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30章 夏日时光,爱情殿堂
    第30章三十章夏日时光,爱情殿堂

    夏令营开了营,念萁就知道她从督导变成了后勤,学生老师的住宿吃饭安全娱乐休息等等,什么事情都要她去处理,好不容易忙完了白天的工作,到了晚上,别的老师可以休息了,她还要拿了手电筒去查夜,生怕有男生女生不自觉,滞留在人家的房间这样的事发生。和她一起查夜的是个中年男老师,一张脸板得像白板煞星,学生见了他就怕,他也不爱开口说话,拿了手电筒一扫,再不听话的学生也乖了。

    他不说话还有一个原因,他英文极差,而这个夏令营是英文强化夏令营,所有老师和同学之间的交流都要用英语进行,他来就是来抓纪律和安全的,而杨念萁这个督导是辅助他的工作,在查勤时问话都是由念萁开口,这也是学校会派念萁来担任督导的原因。念萁虽然学的是中文,英文也是很好的。

    好在来这个夏令营的学生都是刻苦学习的那一类,管理起来还算轻松,男生女生界限清晰,查完一遍所有学生的房间,足以让两名督导老师放心。这个夏令营借了人家一个水上世界的一处封闭的园地,白天那边喧哗四起,这边书声朗朗,倒是不相上下,晚上那边鸦雀无声,这边却笑语喧哗,七点以后分开两边园子的门打开,学生们可以去游泳戏水,开心得很。当然费用也就不低了。

    九点以后水上世界关闭设施,念萁和白板煞星查完房,回到自己的房间,总要十点过了,洗完澡看两页书,便疲倦得只好关灯睡觉,比上班还累。

    学生们四个人一间房,老师则是两人一间,和念萁同屋的是一个大三的女生,长得很漂亮,并且是知道自己长得漂亮的那种,衣服包包鞋子全是名牌,晚饭后基本看不到人影。封闭当然相对的是学生,老师要出营,没有条例说不行。

    这个女孩子业务很强,口语极好,念萁从和她不多的几次谈话中,便感觉到了,而学生也很喜欢她,上课时叫她莫老师,下了课就叫她莫言姐,有女生把她当偶像崇拜。

    莫言叫念萁为杨老师,第一次对她好奇是看她躺在床上看fitzgerald的《tenderisthenight》,便问杨老师你也是学英文专业的?念萁说我是学中文的。莫言说学中文的看英文原著?念萁笑一笑不说话,继续看书。莫言对她产生了好奇心,问:“杨老师你结婚了吗?”念萁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莫言又问多久了?念萁只好答一句:“不算太久。”莫言说:“你来这里你老公就没意见?换了我就不来,这里无聊死了,要不是看这里时间不长薪水不少,我才不来打这个工。”念萁笑笑说:“正好他也出差。”莫言哦一声,说:“杨老师,其实我去哪里你是知道的吧?谢谢你替我保密。”念萁说:“你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莫言哦了一声,听懂了,也就不再试图聊天了。

    念萁并不打算知道莫言晚上在哪里留宿,但身为室友,她进进出出不露出一点痕迹是不能的。比如早上回来时身上的沐浴露气息,衣服上却是浓浓的科隆水味道,这与女士淡雅的香水香氛不同。念萁猜到了,但她不表露出来,不过是共事半个月,有什么必要说三道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莫言真的辜负了她的好名字,有一天早上疲惫地回来,居然没有洗澡,身上和衣服上的气味很杂很难闻,她去淋了浴出来,裹着白毛巾对已经起床了在整理床铺的念萁傲慢地说:“对,我就是那种在夜店坐台的女生,你尽管鄙视我好了。我来这里打工,不过是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讲给别人听,我这一个暑假在做工作。”

    念萁把枕头拍松,头也不抬说:“莫言老师,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吃早饭了,你换了衣服赶紧来吧。”那天莫言没去吃早饭,连她的课都没能去,她解开浴巾对念萁说:“杨老师,你的英文很好,代我上一天课吧。”念萁转头过去想推脱,一眼被她身上的一条条的紫痕吓着了,忙说:“你快躺下,我去拿药给你搽。”飞快跑到医务室去拿了药,轻轻抹在她身上。

    那些青紫的指痕布满她雪白的身体,丰满的胸脯上甚至有掐过的痕迹,念萁从没见过这样的伤,看得她触目惊心。她拿了药膏轻轻涂上,眼圈便红了。莫言反倒笑了一下,闭上眼睛说声谢谢。念萁用块白床单盖在她身上,又去端了白粥榨菜来,放在桌上说你饿了就吃,你放心,你的课我会代你上。我就说你身上不舒服,大家都懂的。

    那次以后,莫言对念萁的态度彻底变了,她叫她念萁姐。念萁忍不住说别做这个了,对身体不好。莫言却说我对名牌包包没有抵抗能力。念萁不知说什么,这是一个她完全不能理解的世界。她把她的身体当神殿,供奉的是她的爱情,而有人却把身体当印钞机,只为了买几个包。

    不过才休息了两天,莫言身上的紫痕淡了,她又夜不归宿了。念萁只得这么想,好了好了,这个夏令营就要结束了,等结束了她和莫言就是陌生人,再不用替她担心。

    谁知结束前两天,晚饭时忽然整个营地停了电,念萁和水上世界的工作人员联系,那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打了几个电话出去,才知是最近天气太热,用电超负荷,这一条线路的变压机组瘫痪了,供电局正在抢修。

    念萁马上问工作人员要了两大箱蜡烛,每间房间每个学生都发了五支,嘱咐他们小心火烛,睡着了记得熄灭烛火。学生们倒是很开心,拿了蜡烛穿进一个纸杯里,到草地上去举行烛光晚会。这一期学习就要结束,学生之间培养出些感情来,这一晚停电停得正好,他们围坐在草地上,点燃了烛火,唱起流行歌曲来。念萁又找来了蚊香点在四周,陪着学生们坐了一阵儿。

    看看学生们乖乖地,念萁放心了,对白板煞星说我回去一下,麻烦你看着。这一晚来回奔波,出了一身汗,不洗澡换衣服她没法继续陪学生熬夜。

    念萁回房,因停电,电子门匙不能用,便用钥匙开了门,随手锁了,点着蜡烛洗了澡,又把衣服洗了,拿去晾好,听见有人敲门,当是莫言回来了,便说“来了来了”,举着蜡烛去应门,幽暗的烛光下,门外的人不是莫言,而是快半个月没见的马骁。

    她呆视着马骁,一时不知是喜是恼。他那天挂了她骂他是混蛋的电话,以后也没再打来。他不打,她也不打,他离开了还是回来了,她一点都不知道。而他像空降兵一样地落在她的面前,顿时让她措手不及。

    马骁站在门口看着她良久,看她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伸臂就抱起站得直直的她,像从地上拔起一根木头。马骁一脚踢开门,挤进去,又踢上门,便往里走。念萁举着蜡烛离他远远的,怕融化的烛油滴到他肩上烫着他。

    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马骁只略看一眼,就把她放倒在她的床上。念萁挣扎地坐起,把蜡烛放在床头柜上,低声说:“你不热吗?去洗个澡吧。”这么热的天,他从市里过来,一早是一身的汗了。马骁停在她头上,嗯了一声,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卫生间走。念萁下床一件一件拣起,搭在她坐的椅背上,拿了钥匙去锁了门。

    听见锁门的声音,马骁从卫生间里伸出头来,看她只是锁门,才又进去了。念萁想他怕是当她要逃出去?她为什么要逃?她早打定了主意要他好看,她才不逃,要逃,也该轮到是他了。他不是逃了吗?她骂他混蛋他也不回答,不是逃又是什么?

    她进了卫生间,把自己的毛巾递给他,拿起沐浴液倒在手上加水揉出泡沫,往他背上抹去。马骁的动作顿了一顿,跟着放松,背对着她让她帮他搓背。

    浴室里没有光线,念萁把蜡烛留在了外面,黑暗里除了水声,连呼吸声都被压得极低。两人屏息着在黑暗里酝酿着情绪,手却安分地守着规矩,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动作。马骁的手在搓着自己的手臂,念萁的手在替他抓背。

    念萁替他擦完背,洗了手便出去了,不到两分钟,马骁也出来了,走到床边,凝视着已经躺在床上的念萁。

    蜡烛放在单人床边的小小床头柜上,念萁的眼睛在烛光里亮得发光。那眼睛里有一种决绝的意味,挑战似地看着马骁。这次,她不打算放过他,她要睁着眼睛看着整个过程,凭什么你要我飞上天我就在天上飘着,你让我落下地我就在地狱呆着?凭什么你要开灯就开灯,你不想让我看到你高潮的神情我看到了就像做了贼?除非你一辈子不来见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念萁是在一个人无聊时看电视里的动物世界看到那个熟悉的神情的。画面上雄狮子趴在雌狮子的身后,轻轻虚含着咬着雌狮子的脖子,抽动两下后停下来,脸上的神情因高潮来临而痛苦得扭曲后变成了一脸的狰狞。那张全是鬃毛的毛脸上居然有这么生动的表情,而那表情又如此地熟悉,它的脸和马骁的脸重叠在了一起,念萁才猛然醒悟为什么马骁在那个时候脸上的表情会那么古怪,为什么他狰狞过后打开眼睛看见自己惊讶的表情会那么冷漠。比赛规则从来都是公平的,任何一方订下规则,得益也好,失算也罢,后果是由双方来承受的。是你要开的灯,你就应该想得到会在灯下暴露你的情绪。要么你掩藏得好,比我高明,我技不如人,输了我也没话讲。

    念萁瞪着他,像决斗场上的狮子,颈背上寒毛都竖了起来。

    马骁凝视她半晌,像是在想该怎么打赢这场仗。忽然他笑了一下,慢慢俯下身子,压在她身上,轻轻吻住她的唇,微微偏了一点角度,让两人的鼻尖错开,嘴唇贴合,缓缓地张开牙齿,深深地吮吸。

    念萁被他温柔的吻打乱了阵脚,由得他双手在她身上抚摸,脱去了衣服,放好了两人的身体。念萁让这一切发生,她要看着马骁怎么承认他的混蛋,她要他对她说是他错了。而马骁则带着笑意轻声说:“宝贝儿,不是一定是你想的这样的。”说完就吻住了她,把她的舌头含在嘴里,把她的身体钉在床上,双臂固定在她头侧,不让她头左右摆动,身体却一动不动,只是吻她。吻得她把手臂穿过他的胳膊,抱住他的脖子,但她仍然没有放松警惕,睁着眼睛看着一寸外的另一对眼睛。这次她死也要看着。

    马骁从胸腔里发出闷闷地笑声,继续不紧不慢地和她做舌尖之舞。舌尖是细滑的,舌苔是粗颗粒的,他把她的唇舌含在嘴里,用舌尖到舌中不到一寸的这一点点距离,把她的唇舌缓慢细腻地从舌尖到舌中犁一遍,再过一遍,回来再像砥跞着磨一遍,回去再羽毛般地扫一遍。一遍完了,从头开始重新再来一遍。念萁便从轻颤到颤栗,颤栗到震颤,经过一回又一回,每过一回,身体就紧绷一分,再过一回,再绷一分,绷到九分,念萁经受不住了,她呜呜地抗议着,脚后跟蹬着凉席,眼睛睁到不能再大,却看不清眼前最近的一点。她想扭动一下紧绷的身体,却被压得死死的动弹不了,她想用手指抓挠住什么东西,却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又被他的铁臂箍得紧紧的,紧不得松不得。全身上下她除了可以睁眼闭眼,就是活动一下脚趾。而她真的就只是绷紧了脚背抓紧了脚趾,连眼睛都没闭一下,就这样冲上了颤栗的顶峰。

    而他只不过抱紧了她,吻了她。

    就像是雄狮子咬着雌狮子的脖子,爱怜而狰狞地完成了他们的使命,那于他们,不过是一项本能。而对于雌性,狮子也罢,念萁也好,除了接受,竟是不能反抗。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