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45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第45章四五章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因为念萁要到周五才回来,马琰便把票订在了周六,一来可以和念萁道个别,见最后一面,二来也方便小睿他爸在那边的周日去接他们。念萁觉得马琰这么体贴她,连行程都将就她的工作来安排,心中实在有愧,于是周五下午军训一结束,她回到家里,放好行李,藏好了药,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就去马骁父母家了。本来想买点东西送给马琰,但这一周心事重重的,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便在去马家的路上跟马骁通电话,说你下了班直接去爸妈家吧,我们在那里碰头行吗?

    这一次马骁和念萁不会像上次他们分手那样,半个月不通一次电话,任疑虑在猜忌中繁殖升温,而是一天几个电话,问在做什么,吃饭了没有,你那里饭菜好不好,你太瘦了,要多吃点。念萁也问他一个人在家都做什么了,怎么打发时间的。马骁说好无聊,我宁愿你在家和我吵架都要好过一个人,我在干什么?我请威猛先生把厨房擦了一遍,请威露士先生把卫生间擦了两遍……念萁笑着说那你阳台上请威什么先生干活了?马骁说,阳台是小case,有我就行了,不过卧室里有一位v先生等着出场。这位v先生,你知道他姓甚名谁?

    念萁一时想不起还有什么是v字打头的牌子商标,但却可以肯定他没有好话,呸一声说,你在哪里,就敢这么胡说八道的?当心你老板就站在你身后,你要再胡说我就挂了,你一个人去威风去吧。马骁说我在七楼和八楼之间的走廊上,旁边没有人,随便我怎么耍威风,穿堂风都不是我的对手。念萁觉得好笑,说对了我话费快用完了,你给我充一下值吧。这里没有充值卡卖。马骁说知道了,都是你要去那个见鬼的军营,害我的话费都比平时用得多,我也要去充值了。

    两人的电话确实比任何时候都多,一有空就打,以前传说某男星追某女星,一天发一百多条短信,念萁那个时候就佩服他们手指的灵活程度。马骁是不肯发短信的,他觉得太麻烦,那么只好两人的话费都噌噌地直线下降。不过念萁非常开心,结婚半年,这还是第一次她叫他去为她充值电话费,这样的事,如果换在三个月前,她是绝对不会开口的。

    分开的这五天,她非常非常想念他,她几乎后悔她主动要求来军营,要么还是告诉他吧?两人一起面对,总比她一个人硬扛要省力。但他会不会嫌弃她呢?会不会嫌她麻烦呢?他不是一直都在说她麻烦,是个麻烦精吗。他会不会有生理洁癖心理障碍不再愿意和她亲热,两人的感情因此有变呢?念萁害怕一切可能有的任何一种可能,她需要空间和时间来想这个问题,五天的时间并不够让她得出结论,她进退维谷,一筹莫展。

    马骁还在电话那头说着话,他说我们晚上给她饯行吧,你挑一个地方,订好位子,今天周末,怕是人会很多。这个时候订,也不知还有没有。念萁说我才不要挑,我是敏感体质,上一次我挑地方请你姐吃饭,结果遇上那谁谁谁,这一次还让我挑地方请你姐吃饭,不知又会冒出个啥啥啥。要死了,我变小狗了,汪汪汪。

    马骁在那头哈哈大笑,说小杨老师,你真可爱,我等不及想见你了。我去家里和你们会合吧,争取早点走。

    念萁说好的,知道了,那吃什么呢?还没说好呢。马骁说随便你,我一定要你订,就看你是不是雷达,究竟敏感到什么地步,可不可以把我所有的前啥啥啥都搜索得到。念萁自己也觉得好笑,怎么那话都不通过大脑就冲口而出了呢?可见自己是真的没把那谁谁谁放在心上,也不怕还有更多的啥啥啥。这种信任像是自然而然滋生出来的,她对他那么放松,就像在对另一个自己。而马骁的态度是那么的泰然自若,也让她心酸。念萁温言说,那行,我和爸妈还有姐姐商量一下,看他们有什么想吃的没有。

    马骁说好的,又说不要吃海鲜啊。念萁问为什么,你怕花钱啊?马骁说,小杨老师,我不怕花钱,我怕你举手投降。我已经很威猛了,你就不要再给我吃viagra了。哎呀不好我把这位v先生的名字泄露了。念萁听得面红耳赤,说你真是流氓腔调,我挂了。

    到了马家,一进门就被小睿扑了个满怀,直叫舅妈妈。念萁把他抱起来,才走两步,就觉得胳膊酸,她顶顶他的胖头,亲亲他的胖脸,说:“你有多重啊,舅妈妈没用得很,抱不动,你妈妈是怎么做到的?”

    马琰迎出来,接过小睿抱在手臂上,笑说:“从五斤半开始抱起,练个三五年,自然就可以抱得动五十斤重的一袋米了。回来了?我看看,像是黑了,又瘦了点了。”

    念萁说:“黑了,没瘦。不过人一黑自然就显得瘦了。姐姐,实在对不起,你明天就要走了,我都没能好好陪陪你,本来想买点东西送你,可我刚回来,还没时间去逛商场呢。明天早上我再去,来得及的。你想带点什么过去?茶叶还是笋尖?要不带上一只金华火腿?”又和马骁的爸妈打招呼,二老见了她,自然有一番亲热话,无非是又瘦了,晒黑了,在军营吃什么了,怎么不养胖点之类的话。念萁也问他们这一段好吗,秋老虎厉害,不过好在晚上凉了,妈妈赢了多少,爸爸输了没有。一家人嘻嘻哈哈叙些家常。

    念萁说马骁晚上请客,让我们定地方,要定就要快了,不然没位子了。爸妈你们想吃什么菜?马骁爸爸和妈妈对川鲁淮粤各大菜系发表了各自的意见,各执一词,莫衷于是。

    马琰不理两人嘴上说得热闹,说吃川菜吧,我想吃水煮鱼了。马骁妈妈马上说我不吃辣。马骁爸爸说吃淮扬菜,可惜现在螃蟹不肥。马琰说不行小睿不能吃太寒的食物。马骁妈妈说吃韩国菜,我看他们的电视剧里老是说他们的菜多少好吃,还没吃过。马骁爸爸说,那有什么吃头,就看见他们吃海带汤了。说得大家都笑,气氛算是缓和了点,又问念萁有什么想吃的,念萁说我也想不出来,既然川菜淮扬菜都被否定了,那我就提议吃粤菜吧。这附近就有家潮州菜馆子,菜式都很精致。马琰说潮州菜贵,而且我申明,我不吃鱼翅的,那个太残忍了。马骁妈妈说,你是绿色组织的?我还想尝尝呢。马琰正色说,不行,绝对不行。马骁妈妈白她一眼说,就你多事。马琰说那我就不去了,我去吃川菜。马骁妈妈说,水煮鱼不是鱼?就鲨鱼是鱼?

    眼看两人要争起来,念萁赶紧说,不吃不吃,那个多贵呀,马骁到时候肯定不肯付账的。那就潮州菜了?爸有意见没有?没有啊,那我打电话去订位子了。拿起电话先问了114,再打去说要订小包间,那边的服务生说包间没了,只有大堂还有几张小圆桌。念萁说那就大堂吧。放下电话,看马骁妈妈和马琰还在生对方的气,以她的身份又不好插嘴,便拉了小睿说,小睿,我们来玩吧。

    小睿问玩什么,念萁看见平时马骁妈妈打麻将的桌子上有一副当筹码用的扑克牌,就拿过来说我们来抽乌龟吧,你不会啊,舅妈妈教你。拉了小睿坐到沙发角落里去,把一副牌分成两墩,抽出一张来放在一边,两人一人一墩,凑对子。这个牌戏玩起来飞快,一会儿工夫小睿就抽到了三次乌龟,念萁才抽到一次。念萁输一次,小睿就在她脸上亲一下。

    两人正玩得高兴,马骁就来了,和父母姐姐问过好后,马上坐到念萁旁边来,问你们玩什么,小睿说抽乌龟。马骁一听是这么简单的游戏就大笑,说那输赢怎么算,小睿说赢的人在输的人脸上叭一下,说着就在念萁脸上表演了一下“叭”。这一下马骁来了兴趣,说好,我也要来参加。念萁撞他一下说别胡闹,你妈妈和你姐姐又在生气了,你去劝劝吧。又看他一眼,五天没见,像过了三秋,眼睛就不舍得从他脸上转开。

    马骁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嘴里说不理她们,她们两人从来就不合。饭店订了没有?念萁说定了,在潮州菜馆。马骁说时间还早,我们玩什么?要不我们也来一盘抽乌龟。说话时一直看着她的脸在笑,又忍不住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念萁生怕他乱来,忙打岔说三个人怎么抽乌龟,不如我们来算二十四吧。马骁说二十四就二十四,你还算得过我?我是学经济的,整天和数字打交道,肯定比你这个学中文的要算得快。那什么,输赢怎么算?语调就有些轻佻起来了,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要是不好意思在这里“叭”一下,那我们回家后慢慢“叭”,输的人随便赢的人“叭”几下。

    念萁板着脸说由赢家说了算,赢家说什么就是什么。马骁说好,抓起牌洗一洗,分成两墩,两人一人一半,各抽两张翻在茶几上,念萁马上就拍了桌子,与此同时,马骁也拍了桌子。两人对看一眼,再翻两张,又是不相上下。这一下马骁来了精神,和念萁斗个旗鼓相当,一副牌翻完,两人几乎没有分出胜负。

    马骁拾起牌来洗一洗,边洗边慢吞吞地说:“小杨老师,看不出你是个中高手。”声音压得极低,眼里仍然有些不怀好意,又说:“你是觉得你一定会胜,才说的谁赢谁说话吧?”念萁要咬着嘴唇才能不笑出来,也压低声音说:“彼此彼此,你不也觉得你一定能胜,才这么大方让我定的规则?那什么,三局两胜?”

    马骁说好,两人把牌翻得飞快,眨眼间两局完了,两人一胜一负,仍然没决出输赢。马骁眯着眼睛说:“照我们两人的水平,我看再来一百局也是这个样子了,这样,最后来一把,一把定胜负。”念萁淡淡地说:“行啊,这一把完了就去吃饭,我看她们两人的气也生得差不多了。”两人都绷着脸,像是楚河汉界地对峙着,但眼里的笑意却掩也掩不住,但碍着人多,不好有什么表示,只好借一副牌几十道算术题来打消激情。

    两人都瞪着对方的脸,慢慢从乱牌里抽出两张来,同时往上一亮,抬起的手正要拍下,就又都停在空中了。这一把牌怎么算都算不拢,差一点点就诈胡,诈胡可就是算输的啊。两人脑子转得飞快,几乎可以听见脑中齿轮咔嗒咔嗒转动的声音,而咔嗒咔嗒地就同时卡住了,两人的心思已经不在这把牌上了,绷不住要笑,眉眼生春。

    忽然小睿的小胖手在桌子上轻轻拍了一下,把两人惊醒了,两人一起看向小睿,问怎么了?一边又心虚,两人在这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借着孩子打掩护,却在私通款曲。

    小睿怯怯地把四张牌用一根胖手指移动了一下,四张牌排成一直线,每张牌之间空出一点,然后在空出的地方用手指划了个加号,四张牌之间共划了三个加号,划完后抬头看着两人,看看马骁又看看念萁,等着他们的反应。

    马骁和念萁一时都呆了,说,原来是这样啊,给他算出来了。念萁抱住小睿就在他脸上“叭”了一下,说:“小睿,你是个天才。”马骁说:“他把四张牌直接相加,就这么简单,我们两人算了半天都没算出来。”扬声叫道:“姐,我们家又出了个天才。”

    在等马琰过来的空隙,马骁斜着眼睛不服气地问:“小杨老师,你是什么级别?比赛之前应该先通报一下的嘛。三国打仗,也要先报一声来将通名的。”

    念萁轻描淡写地说:“啊,你问我啊?我就拿过几届区冠军。”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