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27章 四个小三,一把炸弹
    第27章二七章四个小三,一把炸弹

    期末了,念萁的工作忙了一点,下班再不能早走,等她下班了,又是乘车的高峰时段,每天在公交车上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一倍,坐上车也没有位子,一路站着回到家,回到家就累得不想做饭。婚前她住在父母家,一来离学校近,二来回家有现成饭吃,这个问题倒不是很突出。现在她和马骁的家离她的学校有一定的距离,而马骁的公司在地铁附近,回家时间有保证,便揽下了煮饭洗菜的活儿。

    这个城市的男人有做家务的优良传统,西装笔挺的白领男士回家的时候拎一袋子蔬菜,没人会嘲笑,相熟的人在楼道或是电梯里碰上了,还会问哎你这条鱼打算怎么做?是清蒸还是红烧?胖头鱼啊?那做个鱼头粉皮汤蛮好。这个说我老婆不喜欢粉皮,我买的老豆腐,做鱼头豆腐汤。另一个就说那要多放点胡椒,再加一把细香葱,汤熬得雪白,也蛮“崭”的。到了门口,又客客气气地说再会啊。马骁就这样在楼道里也学了几个菜式。

    念萁想起那句著名的“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来就忍不住窃笑,她是没有靠抓住男人的胃来抓住了马骁的心,反倒是马骁通过程咬金的三板斧菜式抓住了她的心。马骁这一阵儿早上去买早点,晚上又做晚饭,彻底把她俘获了。早上念萁要起来熬粥,马骁会说多睡一会儿,我去买早点。他不会提早四十分钟来熬粥,但他会提早十分钟去买早点,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一颗心早就融化成了糯米做的宁波汤圆。马骁在她耳边问你要吃什么?念萁就闭着眼睛背菜单,豆浆、双酿团、酒酿糕、豆沙馒头,每天换一样。她不会说随便,她知道随便两字是最折磨人的,随便就是什么都不好,让人无处下手。以前她问马骁晚上想吃什么,马骁说随便,就很让她抓狂。于是她干脆明确地指明,马骁买得乐呵,她吃得高兴,大家都满意。因此她虽然闭着眼睛,心思却是在转的,每天要翻那么多花样,也是件难事。

    两人在吃晚饭的时候开始交流彼此的工作,念萁说下一个学期学校打算干什么,马骁说又是大学生毕业的时候,公司招新人,他正好有空,就被抓了差,去招聘会了。说起招聘会上的见闻,马骁说:“有个规划师的职位,来应聘的居然有三个硕士,还有一个博士扔了简历。学历现在真不值钱,海归起薪才三千。”

    念萁说:“我还想回去读个硕士呢,我的学历也真不算高。”

    马骁就警告她说:“你可以了啊,你去读硕士,我一个人在家里干什么?”接着又说:“有应聘者根本不知我们要的是什么,就说,我就想进这样的大公司,因为会获得正规系统的培训,这样起点很高,将来也可以有比较好的发展。我都不知道跟他说什么。人力资源部的人有一套委婉的说辞,我没背熟,对着他们充满希望的脸,都不忍心说不。可是让人有虚假的希望,也同样是残酷的。我没法做这个工作,我还是对着数字比较好。”

    念萁一直知道他与人交往有困难,现在才发现,他原来是个心软的家伙。这个软心肠的家伙白长了一个高大的身材和凶巴巴的脸,于是他就只能像《绿野仙踪》里的狮子一样,假装很威武,他的纸老虎假狮子样儿很是唬了她一阵儿,等她在心里戳穿他的假象时,才明白他的雄心是要她来安放的。他在餐桌上讲他的工作,讲他的成绩,其实是在抖他的狮子鬃毛,但一不小心就会暴露他的软肋。念萁不会扒开他的鬃毛点他的痒痒肉,她只是很柔弱地叹她的哀愁。

    马骁继续说:“有个小姑娘是个很神气的女生,长得很漂亮,就是有点傲气,成绩很好,托福考了六百多。”看看念萁的脸色,朝她摇摇手指说:“小杨老师,成绩好不能说明一切,你有七个a就算比我大,但我们不是打‘大怪路子’,爱司多了没有用的。”

    念萁笑得差点把饭喷出来,说:“我知道我知道,你看过《魔戒》没有?最后人皇阿拉贡向四个哈比兹行礼,全刚铎的人都向这四个小矮人跪下,四个矮人虽然矮,但齐簇簇的站着比人类高多了,很好看。”

    马骁听不懂了,问:“怎样?”

    “那就是一把四个小三子啊,是炸弹啊。”念萁一本正经地说:“所以虽然阿拉贡是king,阿尔雯是qing,干豆腐和萨茹曼是大小怪,但‘有对不怕小’,单个的爱司如何是一把炸弹的对手?”

    “小杨老师,我以前没发现你是这么具有搞笑天赋,你是不是常上联众打红心大战?”马骁说。

    “我有待你发掘的优点和长处还有很多,只不过埋得很深,你没发现。”念萁虎着脸说。

    马骁说:“要不要吃完饭我们来发掘一下?”

    念萁红了脸啐道:“洗碗去。”

    其实他们并不是所有时间都这么有情有趣,马骁有时会在盯着电视机出神,念萁装着不知道,一边看书一边看电视,还一边管着洗衣机。马骁发了一阵儿呆,就会来吵她,问:“你到底在看哪一样?看书就别看电视,把遥控器给我。”抢了遥控器一个一个挨着换台,多半会停在体育频道,看着游泳锦标赛就会说:“我要去办张卡,一周游两次泳去,不然我的裤子都要紧了,现在皮带已经往后移了一格。你要不要去?”看了大师杯就说:“我们订个场去打网球。”

    念萁摇头说:“我不会游泳,也不会打网球,你自己去吧。听说男士们在婚后体重都会上涨十公斤,恭喜你,离这个指标不远了。”

    马骁瞅她一眼,“那你平时都干什么了?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玩?”

    “你说呢?我现在怎样以前也怎样。”

    “对了,你不是会弹古筝,你的筝呢?”

    念萁苦了一下脸,“扔家里了,因为忙着和你压马路谈恋爱结婚,只上了一个班的课,现在要学,还得重新捡起。”压马路谈恋爱结婚,说得可真是好听,很像那一回子事,但两人都知道,马路是压了,但没有谈恋爱。

    马骁沉默了一会儿,说:“早点睡吧。”

    念萁说:“好的,等衣服洗好,我晾了就睡。”

    “我去取出来。”

    念萁晾好了衣服,马骁关了灯,抱着她回卧室。这一阵儿马骁在床上耐心很好,慢慢地培养起念萁的热情,前戏绵长而慵懒,让念萁挑不出任何毛病,但他的狂热却不见踪影。虽然念萁只有过马骁这一个男人,但男人对你心心念念,还是心不在焉,却是可以感觉得出来的。念萁不知道马骁心里在想些什么,但她估计和那天偶遇的景天有关。

    一般人会想,一个孕妇,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对男人有什么吸引力?那不是让所有男人都避着走的吗?但念萁已经知道马骁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知道马骁不一定放得下那母子三人。初恋情人对女人是刻骨铭心,对男人一样具有杀伤力。如果这个初恋情人还是初夜情人呢?

    念萁以前没有想过马骁在她之前有过什么女人,到了哪一步,他们开始时候的不和谐,让她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虽然念萁读书好,会编故事会说笑话,但在这种地方天真得近乎可耻,要到最近,她才会怀疑,马骁以前有过什么恋情,有过多少女友?但她永远不会开口去问,过去的就是过去了,要紧的是将来。她才是他妻子不是?照马琰的说法,老婆这个名号是仙道的神符,祭出来,是可以退散妖魔鬼怪的。

    那天马琰问,马骁有什么好?你是真爱马骁?他哪一点打动你,让你觉得你是在爱他?

    念萁一一列举马骁的好处:为人塌实肯干有上进心,工作努力负责不怕吃苦,家庭清白自身端正,相貌堂堂身材高大,再加上有房有存款,就是标准的相亲男士的好招牌。但这些都是外表唬人的东西,没有一条可以说明这个人是不是适合做丈夫,是不是一个值得交心的人。爱一个是爱他的内心,爱他哪一点打动你。那马骁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打动了她杨念萁?

    是在电梯里对她的呵护?是在青岛海边晨风中对她微笑?是他每天早上为她买早点?不,这些都是温馨的时候,但真的让念萁心痛他,心痛得抱住他安慰他,是他沮丧地说:你杀人用软刀子,杀人不见血,我败给你。

    原来她在为他痛苦的时候,他比她还要痛苦。他攻略的是她的身体,而她凌虐了他的心。他没有说他在为她伤心,但确确实实她伤了他的心。

    男人丢盔弃甲彻底认输,女人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除了爱上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