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34章 蝴蝶人生,神仙眷属
    第34章三四章蝴蝶人生,神仙眷属

    说着话,十二点半到了,包房门被服务生推开,一个身材瘦高,面貌清癯的男子走进来,笑着朝马骁伸过手来,握住了摇一摇,先呵呵笑两声才说:“马儿,怎么想起请我吃饭?想找兄弟喝酒,来梅花阁就是了。听说你结婚了?怎么也不给我张罚单?怕我没钱吗?哈哈,哈哈。”这男子和马骁差不多的年纪,剪着短短的头发,配上笑起来毫无心机的笑脸,话又说得像兄弟一样,一点都不像刚才马骁讲的传奇人物大老板。

    马骁也跟他开两句玩笑,接着把景天介绍给他认识。何总收起笑容说:“瑞景的浦瑞安是你先生?是这样,我明白了。”两人坐下,马骁倒上茶,又把景天的难处讲了一遍,何总向前趋着身体,双手指尖搭成尖塔形,注视着景天,含笑问:“那么景小姐,我能为你做什么?”自马骁开始讲述,何总就收起了笑容在听,一扫刚才的轻松随意,脸色变得稳重,眼睛的颜色也变深了,这时开口询问,转眼又是一派和气。

    景天说:“我想请你做我的顾问,业务上的事我需要有人指导,财务本来就是舅爷把持着,我根本接近不了。每支一笔钱,就要刁难一番。我临产期将近,只怕生完孩子出来,已经没有立脚的地方了。这样一个局面,请问我该怎么办?”

    何总听了点点头,说:“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景小姐的身体和未出生的孩子,至于公司,有财务把守着,有银行监管着,你一时插不上,那着急也没有用,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景小姐有没有异意?”

    景天摇头,说:“我怀孕已经七个月了,孩子随时都可能生下来,你的意见也正是我的顾虑。”

    何总说:“那我建议这个问题请一个和你有同样顾虑的女士来回答,她的意见也许对你有借鉴作用。你不介意我请她来共进午餐吧?”景天说:“我非常欢迎。”何总说:“那等一下。”转身出去打电话去了。景天让服务生传菜,悄悄问马骁:“他会请个什么人来?听上去他好像非常敬重她?”马骁摇摇头,说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菜上来了,何总也推门进来,一手扶着一位女士的腰,那位女士和景天一样,也有着几个月的身孕。两人都是一愣,他们本来以为何总请的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没想到也是一位孕妇。马骁马上回过神来,站起来迎上去说:“潘总,没想到会惊动到你。何总也不透露一下,害你亲自跑一趟,早知何总要请的人是潘总你,那怎么也不敢劳动你的大驾。”

    那潘总是个异常美丽的女子,年纪比景天还要小着几岁,长卷发一披到腰,黑漆漆发出暗暗的亮蓝色,耳边别着一枚弯月型玳瑁梳子,把长发拢到了脑后,露出一张清秀绝俗的完美的鹅蛋形脸来,脸上的妆容精致得像化妆品广告的模特儿。身上穿一件质地极好的腰间打褶的孕妇裙,极淡的湖水绿,脖子上有一串指头大的御本木珍珠项链,笑容甜美,眼睛清亮,进屋之后朝马骁和景天一笑,那张鹅蛋脸也像珍珠一样有光彩散发出来。

    同样是孕妇,同样是姜女,这位潘总就像是站在柯达剧场红地毯上的明星,景天则是走进场子看电影的观众。虽然景天出来时也化了淡妆穿了华服,但她的憔悴紧张和伤心哀痛布满了她的脸和眼,潘总却是从头到脚都写着完美两个字。

    潘总由何总扶着坐下,笑嘻嘻说:“我又不是太后,哪里用得着马主管鞍前马后地效劳?大驾小驾的,我不是你盛世的老板,套不上马主管这匹良驹。”何总和马骁都哈哈大笑,景天听了也微笑,心里又在奇怪,这女子是什么人,说话风趣,还带点说笑的口气,和男士们说话这么随意,却又不像是在故意卖弄风情,那像是与身俱来的魅力,这种魅力配上她五六个月的身孕,真是神奇的组合。

    美女孕妇潘总又笑说:“刚才何先生说他在这边吃饭,没带钱出来,让我来救他,我就带着钱包过来了。马主管你不知道,何先生自从升了级,身份也高贵了,就跟英国女皇是一个级别的,出门不带钱,专让人给他送钱包来。”

    何总看着她笑说:“公安大学的王大伟教授说了,男人出门就带二百元钱,既防偷又防骗,还不招惹桃花眼。”四人都大笑,何总介绍景天给潘总说:“这位是景小姐,瑞景房产的浦瑞安先生的太太。”转头对景天说:“这是我太太,陈氏置业的潘书小姐。你们两人的情况有相似的地方,我自作主张请她来,看看她有什么想法。”又对潘总说:“景小姐还有两个月就要临产了,比我们的孩子要大一点。”

    潘书听了脸上露同情之色,马上又把这点同情掩去了,伸出手去握住景天的手,说:“景小姐,难为你了。”握着她的手不放,用她的手温去暖景天的凉手。“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抬头问何总,“何谓,景小姐目前是一个什么情况?”

    何谓三言两语把景天的情况讲了一遍,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潘书沉吟一会,笑说:“景小姐,你这是第二胎了?那是不是办了投资移民?孩子是打算在哪里生?”

    景天眼睛一亮,这是自她进来后第一次有了精神,她说:“是的,我先生生前为了要再生一个孩子,就在新西兰买了一块地,我就办了投资移民,本来就是打算去那里生孩子的。但我怕我生了孩子回来,浦家彻底把我踢出了董事会,因此去不去,在哪里生,我还没想好。”

    潘书轻风淡月地笑着说:“那我的建议是,和浦家言和,去新西兰生孩子。”

    景天还在迟疑,何谓先说好。马骁问他这样做的好处在哪里,何谓说:“孩子总是姓浦,他有爷爷奶奶舅舅姑姑,还有舅公叔伯表姐堂兄,这样的关系是与生俱来的,既然扯不断,就不要放弃。人脉就是最好的收益,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用得上,何况是这样的血亲人脉。小孩子有这么多亲戚肯照顾他,那是他们的福气,福气求都求不来,怎么能主动放弃?”

    潘书点头,继续握着景天的手说:“但孩子更是自己的,一定要紧紧抓住。你去新西兰生孩子,持有那边的护照,孩子是新西兰国民,浦家要抢也抢不去。”

    景天这下喜笑言开,一脸的晦气都扫尽了,又问:“那公司呢,我走了以后,就不会再有我的位置了。”

    潘书笑一笑,喝一口水说:“既然你同他们和好了,那就是一家人了,那他们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一定会给你一个闲职。欺负孤儿寡母这样的事传到同行,他们也没面子。等你生下孩子,养好身体,再慢慢想办法不迟。”

    景天大悟,说:“我明白了,何太太。谢谢你的建议,我马上就照着去做。”又问何谓,“何先生,再请教一个事,你们也都知道,瑞景有一块地,拆了两年都没拆掉,所有人家都搬空,围墙已经筑好,但一家钉子户住在那里,就是不肯搬。他要价三百万,还把照片和帖子发到报社和网上,说我们怎么欺负良民。何先生,你看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我现在瑞景,他们就把这个难题推给我,存心要我难堪。”

    何谓点头说:“我知道这个事,行内谁不知道?这个也好办,他不是要三百万嘛,你答应他,他不管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他,不过要一条条都写在合同上。”

    景天为难地说:“可是三百万,董事会不会答应的,我也没那个权利。如果可以答应,就不会拖两年了。再说他的理由根本不成其为理由,他说他有一家店面,他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就靠那个店,那个店一年给他赚了多少钱,其实那只是一家小小的烟杂店,不超过九个平方。”

    何谓和潘书都笑了,潘书拍拍她手说:“你别急,听他说。”

    何谓说:“他不是签了合同吗?那就是承认他有那么大的营业量。马上叫税务局去查他自开业那年起交的税,既然他说有这么大的营业额,那他交够这么多的税了吗?”

    马骁拍案叫绝,景天感激地反握住潘书的手,说:“谢谢你们,我真是走投无路了,但被你们这么三言两语一说,马上有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感觉。”

    潘书笑眯眯地说:“不客气,我就见不惯女同胞受苦。何况一大家子欺负一个孕妇,太没人性了。”

    景天说:“没人性的人家还要和他们做亲戚,怎么忍得下这口气?”潘书笑一笑,不回答,景天说:“你也是孕妇,谁敢欺负你?可见我是白活了。看你的年龄,应该比我小吧?怎么就比我聪明那么多?”

    潘书眨眨眼说:“我是修炼了五百年的狐狸精。”

    景天咬着下唇笑,还真觉得这位奇女子,就是一只千年成精的美狐狸。

    何谓笑着摇头,说:“你们两位孕妈咪不饿吗,吃点菜吧。你不是想吃菜泡饭?我刚才已经吩咐服务员去做了,马上就好。”

    潘书说:“我在十点半的时候已经加过餐了,不算饿。景小姐你呢?”

    景天说:“我也吃过一点。”两人相视一笑,低声谈起孕妈咪共同有兴趣的话题来。

    何谓对马骁说:“马儿,看来我们男人最吃亏,从来没有上午加餐这一说。来,我们管我们吃,让她们说妈妈经去。”

    吃完饭,何谓说送潘书回公司午睡,两边说了再见,景天等两人走了,对马骁感慨地说:“什么叫神仙眷属,我算见识到了。这一对夫妻,真是世所难见。难得又都这么年轻漂亮,聪明睿智,还温柔体贴,风趣幽默。他们是蝴蝶,我们都是毛虫。”

    马骁也同意她的说法,说:“神雕侠侣,便是说的这样的人物吧。”

    景天招来服务生结账,服务生说,刚才出去的那位太太一来就把账结了。景天再次叹气,说:“她一进来就说了她是来送钱包的,却又让我们不察觉,世上真有这样通透的人儿,我算是没话讲了。”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