一棵稻穗,将来做袁隆平。或是送你一棵摇钱树,将来就是沈万山比尔盖兹……”

    他还在滔滔不绝做着发财梦,念萁被他逗得哭着笑出声来说:“你可以培养成一朵铿锵玫瑰。”

    马骁转忧为喜说:“对,我们将来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管你什么库娃莎娃伊娃洋娃娃,全都不在话下。”

    这朵玫瑰在十二月底开放,恰是他们相识两周年的日子。玫瑰小名叫rose,大名叫肉丝,当然这个大名是小睿一个人叫的,她的户口本上的大名是马睿思,跟她的小哥哥一样,名字里也有个睿。不管是睿思还是rose,她都是一朵玫瑰,在春风里埋下种子,在冬雪里开出璀璨的花。

    (全文完)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