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55章 是求不得,是爱憎痴
    第55章五五章是求不得,是爱憎痴

    马骁想找个人谈一谈,想来想去找不到合适的人。本来马琰会是个很好的听众,但马琰要是听了他的烦恼,肯定会三天三夜睡不着觉,又是要担心念萁,又是要安慰自己,她身在几万英尺外,白担心又使不上劲,还是别给她添麻烦了。知己的男性朋友?马骁也觉得不合适,这种烦恼,不是身在其中,男人是不会理解得了的,何况又会牵涉到班正的瘾私,他的朋友和班正的朋友交叉的居多,他怕不保险。后来他忽然想起了他的前女友,那个思想另类,作风前卫的女人,那不是最好的聆听者?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又是这样的烦心事,那是怎么也不能和前男友交谈的,但这个女人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马骁这一点上十分确定。他拨了她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出来聊一聊,要是不方便,在电脑上聊也可以。马骁不太喜欢网上聊天这样的方式,一是嫌打字麻烦,二是觉得人躲在了显示屏的后面,有多少真诚还真值得怀疑。

    前女友在电话里说,行,我们就约个时间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指聊。你说个时间地点,我看我这边行不行。马骁说感谢感谢,就在我们以前常一起喝咖啡的小店吧,就下午两点,我溜出来一会儿,你看行吗?前女友说两点半吧,那之前我有个客户要做个访谈。

    马骁说好,那就下午两点半。到了时间,他已经坐在咖啡店里了,要了一杯摩卡,等着前女友。窗外下着雨加雪,路上泥泞难行,行人都匆匆的,有人打着伞,有人把大衣防寒服呢外套的帽子翻上来罩在头上,窗上贴着白色的六角雪花和红脸的圣诞老人,圣诞已过,转眼这一年就要过去了。

    他想着这一年他都干了些什么,如果要写个生活年终工作报告,是不是可以打个良?这时有人敲敲桌子,他抬头看,见前女友用一惯超然物外的脸色看着他,却不坐下。

    马骁马上站起来,替她拉开椅子,等她往下坐了一半,再把椅子往前送半尺,好让她坐得正正好好,舒舒服服,又把她手臂上抱着的大衣接过来,叠一叠折起来搭在椅背上,坐下后向服务生拘招招手,问前女友,“你喝什么?还是黑咖啡,不加奶和糖?”

    前女友却摇摇头,说:“给我一杯冰水,加一片柠檬。”马骁朝服务生点点头,说:“柠檬冰水,再加一份圣诞曼越橘芝士蛋糕。”前女友等服务生走后,手撑着下巴,打量一下马骁,说:“你这一年变化挺大,怎么样,婚姻生活好吗?你看上去像是适应得不错,但看眉宇之间,又凝结着一团郁气。怎么,遇上麻烦了?”

    马骁不先说麻烦,而是问:“你从那一点看出我适应得不错?你不是说我脸上有郁气吗?这不是互相矛盾的?”

    前女友摘下眼镜放在桌子上,说:“眼镜片子在外面是冷的,进来遇上暖气就有雾了。”看着眼镜片子,等上头的雾气慢慢消失,说:“你从前不会为我拉椅子挂衣服,现在这一切做得这么顺手,可见是婚姻生活改造了你。你会改造得这么彻底,那一定是对方的能量强过你,你才会这么心甘情愿被改造。由此可知你是适应得很好了。像你这么棱角分明的人,可以成为一个这样圆通温和的人,我是真的对这个小姐有兴趣了。怎么样,如果我猜得没错,还是上次那位完美小姐吧。从你的样子看那位小姐,可见真是一个完美的个案。”

    马骁听了呵呵笑起来,说:“是,还是上次那位完美小姐。就像你说的,完美不是什么都比人家强,而是有一个比较高的水平值,我觉得她很完美,我在婚姻这个围城里住得很舒服。谢谢你当时的建议,也谢谢你今天肯出来。”

    前女友说:“谢谢你肯来找我说说心里话。我一直认为男女就算做不了情侣,一样可以做朋友。有时情侣的身份阻碍了朋友向深层次发展的机会,情侣其实是要不得的,要做情侣也只能是纯情侣,不能共同生活。这是最要不得的。你怎么能在沉思冥想的时候,忽然被对方说超市食用油减价,要不要去抢购一桶这样谈话打断呢?”这时她的柠檬水和曼越橘蛋糕送上来了,她先双手合什默祷了半秒钟,才拿起叉子来吃蛋糕,吃一口,喝一口水。

    马骁带着点溺爱的心情看着前女友一心一意吃蛋糕喝淡柠檬水,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一种天真纯粹的气质在里头,水晶般透明的灵魂像她要的柠檬冰水一样的清澈干净。马骁忽然想明白一件事,为什么他的三个女人如此不同,却先后让他钟情。现在他明白了,那就是三个女人都有一种纯粹干净的气质,景天如火,前女友如空气,而念萁像水。火会燃烧掉一切杂质,那些年少冲动的不宽容不厚道的都会被她的火烧光,她要的是她丈夫那样的直白的爱,可以为了她与家人割裂,可以把爱她的宣言当做家族企业的招牌挂在大楼的顶上。马骁自问做不到,那么可以与她同度一段少年时光就是他的幸运了。而前女友像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透,她的思想境界他从来达不到那个高度,但她懂得欣赏他的优点,这就是空气的度量,她给了他的足够的自由度,只有空气才不会让人觉得有压力,但空气也是自由流动的,她会选择她愿意去的地方。她选择了,放开了他。在他的少年和青年时期能够和这样两位杰出的女性作朋友,那是他的幸运。

    只有念萁,那是水一样的柔情和水一样的无处不在无孔不入,随形成势,涓涓润润,默默地改造了他。水滴石穿,从来只有水有这样的柔韧劲,可以切割高山,冲击峡谷,改天换地。但水看上去却是没有杀伤力的。掬一捧水在手心,看见的只有自己手掌的纹路。

    马骁看着前女友吃完蛋糕,才开口问:“你的蜜运怎么样了?”

    前女友摸出手帕擦擦嘴,说:“我们分开了,然后一天见一次,这样就老想着明天还能见到,心情就总是愉快的。保持愉快的心情,才能自由地呼唤,我现在找到了最佳的相处方法。”

    马骁想要是换了我,我肯定受不了每天去念萁家等她打扮好了两人约会一样的见面,所以他这个人只适合结婚,不适合谈恋爱。他笑问:“那他受得了天天来来去去?”

    前女友抬脸一笑,说:“他在我对面租了间房,我们现在是邻居。”

    马骁一愣,哈哈大笑,说:“这个方法不错,我怎么没想到?看来你真的找到了最适合你的人了。”

    前女友说:“嗯,没错,这个也要心灵契合才能做得到。你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马骁这才想起今天约她的目的,沉吟了一下,说:“我先问一个别人的案例吧。我有一个朋友,他他犯了个错,和别人生了孩子,他太太盛怒之下和他离了婚,他非常爱他的太太,但他又舍不得他的孩子,现在痛苦万分,不知怎么办才好。”

    前女友好奇地问:“是为了这个孩子要和孩子的妈妈结婚吗?”

    马骁说:“看来是,他不想孩子被人骂是私生子。”

    前女友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来,飞快地记录,然后拿着铅笔敲着橡皮头说:“这个男人其实是对他的婚姻有了倦意,才会有了这样的行为。但他的道德感和习惯性命令他暗示他不是这样的,他爱他的妻子,他的痛苦是他的武器,他拿了这个武器命令别人为他让路,但因为这个武器是痛苦,就为他赢得了道义和同情,比如你。他的痛苦是真痛苦,但痛苦表面和痛苦的深层不是一个原因,这很具有麻痹性和伪装性,他的道德感和责任感束缚了他,他还将要痛苦一阵,我替他的妻子庆幸,她脱身得早,她可以解脱了。一男一女的关系其实是很脆弱的,如果有一方铁下心不想维持,那感情就是冬天早上马路上的那一层薄冰,委实不堪一击。”

    马骁听了之后沉思半晌,说:“你说得很有道理。那我想说的是,如果男女双方之中,有一个老是觉得对不起另一方,欠了对方的,欠得还不上,会不会因此压力太大,而想选择放弃?你刚才说的,如果一方铁下心不想维持,是真的只有分开吗?”

    前女友放下铅笔,凝视他的眼睛,然后说:“你遇上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和你的妻子谈呢?”

    马骁垂下头,“她不会和我谈。她固执起来,就是冰冻三尺的深渊上的冰,电槌也不要想打得破。”

    前女友笑说:“那就让她欠得更多,多到她不敢说不还。”

    “不,那样她会崩溃的。她的崩溃方式很残忍,她会伤害自己。”马骁摇头说:“不是一般那样的伤害,什么拿把刀片割割手腕,吞一把安眠药,她不做这样的事。她只是透支她的体力,拿来发烧出汗,她总让我想起武侠小说里的练邪派武功的人,什么流一滴汗就少一分功力,吐一口血就少一点内功。”马骁说到这里,才悚然心惊,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因为他开始时的漫不经心,对她漠然冷淡,她才透支她的体能,尽一切办法让他爱她,然后心力憔悴,以至成了如今的局面。像武侠小说里那些短命的短命,早死的早死的人。像默写九阴真经难产而得意的黄药师妻子,像为了得到金世遗不惜拿命做赌注的历胜男,像用自己性命换取情人性命的程灵素,这些偏执的女性,全是因为“求不得”而殒命。佛说人生七大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憎痴,怨别离。

    马骁想,为什么当初我愿意娶她,却不肯爱她?她那么敏感的人,我爱不爱她,她从来就是知道的。如果两人是因为相爱而结婚,那她就不会一次次因他的无情而受伤,某种意义上,他们的孩子是由于他的薄情才不能有机会存在。不是她欠他一个儿子,是他欠她完整的感情世界。

    马骁站起来,对前女友说:“谢谢你今天肯出来,你的话让我茅塞顿开。再见,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谈。”快步走到账台前,付了账,又回头朝前女友点点头,前女友带着满意的笑容看着他,像是在鼓励他。

    推开门走进雨雾里,城市里马路窄而挤,一辆辆车一寸一寸地排队挪动,人行道上行人行色匆匆,人挨人人挤人,伞撞着伞,但人人面孔麻木,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冬雨下连神情都是冻住的,鼻子尖发红,口里呼出白汽。街上太冷,人们只想快点逃回温暖的家里,让凝住的血液流动起来。

    马骁往公司走,他在街上被逆行的人流撞得行走不快,花了三倍的时间才走回去,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他不是自由人,虽然想见念萁,但也只能回到格子间里,忍着刻板的办公室生涯。他想打电话,一想这个时间她还在上课,只得拿出手机来,艰难地一个拼音一个拼音地输入,然后变成一行字:念萁,今天我们相识一周年。按了发送键,等着短信回复。稍过一时,手机震动,他打开来看,那回复是这样一行字:马先生,认识你真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我们还在上次见面的咖啡店里等?马骁看了微笑,回复她:咖啡对身体不好,我来接你回家。你等我。念萁的回复马上来了:好的。

    马骁把手机贴在嘴边,心里说:好的。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