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53章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第53章五三章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马骁买了一辆丰田的锐志车,自然是分期付款,他买了车,就开到大学城去接念萁放学。到了先打电话叫念萁在校门口等他,念萁说我今天周末下课早,你别急着赶过来,要不我们约在那里等吧。马骁说叫你等着就等着,别那么多废话。念萁说知道了,那我等着,你要让我等多久啊。

    念萁边走边讲着电话,不提防身边一辆车的喇叭在她背后一声又一声鸣响,她皱着眉头转身去看,见是一辆彻骨里新的黑色车子,以为是自己蹭着了剐着了挡着人家路了,忙把肩上背的大包移到身前,脚已经跳到了人行道上。谁知那车就跟在她身后鸣个不停,叫得周围的人全厌恶地鄙视着开车的人,念萁觉得奇怪,仔细一看,开车的人正冲自己挤眉弄眼的,正是马骁那张得意的脸。

    念萁看一眼周围,忙开了副驾驶座的门,跨进车去,埋怨道:“干什么拼命按喇叭,人家要骂的。你又借车了?是要趁周末出去玩?”

    马骁得意非凡地说:“什么借的?我买的。连车带税加保险再加牌照,一共二十七万,不过是分期付款。你别担心,咱们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慢慢还。”

    念萁“啊”一下把手捂在嘴上,半天才收掌改拳,击在马骁的肩上说:“你疯了!”

    马骁保密了这么长时间,要的就是看她的反应,这一拳挨在身上,就浑身舒服了,两眼贼亮地说:“坐好,我带你跑一圈。”

    念萁摘下包,扣好安全带,一时没找到五脏六腑在哪里,等他的车跑上高速,一下子加到一百五十迈,感觉车子有点飘,才尖叫一声说:“马骁,开慢点,我要吐了。”

    马骁看她确实吓得脸色发青,才放慢了速度,但仍然很兴奋地说:“怎么样?爽吧。”

    念萁说:“你吓死我了。”

    马骁眼睛看着前面说:“吓什么,有什么好吓的?”

    “你突然开辆车来,还说是你买的,光这个就吓死人了。”念萁觉得不可思议,买车多大一件事,他不声不响就买了,也没跟自己说一声,更不要说商量了。马骁虽说在生活上很听她的,让着她,顺着她,也照顾她的需要,但在经济上却一直独揽大权,他挣多少,黑的白的,股票的基金的,他从来不告诉她,她也不会去问。房子是两人认识前就买了,他交着房贷,还有物业费水电费,两人的家其实是他在支撑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谁的钱多谁的声音大,念萁总觉得自己欠他的太多太多,并且越来越多。欠他同甘共苦置家购房,欠他甜甜蜜蜜新婚燕尔,将来也许还要欠他一个儿子,如果不能给他一个儿子,那她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因此他突然买了车,她除了表示吃惊,不敢有什么别的心思。不敢问他为什么不和她商量,不敢问他为什么乱花钱,不敢问他缺不缺钱,不敢问他还贷吃不吃力。心里早就是翻江倒海,表面上面不敢露出来,只问:“你这是开去哪里?”

    马骁开在兴头上,眉飞色舞地说:“我们开远点,去巴城镇吃蟹,怎么样?”

    念萁陪着他高兴,说:“好啊。等我们吃好了回来的时候再带点,你家我家都送几只,让爸爸妈妈他们也尝尝鲜。”

    马骁说:“我们先去打个前站,看看路线和住宿条件,下个礼拜天把他们也叫上,一起来吃个痛快,不行,一辆车坐不下,要分两次了。两次就两次,反正有车就方便了。”

    念萁顺着他说:“是的是的,这个主意好。你怎么会选这个车型的?有什么好处?”

    这一下说到马骁的兴奋点上,顿时滔滔不绝把他选车的思想过程细细地讲了一遍,这个牌子和那个牌子,这个型号和那个型号,什么车型省油什么车型紧凑什么车型兼具运动性能,什么底盘悬挂变速箱发动机电子转向排气系统,说得念萁云里雾里,一边还要嗯嗯应答,不时问一些问题,好让他继续,这样一程路坐下来,比上一天课还要累。可还不敢叫累,人家开车的不说累,她这个坐车的有什么好累的?

    好在这一程路全是高速,不多时便到了巴城镇,马骁把车开到一个阳澄湖边一个私家蟹庄,对迎出来的老板说了谁谁谁的名字,说是他介绍来的。老板本来就笑脸相迎,这下就更热情了,说谁谁谁上个礼拜天才来过,带了十几个客人,吃掉几十斤蟹,马老板你是他的朋友,没问题,给你们挑最壮的。带了两人去蟹塘挑蟹,两对雌四雄五的蟹,张牙舞爪地装进了袋子里,带回蟹庄去烹煮。又说今天周末,蟹庄来的客人多,还有最后一只真正草母鸡,要不要炖只汤?

    马骁说:“好啊,要真正的哦,我要是发现不是真正走地的草母鸡,我连螃蟹钱都不给。”

    老板说那是一定的,我们靠的就是真材实料。老板既然是某老板的朋友,还能不相信某老板的介绍?马骁说:“行,那我相信,你就去炖上吧,里面再放点别的蘑菇什么的,我老婆不怎么爱吃油腻的鸡汤,除了鸡肉得给她点别的菜吃。是吧?”转头问念萁。

    念萁碰他一下,意思是别再和人家老板胡扯个没完,又是怀疑人家的鸡不是正宗的草母鸡,又是要人家加这个加那个的。

    老板哈哈笑两声说:“知道知道,现在的小姐们都不爱吃油腻的菜,就爱吃个蟹。你们随便看看,我叫厨师杀鸡去。”一时去了。

    念萁这个时候的兴致才真的上来了,开头被他镇得麻木的神经活泛了起来,跟马骁有说有笑了,马骁神气活现,搂着念萁东一句西一句的胡调,有时调戏她两句,有时又逗她生气,完了再逗她开心。

    念萁看他这么志得意满,又暗骂自己小人之心,夫妻本是一家人,何况两人的感情又是经过一番波折才能有今天的深厚,他有能力多照顾她一点,他又高兴,有什么不好呢?可是受了这么多年的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教育,这一下她连两人头顶上的那片天的一边一角都顶不了,除了怪自己没用,就是自惭形秽。她也知道是自己狷介,夫妻之间不是这么论的,可是自从她知道自己有可能没法生育之后,这惭愧之心就没法解除。

    马骁揽着念萁的肩,念萁搂着马骁的腰,两人在暮色里看着水乡渔村的风景,直到老板出来叫两人进去吃饭,说老母鸡汤已经炖好了,可以吃了,两人才回转蟹庄。老板安排他们坐下,又抱歉地说:“老板能不能和那边两人分这一锅鸡汤?你们两人吃冒一斤蟹再吃一整只鸡肯定吃不了。这样,我另外再送两位老板一份炒豆苗,用黄酒和姜炒,去寒的,正好在吃了蟹后吃。”

    马骁听要让半只鸡出去,有点不乐意,念萁马上说:“可以可以,我们两人胃口都小,半只鸡足够了。”又转头对马骁说:“就是这两只蟹我都吃不了,不过你的战斗能力强,可以帮着消灭一只。”马骁说我就担心你的体凉,蟹不能多吃,才想让你多喝点鸡汤的。念萁朝他一笑,说:“我能喝多少?喝个水饱,不给我蟹吃了?”

    老板这下更是一盆火一般的招呼两人坐下,澄黄的老母鸡汤端上来,里面还有菌菇和火腿,马骁盛一碗给她说:“多喝点,你读书辛苦,这么大年纪读书,脑细胞要比从前多死不少,你以为你还是十八岁二十岁的时候,精力旺盛,学什么都记得住?你像是比前一阵儿又瘦了。呐,咱们有车了,以后你就不用挤公交车了,我开车接你回家。”

    念萁眼圈一红,忙低头装作喝汤,也不知他看见没有。他对她越好,她越心虚,怕还不了。如果不能给他儿子,那她能给他什么?他年纪不轻了,她怕耽误不起。

    喝了两碗鸡汤,鲜红滚烫的蟹盘上来,马骁笑呵呵地拆开捆蟹的绳子,一边吹手说烫,一边掰开蟹盖就吃。念萁轻笑说先放一放,先吃爪,再吃盖,最后吃蟹肚,这样就不烫了。马骁说没那么多讲究,我就是奔这个来的。

    两人就先吃爪还是先吃盖交流着心得,马骁让念萁喝点烫过的黄酒暖胃,这时旁边一桌的一个面目模糊的中年男人过来,手里拿着一只酒杯,说老板刚才说我们的鸡汤是你们让出来的,兄弟这里谢过了,来朋友走一个?马骁忙拿起自己的酒杯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我们两人也喝不了一整只鸡的汤,是吧,老婆?念萁好笑,说是的是的,这位先生不用客气。马骁陪那先生喝了一杯,那人又客气两句才走了。

    念萁看那人的桌子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年纪极轻的女孩子,相貌颇美,虽然比不上莫言,但皮肤真是白嫩得可以掐得出水来,看样子不会超过二十岁,一身的高档衣饰,却又带着一股学生腔,但相貌又不像是这位中年男士的女儿。年轻女子眼睛不大,目光里那一股子机灵劲儿后面透着些藏起来的小心和野心,见念萁在带着客套的笑容看向她和她打招呼,便挺挺胸转开脸,不和她对视。念萁看到这个情景,心里便有数了。

    马骁坐回座位,低声说:“小妹妹真水嫩。”念萁被他忽然来这么一句呛了一口酒,马骁再盛一碗汤给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不过没你气质好。”

    念萁白她一眼,说:“蟹膏还不厚,黏不住你的嘴?”

    马骁剥着雌蟹的盖,嗤一声说:“是你在看人家的,我不过是说出你的心声。”

    念萁说:“后半句呢?”

    “是我加的。”马骁一笑,往蟹盖里加上醋,一口全吃了。又说,“唔,真香。人家在拿青春赌明天,你又何不潇洒一回?”

    念萁一怔,抬头看他。这两句是原是早些年曾经流行过的一首歌,原词是“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马骁年轻的时候,正是这首歌流行的时间,他会记得这两句,一点也不奇怪,只是把原句改头换面做了修改,但里面的意思,却是两人都懂的。

    马骁筷子上挟了大大的一块蟹黄送到她嘴边,她张嘴接了,马骁再用小勺舀一点姜醋放在她舌上,说:“张着嘴就像只麻雀。”

    念萁合上嘴把姜醋和蟹黄都吃了,才说:“你不侮辱我两句,就不显得你有本事?”

    马骁拿起酒杯说:“我们也干一个吧,庆贺一下我们有车了,虽然你不赞同,但我还是要买。你这个笨蛋,你以为就你懂生活有情趣?你说我们不买车干什么?那么远的路,你每天在路上要花三四个钟头,住校的话你肯我也不肯,我肯你也不肯,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我就要吓吓你,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当我治不了你?来,把酒喝了,黄酒活血,今晚就住镇上的链锁酒店,我已经打过电话订好房了,喝醉了都没事。”

    念萁想怎么什么话都被他说去了?想了半天,回了他一句,说:“你可以买自由舰,不用分期付款,还显得你爱国。”

    马骁哈哈一笑,说:“你今天就这句话有点份量。”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