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31章 生不生气,道不道歉
    第31章三一章生不生气,道不道歉

    等马骁一松开她,念萁就蹿了下床,钻进卫生间,水声哗啦啦地,那是在冲凉了。马骁拣起她的衣服搭在腰下,等她出来,好和她说话。他们有半个月没说过话了,他想她了,想她想得得按奈不住,下了飞机放下行李就过来了。从市里到这里路上有两个小时,他花了两小时赶来见她,她什么气也该消了吧?她骂也骂了,气也气了,两人又快乐过了,那是不是就该合好了?

    卫生间里头水声停了,马骁没话找话说:“我在泰国给你买东西了,你见了一定会喜欢的,你们是不是后天回去?你想吃什么,我做好了等你。”

    念萁没有回答,马骁抬起头来看她,却见她在穿衣服,穿的还是t恤衫卡叽中裤,不禁问:“你干什么?”念萁低沉着声音说:“我去叫学生们回去睡觉,太晚了明天起不来。你要是不回去,就睡吧,我的室友每天都不回来的。”

    马骁说:“那我明早才走。”念萁嗯一声,拿了手电筒出去了,门开的一霎,仍然有学生们的歌声传进来。马骁也去冲了凉,又把蜡烛拿进卫生间,借着烛光洗了他穿来的衣服。虽说是出来前刚换的,但他下了车走进园地又找到念萁这里,还是热出了汗,不洗明早还真穿不上身。

    过了很久念萁都没回来,马骁等着睡意上来,便先睡了。一觉睡醒睁开眼睛,就见念萁坐在床边的椅子里,眼睛闪着光在看着自己,他没来由觉得她像一只野兽蹲守着她的猎物,那联想让他不寒而栗。她气什么?气了这么久还没消吗?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一向温柔讲理,这个样子,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他朝她伸出手,说:“宝贝儿,过来。”

    念萁却像是被这一声“宝贝儿”激怒了,她抓起床头柜上一本书就朝他砸来,马骁闪避了一下,躲过书,第二本又接着砸了过来,马骁一手拨开,手臂一长把她拉到身上,在她耳边喊一声“念萁”,念萁怒视着他,眼里的火花要溅了出来,马骁呼一下吹熄了蜡烛,抱着她睡好说:“乖,别闹了。”脑后有硬硬的东西硌得他痛,他拣出那本书贴墙放着,又哄她说:“在气什么?说给我听,我听听是不是值得生气?”

    念萁的脾气突然变得十分的别扭,她问:“你道不道歉?”

    马骁知道自己挺混蛋的,知过即改地说:“我知道了,我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这么长时间不给你电话,但国际漫游很贵的你知道吗?我省下这个钱给你买了东西了,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念萁咬牙说:“你再说一句废话试试?”

    马骁果然就不再说一句话了,他知道她要听的是什么,但他不想说,他只是乖乖地闭上嘴,只用嘴唇在她脸上轻碰。念萁翻个身背朝着他不理他,马骁将她拥在身前,也不再强要她消气。

    半夜时分轰隆隆地打起雷来,两人都被雷声吵醒,又被身边人的热量唤起了记忆,开始沉默地索取。不再剑拔弩张地谁想战胜谁,不再耀武扬威地谁想打败谁,只是很自在很随意地借身体倾诉爱意。只有真正相爱的男女才会有这样的深夜缱绻,它用不着培养情绪,用不着做任何前戏,身体在一夜的酣眠后进入最佳的状态,柔软放松,熟烂于胸,不急不徐,不温不火。甚至不带一点情欲,只是一种结合。甚至不用达到某一种程度,结合之后,又进入了睡眠。就像呼吸一样的自然,就像睡眠一样的自然。你不会记得你在呼吸,你也不会记得你是几时入睡。呼吸和睡眠只是生命体征的一种状态,不需要记起,从不会忘记。

    他们入睡时电闪雷鸣还在继续,以至后来下了暴雨也不知道。暴雨带走了闷热,凌晨时凉意袭来,念萁把枕头下的薄被单扯出来抖开了盖在两人身上,躺下接着睡觉。直到早上,念萁在生物钟的催促下醒了,摸出手表看一看,推推马骁说:“醒醒,你该走了,一会儿我室友要回来了。”

    马骁闭着眼睛应了一声,搂紧她问:“几点了?”念萁说:“五点半了。”马骁说这么早,念萁说:“我室友六点回来,六点半我们吃早饭,七点上课。你说早不早?”马骁说:“这个时间出去没车子。”念萁说:“不会啊,没车子我室友怎么回来的。”马骁说:“也许人家有人送?”念萁便不说话了。

    马骁坐起来随口问:“她为什么住在外面?”下了床就往阳台上走,念萁“啊呀”一声叫住他,“你干什么?”马骁说:“我洗了衣服晾在外头。”念萁说:“我去。你这个样子被人看见,我的名声就要毁在你手里。这里还有学生呢。”去阳台上收了衣服下来,并没有完全干透,对马骁说:“你先去洗脸吧,我用吹风机吹一下。”马骁一按卫生间开关,说:“电来了。”

    马骁洗了脸,念萁把他的衣服也吹干了,看着他穿上,忽然说:“你黑了,去海里游泳了?还是在沙滩上晒日光浴了?美女多吗?”马骁看着她说:“念萁,你别扭得也够久了,不要再阴阳怪气的,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去说。昨天我下了飞机就过来了,有什么错,态度也足以弥补了。”

    念萁放软了脸色,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转了话头说:“要是真的没车,你怎么回去?”马骁亲亲她脸:“没事,总会有过路的车的。那我先走了,你什么时候到学校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念萁点点头。

    马骁再抚一下她的嘴唇,狠狠心走了。

    到了园区外面,一路走到车站,坐在站牌下的椅子上等车,想着念萁的不满和怒意。他知道她在生什么气,也知道她有什么不满,但他真的不想说。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什么都要求证,要男人每天在耳边说一百遍一千遍我爱你,要男人在情人节给她们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她们过于看重表面的形式上的东西,而忽视了深藏不露的。就算是杨念萁这样善于观察体会的女人也不能免俗。她这一夜一早的别扭,无非是在逼他表白,要他亲口承认他爱她。为什么一定要用语言来表白?他用身体语言不行吗?他下了飞机就过来看她,用最热烈的吻来告诉她他的思念,那吻是强烈到连他自己都害怕。他从未有过这样的亲吻,身体的饥渴直接转化成唇舌上的诉说,他含住她的唇,噙住她的舌就舍不得放开,每吮吸一下就深陷一点,每嘬嚅一次都是在告诉她他想她深入到肌理,相思如狂到他来不及有什么行动,就随着她的颤栗说完了他的相思,汹涌澎湃,拦都拦不住。他几时有过这样的失控?而那只不是和她亲个了吻。只是亲个吻就完成了一次,简直匪夷所思。她对他的影响力不容置疑,她还需要怀疑什么?难道还需要他来说出什么吗?难道用嘴说出的爱是爱,用嘴示意的爱就不是爱了?

    如果她还是不明白,那他再做给她看,后天她就可以回家了,他有的是时间。

    终于有一辆车过路的车停下来载人,马骁也不顾是几路就上去了,先进到市里,放到地铁站边就行。他回到家,把行李打开,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干净的放进柜子。家里半个月没人住,灰尘积了一地,他用拖把拖了三遍才拖干净,接着给家具抹灰,擦凉席,收拾了半天才可以住人了。杨念萁,我做这些都不是爱?

    隔天他在公司一直等她的电话,等到快下班也没等来,他忍不住拨她的手机,手机通了没人接,断了后他再拨,这一次响了两声念萁接了,喂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听得他胆战心惊,马上问是不是出事了?出车祸了?人伤了没?念萁说不是,我已经到了家了,就是有点累。我煮好粥了,你带点菜回来。马骁听了这才放心了,问不是说好我去学校接你的?你哪里拿得动那个袋子。念萁说不是,是车子送我们回市里,直接送到小区门口。马骁哦了一声,又问:“既然到家了,为什么不给我来电话?”念萁嗯了一声,不说话了。

    马骁知道她有点怪脾气,不喜欢跟他在电话里多说,每次通话都是说完就挂,便说行了我还有一会儿回来了,你累了就休息一下,菜我会买回去的。

    既然她到家了,那他也就安心了,捱到下班,买了菜回家,把菜放在厨房,找到卧室去,就见念萁在床上抱着被子躬身侧躺着,身子蜷成了一团。他少不得又惊了一跳,扑过去问怎么了?她已经好久不发热不发冷不打吊针不吃药了,她已经好久不这么折磨他的良心了,这一阵他们鱼水和谐得几乎忘了还有过这样的事,但见了她的脸色就知道她又犯病了,只是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念萁见了他吁了一口气,说:“你回来了?对不起,吓着你了。你抱抱我吧,不要生我的气。”

    马骁上床把她抱在怀里,看着她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忍不住还是要问:“是怎么回事?吃坏肚子了,还是中暑了?要不要去医院?”但念萁摇摇头,只是说对不起。

    马骁急了,就要动手给她换衣服,念萁敌不过他的凶神恶煞的表情,只得轻轻地说:“我回来后在药房买了一盒毓婷,吃了一片,没事的,过一会儿就好了。你不要生我的气,我忘记吃药了。”

    马骁听了只得罢手。这半个月他们都不在一起,她当然用不着吃药,而他去找她,也应该想到这一点的,应该是他事先考虑周到,而不是由她来吃事后避孕药。她的身体异于常人,对这种药的反应异常是可以想得到的。看她难受的样子,他心痛得忍不住骂她说:“乱吃什么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个麻烦精。有了就生下来,我又没说过不要孩子。”

    念萁摸着他蹙得连成一线的眉毛说:“你是个坏人,我才不要和你生孩子。”

    马骁倒听得笑了起来,揉着她的小腹说:“没事就好,你不吓吓我,就不太平。”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