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41章 婆妈泪多,儿女情长
    第41章四一章婆妈泪多,儿女情长

    临走那天,谢妈妈抱着小睿不肯放下,太太拉着马琰和念萁一人一只手,嘴里说着再来啊再来啊,老泪就淌了下来,马琰和念萁一人抱着她一边肩膀,觉得让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流泪,实在是不好的一件事。马琰说:“等小睿他爸有了假期我们就再回来,我们一起来,叫上弟弟和弟新妇。太太你要健健康康地等着,说不定下次来的时候弟新妇也有毛毛头了。”谢妈妈把小睿交给马琰,用手掌抹了一下眼睛。马琰说:“妈妈,你别这样,你要哭了,我们也要哭的,你看小睿眼睛都红了。”谢妈妈捧住小睿的肥头,狠狠亲了一下他的脸,在他耳边轻轻说:“明年叫上爸爸一起回来,你对他说,太太年纪大了,还有多少年好等?”

    那边避着太太在说话,这边太太也低着声,拉念萁走远两步,握着念萁的手腕,缓言温语地说:“新妇啊,你的身子凉,怕是不太容易有毛毛头,你要去看医生啊。太太见得多,不会乱说话的。”

    念萁听了一愣,她的身体一直偏热,背心发潮,情绪激动了,还会发烧,怎么太太一搭她的脉反说是她身体凉呢?但她相信老人的智慧,马上说:“我听见了太太,我一回去就去看医生。”

    太太点点头,抬高手臂摸摸她的额角,轻声细言地说:“你要吃苦了,可怜的姑娘。”

    念萁被她说得心里发毛,轻轻把她小小的身体拥在胸前,贴着她耳边说:“太太,有你提醒我,我一定会逢凶化吉的。等我瞧好病,养下毛毛头再来看你,你要等着哦。”

    太太浑浊的眼里泪花闪动,说:“好的好的,我等着抱你的毛毛头。养病不能急,你要想开些。”

    念萁听她一句一句都在坐实她身体有病的信息,心里不恐惧是不可能的,眼睛一红,强忍住了,笑一笑,说:“好的,我记住了。”

    谢伯伯装了两大包土特产从院子里头出来,让马骁开后备箱,放在里面,说你们两家一人一份,东西不多,是个意思。又说有假期就来,就当这里是你舅家,你姐姐不在这里,这里也是欢迎你们的。马骁不惯这样的场面,每过一分钟答应一声“嗯”。

    各人都依依不舍,最后还是马琰说:“爸,妈,我们走了,太太,你多保重。小睿,跟太太和爷爷奶奶说再见。”小睿挨着喊了一遍,说太太再见,爷爷再见,奶奶再见。

    谢妈妈和太太把马琰和念萁送到车上,再摸摸小睿的头,退开几步让车子好发动。念萁坐在车上看着三个老人,咬着嘴唇让自己不哭出来,挥挥手说:“谢伯伯谢妈妈,这两天打扰了,吵着你们没休息好,那我们就走了。太太,我会记住你的话的。”谢妈妈捂着嘴唇哭,太太笑眯眯地挥手,说:“弟弟,要对新妇好啊。”

    马琰大声说好的,太太你好好休息,我们下回再来。打着了火,慢慢把车子开走了。马琰和念萁从窗户回首看三个老人,还站门前看着他们,见到她们的面孔,挥挥手说路上小心。隔着这么远,念萁都看见他们眼里的泪影。

    马琰坐好身子,抽出纸巾来大声哭了两下,擤擤鼻子说:“我就怕看到这样的情况,一想到要惹得老人伤心,我还不如不回来。可一想到三个老人那么想见小睿,也只好明知离开的时候要让他们伤心,还是回来让她们伤心了。唉。”

    马骁说:“你说的话像绕口令。姐夫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一定很幸福,怪不得他脾气好得弥勒佛,原来是受了太太的薰陶。对了,太太后来跟你说什么,你们两人凑在一起说了半天的话。小睿,把眼泪擦一擦,别哭哭啼啼的,像个娘儿们,你是男子汉,要学就学你舅舅的样子,别跟你妈学。”转眼他已经跟三个人都说过话了。结果三个人都不理他,马琰继续抹眼泪,念萁忍着心中的不安,摸出一颗散利痛悄悄放进嘴里,用矿泉水送下去了。小睿吧嗒吧嗒眼睛,想哭又不敢哭。

    马骁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念萁,说:“你吃药了没有?”念萁只得嗯一声说:“刚吃了。”马琰琰吸吸鼻子说:“吃什么药?生病了?”马骁说:“她这个人有毛病,哭了之后就要头痛,如果不及时吃药,会痛到第二天。我是受够了,所以我现在一看到她有要哭的症状,就提醒她一声,要么别哭,要么赶紧吃药。”

    马琰哈一声说:“难道她经常哭吗?经常到你都可以注意到并且总结出经验来了?”马骁说:“你自己问她,是不是个爱哭鬼?看个小说也哭,看个电影也哭。上次看看个动画片,我看了笑得肚子痛,她在那里哭个稀里哗啦。”马琰白他一眼说:“跟你没有共同语言,懒得理你。”对念萁说:“你吃的什么药,给我一粒。我现在三叉神经也一跳一跳的痛,不吃药有得难受。”

    念萁取出散利痛给她,再把矿泉水递给她,问:“姐姐也有偏头痛的毛病?”马琰说:“岂止偏头痛,我是受了冷风吹也痛,熬了夜也痛,大哭了以后也痛,其实就是你说的,三叉神经痛。这个地方敏感,情绪一波动,就痛了。”伸手悄悄指一下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睿,说:“为了……的问题,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就落了这个毛病。”喝口水,把药吃了。

    念萁听她这么说,悬起的心放了一半下来,也许真的太太年老眼花,看错了呢?

    小睿听见她们吃东西吃得热闹,转头说:“我也要吃,我也头痛。”

    马骁斥说:“药有什么好吃的?你当是巧克力豆呢,别人吃你也吃?”

    小睿说:“那我要吃巧克力豆。”

    马骁说:“好,咱们吃巧克力。”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小筒巧克力豆来,塞在小睿手里说:“打开来,给舅爸爸也来一粒。”

    马琰说:“别给他吃巧克力,小孩子吃了巧克力要坏牙齿的。”

    马骁说:“坏了就坏了,咱们马上就要换一口好牙了。”张嘴把小睿送到他嘴边的巧克力豆含了,说:“姐,你也变得婆婆妈妈了,什么小孩子不能吃糖吃巧克力的?我小时候你不是专买黄油球糖给我吃?我现在不是一口好牙?好得可以去做牙齿广告。”咬住上下齿,咧开嘴唇,朝小睿做了个怪脸,小睿也学他的样子,回敬他一个牙齿广告。

    马琰看了只得摇头笑,对念萁说:“这两人,一对活宝。”

    念萁听了脸上在笑,心里却空落落的,太太说的关于她的身体凉,不容易有孩子的话又升上她的脑中,赶也赶不去,压也压不下。她没想到马骁这么喜欢孩子,她也没想到他是真的有当好爸爸的潜质,如果太太说的是真的,她真的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有孩子的话,她该怎么办?

    念萁打起精神说:“也给我一粒,我们只要每天早晚都好好刷牙,吃点巧克力有什么关系?”小睿倒出一粒巧克力在手心,侧转身子把糖放在她的手上。念萁把他的小手握在手里那么一小会儿,觉得温暖柔软得就像巧克力化在了舌尖上。

    马琰说:“看你们吃得这么香,我也馋了。”小睿马上又倒一粒在手上,递给后座的马琰。马琰说:“我怎么像是又回到了幼儿园,排排坐,吃果果了?”

    马骁说:“我倒觉得你像老妈,我就跟一睿一样大。”

    马琰叱道:“长姐如母你没听说过?”

    念萁听两人言来语去的,不觉好笑。她从来没有兄长姐姐来呵爱过她,姐姐的卫护和妈妈的又不一样,让她对马骁和马琰的感情不禁羡慕。

    车子开了一程,小睿说想睡觉,马琰说那你和舅妈妈换个位置,你睡妈妈这里吧。马骁把车停了,念萁和小睿换了位置,马琰把小睿横放在座位上,让他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一边用手一下一下地抚着他的额头,把额前的头发朝一个方向抚顺。念萁坐在副驾驶座上,回头看着这一幅母子图,心里一酸,差点就要掉泪。回身坐好了,闭上眼睛假寐,仍然感觉到马骁不停在用余光看自己,便牵牵嘴角算是在笑,微微侧头,用口型说:“开车。”马骁咧嘴一笑,像是放了心。

    一个多钟头后便到了杭州,马骁还真的把车开到省博,小睿睡了一路,正好醒了,马琰也打了会儿瞌睡,车子一停,都精神了,马骁锁了车,四个人往里头去,马骁抱在小睿,马琰和念萁偶尔低声交谈一两句。一会儿小睿说要妈妈,马骁把他放下来,马琰牵了他的手,一处一处慢慢看,指指点点,不久落在马骁和念萁之后好长一段路。稍走一走,两对人便看不见对方的身影了,博物馆里的人又永远都不多,有几个厅根本就只有他们两个。两人走马观花地胡乱看一遍,马骁拖着念萁的手,走走看看,又在她耳边说:“一早上都没怎么说话,不舒服吗?”

    念萁只得说:“是挺难受的,能活到太太这么大年纪,要经过多少事情啊?她的生活就是一本中国现代史,什么都经历过了,却这么坦然善良,在她脸上看不到一点点不如意。其实看她的家庭,想也想得到中间这些年是吃了些苦的。”

    马骁白她一眼,说:“想了这么多?有时间不好补个觉?我看你头痛纯粹是自找。”

    念萁知道他明是在埋怨她,心里却是在疼她,偏偏好话都不好好说,说出来就像是在说她,领会到这一层,一时又想起他的好来,一时又想起自己的身体来,柔肠百转的,只把手臂绕在他腰上,静静地走在博物馆的楼道里。

    马骁伸手揽着她的肩头,走到一个楼梯拐角处,看看没人,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念萁仰面相迎,马骁一低头就吻到了她嘴唇。他忽然想起很久远之前的一件事来,那时才和念萁相识,第一次在咖啡馆见面,离开后走在街头,念萁的肩头在他的腋窝下,那个时候他就想,这个高度正好方便接吻。

    原来他是这么有眼光,一眼就看中了他喜欢的女人,第一次见面就想到这么长远的问题,果然当时的直觉是正确的。他把念萁带到楼梯角,把她压在墙上亲吻她。博物馆的环境那么肃穆安静,就像是大学的图书馆,马骁像又一次回到了校园,躲在无人的角落,偷吻他喜欢的女孩。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