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25章 爱与不爱,什么是爱
    第25章二五章爱与不爱,什么是爱

    念萁听见卧室里折腾了一会,跟着关了灯,就悄悄问马琰:“琰姐,马骁会真的生气吧?”

    马琰嘴里还含着橄榄核,口齿不清地说:“念萁,不是我说你,你这样顺着他,是在惯他的毛病。你怎么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把腰直起来,抬头挺胸地做人。马骁这傻小子,也就会专捡软柿子捏,你看人家那前女友,根本不给他看脸色,他不是巴巴地跟着要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现在你才是马骁的老婆,拿出点做老婆的气势来,老婆的位置就是仙道的神符,外头的狐狸精一概退散。”

    “人家不是狐狸精,”念萁笑说:“马骁是看她情况不好,才伸出援助之手,换了任何一个人,看见旧同学老朋友遇上这样的惨事,也会想要帮上一把的。那位小姐心情不好,不高兴让旧同学看到她的情况,也是情理之中的,换了我,也不愿意让前男友看见自己拖一个怀一个,没梳头没化妆的样子的。至于你说的热面孔贴人家冷啥啥的,这说明马骁念旧情,是个好人。这也是你姐姐从小带他的功劳。”

    马琰看她一眼,说:“你这样子不行的,你是真善良还是假大方?”看着念萁睁得大大的眼睛,摇头道:“天下还有你这样单纯的女人,我看马骁也挺倒霉的。”

    念萁心里打个突,问:“为什么?”

    “你一点不紧张他,说明你爱他不深,马骁虽然笨,但老婆爱不爱他还是知道的。”

    “姐姐!”念萁叫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心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对马骁忍受过多少,你才来一天,怎么会知道?你是他姐姐,当然帮他说话,说我不爱他,我要是不爱他,怎么会为他付出那么多?

    马琰笑,“顺着他不是爱他,有时太过柔顺,只说明别的问题。至于别的问题是什么,每一对夫妻都有自己的问题,我也不会多问。我只问你:你是真爱马骁?他哪一点打动你,让你觉得你是在爱他?”

    念萁皱着眉说:“你是他姐姐,当然站在他一边,可是你不知道,马骁他,从来也没说过爱不爱的话。”

    “傻丫头,我帮他就是帮你。”马琰说:“我希望你们白头到老。你自然是个好姑娘,马骁也不是坏人,就是有点不开窍。但你凡事让着他,也不对。我就觉得你们有问题,才跟你推心置腹地说,马骁虽然混,但他认死理,你要让他知道他爱你,那他就会对你死心塌地。我不担心你,你这样的姑娘,从一而终的。但这也不算是什么好事,这样你会觉得自己受委屈了。怨气太大,性格就不可爱了。”

    “姐姐。”念萁听明白了,也感谢她一番情意,抱住她一只胳膊说:“谢谢你,从来没人跟我说过这些。那他今天不高兴,我是不是该去陪陪他?”

    她以为马琰要她多多体贴马骁,她不是一直都在说这个事吗?哪知马琰却说:“看电视,别理他。你不侍候婆婆,侍候一下大姑子也是应当的。”

    念萁嗤一声笑了出来,马琰说:“紧一下松一下,别抻得太累。你看爱玛,云淡风清地就搞定了奈特利先生,多好。哪怕她乱点鸳鸯谱,搞坏了许多事,可是奈特利先生喜欢她,随她闹着玩,照样喜欢。可见喜欢上一个人,是没什么正确和错误的立场的。”

    可是,让一个人喜欢,并爱,那是多么难的一件事。马骁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她,更不要说爱了。念萁不敢开口问,怕自取其辱。如果她问了,马骁不会说我不爱你,但他会说:我都跟你结婚了?你还要怎样?马骁也不会像马琰这样直截了当地问,你爱不爱他?念萁却第一次在心里问自己,我爱不爱马骁?当初结婚,并不是爱得难分难舍了非结婚不可,但马骁上门去拜访她的父母了,也就是暗示了要结婚。也许这个婚结得太匆忙,没有时间来问一问爱与不爱的问题。

    那么,杨念萁问自己,你爱马骁吗?还是像马琰说的那样,从一而终?只是因为马骁做了她的丈夫,她就有必要对马骁好?

    马骁也许毛病很多,但在他父母姐姐眼里,自然是贾宝玉一样的,是凤凰衔来的宝贝。但对外人而讲,不过就是一个粗心大意的男人,有什么好?

    就像她没感觉到马骁爱她爱到无法自拔,马骁也一定会感觉到她杨念萁没有爱他爱到生死不离。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还真没什么报怨的了。男人在床上用力过猛不算不痛惜老婆,但女人在床上不回应,就真的是不爱。

    杨念萁问,我不爱他吗?嗯,至少是爱得不够多。所有的冷战冷淡懒得回应,不过是“不爱”两个字罢了,而马骁的粗暴粗心不够体贴,也不过是“不爱”两个字就可以说完整的了。

    可是真的一点都不爱吗?念萁想起今天早上的情事,想起他那么温柔地一下一下地吻她的太阳穴,她的嘴唇,捧着她的脸一声一声叫“念萁,念萁”,那么在意她的感受,疼爱着她,爱抚着她,等着她的颤栗,然后才释放他的热情。那些疼爱抚爱与等待,难道都不是爱?而她,那么柔顺婉娈地去做给他看,展现她的努力和尽心,难道都不是爱?如果不是爱他,像她这样的害羞的女人,怎么会做出那样的疯狂举动?疯狂到第二天醒来她没脸见他,偷偷地溜出去上班,连听到他在电话里的声音都觉得脸上发烧,而他问什么芥末啦孜然的,更是让她没话可说。这个人脸皮之厚,厚过城墙拐角。这样的话是可以在大白天说的吗?是可以在电话里说的吗?是可以在学校里说的吗?

    还好两人的见面是在马琰的搅和之下进行的,不然,还不知要把她尴尬成什么样子。而送走马琰,他的第一句话是“我们谈谈”,那让她不敢正面回答。谈什么?这有什么好谈的?她巴不得他可以短暂失忆,忘记才好。但这样的记忆怎么可能忘记得了?他为她放洗澡水,把她从浴缸里捞出来,他躲在他的粗鲁语言后面,一样的不知所措。原来他也不是那么表面上看上去的铜墙铁壁,那她就放心了。如果只是她在投入,而他在冷眼旁观,那真是让她生不如死。

    马骁说,听见我要出差,就把你高兴成这样?你就可以大声喘气?她听得心里直乐。他故意用气她的话来掩饰他的善意,而他的重点是,“你要什么,我给你买”。昨天两人还因为她乱买东西吵了一架,而转头他就这样说,可见是真心在对待她。念萁一向会在心里把一件事千回百转地想上一千遍,分析了又分析,解释了又解释,看有多少种意思隐藏在里头,因此马骁的这句话的深层含意她是不会理解错的,那答案让她喜不自胜。

    到底爱是什么样子?怎样才能确定是在爱?爱一个人爱得比爱自己更多?难道我一直迎合他,忍受他,都不是爱?我是不是带了怨气在对待马骁?马骁说不出,难道感受不到?所以在昨天她清晰无误地表达了她的爱意后,马骁的态度做了根本的改变。他在爱抚她,却不带侵略性,最后他抱着她入睡,像太阳在温暖地施放它的热量,暖融融,让她靠紧,让她依恋。

    杨念萁要在这个时候,才来审视她的内心,是马骁委曲了她,还是她错待了马骁?

    她不想把这么多的心潮起伏都让马琰看出来,懒洋洋地接着她刚才的话头说:“这个奈特利先生,不是哈利波特里的斯内普教授吗?居然还演过这么深情的文艺片。他们英国演员也真是没人了,来来去去就这几张熟面孔。你看过大卫科波菲尔没有?小大卫就是哈利,梅格教授就是大卫的老姑,那个教飞天扫帚的,是大卫继父的姐姐。还有好多,一时也记不起了。对了那个占星术课的老师,就是爱玛汤普森林,演过理智与情感里的埃莉诺。看一套哈利波特,可以把全英国的演员一网打尽。”

    马琰也不再谈刚才的话题,接口说:“马骁不看这些电影的吧?”

    “对,他只看灾难片、恐怖片和色情片。”念萁笑说:“我看的电影太文艺,他看的电影太商业,我们很少看同一部电影。”

    马琰大笑,“那你就陪他看色情片好了。这个男女都可以看的。”

    “男人看的色情片女人看了要恶心的。”念萁说:“咱们不说这个了,被他听见要羞死了。还有,夫妻在家看黄片,是要被公安局抓进去的。”

    “啥?”马琰吓一跳,“哪有这样的事?”一口茶都喷了出来

    念萁笑着用纸巾擦去茶水,“不骗你,是真的。”把这荒唐笑话拿出来说一遍。两人的话题转向两边的社会新闻,看一阵说两句,看到后来没了精神,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马骁睡了一觉,到底睡不塌实,这三个月他已经习惯身边有人了,一觉睡来,床头都连水杯都没有,口渴了出来取水喝,就见电视机里还在放着遥远年代的爱情故事,他的姐姐靠在沙发扶手上睡着了,他的妻子又靠在他姐姐的肩头上睡着了。他轻轻走过去关了电视机,又悄悄拍了一下念萁的脸,在她耳边说:“回床上去睡。让姐姐也睡得舒服点。”

    念萁迷迷糊糊地应了,马骁把两人身上的薄被盖在马琰的身上,拉着念萁回了卧房。念萁迷迷瞪瞪地上床躺好,耳边是马骁的气息呼在她的脸上,呼得她痒痒的,她转个身抱住马骁的腰,把脸藏在他的肩颈之间,哼哼叽叽地说:“你的鼻孔太大了,听说鼻孔大的人性欲强,看来没有说错。”那马骁的欲望顶着她的腹部,她就算是睡梦中,也感觉得到。也只有在似睡非睡之间,她才可以说出这样欠思考的话来,醒来她要是记得,要羞愧得一天都抬不起头的。

    马骁在她脸边低笑,说:“睡觉。”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