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26章 气质美人,流氓腔调
    第26章二六章气质美人,流氓腔调

    一晚上,马骁的气息都在她的头顶扑扑地呵着她的痒,有时又在颈间,有时到了耳边,念萁有时会咕哝说转过去点,有时只是把头埋得更深点,枕着他的肩头,明明硌得慌,没有软绵绵的枕头舒服,又不舍不得不枕。

    早上马骁又一柱擎天,念萁的腿则搭在他的腹上,被他的坚硬硌得醒来,心虚地挪开,怕他有甚行动,马琰还在外面睡着呢。马骁一夜没睡安稳,早上倒睡得沉了,念萁起床也没察觉。

    念萁想不起是怎么到的床上,胡里胡涂地洗了脸换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去厨房煮粥,怕吵醒马琰,特地关上了厨房门。

    粥里放了一把血糯米和薏米仁,据说是补血补铁去湿补气,念萁不管那么些说道,什么都加点,多吃五谷杂粮总是没错。冰箱里还有速冻的香菇菜包,也蒸上几个。好在昨天中午她去买过菜,便再在蒸笼里加了一碟蚕豆瓣,一碟蒸双蛋,玻璃瓶里的酱宝塔菜倒一小碟,最后是一碟葱油海蜇丝。

    炸葱油的时候她把火开得极小,怕油烟机声音太吵就没打开,静悄悄地准备好了四个过粥小菜,这时粥也开始稠了,她慢慢搅着,防止粘底,一时有水汽迷了她的眼,她自嘲似地笑一笑,擦去了。

    求仁得仁,是谓幸福。早上她在马骁怀里醒来的时候,没有一丝的遗憾和后悔。这时她可以不叫杨念悔了,改名叫杨不悔也没关系。

    那是多少时候的事?念萁要想一想,才能确定,那不过是前天晚上的事。中间发生过什么?让她的心境有这么大的变化?是马骁改变了,还是她改变了?

    念萁搅着粥,想是两人都有所改变吧?变得宽容忍让。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她忍了这许久,风平浪静没有忍到,反到是时时刮起十二级台风,但海阔天空却真的在她后退时看见了。前面风景很美丽,她有信心走到最后。

    念萁的这一锅粥煮得很好,米粒在融与不不融之间,薏米仁略有嚼头,血糯米几乎化成豆沙,这在她三个月的主妇生涯中是不多的杰作。原来粥是要人不停地搅的,要花时间看管着。婚姻,也是一样的吧?要花心血全力呵护。念萁煮好了一锅粥,明白了一个道理。

    她盛出粥来凉着,蒸锅也关了火,出去看马琰还在睡着,便回卧室去又洗了一把脸。粥锅里上升的热气把她的脸都蒸红了,额头也微微有汗。洗了脸,拍了紧肤水,抹了日霜,用一个花棉布缠的发圈束了头发,露出一张白净的脸来。念萁看着镜中的自己,说我虽然不是大美人,在学校里肯定不如景天这样的美女吸引人。但气质!世上不是有气质美女这一说法?那我说我有气质行不行?

    正对着镜子嫌自己不够美,马骁就进来了,目光呆滞睡眼惺松地看也不看她一眼,揭开马桶坐圈就站着小便,念萁红了脸要让出来,心想这人真是无耻得很,就听马骁说:“你煮粥了?我像是闻到有米香。”

    念萁想这人狗鼻子还挺灵,低头嗯一声,拉开门就要出去,马骁哗一下按了冲水钮,挤到她旁边说:“牙膏没了。”念萁把一管新牙膏递给他,说:“我昨天买了。”马骁拿了牙膏往牙刷上挤,看一眼又说:“我牙刷要换了。”念萁皱眉说:“才用三个月,换什么?”马骁把牙刷放进嘴里,叽哩咕噜地说:“牙医说的,三个月就该换牙刷了。”念萁索性不出去了,靠着门框看着他,马骁说:“你怎么知道是整好用了三个月?”念萁好笑地说:“不是结婚的时候都买的新的?你干什么?大清早的,有下床气?”

    马骁把泡沫吐了,又用嗽口杯嗽了口,扯下毛巾洗脸,说:“我毛巾也要换新的。三个月一换,医生说的。”洗好脸,对着镜子观察着里头的面孔,用手揉揉鼻子,摸摸下巴,像是要刮脸。

    念萁肯定他是故意的,呸他一口,转身出去,马骁身手敏捷,一把拉住她,把她困在洗脸池和身体之间,似笑非笑地说:“三个月一换,老婆都像换了个新的,别的为什么不换?”念萁瞅着他不说话,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马骁捏紧了嗓子装女人声音说:“马骁你的鼻孔太大了,鼻孔大的男人性欲强,看来没有说错。”又装作痛心疾首地说:“你从什么地方听来的?啊?小杨老师,我没想到你还看这种内容的书,你真是让我吃惊。”把腰腹压紧在她身上,那鼻孔大的象征物正隔着两层布跃跃欲试,“你是怎么知道我强的?你和别人比过了?还是我姐给你撑腰了,你们两人昨晚是不是尽在说我了?”

    念萁笑不是气不是,恼道:“十三点,放开。”马骁说:“女人才被说成是十三点,男人都是被骂流氓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说,为什么鼻孔大的男人性欲强?”又用鼻子去蹭念萁的脸,说:“说,从哪里看来的?”念萁觉得他的胡荐扎得她生疼,把腰向后拗一点,退得更远些看着他,哭笑不得地说:“我怎么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真是流氓腔调。”

    马骁捏着她的脸说:“真是翻脸就不认人,看来我应该用录音笔录下来,到时看你还赖不赖。”

    念萁看他说得像真的一样,心里也疑惑起来,回想是不是自己说过这样没修养的话。一时也想不起昨晚说过什么,她昨晚电视看得累了,连怎么到的床上去都不记得了,哪里还想得起说过什么梦话?忽然想起不久前在学校翻过一本别的老师收缴来的学生的杂志,上面有这样的内容,顿时那脸就红了。马骁则满意地说:“想起来了?说,在哪里看的?”念萁臊得连脚趾头都红了。

    马骁把鼻子凑近她的脖子,在她脖颈间闻来闻去,念萁被他闹得痒,推他说:“你属狗的呀?”马骁说:“就是。”又不依不饶地追问:“我的鼻孔是不是很大?”念萁窘得无处可躲,踩他一脚说:“就是。至少比我大。别闹了,你姐在外头。”马骁说:“我姐真讨厌。”念萁又踹他一脚,“胡说,我就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姐姐。”马骁说:“她老碍我的事还不够讨厌?抢我的老婆霸占我的空间。”

    “你有本事你当面跟她说去,”念萁笑,“我借你几根鸡毛凑个掸子你也不敢。你姐姐帮我,将来你欺负我了我就找姐姐哭诉去。”

    马骁皮笑肉不笑地说:“那前些时候我已经欺负你了,你也尽可以哭诉去呀。”

    念萁收起笑容,注视着他说:“你也知道你是欺负我了呀?”

    马骁亲亲她脸说:“对不起,以后我们好好过。”

    念萁在他胸前安静下来,把额头抵着他的下巴说:“嗳,好的。”

    马骁也不再胡闹,过了一会说:“景天的事……”

    念萁轻轻“汪汪”了两声,马骁抬起她的下巴,不解地问:“干什么?”

    念萁又汪汪两声,马骁哦一声,说:“谁提谁是小狗?”念萁咬咬他脖子,“出去吃早饭,我煮了血糯米薏米仁粥。你要刮胡子了,这么扎人。”

    马骁再摸摸脸,拿起剃须泡瓶子摇一摇,往腮帮子上喷,“那是你们女人吃的玩意,我要吃肉馒头,昨天带回来的生煎馒头呢?”

    念萁这才想起来还有生煎馒头,说:“我去热。”

    看来马骁的记性还真是好,梦里说的一句话,隔夜的剩饭菜他都记得,看来以后再不能乱说什么了,连平时看的书报杂志都要屏蔽过,不然不知被他拈出什么错来,羞死人了。

    念萁在平底锅里煎着肉馒头,这么想着,脸又红了。马琰穿了拖鞋踢踢踏踏跑进来,打着呵欠问:“这么香,做什么好吃的?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念萁关了火,把她带到客卫,找出干净的毛巾牙刷给她用,又把自己的护肤用品给她说:“不知你用什么牌子,将就用一下我的吧。”

    等马家姐弟都搞好了形象工程,坐下来吃早饭,马琰吃着咸蛋蒸鸡蛋、酱麻油拌的蒸新鲜蚕豆瓣说:“马骁,你过的是什么日子啊?神仙般的日子啊。我对我家小睿都没这么仔细,早饭最多是牛奶面包加一个白煮蛋,书包里加一个苹果就算齐了,你看看你,稀饭馒头再加搭粥小菜,荤的素的都有。马骁,你别不知好歹啊,这样的老婆满世界难找啊。”

    念萁一向受不得人家当面夸奖,马上自谦说:“没有没有,平时没这么多的,有时就豆腐乳酱乳瓜,早饭对付一下。今天因为是星期天,不用上班,才熬了薏米粥,不然就是白米粥了。”

    马琰说:“有白粥酱瓜也很好了,吃得我不想离开。”

    马骁冷冷地说:“我怎么就不知好歹了?我知道得很。我说姐,你闲的是不是?我等会儿就打电话叫姐夫把你领回去。”

    马琰怒道:“死小子,我刚回来两天。”

    马骁说:“那就回家陪陪爸妈去,别在我这里捣乱。”

    马琰不服气,转头问念萁:“我捣乱了吗?我怎么觉得我尽做好人好事了?”

    念萁含笑不答,低头喝她的粥。她的心情非常愉快,这一个早上,真的美妙得很。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