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54章 两般愁苦,一样心痛
    第54章五四章两般愁苦,一样心痛

    其实马骁也不是一味的这么轻松无所谓,但他如果把心里的烦恼带到脸上,那念萁的压力不知又会重多少。在马骁这三十多年的生命里,没有哪一年像这一年这样过得跌宕起伏。如果画一条曲线,那是足以媲美上证指数的红红绿绿。

    年初的时候认识了杨念萁,开始是觉得她平淡,可却是一个好老婆的材料,这样干净纯洁的女人如今不多了,便把她娶回了家,以为会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哪知会从蜜月起就不和顺,做爱像打仗,打着打着倒打到心里去了,才觉得这个女人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平淡,她的内心其实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可以爆发。等到两人火山爆发似的爱得难分难舍,她的身体又出了问题,也许会没有孩子,而没有孩子的原因,也许就是和他频繁热烈得像打仗一样的性生活有关。

    从平淡到热烈,从高峰到低谷,人生就像坐过山车,起起伏伏,永远不知道前面等的是什么。他在年初的时候怎么会知道他会爱他的妻子爱得深沉热烈爱到不想放开手?他在年轻的荒唐岁月里怎么会知道他曾经有过一个儿子没有机会认识而他将来也许会没有儿子?一个男人没有儿子,那做男人还有什么意思?所有生活经验知识积累生命延续都无法传递下去,别的不说,他买的房供完贷以后交给谁?他买的几柜子书难道只能捐给母校?还有他奶奶的几块光绪通宝他爷爷的旧康克令钢笔他爹的一箱子毛主席像章他娘的全部井岗山报纸还有他小时积攒的全套的三国演义画片难道都没人要?

    从前他不觉得儿子有多重要,别的男人到时候就有了所以他到时候也一定会有,可一旦有人告诉你你的儿子也许永远就没有了,那一种失落比炒股的时候大盘从六千点跌到一千九百点还要剜心镂骨叫人痛不欲生。炒股亏得倾家荡产还可以从十八层高楼上纵身跃下,融入蓝天从此解脱,也可以在证交所和所有的人一起骂政府怪社会怨自己点儿背;但没有儿子却只有笑着面对,还要笑得春风满面,还要安慰老婆劝她宽心,克制自己做爱的频率和冲动的劲头,虽然她在他怀里柔情似水温软如棉让他壮得像山硬得像铁——原来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是这么内涵丰富的歌,那让他想和她欢爱到天荒地老黑夜永远不要走白天永远不要来,但也只得释放出一半的能量和热烈。那种压抑的做法从来就不是他的方式和习惯,而身下女人的婉转承受又让他觉得内疚,积蓄的力量和郁闷无处发泄,那辆车就是他的新途径。

    马骁把他的车玩得烂熟,每天下班后去大学城接老婆放学,从公司到大学城的每一条路都走一遍,半个城市的地图藏在他的胸中,就差指点江山,挥斥交警,粪土左右名跑车了。这个时间,老婆在上学,他也在上学,老婆学的是教育心理学,他学的是机械动力学。老婆是去学校回炉,他是自学成材。

    临到年末,酒会宴席渐多,这里吃请,那里请吃,还有老友之间要联络联络感情。每一次和朋友同学同事聚会,他都当好好先生送没车的人回家,喝多了人和他称兄道弟,把他当哥儿们,酒醉之后吐露胸中苦闷,他这才知道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这天他和一班同学吃过饭后送大家回家,班正醉得最厉害,怎么推也不醒,只好送完了所有的人,把班正的头拖出车门,用一瓶矿泉水浇醒了班正,说你家住哪里?我记得当年你和班副结婚的时候我们去闹过房,有些年没去了,不记得在哪条路上了。

    班正哼哼叽叽地报了路名,马骁把他塞进去车去,拍上车门,打电话对念萁说我还有最后一个人要送,你先睡吧,别等我了。念萁说你喝多了没有?当心开车。马骁说你放心,我就根本没喝,我惦记着当司机呢,你要是还不想睡,就煮点薄粥汤,我回家喝。念萁说知道了。马骁收了电话,回到驾驶座上,回头看一眼班正,他又闭上眼睛在睡了。

    班正睡觉挺老实,酒品也不错,既没有吐他一车,也没有扯酒鼾,只是轻缓地呼吸着,像是累极了入睡。马骁想起班正从前在学生时期有个扯鼻鼾的习惯,尤其是喝了酒或是累了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一扯,大家就踢他的床,有时把手里的书往他身上扔,没想到过了十年,他的睡眠已经不成为一个烦人的问题了。也许是班副的功劳?马骁太知道一个女人强悍起来是可以到达一个什么样的地步的,再笨拙的男人也会在女人的影响下变得温柔细腻,他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一想起他老婆,马骁就陷入了沉思,把后面坐的班正忘了个干净,等车子开到目的地,他待要叫醒班正,班正嘟嘟囔囔的,东倒西歪的,看样子没法一个人回家,马骁只好问他住几楼,架着他往电梯里走,一直送到他说的家门口,按了门铃。

    马骁不想见班副,他受不了她对他冷嘲热讽的,他还记得上次他跟她打电话她臭骂他的事情,不过今天是没办法了,她要骂就让她骂几句好了。这样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班副来开门,过了良久,没人应门,门缝底下又有灯光射出,便再次摁门铃。

    过一会儿门里有女人在问是谁。马骁说是我马骁,我送你老公回来了,你开门我放下他就走,不打扰你们休息。里头班副说我不管,你把他送到别的地方去,你们要是再在门口闹,我就打110报警。马骁这下生气了,说我好心送你老公回家,你不想看到我我还不想看到你呢,你开门我交差,废什么话?班副说你身边的男人我不认识,你瞎送什么?都给我滚。

    马骁这下真的怒了,咚咚咚砸门,说你这个女人真毒啊,这么大冷的天,你不让他进门,想冻死他吗?他不过是喝醉酒,你要嫌他臭,让他在沙发上睡一夜就是了,何必为难我?我老婆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这时班正也握起拳头砸门,一边说娟儿你开门,娟儿你让我进去,一边就痛哭流涕上了。马骁觉得不可思议,这人怎么忽然转了性,从前喝醉了酒是睡觉,现在改哭了。还娟儿啦娟儿的,叫得那么亲热。自己一直叫杨念萁为念萁,有几回叫过宝贝,惹得她翻毛腔,要不也改个亲热点的?跟她父母一样叫她萁萁?

    两人在门口这一通又是叫门又是哭闹,早惊了隔壁的邻居,有人出来说半夜三更的发什么酒疯?马骁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又叫班副开门。班副估计是要顾着邻居间的闲话,愤愤然开了门,万般不情愿地朝两人一歪嘴,说沙发在哪里,也没说搭把手。马骁懒得跟她废话,拖了班正就往沙发那边去,让他在上头躺好,对班副说:“你给他盖上点什么吧,要不晚上要感冒了。

    班副抄着胳膊冷眼看着,十分不齿地对马骁说:“果然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马骁不耐烦地说:“我是不是好东西,关你屁事。你这么说自己的男人,就是好东西了?不过是喝醉酒,一年里有个一两回,有什么大不了的?”

    班副这时忽然怒了,冲到沙发前就抓了班正往下拖,说:“你给我滚到那个小妖精那里去,你去哄你的儿子去,干什么要在我面前装醉酒?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你又死皮赖脸回来干什么?你在外头充什么大头鬼?只怕你也不敢把你有了小老婆的事讲给你的狐朋狗友们听吧?你不是得了一个大胖儿子吗?你怎么不在他们面前得意了?你回来哭给我看?娟儿是你叫的?”骂到这里,劈面两记耳光打过去,“你闻闻你一身的奶味,你真够恶心的,连酒都盖不了你那偷腥的马脚,你们一群人就没看见他脸上还有奶花子?”转脸问一句马骁,又是一巴掌甩到班正的脸上,啐道:“你跟她那里嘬蜜了吧?你不喝这二两酒,你就有胆子上来了?”

    马骁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住了,又被班副话里的意思吓住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尴尬万分地看着这一幕,怎么也搞不懂自己怎么就身处人家夫妻最丑恶的状况之中了。

    班正被班副骂得捂着脸痛哭,说:“娟儿,娟儿,我对不起你娟儿,娟儿你原谅我,让我回来。我真的不喜欢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只不过就那一次,她就说有了儿子。她把儿子生下来,我不能不认啊。娟儿是你要离婚的,我从头到尾没同意过,娟儿我们好好谈一下,你说什么我都答应,行不行?”

    班副鄙夷地哼了一声说:“统统给我去死。是你要在外人面前这么没脸没皮地吵着回来的,我就给我自己留点面子,今天我不跟你吵,你自己撒够了酒疯自己滚。”说完一甩手,回房间去了,又很大声地摔上了门。

    马骁这下走不是留不是的,又有怒气上来,质问说:“你陷害我啊,原来你是在装酒醉,就为了能混回来?你这么就弄得这么惨?”

    班正原就是喝了几杯酒装醉,这下醉也不装了,人也清醒了,坐起来手扶着额头条理清楚地说:“马儿,男人错不得一点点啊,我就错了那么一回,出差和那个女人睡了一次,谁知她就有了,有了又闹着要生下来,起初我不信,心想现在哪有这么蠢的女人?不想她真的生下来,又逼我去做了亲子鉴定。马儿,我是真的没喜欢过别的女人,我和娟儿你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从大一的时候就好上了,这么多年没有动过一点别的心思。”

    马骁原是不想听这些人家夫妻间的事,但班正借一点酒意硬要拉着他吐一吐胸中的苦闷,他要是一走了之,又显得不够兄弟了。听他说得这么深情,忍不住问:“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有孩子?有了孩子她该不会这么绝情吧。”马骁这个时候并不关心他的班长爱不爱谁,只是想到了他最近在关心的问题。

    班正叹气说:“我们当年年轻气盛,都想在事业上做一番成就,说好了做丁克家族,不要孩子。”转而对马骁说:“马儿,听哥一句劝,结了婚就马上生一个,比这些狗屁丁克骗人的理论强百倍。你是不知道,那孩子一抱到面前,什么事业什么雄心都没用,他冲你一笑,你就要给他摘星星摘月亮。娟儿吵着要离婚,那边逼着要结婚,说我要是想让儿子生下来就是私生子被人歧视被人骂,那也由得我。现在我是一个有个私生子的离婚男人,我是弄得一团糟。那个女人我是一点没感情,我就舍不得那孩子。”

    马骁仍然觉得匪夷所思,说:“你想要儿子,让她给生一个不是就是了,至于要弄得这么复杂?”

    班正摸着脸上肿起来的手指印说:“我没想要儿子,也没想和别的女人睡觉,这不就是犯了一回错吗?”

    马骁忽然有想笑的冲动,他说:“对,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站起来拍拍班正的肩说:“你自己多保重吧,我不管你们的闲事。你放心,你的事我不会说一个字的。”

    班正也站起来,说:“你我还信不过?不然也不会拖你下水了,如果今晚没有你,她怎么肯放我进来?谢谢你,兄弟,是我利用了你,你别生哥的气,哥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马骁说得了,自家兄弟,那我走了,你也别送了,回去哄哄她吧。

    班正陪着他走到门口,说兄弟,抓紧时间生个儿子,别的都是假的,儿子才是真的。

    马骁缩着肩从楼门洞里出去跑两步跳上车,发动时车子就想给念萁打电话,这个时候他真的是非常非常想和她说话,想抱着她,看着她的脸,想对她说宝贝我们生个孩子吧。

    两个陌生的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女要一辈子生活在一起,光靠缥缈的虚无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情是很难维系的,只有靠孩子来加固。那个孩子是父精母血培养出来的,从此世上有一个人有你的一半有她的一半你们两人不再是不相干的两个人了,所谓的都来打破用水调和捏一个你捏一我我泥里有你你泥中有我,这才是真是血脉相连。吉普塞人的婚礼要割腕歃血为盟为誓,那也是要两人有血液作纽带,但都不如一个孩子来得那么直截了当。你能把一个孩子分开来吗?你能从他的体内剔除父亲的一组细胞母亲的一组细胞吗?

    马骁想这个时候念萁已经睡了吧?但就这么想着,手指仍然按了手机通话键,电话才响了两声,就听见她在那边说:“马骁?你在哪里呢?这么晚了,外头冷,你几时好到家?”马骁不自禁地放软了声音说:“你怎么还不睡?”念萁说:“我熬好了糯米百合粥,你回来就可以喝了。”马骁说:“嗯,我马上就到了。”念萁说:“你慢点开,路上当心。”马骁说:“我知道了,那我挂了。”念萁嗯了一声,马骁听见咔嗒一声,才收起电话。

    马骁把车开得飞快,普通的家用车开得像跑车,箭一样的在深夜的城市马路上疾驰,不多时就回到了家,钥匙一打开门,屋里念萁为他留着的一盏灯亮着,温柔的橙色光让他心落实了,客厅里没有开暖气,屋子里其实有一股微凉的气息,但就是让他觉得暖心。他关好门仔细上了保险锁,换了拖鞋,关了灯,先进卧室。

    念萁果然没有睡,靠在床头开了一盏小灯看书,想是他一进门就听见了,放下书朝着房门等他,脸上带着她一惯的温柔的笑容。马骁脱下外套扔在地上,过去捧着她脸亲一下,问:“怎么不睡?不是叫你先睡的吗?”念萁摸摸他脸说:“习惯了,没你睡不着。去洗洗吧,粥在焖烧锅里,还热着呢。还真的没喝酒。”马骁说:“那当然,我又不是笨蛋,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家里还有老婆在等着呢。”

    念萁笑了,说:“晚了,别胡闹得又兴奋了半夜都睡不着。”马骁说:“知道了。”放开手,拿了睡衣裤去洗澡,洗好澡肚子还真的饿了,到厨房盛了一碗糯米百合粥加糖拌着吃了,身上和胃里都舒服得昏昏欲睡,漱了口,爬上床把念萁抱在怀里,念萁关了灯,两人很快就睡了。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