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春风沉醉 > 第11章 一杯咖啡,定了终身
    第11章十一章一杯咖啡,定了终身

    春天的青岛海边,那海水是凉得刺骨的,有人不怕冷,在海水浴场里畅泳。人不多,偌大个海水浴场,不过十来个人。马骁是其中的一个。

    一腔的怒气无处发泄,在青岛度蜜月,除了游海水泳,还能做什么?还好当初念萁的父母为他们选的蜜月地点不是澳门,不然,马骁说不定会去赌场消磨时间和意志。

    海水冷得马骁直起鸡皮疙瘩,游了几分钟后,全身血液通畅了,那凉意也就消退了。念萁昨天问他去哪里了,他没答,他倒想说是去了酒吧歌厅,秦楼楚馆,逍遥快活去了,但那样的语言,也许能狠狠地伤害到念萁,但也绝对是诋毁了他自己。

    念萁的柔弱是他没想到的,哪里有人会为了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烧生病?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动作太过粗鲁,才会让念萁这样禁受不起。他不是念萁那样初经人事的少年,念萁自然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有相恋八年的女友,两人同居超过六年,什么方式没有试过,他对念萁说的要什么花样都可以陪她玩的话没有丝毫夸大,以他的经验,要让念萁死过去又活过来是轻而易举的,处女新娘用不着凸点和螺旋纹,是他自己想要。他甚至准备了有关凸点的笑话讲给她听,如果两人融洽,是可以在极度的疲倦和满足以后,相拥相抱着说这个笑话,以增加情趣。

    他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女孩子保护得太好,未必是好事。他在相亲后,看中的是念萁的乖巧和听话,当然她的雪白皮肤和纤细骨骼也是他喜爱的。念萁在冬天,也是苗条的,尤其是一双手腕,像是一只手就可以把两只手腕握住。他记得那天介绍人和念萁走进咖啡店,店里的暖气开得很热,进来的人都脱了外套,有年轻女子只穿一件大领口的薄毛衣,胸部颤微微,在他面前问,能不能在这里坐下,那也并不能让他多看一眼。他已经过了贪看美女胸部的年龄,他只想找个靠谱的女人做老婆过日子。

    这时介绍人领着念萁出现在他面前,介绍说这位小姐叫杨念萁,是位中学老师。杨小姐脱下黑色外套抱在胸前,身上是一件浅海军蓝的羊绒薄衫,当她放下外套搭在椅背上,一扭身,腰竟是细细的不盈一握。马骁和女友同居六年,女人的腰细腰粗他一看就知道。这位杨小姐有一把无庸置疑的细腰,细腰陷得很深,这说明她还有一个微翘的臀。杨小姐身材很好,这是马骁的第一个感觉。

    细腰翘臀的杨小姐轻轻说:“方阿姨,我不是老师,我是做行政的,不带班。”

    介绍人是马骁的同事的岳母,是念萁的妈妈的同学,拐了好几道弯的熟人,一位热情的中年阿姨。方阿姨笑道:“我不管那些,只要是在学校工作的,都是老师。这是我们小杨老师,这位是马骁,骁勇善战的骁,马字边一个尧字。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数据分析,他们那家广告公司是4a公司哦。不过什么叫4a公司,我就不知道了。小杨老师要是有兴趣,不如直接问马骁。”

    马骁站着和小杨老师握手,杨老师的手一放进他手里,他就觉得有点异样,这只手很小,手指很长,手背的皮肤又细又白,放在他晒得深棕色的大手里,就像是一个孩子的手。手这么小,人倒不矮,是穿了很高的高跟鞋?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女孩的脚。冬天,女孩穿着黑色的长裤,一双黑色的牛皮靴子,靴面上没有任何装饰,靴口藏在了裤脚里面,看不出有多高的跟。

    方阿姨招呼两人坐下,说:“都站着干什么?坐下坐下,天气这么冷,叫点热的吃。”

    马骁等小杨老师坐下后,才坐了下来,问两人要什么,方阿姨说:“维也纳咖啡。这家的咖啡豆很好,念萁你尝一尝他家的。还有,”对过来写餐牌的服务生说:“别加三花奶,我要鲜奶油,要铁塔牌的,别跟我说没有。”方女士一看就是位常喝咖啡的人,服务生记了下来,不敢说三说四,又看着旁边年轻的女士,等她说话。杨念萁迟疑了一下,说:“我要一样的好了。”马骁说:“我要卡普奇诺,”小杨老师的迟疑,马骁以为是在考虑喝什么,既然方阿姨这么精通咖啡,连加什么奶都要挑剔,那小杨老师也一定是位行家。他自己喜欢喝咖啡,对方有这个喜好,倒是不错。

    等咖啡上来的空隙,马骁问小杨老师:“小杨老师是一位老师,不知对4a有什么概念?我考试尽得b和c,从来没考出个a来过,我一向看见老师都躲,就怕老师喝令我读书,硬要我考出4科a来。”

    小杨老师抿嘴浅笑,轻声道:“我只知道a4,不知什么4a。”

    方阿姨哈哈一笑说:“我们小杨老师很风趣的,马骁你接触下来就知道了。说到考试,我们小杨老师从小到大都是考第一,不但是4a,7a都拿过。我们小杨老师不光会读书,还是个才女呢,会弹古筝哦。”

    “我们”小杨老师脸红了一下,说:“不会不会,才开始学,刚开始练指法。方阿姨你别这么说,我是因为放寒假了,正好有空,就随便报个班学学玩的。班级里还有七八岁的小朋友,她们弹得都比我好,我在里面羞都羞死了,哪里还敢说会。”

    马骁觉得这个小杨老师的笑容很甜,说起小同学来,微微缩了一下肩,那一种羞涩的神情是在她这个年龄少见的。说到弹琴,马骁自然又看了一眼小杨老师的手指,那只手握着一只高高细细的玻璃杯,手指又细又长,正是一双弹琴的手。

    咖啡送上来后,方女士又和他们随意说些闲话,把挑三拣四才要好的咖啡喝了,找个借口离开,马骁和“我们”小杨老师沉默下来,小杨老师摆弄着咖啡杯,伸手指画着杯子上的店标图案,过了一会儿轻声说:“theamericanassociationofadvertisingagencies。”

    马骁这才认真地打量起这个安静的女孩来,先头看腰看臀,不过是男人看女人的一种习惯。照方女士说,今天来相亲的杨念萁有二十七岁,但眼前这个女孩,看起来只有二十四五的样子,也许是在学校工作的关系,她的气质还带着点学生腔。只有好人家好出身的孩子才会保留这样的单纯,马骁对复杂的成熟女性生了厌,只想和这样单纯清净的女孩结婚。他的前女友心思复杂得超过任何一个他所知道的人,两人在相处八年后最终选择了分手,他不想再费这个脑子。他只想在一天的工作后,放松一下身心。这个小杨老师面容身材脾气禀性都好,还会弹古筝,他几乎可以幻想将来结婚后,冬天的寒夜,窗外吹着北风,他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喝着一杯热咖啡,他的甜美的小妻子在弹一曲高山流水给他听,那一定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不过她究竟有多高呢?要是太矮小,他可不想将来出门,像领着个小妹妹一样。正想着怎么来问问她的身高才不显得突兀,这时有位女客经过,不小心撞了一下小杨老师的手肘,把半杯咖啡都泼翻在了她的裤脚上。小杨老师低呼一声,站起身来拎着裤管抖咖啡,一边用纸巾去擦试。那位女客一直在说对不起,小杨老师说:“不要紧不要紧,没烫着。”那位女客和服务生又赶着道歉,服务生用抹布抹着地上的咖啡渍,女客说可以帮她出干洗衣裤的费用,小杨老师说:“真的不用,你看一点没烫着,我穿的高帮靴子,这裤子是羊毛的,都不怕烫。”怕对方还要坚持,就拉了拉裤管,露出一截低跟高帮靴来,那靴帮子仍然藏在裤管里头,靴子的跟只有一寸来高,近脚踝的地方有一条深棕色的毛皮镶条作装饰。那位女客仍在一叠声说抱歉,服务生擦干净了地,请两边的客人坐下,不要影响其他的客人,那女客才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这不过是一场小风波,却让马骁觉得这个小杨老师很客气很随和,那双靴子的跟只有一寸高,在离开咖啡店走在街头时,小杨老师的肩头在他的腋窝下,这个高度正好方便接吻。

    马骁被自己这个念头惊悚了一下。他相了有好几次亲了,还没有一个相亲的对象让他有亲吻对方的念头,杨念萁是第一个。他想,就是她吧,他喜欢她的笑容和温和。于是在第二天,他就打电话给杨念萁,问小杨老师有没有时间,他正好有盛世长城公司下面的一个展览会的票,小杨老师有没有兴趣?小杨老师大大方方地回答说有,说我正放寒假,什么时候都有空。

    喜欢春风沉醉请大家收藏:春风沉醉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